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投资人称投资“有家民宿”打水飘:没盈利也要抽三成租金

澎湃新闻记者 陶宁宁

2019-04-20 07: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急速扩张中的民宿行业却并不如许多投资者想象中那么美好。
以投资民宿为由头,向民间投资者集资的金融玩法,正逐渐暴露出其在风险管控方面的隐忧:不受法律保护、急速涌入市场的过多房源导致供给远大于需求、民宿运营企业能力和成本管控达不到预期……种种问题令不少参与民宿投资的散户赔得血本无归。
近日,有家民宿(现已更名为“有家美宿”)的投资人向澎湃新闻反映,其自去年下半年出资数十万元加入了有家民宿推出的“合伙经营”模式,成为有家民宿的民宿投资人之后,几乎月月亏损近万元,而同样处于亏损状态的投资人有不下30名。
总共投资64万元,每月亏损约万元
“现在欲哭无泪,估计这样下去投资人的投资款将亏到一分不剩。”李明(化名)是有家民宿“合伙经营”模式的一位投资人,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部分有家民宿亏损的投资人加入了一个微信群,目前这个群里已经聚集了30多名亏损的散户投资者。
李明等人参加的是一个类似于民间众筹的投资项目。2018年6月,有家民宿正式推出了这一投资模式,称之为“合伙经营、全程托管”。
大致的投资逻辑是:个人投资者出资数十万至数百万元不等,投资期为5年,由有家民宿出面租下10至50处房源并进行统一装修,再以短租的方式按日出租。所得收益由有家民宿和投资者按三七比例分成。
这一模式听上去很美好。李明向记者出示了有家民宿的《投资人合作计划书》,根据计划书展示的投资人收益模型,投资人可获得的年度总利润高达25.86万元,5年总利润更是可高达129.31万元。
被《投资人合作计划书》上标注的高收益所吸引,李明总共投资了64万元,拥有10套房源。
这64万元投资款的用途包括:40万元装修委托费、16万元租金、5万元品牌授权委托费和3万元履约保证金。“当初我是在今日头条上看到有家民宿的投资广告后决定投资的,打动我的原因是,广告上说携程领衔投资了有家民宿这家公司,我想,跟着携程投资总没错吧。”李明说。
李明称,自己投资一个月后,便发现事实并非如《投资人合作计划书》上写得那样,投资首月便出现严重亏损,此后月月都亏损一万元左右,“没想到比P2P风险还大。”
而亏损的首要原因在于:所谓的“民宿”入住率极低。
“民宿”其实是短租,一被投诉就要停租
“投资前,有家民宿的人告诉我,能够达到大约70%的平均入住率,按照这个入住率来计算并不会亏得这么严重。但事实上,我的房源往往只能做到20%-30%左右的入住率。”李明说。
为何入住率如此之低?
在投资之后,李明发现,自己所投资的“民宿”和法律意义上的民宿根本不是一回事。
根据2017年10月公布的首个国家行业标准《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在市场准入方面,要求民宿经营者必须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并满足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
李明等个人投资者通过有家民宿投资的“民宿”显然并不符合上述条件,这些所谓“民宿”没有任何证照,实际上是处于法律灰色地带的“短租”。李明向记者展示了他所投资的房源,这些房源均位于普通的居民住宅楼里,是典型的短租房。
虽然,在共享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下,短租已经成为了一种既成事实,但它毕竟没有受到法律的保护。这也导致了李明等人投资的“民宿”时常会被住宅楼里的其他居民投诉,而一旦遭到投诉,有关部门便会要求立即停止短租行为,这套房源便处于停租状态。
“投资前我从来没想过有这么大的政策风险,有家民宿也没有提示过。”李明说,实际上,短租的政策风险十分严重,他投资的10套房源始终有3至4套处于停租状态,当月所得收益也因此为“0”。
质疑租金成本过高,“二房东”难赚钱
在李明看来,房源租不出去除了政策风险之外,还存在选址不佳、价格偏贵等诸多原因。
“投资以后我就提出我希望能选择上海、广州、杭州这些一线或者准一线城市的房源,但有家民宿的人告诉我一线城市都没有,最后我分到的都是二三线城市的房源。”李明称,他手里的十套房源集中在苏州、贵阳、武汉、成都等地,至于房源所处的具体位置,他也并没有选择权,“二三线城市原本需求就少,许多房源根本就是不适合做民宿。”
“有家民宿给我们这些投资人的解释是:行业处于爬坡期,一年中市场有高峰和低谷。但我们从去年6、7月左右开始投资,直到现在,每个月都在大幅亏损,出租率也一直很低,完全看不到改善的迹象。”李明表示。
