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艺术人物|泰特叫停赛克勒捐赠,teamLab花开花谢

钱雪儿 畹町 肖永军

2019-03-25 0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周,持续发酵的美国赛克勒家族阿片类奥施康定致人死亡问题蔓延到艺术领域。赛克勒家族捐赠对象伦敦国家肖像馆、泰特美术馆先后叫停捐赠,其他机构也在观望中。在上海,风靡全球的艺术团体teamLab举办首展,花开花谢间让人感受生活循环的力量;画家翁真如用中国笔墨描绘考拉,传递中澳友好。在莫斯科,俄罗斯观念艺术家巴维尔·派珀斯丁则用个展“人类是风景的边框”呈现新一代莫斯科观念主义艺术家的风貌。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报道并评析国内外的艺术话题人物及热点事件。

伦敦 | 赛克勒家族
家族生产药物致人死亡,伦敦国家肖像馆、泰特美术馆先后叫停赛克勒家族捐赠
赛克勒家族成员:莫蒂默与特蕾莎夫妇(Mortimer and Theresa Sackler)。图片来源:Alan Davidson/REX/Shutterstock; © 2004 Shutterstock
泰特现代美术馆 图片来源:Acabashi/CC

据《艺术新闻》报道,3月21日,泰特美术馆宣布,根据伦理委员会的提议,美术馆将不再接受与普度制药有关的赛克勒家族的捐赠。
来自美国的赛克勒家族又被称为“止痛片家族”,于1952年创建普度制药公司,以生产阿片类奥施康定(Oxycontin)起家,这是一种能作用于大脑中枢神经系统抑制疼痛的麻醉药品,自上个世纪末开始畅销。然而药物对人体的严重侵害却在近年被曝光。一个数据是,在美国每天大约有100人死于服用阿片类药物。
据《泰晤士报》,在过去的 20 年里,泰特美术馆从不同的赛克勒家族信托机构获得了约400万英镑的资助,并以其名字为部分项目命名。泰特表示,“目前情况下,我们认为继续寻求或接受赛克勒的捐助是不合适的”。不过,泰特也不会除去现有的慈善冠名。
上述声明发表三天前,伦敦国家肖像馆与赛克勒信托基金解除了100万英镑的资助,成为首家公开拒绝赛克勒家族捐赠的大型博物馆。
上周一,美国500多个市县向曼哈顿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起诉普度制药及赛克勒家族的8名成员,指控他们敲诈勒索和非法营销。在这场涉及阿片类药物的大规模诉讼中,这是赛克勒家族成员为数不多的以个人身份列为被告的诉讼之一。
据《好奇心日报》援引《泰晤士报》消息,蛇形画廊、威斯敏斯特修道院、伦敦皇家歌剧院和自然历史博物馆等机构或拒绝回答,或表示不会退还款项。萨塞克斯大学从赛克勒意识科学中心获得了逾800万英镑的资金,该校表示正在“监测美国的法律状况”。与此同时,《苏格兰人报》报道称,V&A邓迪设计博物馆(V&A Dundee)正面临着向赛克勒家族返还捐款的压力。(文/畹町)
上海 |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
艺术团体teamLab上海首展,跨越自身与世界的界线
猪子寿之

3月23日,知名艺术团体teamLab在上海的首次个展“teamLab:油罐中的水粒子世界”在油罐艺术中心开幕,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来到展览现场,分享了关于此次展览的概念以及贯穿其创作的一些理念。
2001年,teamLab在日本成立并开始活动,18年来,teamLab由一个创意小组发展成为一个有几百名成员的大型艺术团队,他们通过团队创作去探索艺术、科学、技术、设计以及自然界的交汇点,成员包括艺术家、程序员、工程师、CG动画师、数学家、建筑师等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成立以来,teamlab不懈地在世界各地举办大型沉浸式互动展览项目。团队中不同领域的成员共同创造超出“艺术”传统范畴的作品,艺术与科技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高度结合。
油罐艺术中心的teamLab展览现场。
对teamLab而言,“边界”的概念不仅是技术学科层面的,也同样是心灵层面的。“我们感受不到自身与自然界,以及自身与世界之间的界线,我们是相容相通的一个整体。世间万物都存在于一个漫长,没有边界的,脆弱而又不可思议的生命延续之中。”
在此次油罐艺术中心的开幕展上,teamLab带来了《花与人,不为所控却能共生,消除作品的边界——度时如年》等沉浸式互动作品。当人们站在《花与人》面前,脚和手所接触的地面与墙面,会绽放层层鲜花,随时间推移,空间中逐渐呈现一年四季不同的繁花景致。创始人猪子寿之在现场表示,之所以想做大自然的景观,是因为从中发现了不断循环往复的生与死,希望用创作让大家感受到生活循环的力量。
“我想要表现生命和生命之间的连续性,去表达感受到生命的连续性。我其实一直在思考,人类对于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面对世界来说,人又是什么,一直在思考人与世界的和谐。”猪子寿之说道。(文/钱雪儿)
莫斯科 | 俄罗斯观念艺术家巴维尔·派珀斯丁
个展“人类是风景的边框”呈现新一代莫斯科观念主义艺术家的风貌

