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之战并非仅为神话,大英博物馆将用实物还原传奇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2019-07-01 08: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获悉,11月21日起,大英博物馆将举办“特洛伊——神话与现实”主题展,展览将通过展示一系列关于特洛伊遗址的考古发现,展出自青铜时代至今的300件物品,从海伦私奔到木马屠城再到特洛伊陷落,还原一个神话故事背后的真实存在的特洛伊。展期为2019年11月21日至2020年3月8日。
《受伤的阿喀琉斯》局部,大理石,创作于1825年。版权©德文郡公爵收藏,查茨沃斯
特洛伊城是古希腊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所描述的著名的特洛伊战争发生地,位于今土耳其西北部的希沙立克。而关于特洛伊的传说已经流传了三千余年。这座城市有着因争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而陷入10年战争的故事,充满着令人着迷的戏剧魅力和悲情色彩。这一层传奇色彩一直吸引了无数的探险家和考古学家去探寻这座失落的古城。经过一系列考古发现,现在普遍认为特洛伊城并非虚构,而是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
史诗传奇特洛伊
古城特洛伊以及特洛伊之战的传说大约流传了三千年。四处游历的说书人口中的故事,在公元前8到7世纪期间,汇集在古希腊诗人荷马的笔下成为史诗著作《伊利亚特》(Iliad)和《奥德赛》(Odyssey)。其荡气回肠的故事情节也为古希腊和古罗马艺术家提供了无尽的创作灵感。故事中的爱情与迷失、勇气与激情、暴力与复仇、胜利与悲情不但扣动着几千年读者的心弦,至今也从未停止给人们带来无尽的遐想。
特洛伊的故事以古希腊神话为背景,涉及的事件跨越几十年。传说中的特洛伊城位于安那托利亚(Anatolia,今土耳其)的西海岸。为了一雪夺妻之耻,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Menelaus)召集希腊军队扬帆跨越爱琴海,对特洛伊进行了长达10年之久的攻城战。特洛伊之战规模宏大,除了希腊人和特洛伊人,奥林匹克山上的半神和众神也参与其中。
特洛伊之战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故事。故事中所塑造的英雄人物充满了复杂性——比如“希腊第一勇士”阿喀琉斯(Achilles)就结合了英雄的神力与人类的弱点,至于故事最终谁胜谁负更是难以判断。
双耳陶罐,制作于约公元前530至525年

这件双耳陶罐,制作于约公元前530至525年,希腊阿提卡,描绘了古希腊英雄阿喀琉斯杀死特洛伊救兵亚马逊族女王彭忒西勒亚(Penthesilea)的场景。在其中一个故事版本中,阿喀琉斯望向临死前彭忒西勒亚的双眼,随即坠入爱河。
帕里斯的评判
特洛伊战争的导火索是一场婚礼。纷争女神厄里斯(Eris)因未被邀请参加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 )与色萨利国王佩琉斯(Peleus)的婚宴而怀恨在心。愤怒的厄里斯在宴会上留下了一个黄金苹果,上面刻有“献给最美丽的人”的字样。天后赫拉(Hera)、智慧女神雅典娜(Athena)和爱神阿佛罗狄忒(Aphrodite)都认为自己才是最有资格得到金苹果的人,并请求宙斯(Zeus)裁定。宙斯不想参与其中,于是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特洛伊王子帕里斯(Paris)。爱神阿佛罗狄忒许诺帕里斯将得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海伦,于是最终赢得了金苹果。
伊特鲁里亚墓室壁画 《帕里斯评判》

伊特鲁里亚墓室壁画中描绘的《帕里斯评判》,公元前560年至550年。画面左方,帕里斯正在等待三位女神的到来。排在最后的阿佛罗狄忒微微提起裙摆,露出美丽的双腿;画面右方,三位手捧珠宝和香薰的女性正走向海伦。
千帆远航为红颜

