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戏剧评论家刘厚生老:评弹的知音

高博文

2019-05-18 21: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2019年5月14日,中国著名戏剧评论家刘厚生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99岁。中国戏剧界痛失巨擘,他的去世被认为“中国剧坛痛失压舱石”。
刘厚生生前对上海的戏剧和文艺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早在解放前他就曾经加入过袁雪芬的雪声剧团,担任导演并主持剧务部。1949年之后,刘厚生曾在上海市文化局担任戏曲改进处副处长,和处长周信芳一起从事戏曲改革工作多年,晚年也始终关心着上海各个剧团的发展。
而少为人知的是,刘厚生在关心戏曲戏剧事业的同时,对上海评弹团的成立也有着巨大贡献。上海评弹团团长高博文为此特约撰文,回忆刘厚生老于上海评弹团成立前后倾注的心血,以及对于评弹这门艺术的知音之情。

刘厚生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这些天,中国戏剧界都在悼念和缅怀刘厚生老,追忆他对戏剧事业的杰出贡献。其实刘老非但是戏剧界的老领导和专家,他也是评弹艺术的知音,上海评弹团的创建和发展倾注了他的心血和智慧。他的不幸逝世,也再一次唤起了评弹人对他的无限追思和深深怀念。
上海评弹团诞生于1951年11月,是上海较早成立的国有院团。
一个以档为形式,仅两三位演员甚至一名演员表演的曲艺——评弹,能够成立起一个以名家为主的集体院团,是非常不容易的,这其中离不开刘老的杰出贡献。
刘厚生解放前就从事进步戏剧活动。据上海评弹团老团长吴宗锡老回忆,早在1946年,周恩来就在上海找了于伶和刘厚生两位同志,指示他们应重视戏曲界工作。1948年底,当时还是解放前,刘厚生就专门联络了当时还是诗人作家的吴宗锡,之后,吴老就开始专门关注评弹,注意搜集资料和了解评弹的表演。
左一是吴宗锡,右二是刘厚生
1949年5月28号,上海刚刚解放的第二天,刘老就特地委派吴宗锡去了民营的大中华大陆电台,代表组织去联系知名艺人,之后还指导改进了原来的评弹协会。
刘老作为当时的军管会文艺处干部,对当时上海的戏曲曲艺的十分关心和重视,也体现出他积极的思想和深刻的远见。
1950年军管会文艺处转为上海市文化局,刘厚生老担任了戏改处的领导,在他的指导下,1951年11月,成立了当时的上海市人民评弹工作团,即上海评弹团的前身。
成立的第二天,十八位名艺人即奔赴了安徽治淮工地。之后,吴宗锡老由组织任命为教导员,继而成为团长。刘厚生老和当时团里的一批老艺术家、青年新秀也由此都成为了好朋友。
后来他调去了北京工作,但仍然和他们保持着联系,上海评弹团只要去北京演出,老朋友们都要去问候他们的“刘处长”(老艺术家们还是喜欢这样称呼他),他也会去剧场探望老朋友们。知道南方人到北方怕干燥,就带去水果分送给大家。我的老师陈希安、赵开生等前辈都经常回忆起和他相聚的时光。
近十几年,虽然他年事已高,但仍然关心着上海评弹团的发展。记得他来上海时,曾经专门来到乡音书苑听评弹,和旧雨新知一起谈曲论戏。
尤其是在2001年,那一次上海评弹团老中青艺术家晋京展演,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当时杨振言、余红仙两位老师特地打电话邀请了刘厚生老来观看演出。
刘老特地兴冲冲的赶来了,当时我也在现场,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了他,给我的感觉他就是一位亲切的长者、评弹的知音。
看完这场演出后,他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新民晚报》上,其中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话,也是我在演出和讲座中经常会引用到的,刘老写道:评弹是江南人民用几百年的心血创造积累的民族艺术之花。我想告诉年轻人,流行歌曲可能让你兴奋一阵子,而评弹则会让你迷恋一辈子。
这句话说的太好了,是对我们的鼓励,对我们的鞭策,我想这句话我会记住一辈子,我们也会永远缅怀刘厚生老一生对中国传统文化作出的非凡贡献!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刘厚生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