李明等几位投资人质疑的还有房源租金成本过高的问题。李明以自己投资的一套位于成都的房源举例,同小区同户型的房源,某租房APP上显示的成交价是2600元/月,但有家民宿给出的房租报价是3800元/月。李明认为,有家房源租房的成本比市场价高了三分之一,这就导致作为“二房东”的投资者盈利空间大大缩小。
“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有家民宿的工作人员不懂市场行情,还是报给我们的租金成本价本身就有猫腻。”李明质疑,房租成本过高导致“民宿”对外销售的单价也随之上升,入住率难以增长。
李明等投资人提出的还有房源装修成本报价过高等问题,他们认为,有家民宿并没有对投资人的投资款如何使用给出清晰合理的说明。
无论是否亏本,有家民宿都要收走三成销售额
令李明等人不满的还有与有家民宿之间的分成方式。
根据李明所出具的合同,合同上写着“甲方(投资人)享有上月订单收入的70%收益”,这意味着其余30%归乙方(有家民宿)所有。李明认为“收入的70%收益”这一表述有明显歧义,包括他本人在内的投资人都认为是扣除房租等成本后利润的30%归有家民宿,但直至投资一个月后,才发现是销售额的30%归有家民宿。也就是说,无论投资人有没有亏本,有家民宿都要收走三成的销售额。
李明说,除了三成销售额之外,有家民宿还要向投资人收取销售额6%的服务费。如此高额的收费导致投资人的亏损更为严重。
李明还强调,投资前,有家民宿方面完全没有提示投资存在的风险,仅仅强调“高收益”。
有家民宿:亏损的投资人属于少数
对于李明等投资人反映的亏损问题,有家民宿方面(今年1月,有家民宿启用新的品牌名称“有家美宿”)回复澎湃新闻称,处于亏损的”民宿投资人”属于少数。
但记者追问有家民宿共招募了多少个人投资者,募集多少资金?其中有多少投资人盈利、多少投资人亏损等问题,有家民宿并没有给出回答,仅称:“民宿投资人”并非金融性质的融资,“民宿投资人”并非法律意义上股东,有家是为有意愿投资民宿的民宿投资者提供例如找房、管房、筹建、线上线下代运营等服务。
针对出租率低、部分房源无法出租,有家民宿回复称:民宿受季节性影响很大,过去几个月其实是民宿行业的淡季,但旺季时的出租率是极高的,全年平均就会达到百分之六七十,甚至更高。“民宿是受季节性影响很大的生意,过去几个月其实属于民宿淡季,再加上新房源上线是需要爬坡期的,我们预计在即将到来的旅游旺季,这些民宿是有极大希望扭亏为盈的。”
当记者询问有家民宿的经营业绩情况时,有家民宿方面表示这“涉及商业机密”,“不便透露”,但表示:“携程是有家的战略投资方之一,梁建章(携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局主席)是有家民宿的董事长。”并称公司“资金充足”。
澎湃新闻也就有家民宿投资人亏损一事询问携程,但携程方面并未给出任何回复。
《投资人合作计划书》中没有风险提示
针对李明等投资人反映的房源租金成本高于市场价格,装修报价或存在“猫腻”等问题,有家民宿方面表示:可以做民宿的房源品质与普通长租房源是不一样的,同一小区不同位置不同楼层租赁价格存在不同差异,有家在帮助“民宿投资人”找房的时候会对中介机构挂出的房源进行筛选,所以租金会相对较高但绝不会高出30%。并且有家所租房源对例如wifi、家电等设备设施是有要求的,这些都会包括在租金里。至于“民宿投资人”提供的参照房源是否属于真实房源、挂牌租金是否为成交价都值得商榷。
对于装修报价,有家民宿回应:每套房都有详细的筹建清单,“因为每套房的筹建周期不同,我们已陆续向民宿投资人邮寄筹建清单。”
至于投资人提出的以销售额分成而非利润分成的质疑。有家民宿表示:“有家始终与民宿投资人承诺的是除去3%-6%(根据房源套数)平台管理费后销售额分成。”
此外,对于有家民宿方面是否告知过投资人该项投资可能存在的风险,有家民宿方面称:“有家在今日头条等媒体投放的项目广告,都有明确提示项目风险。”不过,澎湃新闻在有家民宿的《投资人合作计划书》中,并没有找到任何风险提示,但计划书中明确写道:“投资收益安全透明”、“月月结账分红、保障稳定收益”、“投资风险低”等字样。
公开资料显示,有家民宿的创始人兼CEO为申志强,申志强也是蚂蚁短租的创始人。2016年6月,携程旗下的途家完成了对蚂蚁短租的并购,蚂蚁短租将成为途家的全资子公司,而蚂蚁短租原控股股东58集团也因此成为途家的新股东。2018年2月,蚂蚁短租CEO申志强宣布,将成立新民宿品牌“有家民宿”。
2018年6月,有家民宿宣布获得来自携程、途家、58产业基金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申志强任有家民宿CEO。同时,有家民宿宣布推出“合伙经营、全程托管”的投资模式,公开招募民间投资人。
2019年1月,有家民宿宣布启用新的品牌名称“有家美宿”。
责任编辑:刘秀浩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有家民宿,有家美宿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