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评褚时健:解决问题是他的生命

北大国发院(微信公众号)

2019-03-05 22:51

字号
2019年3月5日,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因病于3月5日下午在玉溪去世,享年91岁。
2016年4月,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专程前往云南,登门拜访褚时健,并在随后的《褚时健传》分享会上阐述了他对褚时健精神的理解。
本平台特别转载周其仁教授在分享会上的演讲实录。
2016年4月,周其仁登门拜访褚时健。 微信公众号“北大国发院” 图
周其仁:很高兴今天来到云南大学,和大家一起读褚时健,读《褚时健传》,讨论企业家精神。企业家有很多含义,最早的含义应该是事业家,是能把事情做成的人。在座每一位都希望事业有成,怎么把事业做成呢?
褚时健一辈子都在解决问题
读了这本书后,比较深的一点感触就是,要做成一个事,就要不断地解决问题。褚老的一辈子,封面上写着:“莫闲着”。莫闲着就是要做事情,就是要解决问题,要以解决问题作为人生的一个导向。褚老从很小开始就在解决问题。本来家境不错,结果父亲去世,褚时健才15岁,就帮妈妈挑起整个家的重担,那就要解决问题,酿酒、拿鱼,好多都是细致、细小的事。
但褚时健从小到大都解决问题,他甚至在自己问题都解决不了的时候还要解决问题。他是解放前的地下党,读《新华日报》成为共产党人,为新中国的建立也做了贡献,但到了1958年莫名其妙被打成右派。打成右派的原因是顶头上司暗示他应该把领导名字放在福利名单里,他觉得这跟共产党人的理念不一致。
于是,他从一个机关干部,到被歧视,去劳动改造。他到了糖厂熬糖,发现锅的厚度不一样,浪费燃料。那时候烧什么?榨完汁的甘蔗渣。他就戴右派帽子解决问题。刚开始那糖厂亏得一塌糊涂,他当右派副厂长,后来就有8万块钱的利润,再后来20万、40万的利润,在那个年代非常少见。怎么来的?认认真真解决问题。褚老背着很大的不公正包袱也要解决问题。
到了烟厂辉煌的这一段,也是解决问题的过程。他要把烟厂从玉溪市的小烟厂,做强做大,要克服很多体制上的困难。购买新设备要外汇,但当时企业能创造外汇也不能用外汇,因为外汇是国家紧缺物资,只能掌握在国家的手里。企业要去创汇,松动它会面临很大的风险。书里有个细节,褚时健提出,我创造外汇,能不能有一个额度给我们用,创一百块美元,我能用25块。只有第一线的厂长才会提出这种解决问题的办法,25/75分成可以吗?国家拿75块走,留25块给工厂花,因为我进口了关键设备,可以创造更多的外汇。
最后,这形成一个国家政策,叫“外汇留成制”。当然全国定的时候,我知道没有定成25%,定成20%,一百块钱国家拿走80块,给你留20块,那怎么办?公开在外汇市场买卖,谁要用外汇,出人民币来买,如果5家要,5家竞争。最后就形成了两个外汇价格:一个是外汇留成市场的交易价格,一个是国家拍价。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刺激了中国工业创汇的积极性,直到朱镕基把两个外汇合并,形成中国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客观上把当时加起来的汇率贬了下来,贬下来就推动中国出口,才有外向经济的辉煌。所以我读这节非常有感悟。
解决问题靠智慧,还要冒风险
解决问题不是改变整个国家的体制,如果工厂没有定价权、没有投资权,不能对市场所有要素变动、产品变动做一个灵活的反应,怎么可能在世界市场上立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碰到国家深层次体制的东西。中国的改革不是在北京写文件写出来的,北京凡是好的文件都来自于底层,类似于像褚时健这样解决问题第一线的改革家贡献的实践经验。当然,风险也在这个地方,因为国家正式的体制还没有改,你要先走一步,要闯,要先松动,就带来了很大风险。
今天看起来,创汇是把不当的价格机制改了。今天有尚方宝剑,十八大三中全会叫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作用。当年没有这个话,中共中央当时还没有达成这样的认知,过去发过多少文件,不是这个精神。所以行得通的同志跟当时体制之间会冲突、会摩擦,会变成你的问题。当年的企业家,不仅是褚时健在这方面吃了苦头,柳传志那也吃过亏。
柳传志当年就是手里有一个软件,让中文比较快地输入计算机。当时的知识产权认知水平要把它做软件卖,全中国流行,全部拷贝去,不会卖得到钱的。联想的办法就是把联想跟进口的计算机绑到一起卖,一台计算机装一个联想,不单独卖软件,但这样就要去进口计算机,进口计算机就要外汇,当年联想为了这个外汇,差不多跟褚时健一样。褚时健当年就是违背了当时的经济政策,柳传志差一点,因为科学院党组出来保护。所以解决问题不但靠智慧,还要冒很大的风险,可能把身家性命、名声都搭进去,但历史看得清楚,没有像褚时健这样的人往前拱,我们到什么时候有市场化机制。所以解决问题层次是极其不同的。
