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医生唐顺保:守护艾滋病犯十余载,身患癌症仍坚持返岗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实习生 展圣洁

2019-07-10 06: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唐顺保巡查病房。本文图片均为 云南建水监狱供图
查出胆囊癌时,医生告诉唐顺保,最坏的情况可能活不过三个月。
去年八月一天,周四,作为监狱医院的院长,唐顺保一周的值班还剩三天。从医近30年,他知道自己的胆囊出了问题,疼痛已经让他走路都有些艰难了。他强撑着值完班,等到周一去医院检查才发现,癌细胞的侵蚀已经致其胆囊破裂。
今年五月,重新回到云南建水监狱岗位上时,唐顺保暴瘦16公斤。虽然经过治疗,至今身体还不能支撑他进行较长时间的谈话。但唐顺保仍不顾妻子的劝阻,坚持要回到工作岗位。他回到第八监区,以自己患癌已存活10个月的经历,告诉这个监区的罪犯,坚持治疗就有希望。
在第八监区,集中关押着患艾滋病罪犯,他们当中流传着一句话:刑期比命长。自杀,抗拒治疗,随时笼罩着职业暴露风险,唐顺保在这里已经干了11年。
唐顺保在给服刑人员诊疗
携妻抗艾
1989年从医学院毕业后,唐顺保进入建水监狱工作。唐顺保说,医生,救死扶伤;警察,英勇担当。这两个他钟爱的职业身份,他都拥有了。
在这里,他还结识了监狱医院的护士王爱红,后来,王爱红成了他的妻子。
唐顺保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004年左右开始,监狱里开始出现艾滋病病例。全面筛查显示,在毒品犯罪重灾区的云南,因毒品感染上艾滋病的服刑人员已然形成群落。当时,艾滋病罪犯都还是分散关押,这无疑存在着巨大的传染风险。
2008年初,建水监狱作为云南省首例试点,试水集中关押、治疗、改造艾滋病服刑人员,决定成立第八监区。最初,艾滋病罪犯监区医护工作非常艰难,最大的问题是医护力量不足。在“谈艾色变”的当时,唐顺保说服妻子并向上级申请,把妻子调入艾滋病罪犯监区。
监狱领导关心他:“这项工作你参与就行了,你媳妇就不要参加了。”唐顺保说:“如果连我们医生都歧视艾滋病人,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工作总要有人承担,我爱人她也愿意和我一起承担这份责任。”就这样,王爱红被安排到第八监区担任药剂师。
从那时起,唐顺保和妻子开始和艾滋病服刑人员这一特殊群体打交道,一起给艾滋病服刑人员检查身体、静脉注射、抽血化验等。
三年后,当听说妻子“申请调离八监区”时,唐顺保责问:“你的身份特殊,别人可以申请调离,你绝对不能。”这让王爱红感到委屈,她并没申请调离艾滋病服刑人员监区。事后二人得知,申请是关心他们的同事背后偷偷写的。
患癌后,唐顺保重返工作岗位给服刑人员授课。
把危险留给自己
职业暴露的风险总是难以预料的。监狱医院检验室医生赵剑泉,一次在对患艾滋病罪犯抽血化验时,仪器出现故障,受检血液溅到了她的脸上。
这对于脸部有痤疮的赵剑泉来说,极其惊险。“当时脑子一下子就懵了。”赵剑泉告诉澎湃新闻,冷静下来后,她报告了唐顺保。
唐顺保立刻安排赵剑泉吃了阻断药物。阻断药物是有副作用的,刚开始吃,人往往会食欲不振,恶心。三个月是检测是否感染的窗口期,巨大的心理压力,对暴露者而言日子相当煎熬。好在最后,赵剑泉并未感染。现在回想起来,她说:这就是医生的本职。
经常在一线问诊治疗的唐顺保的职业暴露风险更大。2012年的一天,唐顺保受命到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接艾滋病服刑人员奥某回建水监狱。途中,奥某因艾滋病性脑病发作,吐血,不停用脚踢车窗,用嘴撕咬杂物。为制止奥某自伤,唐顺保急忙叫司机停车,在没穿戴防护装备的情况下,唐顺保尽全力控制住奥某。
控制住奥某后,唐顺保才发现,奥某的血和呕吐物已经弄的自己满身都是。一同执行任务的妻子王爱红急忙拿出一瓶饮料帮唐顺保清洗。唐顺保为了宽慰妻子,说自己没事儿。回到医院后他还是偷偷服用了艾滋病阻断药物,这些他都瞒着王爱红。
遇到突发情况,有职业暴露风险时,唐顺保总是冲在第一线,保护年轻的干警。第八监区青年警察尹涛告诉澎湃新闻,2014年4月11日,在转送艾滋病服刑人员郑某的途中,郑某发作,有抓人举动。唐顺保及时采取措施控制,同车押解的警察尹涛赶来帮忙时,却被唐顺保喝止住了:“不用,没事了”。尹涛回想起来,这是唐顺保在保护他,让他免遭职业暴露的风险。
