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木里火灾专案组长:徒步三天查近万棵树,才确定起火元凶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胥辉

2019-04-06 09: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引发“3.30木里县火灾”,导致31名扑火人员不幸遇难的“元凶”找到了。
4月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此次火灾前线指挥部了解到,经过连续多日对火灾原因的调查,雷击点已经找到,位于“爆燃”地点下方不远处。
4月5日晚,凉山州森林公安局局长、木里3.30火灾专案组组长李光俊接受澎湃新闻专访,详细回顾了对此次森林火灾的调查经过。
李光俊介绍,通过森林公安“六人组”四天三夜的工作,对着火区成千上万棵树拉网式排查,已确认雷击点为一棵高约18米、胸围250多厘米的云南松。这棵树的树枝被雷“打飞了”,树干也被击出一个裂口,电流传导到树下的腐殖层,引发火灾。
为寻找到雷击点,森林公安前后有四位民警受伤。
被雷击中的树干出现裂缝
澎湃新闻:森林公安是通过什么方法找到雷击点的?
李光俊:主要是根据目击证人提供线索,他们拍摄的有照片,根据他们记忆的位置,确定大致区域,再派出民警,拉网式的在现场排查,逐棵树木,逐寸土地的排查,就像大海捞针,最终还是将被雷击的树找到了。
澎湃新闻:你们安排了多少民警参与排查?排查了多大面积、多长时间、多少树木,才确定雷击点?
李光俊:我们安排了5位民警和1位向导,从4月1日进山,到4月3日才找到雷击点,在山上待了四天三夜。原始森林树木太多了,具体面积和数量没有统计,民警需要每棵树都仔细查看,排查成千上万棵树应该是有的。
澎湃新闻:既然4月3日已经给确定了雷击点,为什么4月4日,我们才获知相关消息呢?
李光俊:路程太远了,民警又累,在山上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走下来,才告诉我们已经找到了。原始森林里没有手机信号,我们又没有通讯台,不能立马告诉专案组,交通和通讯太不方便了。
澎湃新闻:只能人工排查吗?有没有可能采取更高效的办法?
李光俊: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是原始森林,海拔落差大,高山峡谷,杳无人烟,事发地山路又特别陡峭,那是猴子走的道路,但是我们需要民警去走,只能靠人工排查,没有科学技术能帮你,没有飞机帮你。
澎湃新闻:目前确定雷击点的树木大概有多高,可否大致描述一下现场情况?
李光俊:这是一棵云南松,民警目测约18米高,胸围250多公分(厘米),树龄大约有80年。这棵树有明显被雷击的痕迹,雷把树枝都打飞了,将树干打开了一个裂口,好像地震似的,电流从树顶直接传导到树根。
澎湃新闻:雷击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李光俊:当然有,我们办理了很多雷击火案件,有些特别强的雷击,甚至可以将树从中间劈成两半。
澎湃新闻:被雷击中后,又是如何引发山火的?
李光俊:这种原始森林里,树下都是腐殖层,就是几百上千年累积的树枝和落叶,形成可燃气体,一点就燃的。我们初步分析,雅砻江属于干热河谷地区,最低的海拔几百米,最高四五千米,低海拔的地方温度可以达到三十多度,而上面可能才十多度,气温高差形成空气对流,容易产生雷电。现在凉山属于防火季,只有干雷不下雨,当雷打在树上就形成电流,传导到下面的腐殖层,遇到可燃气体,很容易就起火了。
前后四位民警受伤
澎湃新闻:我们记得,在此次火灾发生后不久,官方就初步认定为雷击火,既然当时已经认定,为什么后来还要进一步调查?
李光俊:我们最早是3月30日下午6点31分接到报警的,民警马上就开始处置,通过对目击证人的调查,3月31日上午9点半就确认是雷击火。主要是基于几个原因,首先是对目击证人的询问,以及他们用手机拍摄的照片;其次,事发后村民有微信朋友圈发了,说这里发生森林火灾,是雷击引起,通过技术侦查已经确认,村民没有必要撒谎;第三,村民们向村镇报告是雷击火,村镇也证实了。森林公安根据过往调查的经验,初步认定为雷击火。
澎湃新闻:确认雷击火之后,你们又做了哪些工作?
