新研究表明,中国妇女缠足不仅关乎性吸引力,更关乎经济劳作

文/Ilaria Maria Sala 译/杜云飞

2019-03-11 15: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新研究表明,缠足这一行为不仅关乎“美貌”,也关乎女性的经济收入。  视觉中国 资料图
缠足,是让女性遵从婚姻市场中病态的审美标准的最残酷方式之一吗?或者说其流传深远的背后实际上也有经济原因?最近的一系列研究表明,缠足这一行为不仅关乎“美貌”,也关乎女性的经济收入。
缠足——一种存在了将近1000年的中国习俗——为了所谓的“诱惑”而进行的最严酷的女性身体改造形式,已经在人类记忆中消失了。它要求把女性的脚变成所谓的“三寸金莲”:把脚趾折叠到脚掌下,然后用结实的长条棉布将其固定。母亲和祖母会在女儿五岁左右时缠住她们的双足,用以阻碍双脚的自然生长。在许多情况下,女孩们的足弓会因此断裂,脚后跟和脚趾彼此接触,她们像小树桩一样的脚只能在小小的绣花丝绸鞋上蹒跚而行。对于那些脚骨已经断裂的妇女来说,放足和缠足一样痛苦,而且并不能使她们恢复正常的活动能力。缠过足的妇女将无法独自长距离行走,也无法跑动或搬运重物。
从古代的色情绘画和诗歌中就可以推断出,男性发现女性畸形的脚非常有吸引力,尤其是因为大多数家庭富裕的中国妇女都会让她们的小女孩承受这种残酷的痛苦。据说这种做法在晚唐(618-907年)或宋初(960-1279年)时期出现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娱乐场所”——如舞者、性工作者和艺伎之中,并进而影响了当时上层社会的性趣味。由于舞姬和女艺伎往往是男人爱慕的对象,贵族女性也开始给自己和女儿缠足。农村妇女最初排斥这种做法,因为缠足使田间劳动变得异常痛苦,但是随着缠足变得越来越普遍,最终所有社会阶层都采用了这一做法。
最近发表的一些研究对此做出了新颖的解释,认为虽然增加性吸引力可能是让女性缠足最初的原因,但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一习俗演变成了控制妇女(特别是年轻农村妇女)久坐劳动的工具,而且在不同地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哈佛大学人类学家梅丽莎•布朗(Melissa Brown)和独立数据科学家达米安•萨特思韦特-菲利普斯(Damian Satterthwaite-Phillips) 最近的一项研究对长期以来的性吸引力假设提出了质疑。这项研究表明,女性行动能力的降低实际上是对她们的原生家庭及其丈夫家庭的一种经济保障。该研究认为,一个无法走太远的女人只能呆在家里劳作——纺纱、编织或刺绣,而家庭可以出售她的劳动成果以获取钱财。“另一方面,一个行动自如的女人可能会选择出去走动而不是天天在家做工。特别是对那些尚且年少的女孩,很难说服她们一直呆在家里纺线。”布朗说。
此外,她还补充说,迄今为止还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大多数缠足女孩“一生中至少有一次解开她们的裹脚布:通常都是在婚前。”之后,在临近结婚时女人们会再次裹上她们的脚,并在此后一直保持裹脚状态:“娘家人想要向未来的婆家证明,他们的女儿可以在家里做很多工。 所以女人的双足似乎理应被裹起来”,这位学者说。采访还显示,许多以前裹过小脚的女性,结婚时会放开双足。
2014年12月20日,山西晋城,郭月花,88岁,14岁母亲亲手为其裹脚,从此成为小脚女人。  视觉中国 图
与这些发现同步的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经济学家范昕宇和波恩大学经济学教授武玲蔚上个月提交的研究报告,该研究分析了不同时间和地区缠足情况的变化。他们发现在棉花主产区会有更多能获利的纺织工作,更高的缠足率也与此有关。他们写道:“相对于小麦产区,在水稻这种劳动密集型作物种植区,预计的缠足率更低,而棉花(一种占主导地位的高价值手工业纤维)种植区预计的缠足率更高。”此前,麦吉尔大学和中央密歇根大学的人类学家劳雷尔·博森(Laurel Bossen)和希尔·盖茨(Hill Gates)在他们的著作《被缚的脚,年轻的手》中发表的另一项学术研究也提出了类似的论点(两位作者和布朗合作构建了两组研究人员都依赖的数据)。
能够打破性吸引力假设,是因为“我们询问了缠过足的一些女性,”布朗说。
这项研究采访了数以千计的中国老年妇女,她们或者她们的女性亲属都在1950年之前经历过缠足,在当时这种做法就已是明确违法的。之后研究者进行了统计,数据表明在缠足发生率非常高的地区,女性缠足之后就会结婚,因为“家庭需要从他们的女儿那里获得收益”。虽然这项有害的习俗即将被淘汰,受访女性依旧认为缠足是出于婚姻的目的,但实际上是为了从经济角度提高新娘的吸引力,而不仅仅是从身体角度。布朗说:“女性从事的商业劳作范围很广,从纺纱到刺绣、编织鸦片草席。”
这项研究的一个直接结论是,女性对家庭的经济贡献远远超过人们通常承认的程度——这是对女性历史角色的新认识,与传统学术界倡导的儒家理想化现实相去甚远。但是那些充斥着引人注目的小脚女人形象的诗歌和色情画作又该当何论呢?布朗说:“我想这些告诉我们的只是,男人觉得女人有吸引力,而女人的脚就是这样!”
缠足习俗的消亡根本上也是由于经济原因,而不是由于社会变革,或进步思想家和传教士在民国时期(1911-1949年)努力使中国传统社会现代化的结果。布朗说:“一旦布料可以轻松廉价地运输了,手工业就不再是一种可供选择的收入来源。”开设的棉纺厂越多,就有越多的妇女需要步行去工厂去赚钱,而她们也不再能在家里做手工艺品赚钱了。
布朗说,这种对缠足习俗的理解直到现在才被发掘出来,其中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就是“考古学家并没有真正考虑过这个问题”,即使他们在发掘女性的尸骨时也是如此。而且很少有人类学家想到去询问那些亲身经历过缠足的女性。一旦一个有关女性的假设被提出,似乎需要几个世纪的时间才能受到质疑。
(更新,2月26日: 这篇文章更新了从布朗的研究中补充的一个相关细节:婚前放足了的妇女通常不会在婚后重新裹脚。)
原文链接:https://qz.com/1523834/chinese-footbinding-was-about-work-not-sex/?fbclid=IwAR0gDhCieQZpKD6AnqcRqC8ohNTdU94PRpIgL1GR4rBthp6G092u0FfCrcc
责任编辑:伍勤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缠足,裹脚,中国妇女史,经济劳作,性吸引力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