虽然此时的海伦已经嫁给了斯巴达(古希腊城邦之一)国王墨涅拉俄斯,阿佛罗狄忒的许诺还是最终成为现实。帕里斯出访斯巴达时,借阿佛罗狄忒的力量将海伦诱拐回特洛伊。为了将爱妻夺回,墨涅拉俄斯召集希腊境内的英雄组成了一支强大的军队,由自己的兄长——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Agamemnon)带领,围攻特洛伊。但是由于特洛伊城坚固的城墙以及英勇守卫的战士,这场战争僵持了九年之久。虽然希腊联军对特洛伊城久攻不下,但却成功的洗劫了其周边城市,一些居民被俘虏,其中年轻貌美的布里塞伊斯(Briseis)被作为奖品赐给了英雄阿喀琉斯。
展览展品
有人认为是帕里斯诱拐了海伦,也有人认为海伦是自愿与帕里斯私奔。而公元前四世纪制作这件陶罐的意大利匠人则认为神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画面中爱神阿佛洛狄忒站在海伦的身后,而海伦正在帕里斯面前第一次掀起自己面纱。在他们下方,情欲之神厄洛斯(Eros)则恶作剧般的放任一只狗去追逐前方的鹅,可能寓意激情转瞬即逝的人类不过是神的玩物。
阿喀琉斯之怒
根据荷马的《伊利亚特》,在特洛伊战争进入第十年时,事态有了戏剧化的发展。希腊联军首领阿伽门农将布里塞伊斯据为己有。挚爱被夺让阿喀琉斯愤怒不已,于是他带领自己的部队撤出战事。阿喀琉斯的母亲——海洋女神忒提斯,请求宙斯暂时降厄于阿伽门农,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于是,希腊联军在随后的战役中节节败退。为了将敌人逼退,帕特罗克洛斯(Patroclus)——阿喀琉斯的好友(一说为爱人)穿上阿喀琉斯的铠甲,假扮他的样子出战,期望以此激励希腊士兵的士气,震慑特洛伊人。帕特罗克洛斯的计策一度扭转情势,但最后却被特洛伊王子赫克托耳(Hector)杀死。好友的死让阿喀琉斯悲恸欲绝,为了复仇,他将与阿伽门农的争执搁置一旁,重新回到战场。
陶制浅酒杯,制作于约公元前480年

这件陶制浅酒杯,制作于约公元前480年,希腊阿提卡,描绘了裹着厚厚外套的阿喀琉斯愤懑地坐在帐篷中,看着心爱的布里塞伊斯被两名传令官带走。
赫克托耳之死
阿喀琉斯佩戴着母亲海洋女神赐予的崭新的铠甲回到战场。胜利女神的天平再一次倾向了希腊人——阿喀琉斯成功杀死了赫克托耳王子,为好友复仇。
陶罐,制作于约公元前490至460年
陶罐局部,制作于约公元前490至460年

这件陶罐,制作于约公元前490至460年,希腊阿提卡,描绘了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面对面决斗的场景。作为进攻者的阿喀琉斯上身前倾,而前胸受伤的赫克托耳正在向后跌落。
被愤怒和悲伤占据的阿喀琉斯并未按照惯例将赫克托耳的遗体交还,而是将遗体拖在战车后面绕城数日。众神怜悯赫克托耳和他的家人,以神力保护赫克托耳的尸体完好无损。在众神的使者赫耳墨斯(Hermes)的保护下,赫克托耳的父亲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Priam)秘访阿喀琉斯,请求归还赫克托耳的尸体。人性的慈悲最终占据上风,阿喀琉斯同意了特洛伊国王的请求,将遗体归还安葬,《伊利亚特》结束于此。
罗马银质酒杯 版权所有Roberto Fortuna and Kira Ursem ©National Museet Denmark(丹麦国家博物馆)

