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说|让产妇告别“痛,不欲生”,30万麻醉医生缺口待补

澎湃新闻记者 胡丹萍

2019-03-26 08: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痛不欲生”——在刚刚进入产房的刘女士这里有另一个解释:“我不想生,我想剖(腹产),太痛了。”
3月21日,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医院)的待产室里,产妇刘女士刚见到麻醉医生付聪时表达出 “痛,不欲生”的意愿。
麻醉医生付聪在给产妇实施无痛分娩。胡丹萍 摄
在待产室的床上,迎来宫缩阵痛的刘女士双手紧握床边的扶手躺在床上,左手因为用力握杆手指泛白,右手空举着微微颤抖,此时产妇的宫口仅开了一指。然而就在接受麻醉医生的注射10分钟后,刘女士迎来又一阵宫缩,却可以和医生轻松谈笑。而能够让刘女士轻松面对接下来十几个小时生产阵痛的技术就是“硬膜外分娩镇痛”,也就是俗称的无痛分娩技术。
早在1963年,北大医院妇产科医生张光波就开始了硬膜外阻滞分娩镇痛的研究。至今已有近60年时间,但遗憾的是,无痛分娩在我国普及率还不到10%,而这一数字在发达国家已经达到90%左右,产妇在自然分娩期间接受镇痛已经是一种常态。
3月18日,国家卫健委传来好消息,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名单终于确定,913家医院经过认定推广无痛分娩技术。
从国家层面开始推广无痛分娩技术,对许多产妇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但是否每个想实施无痛分娩的产妇都能如愿?专家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这个愿望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麻醉医生付聪在给镇痛泵配置麻醉药物。胡丹萍 摄
镇痛技术“很容易做”
从榆林产妇跳楼等社会新闻中,都可以看到产妇对于分娩时镇痛的强烈需求,无痛分娩技术这个在发达国家已经普及的技术为何在我国难以推广?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北大医院的产房一探究竟。
当麻醉医生进入待产室时,产妇刘女士已经躺在床上,左手挂着生理盐水,右手监测血压,还有对宫缩和胎心的监测设备也都准备妥当。
“这些都是在做麻醉之前要和产科护士提前协调准备的,接下来就是我的工作了。”北大医院麻醉科医生付聪对澎湃新闻表示。
付聪让产妇侧卧,把身体弓成虾米状,将整个脊柱露在麻醉医生眼前,然后在产妇背部按压确定穿刺位置,把一根直径不到两毫米硬管注入产妇背部,再将一个装满麻醉药物的泵接上,在这个泵上有一个操作按钮,产妇可自控镇痛,感觉到疼痛时就按压一下,麻醉药物就会从泵中非常小剂量的注入体内,达到镇痛效果。
麻醉医生操作过程不断询问产妇的感受,整个操作过程不超过5分钟,接下来产妇的身上挂着的泵内药物的相关数据就可以实时传输到医生的电脑当中。产妇可以下地走动、上厕所,甚至能和邻床的产妇轻松谈笑。
“肚子有紧绷感,能感觉到宫缩,但是没有刚才那么疼了。”刘女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无痛分娩这个技术只要是麻醉医生,经过培训都会做,而且很容易做。” 北大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曲元。
麻醉医生的30万人缺口
付聪是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的博士,从本科到博士8年时间,在学了5年的临床后她可以开始选科室,付聪选择了麻醉。当问及为什么选择麻醉时,付聪笑着对澎湃新闻表示:“因为比较喜欢麻醉,当时也没想到会这么累。”
就在采访的前一天,付聪就做了8个产妇的分娩镇痛,还有一个因为胎盘植入导致大出血的产妇的抢救。
中国麻醉科医师的短缺已成为一个严峻挑战。一项针对世界卫生组织167个成员国的调查显示,麻醉科医师与外科医师的平均比例为1:2.9,但在中国这一比例仅为1:7.5。如果按照每万人需要2.5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至少还应该配备30万名麻醉医生。
“麻醉医生一直属于地位比较低的科室,我们不像一线科室,直接接触病人,我们就是幕后的,病人在手术室里躺着,我们戴着口罩,在他们看来和一个卫生员一样没什么分别。”曲元说。
虽然有着30万的麻醉医生缺口,但在曲元看来,麻醉医生长期的幕后地位与麻醉在手术中的重要性并没有得到公众的认识。
付聪对澎湃新闻表示,其实麻醉科医生在整个职业生涯都没有收入猛涨期,很多医学院的男生都不会选麻醉科,但是麻醉医生责任又重大,他们需要负责手术中病人各种体征监管、抢救,其实麻醉科是个救命的科室。
一项针对京津冀地区麻醉科医师职业现状的调查表明,麻醉科医师的工作满意度低(69%),职业倦怠程度严重(57%),这无疑影响了医疗质量和可及性。
“麻醉医生24小时随叫随到,如果遇上夜班基本上很少能沾床睡觉,产妇开宫口经常都是在晚上,因为怕孩子被叼走,这是哺乳动物自然规律,所以一旦有产妇在分娩过程中需要镇痛,产科大夫就会叫我们。”付聪对澎湃新闻表示。
一张收费单用了18年
目前,我国并未将无痛分娩产生的费用纳入医保,产妇需要自己支付。
产妇实施无痛分娩的费用如何?是不是高昂的费用也把部分产妇拦在了门外?
“目前全国没有统一的标准,公立医院收费都不会很贵,我们医院对无痛分娩这个技术的收费18年都没有变过,药物、材料加上我们医务人员的技术费用,就在1000元左右,其中麻醉和产科医生的技术费用仅占五分之一左右。”曲元说。
澎湃新闻在北大医院麻醉收费通知单中看到,麻醉包费用125.4元,镇痛泵346.5元,据曲元介绍,这张收费单的内容,从18年前沿用至今。
“很多公立医院做无痛分娩基本上靠情怀,基本上不挣钱。”曲元分析,医院不挣钱,加之牵涉到麻醉科和产科两个科室的协作和利益分配问题,这也是导致无痛分娩技术无法在许多医院推广的原因之一。
从2001年开始,北大医院作为国内首家规模化开展无痛分娩技术的医院,18年的时间,北大医院麻醉科已经为两万多产妇实施了无痛分娩。
“我自己就是无痛分娩技术的‘小白鼠’,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自己生孩子就用了无痛分娩,所以我自己也是受益者。”作为无痛分娩技术的推动者之一,曲元所在北大医院从自2002年开始举办全国分娩镇痛学习班,对来自全国各地医院的麻醉科医生进行无痛分娩技术的培训,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百多期了。
“这次首批国家分娩镇痛示范医院中有174家(19%)参加过学习班。”同时,曲元从去年开始发起了“常春藤无痛分娩基层行”项目,建立了一支无痛分娩小分队,将这个技术带入基层医院。
“例如肝肾移植等技术基层肯定没有这样的条件开展,只有大医院能做,但无痛分娩不一样,无痛分娩是唯一一个基层能做的技术,我曾经去西藏,在那里都有麻醉医生开展这个技术,可以说通过培训,只要有麻醉医生的地方就可以做无痛分娩。”曲元对澎湃新闻表示,国家卫健委的文件下发对于基层推广可以起到鼓励作用,相信未来有更多的基层医院愿意加入到无痛分娩的事业中来。
责任编辑:崔烜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无痛分娩

相关推荐

评论(43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