李光俊:我们需要进去火场,找到雷击点,我们在3月31日就安排人员去了,但是下午发生了“爆燃”,30个扑火队员不幸遇难,我们参与调查的民警也有两个人受伤,连滚带爬从火场逃了出来,转移到木里县的医院接受治疗,所以调查的民警不得不暂时撤离现场。
澎湃新闻:凉山州森林公安是什么时候介入的?
李光俊:接到有扑火队员失联的消息后,我们预感到事态严重,4月1日凌晨,凉山州森林公安立马抽调民警,与木里县森林公安组成立“3.30森林火案专案组”,由我担任专案组组长,决定对此前木里县森林公安的调查材料重新核实认定。4月1日凌晨3点,我们就派出第一批民警抵达现场,4月1日早上,又派出第二批民警到现场。当天,州县两级森林公安的主要领导都到了火灾现场。
澎湃新闻:成立专案组后,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李光俊:首先,我们要对木里县森林公安的调查材料重新核实认定;第二,我们还要协助凉山州党委和政府,对失联人员进行搜寻;第三,要做好当地的交通管控工作;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安排专人,对雷击点进行查找。
澎湃新闻:为什么查找雷击点这么重要?当时派了多少人过去?
李光俊: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件,我们必须查明原因,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不能说是雷击就是雷击,需要找到证据。当时我们安排了一个“六人组”,由五位民警和一位向导组成,带队的是州森林公安治安大队长周剑,根据此前的调查,老百姓看到有六处起火点,他们就要在这个区域查找,逐棵树逐棵树展开拉网式排查。
澎湃新闻:你作为专案组组长,当时对他们有提什么要求吗?
李光俊:我当时就告诉他们,“必须要找到雷击点,找不到就不要回来了。”经过三天的努力,4月3日上午11点半,民警终于找到了被雷击的这棵树。我们之前已经向上级报告了雷击火的初步结论,找到雷击点更确认了我们之前的判断。
澎湃新闻:找到雷击点后,你们又做了哪些工作?
李光俊:确定雷击点后,就是固定证据,我们给这棵树拍照,确定它的经纬度,制作现场勘验图等,该做的一样不能马虎,所有案件材料,必须搜集整齐,现在案件是终身负责制,有问题是要终身追责的。
汲取教训,完善装备
澎湃新闻:此次上山的“六人组”,有没有受伤?
李光俊:都是3800多米,民警只能靠脚走,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所以有两个人受伤了,但是不算严重,我们自己能克服的就克服了,不给救援添麻烦。
澎湃新闻:民警们吃住都在山上?没有其他配合人员吗?
李光俊:都在山上吃住,四天三夜,每个人带了四瓶矿泉水,而且都是自己背上去的,路程太远了,要走六七个小时,背一些干粮和水都很不简单了,走累了甚至相机都是负担。这里环境太不一样,没有什么后勤保障,没有什么支援,也没有什么人帮你,现场就是靠自救,靠平时训练的生存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澎湃新闻:这样艰险的环境下工作,你担心他们的安全吗?毕竟悲剧刚刚发生。
李光俊:我作为专案组组长,最担心的就是民警的安全,他们上山后的一两天,我基本没睡觉,但我们的民警都是有经验的,第一天发生“爆燃”,我们的民警连滚带爬逃出来了,能跑的就跑了,我们每年要办理大量火灾案件,经常与“火魔”打交道,也见得多了。但我也强调,第一要把工作干好,第二要保证安全,我们的信条是,“人在,阵地才在”,所以只要没有发生其他意外,受点伤我们都是欣慰的。
澎湃新闻:通讯方面目前看来困难较大,接下来工作上会有改进的计划么?
李光俊:是的,下一步我们准备买卫星电话。以前觉得,卫星电话用处不大,一年365天,用到的可能只有十多二十天,而且卫星电话成本太高,从节约成本的角度考虑我们没有购买,但这次调查的难度让我们汲取了教训,不管成本多高,都要帮民警们争取解决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段彦超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木里火灾,雷击

相关推荐

评论(7.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