这件精美的罗马银质酒杯发现于丹麦一位部族首领的墓葬中,杯身上特洛伊国王普里阿摩斯正在亲吻杀子仇人阿喀琉斯的右手。版权所有Roberto Fortuna and Kira Ursem ©National Museet Denmark(丹麦国家博物馆)
阿喀琉斯之死
赫克托耳虽死,战争仍在继续。越来越多特洛伊的盟友赶来援助。而希腊联军则在阿喀琉斯的帮助下,先后击败了由彭忒西勒亚女王带领的亚马逊女战士以及埃塞俄比亚国王门农(Memnon)。但是此时阿喀琉斯深知自己命不久矣。他的母亲曾预言他将会死于特洛伊之战。根据其中一个故事版本,阿喀琉斯出生之时,他的女神母亲将他浸入斯堤克斯河(Styx)使其刀枪不入,但由于被抓住的脚踝没有沾到河水而成为阿喀琉斯唯一的弱点。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正是用箭射中了阿喀琉斯的脚踝,杀死了这位希腊第一勇士。
《受伤的阿喀琉斯》大理石雕塑 版权所有© The Devonshire Collections, Chatsworth. Reproduced by permission of Chatsworth Settlement Trustees.

这件新古典主义大理石雕塑《受伤的阿喀琉斯》由菲利波·阿尔巴奇尼(Filippo Albacini,1777–1858)为查茨沃斯庄园雕塑馆创作,表现了阿喀琉斯抓住刺伤他脚踝的利箭的一刻。
特洛伊陷落
希腊人最终凭借奥德修斯(Odysseus)的计谋赢得了战争的胜利。奥德修斯献计修建了一只巨大的木马,内藏伏兵,并谎称其为祭祀神灵之用。希腊联军假意撤兵后,将木马置于特洛伊城门外。中计的特洛伊人将木马运回城中,并开始大肆庆祝胜利。入夜之后,隐藏在木马内的希腊士兵悄悄地打开了城门,潜回的希腊军队潮水般涌入特洛伊城,大肆屠杀男丁,国王普里阿摩斯和幼子阿斯蒂亚纳斯克(Astyanax)也没有幸免于难,城中女性则被掠走。特洛伊城就此陷落。埃涅阿斯(Aeneas)带领着他的父亲——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堂兄弟,他年幼的儿子以及一批特洛伊难民成功逃出城外,成为了重振特洛伊辉煌的最后希望。古罗马诗人维吉尔(Virgil)所作的《埃涅阿斯记》(Aeneid)讲述的正是埃涅阿斯在特洛伊陷落后,建立罗马城的故事。
罗马石棺盖,制作于公元前2世纪晚期  © Ashmolean Museum,University of Oxford
罗马石棺盖局部

这件罗马石棺盖,制作于公元前2世纪晚期,其上描绘了木马被运进特洛伊城的情景。这只带有轮子的巨大木马装备了头盔和盾牌,暗示了隐藏其中的希腊伏兵。
返回故土
特洛伊陷落后,希腊英雄和战士并未享受到胜利的喜悦。他们在攻陷特洛伊城时所犯下的残暴罪行惹怒了众神。为数不多的希腊人得以顺利地安返故土,乐享余生。根据荷马的《奥德赛》,奥德修斯的归乡旅程最为漫长坎坷。他被迫行至地中海最远端,被海神波塞冬(Poseidon)降罪。船队先后遭遇了海浪、沉船、独眼巨人(Cyclops)和以歌声魅惑水手的水妖塞壬(Siren)。奥德修斯经过10年海上的漂泊返回故土时,却发现不知他生死的妻子被蛮横的求婚者纠缠。他最终杀死了求婚者,与忠贞不渝的妻子佩内洛普(Penelope)团聚。
奥德修斯的归乡为特洛伊之战画上了句号。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人,胜利者还是失败者,各式各样的英雄以他们各自的魅力让自古至今的读者着迷不已。
陶制储酒罐,约公元前480至470年

奥德修斯让水手将他绑在桅杆上,这样他既可以欣赏水妖塞壬天籁般的歌声又不会被引诱至危险的悬崖。同时水手用蜡堵住自己的耳朵,抵御歌声的诱惑,从而能够驾船安全行进。
(图文均来源于大英博物馆)
责任编辑:肖永军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英博物馆 特洛伊 陶罐 阿喀琉斯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