2017年,唐顺保被司法部、人社部表彰为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工作者。
“我们都没有放弃你”
因为免疫系统遭到破坏,一些患艾滋病罪犯有严重并发症,如果再加上刑期较长,他们往往对生活失去信心,抗拒治疗。今年45岁的马某在入狱时身体出现大面积溃烂,几度病危。用他的话说,同监室的人都不敢看他。因为贩毒,他被判刑十五年。一开始他觉得,自己活不了几天,更不可能活着出去了。
马某告诉澎湃新闻,唐顺保亲手给他清洗伤口,拍了他身体伤口的照片,在网上组织专家会诊。唐顺保告诉他:“你不要放弃,我们都没有放弃你。”为了盯着病患服药,医生们要做到“药到手、看入口、下肚才走”。
现在马某的身体已经恢复的能正常生活了,家人也时常来看望他。他已经减了一次刑,一年半,“有信心活着走出去,重新跟家人生活在一起”。
53岁的奎某入狱时双脚严重溃烂,加上被判无期徒刑,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他一度自杀。唐顺保是第一个赶到奎某病房里的人,天天来给他换药,和他谈心。如今,奎某的病情已经好转了很多,他脚上的伤口通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已经逐渐愈合,虽然脚掌肿大,但目前他已能独立行走。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逐渐变得乐观起来。
51岁的罪犯王某,除了艾滋病还患有二型糖尿病,最初投监时只有36公斤,直接送进了监狱医院。王某告诉澎湃新闻,刚开始,因为病情严重,他曾在上厕所时晕倒,一度觉得自己求生无望。
唐顺保说,这类病人需要关心,让他们重振信心。他亲自对王某进行治疗,每天查房问候,提醒他要坚持吃药,告诉他还有妻子女儿在等着他回家。经过将近一年治疗,王某再没有出现并发症,这让他深受感动。他开玩笑说:“如果自己没有进监狱可能早就死掉了。”如今王某体重恢复到了48公斤,病情也稳定了。再过个把月他就能出狱了,可以去尽他应尽未尽的,作为一名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干得动就继续干”
妻子王爱红现在回想起来,唐顺保的胆囊癌是拖出来。几年前他就查出有胆结石,但一直没抽出时间去做手术,尽管妻子和儿子总是催他。王爱红说,丈夫总是说,身体没什么感觉,也不痛,做了手术怕影响到工作。
虽然坚持在吃靶向药物,王爱红觉得丈夫的治疗效果并不是很理想,走路仍然吃力。她劝唐顺保在家休息,但丈夫一定要一起来上班:“他说,干得动就继续干,上班和同事在一起还能分散对癌症注意力。”
辛苦终究没有白费。建水监狱医院教导员范云富说,在唐顺保的带领影响下,建水监狱终于探索出了一套科学的艾滋病服刑人员管理模式和治疗模式,形成了规范的工作流程,建立了以初筛、确认、告知为主的艾滋病服刑人员告知程序;完善了以检查、分类、临床治疗、实验室随访、医学观察、转介为主的医疗程序;加强了依法管理,进行针对性教育的监管程序。
2015年12月,唐顺保受邀代表云南监狱,在国际红十字会与中国司法部举办的监狱卫生与疾病防治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就监狱艾滋病防治工作进行了交流发言,受到了与会国内外专家的高度评价。2016年11月,他在全国监狱艾滋病防治工作督导与培训会上作了相关经验。2017年他还被司法部、人社部表彰为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获“2016年度云南十大法治新闻人物”。今年4月29日,唐顺保还荣获“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
建水监狱政委段松亮说,曾有几次有人想请唐顺保到社会医院工作,但他都婉言拒绝,“因为热爱这份特殊的工作,更知道自己身穿白大褂、警服集于一身的光荣使命。”
责任编辑:蒋子文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狱医,唐顺保,艾滋病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