刚才开会放褚时健的讲话,他讲自己是做事情的,不讲他是做事业的,做的事业是别人说的,历史说的,他就是做事。我读来读去褚时健做事,现在看得很清楚,一辈子解决过好多问题,在不同的岗位上、不同的个人经历,无论是荣,还是辱,他一直在解决问题,解决问题是褚时健的生命。所以这本书就值得好好地品味,褚时健这个人好好地品味。
既然把解决问题跟做事联系到一起,那么,为什么很多人就看不到问题呢?问题意识从哪里来?我觉得这是事业家、企业家最重要的一个元素。现在讨论工匠精神,褚老是没有这个词,说我就是一个手艺人,手艺人就是匠人。企业家、事业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要看到解决。
解决问题不是说一说,不是过程过瘾就行,最后要把东西拿出来,什么叫匠人?看他这人看不出是匠人,做那产品放在那里证明他是匠人。看所有做事的人,从小到大有一个行为倾向,就是事情要有一个结果,结果驱动,结果论英雄,结果论成本,不见结果,那就不算英雄。不是说说就完,不是热闹后就完,不是忙活一阵就完,所有这些东西最后要有一个结果。看褚老小时候拿鱼,最后把鱼拿到,拿的比别人多,他这个结果驱动我读下来是非常强有力的,像我们见过所有优秀领域的人一样,不是说的多,不是过程热闹,最后有东西可以放下来,有一个玩意儿,对他自己、对后代、对人生、对社会有一个交代,这大概是一条蛮重要的东西。
褚时健最大本事是选问题
结果驱动,做成事,不成不算。如果有结果驱动,就要好好选问题。你看他遭了这么大的冤屈,从牢里出来,马上想再解决什么问题、再做什么事。他想的,琢磨过那一碗米线,算来算去太小了,不值得他这个量级去做,但是他也没有去端太大的量级,他当时那个情况不能在社会上有很大的动静,不能再被有名的烟厂聘去,这会有负面的效果,让你做不成事。找一个潜力很大,当时不注意的领域,没有人做的领域,他是认真挑,认真选问题,不能选太小,也不能选太大。
什么山上唱什么歌,这个阶段估量,我认为这是褚老最大的一个本事。你看他在红塔山,舞台好大呀,他的权力也好大,但他也是挑他能解决的问题去解决。为什么不把红塔改为白塔呢?我们知道历史上是白塔,祖国山河一片红才把一个白塔改为红塔。如果褚老要把红塔改成白塔,估计到今天也不会有结果,所以不能挑太大的问题,久攻不下的问题,也不能挑小的问题,要挑实实在在能解决的问题。
褚老要结果。他不是说我认真了就行,我掏给你们看就行,褚老身上没有这些因素。做一个事要把它做成,就要追求规律,无论拿鱼、熬糖、做橙等等。天下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道理的,问题是要把这个道理找到,顺这个道理去做事情,就容易把这个事情做成,容易把自己不能荒废人生、要做事的理想而实现。所以褚老他是非常强的人,同时又是非常谦虚。
我就看他解决褚橙,刚去包了2400亩地的时候,第一个环节就是水,水果水果要有水才有果,常识吧,可是这句话讲到此为止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云南在哀牢山怎么解决水,大家看看这本书关于水的解决过程。我读了以后是非常受教。我们虽然不干这一行,干哪一行都可以学这个劲头。褚时健其实抓到了中国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通常认为中国人多地少,错了,中国水少,中国只要有水,很多地方都是好地,新疆大片的地,就是水,水的问题解决了,很多土都是好田好地,但是我们解决水的能力的人,有办法很好解决水的能力的人,比能够开荒的人要少得多。褚老一上来就想,当然他过去跟烟打过交道,小时候接过地气,农作物其实是学问很高的一个产品品类,他就进去解决这个东西。
所以遵从规律是第一点,第二他为什么要遵从规律?他要把事情做成,褚时健精神为什么值得广大学习?我们很多人喜欢说问题,解决问题的人很少,无论哪一个领域,我们流行的思维方式,是把问题说得大到无法解决。我们在这儿调侃,在这儿发段子,耗费生命,不愿意拿精力解决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问题。什么叫企业家精神?我读了褚老这本书,就是解决问题的精神,能力有大有小,机缘有好有差,舞台可能很高,可能很矮,但是无论在哪一个情况下?只要生命一息尚存就要解决一个问题,解决一点是一点,能解决大的解决更大的。无论哪个行业,这种人多了,这种企业家、事业家多了,我们整个国家往前走才有可靠的基础。
(2016年4月18日,云南大学)
(原题为《周其仁评褚时健:解决问题是他的生命》)
责任编辑:蔡军剑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周其仁 褚时健 解决问题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