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大选前的德国碳税争议

朱苗苗/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

2019-05-16 11: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德国民众对气候保护一直保持较高关注度。图为2019年1月25日(星期五),德国首都柏林,参加呼吁重视气候变化问题的国际性罢课活动“Fridays for Future”的数千名德国中学生聚集在联邦经济部附近。
当前,德国和欧洲都在开展关于二氧化碳定价的讨论。
欧盟拟在针对能源制造商和工业界的碳排放交易机制上扩大适用范围,以增强减排效果。2019年4月10日,德国政府新成立不久即组建的“气候内阁”召开第一次会议,该内阁由默克尔总理、总理府部长和六位联邦部长组成,具体涉及环境部、交通部、农业部、经济部、内政部和财政部。“气候内阁”的目标是,筹划“在具有约束性的法律框架内贯彻2030年气候保护规划,实现气候保护目标”,即为年底计划制定的“气候保护法”扫平道路。自此,关于二氧化碳定价的讨论再次在德国变得激烈起来。
德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德国实现气候目标的任务非常严峻,因为去年政府正式宣告,2020年气候保护目标的实现已告失败,而到2030年,德国必须相比1990年减少55%的碳排放,德国离该目标相去甚远,如果不迅速采取果断的行动,德国肯定无法实现能源转型和气候保护的目标。用二氧化碳定价的方式推进气候目标的实现意味着两种途径:碳交易或者征收二氧化碳税。联邦环境部长斯韦尼娅•舒尔策(Svenja Schulze,社会民主党)明确主张后者,默克尔总理对这一主张保持距离。而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新晋主席,素有“小默克尔”之称的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明确表示反对征收碳税,从而支持第一种途径。德国两大执政党(基民盟与社民党)之间和两党内,执政党与反对党之间,以及企业联合会、环保组织等之间,关于是否征收碳税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分歧点一:碳税对节能减排是否有效?
主张征收碳税的环境部长舒尔策和绿党人士认为,应该针对产生二氧化碳的生产、服务和消费的行为征收碳税,这是抗击气候变化、保证现有生活水平必须采取的行动。碳税是面向全民的一种消费税,特别是对汽油、燃油、燃气和燃煤必须加强征税,提高相关消费费用。要让消费者和生产者真正感到钱袋子疼,就能迫使他们改变相关消费行为。
碳税的反对者则质疑碳税对节能减排的实际效用。其实,德国人对采用税收来调节消费行为的做法并不陌生。整整二十年前,德国在红绿联盟执政(社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时期引入了“生态税”,初衷是减少能源消费,减少碳排放,同时平衡巨额的社会支出。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DIW)专家2019年3月发表的最新研究结果,德国征收“生态税”二十年来,“从环境政策角度来看,是失败的”,因为针对不同能源的税基太低,无法产生长时期减少能源消费的作用。
碳税的反对者因此提出另一种碳定价方式,即通过碳排放证书的交易来提高碳排放的成本,以达到节能减排作用。这个方法是欧盟一直以来采取的方式,不过由于长期以来碳排放证书过剩,碳价格过低,实际减排效用有限。基民盟和另一重要政党自由民主党(自民党)认为,如果将碳交易的范围扩大到供热和交通领域,或能改善减排效果。
碳税支持者表示,德国“生态税”过去二十年的实施效果不佳并不能否定碳税这种工具,而是必须改革“生态税”,提高对二氧化碳的定价,基本原则是碳排放越高,缴纳税费也应该越高。
国际上碳税的支持声音增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日前表示赞同通过对二氧化碳征税抗击气候变化,认为征税是“最行之有效的工具”。
总得说来,碳税对节能减排是否有效不能一概而论,这取决于如何制定具体的征收方案和如何定价。
分歧点二:碳税是否导致社会不公?