巴维尔·派珀斯丁
据artnet报道,近日,俄罗斯观念艺术家巴维尔·派珀斯丁(Pavel Pepperstein)个展“人类是风景的边框”在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
维尔·派珀斯丁个展现场,图片由Ivan Erofeev拍摄。
在俄罗斯,巴维尔·派珀斯丁是最家喻户晓的艺术家之一,但是在西欧,人们对他的名字大多感到陌生,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局外人很难理解其作品背后由苏联与后苏联历史所塑造的语境。
派珀斯丁生于1966年,是年轻一代的莫斯科观念主义者,莫斯科观念主义运动兴起于1970年代,由伊利亚·卡巴科夫(Ilya Kabakov)等艺术家发起,巴维尔·派珀斯丁的父亲维克托·派珀斯丁(Viktor Pivovarov)也是发起者之一。派珀斯丁的作品还让人联想到在前苏联体制之下兴旺发展的图形艺术,当时,不少艺术家以插画工作为生,其中就包括巴维尔的母亲。
虽然派珀斯丁的作品基于俄罗斯政治历史以及莫斯科观念主义运动,但是他挑战了禁欲主义的前苏联美学,他的作品没有反映出“空虚”——早期莫斯科观念主义艺术家的核心概念,而往往是迷幻的,通过图形的叙事,将战争罪行转变成童话故事。
派珀斯丁认为,直至今日,莫斯科观念主义运动仍然在继续,“那不只是艺术,而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他说道,“比如,有些人旅行,他们不会把照片上传到网上,而是以莫斯科观念主义的方式制作相册,展现他们所感知到的自己与整个人类的联系。”(文/钱雪儿)
上海丨旅澳画家翁真如
用中国笔墨描绘考拉,传递中澳友好
翁真如

3月23日至25日,“以艺神游·澳洲名家翁真如绘画展”在朵云轩五楼展厅举办,展览展出了翁真如先生近期的30余件作品,其中包括花鸟、人物、山水等门类。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翁真如笔下的考拉。他以中国传统水墨画为基础,吸纳西洋画的色彩、构图等技法,把考拉憨态可掬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毛茸茸的考拉,或成群结队,或母子相依,或懒洋洋地躺在树上,或紧紧抱住枝干回头张望。
翁真如笔下的澳大利亚考拉
翁真如,1946年出生,广东梅州人,教授, 澳大利亚太平绅士,上世纪七十年代移居澳大利亚。他自幼喜欢画画,小时候经常跑到图书馆、美术馆描摹绘画。1971年有幸结识香港岭南画派的赵少昂先生,并成为其入室弟子。以后每一年都回香港看望老师并请教。翁真如也有着丰富的阅历,不仅跟从赵少昂先生学习中国画,而且与岭南画派前辈杨善深、关山月、黎雄才以及大陆的其他前辈知名画家过从甚密。
他的水墨创作遵循岭南画派的路线,努力把传统技巧与对客观物象的观察研究结合起来,并适当吸收西画表现手法,注重写生,追求创新。他创作的路子较宽,擅长人物、山水和花鸟,其中鸟兽尤佳。面对澳大利亚的自然环境和景色,他有独到的观察和发现,并用水墨手段加以表现。因此,他的作品既有东方艺术的精神,又有澳洲本土符号特色。
翁真如笔下的澳大利亚考拉
画展中的考拉系列作品就是中澳合璧的产物,可以说也成为了翁真如的绘画符号。他说,“每个画家都有自己的喜爱,即使什么都会画,但也有自己所擅长,都有自己独特的绘画符号。我在澳大利亚找到了自己的符号——考拉,我觉得考拉体态憨厚,性情温顺,从不对其他动物产生威胁。慢慢地我就喜欢上了考拉,因为喜欢就去研究,常常去室外去观察他,对照写生。外国人惊讶中国的笔墨可以表现考拉毛茸茸的特征。”
在谈到翁真如的山水画时,他认为“每个艺术家一定要打好基本功,然后艺术道路上去寻求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符号。即便尝试错了,也不要紧,这也是自己对艺术的真诚探索。但是绝不可不能浮躁,为追名逐利而绘画。我的山水画已不再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模样,面对澳洲的风景,我是尝试西方的色彩、构图来描绘心中的山水意境。”
翁真如不仅是一位画家,而且是一位社会活动家。常常在澳大利亚积极地去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以及策划一些文化交流活动,如举办中国书画大奖赛,定期邀请中国专家学者去澳大利亚的大学里做讲座。另外,还经常接待来自中国的文化访问团队或书画家。2011年曾接待朵云轩访问团。“而且还接待过海派名家程十发先生。”翁真如说。(文/肖永军)
责任编辑:陆斯嘉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周艺术人物,泰特美术馆,teamLab,赛克勒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