基民盟和社民党作为执政党,它们对征收碳税的态度对该政策的实施势必产生直接影响。基民盟到目前并没有一个非常统一且清晰的立场。总理默克尔一方面表示出疑虑,另一方面又表示“可以想象”。而党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则明确表示反对,她认为碳税增加了“小人物”的经济负担,增加了社会的不公平,其他基民盟党员则将碳税视为增加税收的手段而表示反对。社民党虽然整体赞同碳税,但不论环境部长还是财政部长都表示,碳税方案只能在不给民众增加额外负担的前提下才能采用。
鉴于法国黄马甲抗议运动的教训近在眼前,德国政府非常重视碳税在民众中的接受度,如果碳税引发中低收入人群的不满,不仅将造成部分民意对气候保护的反感,而且其不满情绪极有可能被持右翼立场的民粹政党“德国新选择党”(AfD)利用,从而对社会的稳定和执政党的地位产生威胁。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预计到2030年,德国每吨碳价格为30欧元,德国的煤炭价格可能提高88%,燃气费用增加27%。如果无差别征收碳税,最受影响的将是低收入人群。另外,气候问题同时本来也是社会问题,根据德国联邦环境署的数据,高收入家庭带来的碳排放一般明显高于低收入家庭,他们所承担的环保责任也应该有所不同。
针对这一问题,社民党提出,可以仿效瑞士碳税的做法: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瑞士自2008年开始对化石燃料征收税费,每吨二氧化碳价格约为80欧元。三分之二的碳税收入通过医疗保险补贴等方式直接返还给民众,另外三分之一用于促进住房的隔热保温改造。社民党表示可以将税收通过所谓的“社会平衡措施”返还给民众,防止给部分民众带来过重经济负担,或者产生新的社会不公。
德国的“生态税”虽然在减排方面没有产生效果,但是在财政和社会政策方面“获得了成功”,生态税每年给德国政府带来200亿欧元的收入,这笔钱被用于补贴德国的养老保险。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专家计算,生态税使得德国养老金缴纳基数减少1.2%,养老金收入提高1.5%。
所以说,无论是从理论还是实践,国家通过特定的平衡措施,可以将征收碳税对低收入人群的负面影响减少到较低限度,并且通过稳定的收入建立稳定的投资框架,定向给个别行业(如房屋能效改造)甚至所有行业带来经济刺激,从而共同实现减少碳排放的目标。克兰普-卡伦鲍尔领导下的基民盟部分党员之所以反对碳税,但支持碳交易,除了公开表示的对社会不公平担心的原因,还有另外的原因,也就是绿党批评克兰普-卡伦鲍尔时所说的,她“向经济界弯腰”,“将经济看得比气候保护重要”。
为了真正实现国际和国内减排目标,同时保留气候保护先行者和环保先锋的国际名声,德国必须刻不容缓,采取气候保护措施。这一点已经在政府和专家以及环保组织甚至民众之间形成较为广泛的共识。
由于去年夏天的高温,德国民众对气候保护一直保持较高关注度,德国中学生也加入到名为“Fridays for Future”(星期五为未来)的国际性学生运动中,以周五罢课的方式表达他们对气候保护运动的支持。德国电视一台最新的民调显示,81%的民众认为德国在气候保护方面的行动需求非常大,85%的人认为如果不改变生活方式就无法阻止气候变化。但是涉及具体措施时,三分之二人反对征收碳税或类似缴费手段。德国政府和民众对待碳税的态度非常相似:抽象层面,都认为气候保护是紧迫议题,而在实际操作层面,对具体措施往往持批判态度。
在欧洲议会大选(5月23至26日)前夕,德国国内开展这样的讨论也将对各党派支持率带来一定的影响。基民盟和自民党不愿以“加税党”的身份进入下一轮大选;绿党想保持本色,争取长期取代社民党第二大全民党的地位;社民党不愿在与基民盟的联合执政中继续妥协,削弱本党力量。
德国环境部长则不愿继续等待欧盟方面的表态,将于7月17日向德国气候内阁提交一个具体方案供讨论。气候内阁最终将决定德国是征收碳税,还是采用其他形式的碳定价。
责任编辑:李旭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德国,气候内阁,气候变化,碳税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