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大山里的音乐教师阿汝洛日:让孩子们的音乐梦想飞翔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实习生 刘思亦行 徐彬瑞

2019-09-12 06: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阿汝洛日在教孩子唱歌。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
从音乐学院毕业的时候,阿汝洛日没有选择像“山鹰”一样飞翔,而是回到了家乡——四川凉山州雷波县,成了一名“摆渡人”,将热爱音乐的孩子送向音乐殿堂。
雷波县2006年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彝族民歌之乡”称号,全县人口27.6 万,其中以彝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占57.5%。这里的许多孩子都有着极高的音乐天赋,由于自然环境和经济条件的限制,很多孩子追寻音乐的道路艰难。
作为知名乐队“老彝腔组合”的成员,阿汝洛日曾在各类音乐比赛中获奖,但他并没常年在外演出或为音乐事业奔波,而是放弃了很多在外面发展的机会回到了雷波成了一名音乐教师,每天准时出现在雷波县民族中学的音乐教室里,教那里的孩子唱歌,帮助他们去追逐音乐梦想。
他说,他的音乐梦,就是帮助这些孩子实现音乐梦。
合唱团一名学生在足球场上拍照
大凉山深处的校园合唱团
凉山彝族是一个热爱歌舞的民族,这里的人“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 阿汝洛日说,然而有的人天生一副好嗓子,有着极好的音乐天赋,却一生都没有上过一堂正规的音乐课,音乐梦想离他们非常遥远。
2019年是阿汝洛日参加工作的第6个年头,他带的第一批学生已经参加高考,其中4人考入了音乐学院。这对大凉山地区的有着音乐梦想的孩子来说非常不容易,如今阿汝洛日负责的雷波县民族中学合唱团,成了这些孩子梦想起航的地方。
2013年,23岁的阿汝洛日从乐山师范学院音乐系毕业,他选择回到家乡雷波县,成为雷波县民族中学的一名音乐教师。“我上大学第一天就立誓,毕业了一定要回来,让那些和我一样有音乐梦想的孩子走出大凉山,实现自己的音乐梦。” 阿汝洛日说。
这一年,雷波县民族中学组建了合唱团。凉山作为热爱歌舞的彝族主要聚居区,从州里到县里,从官方到民间,每年都有不少民族歌舞比赛活动,合唱团经常要代表民族中学参加各种比赛,阿汝洛日将这里变成了他实现音乐教育梦想的舞台。
他说,上一批合唱团的孩子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人,不过演出时一般保持40人出场,这些年雷波县民族中学合唱团在州内、省内各种比赛中崭露头角,已小有名气。2015年和2018年分别获得凉山州合唱比赛、全省中小学生艺术比赛一等奖和二等奖,现在这一批合唱团的孩子已毕业,升入高中。
这一学期,初一报名合唱团的孩子已经有40人了,岁数在13到16岁之间不等,他们和上一批合唱团的孩子一样,刚开始除了对音乐的热爱或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外,没有任何乐理基础,从未受过正规音乐培训,可以说是一张“白纸”。
“但这些孩子天赋都不错,现在才训练了三次,表现已经非常好了。”9月9日,在音乐教室里指导孩子的周川杰老师说,他是阿汝洛日的搭档,两人一起负责合唱团的训练和指导。周川杰表示,他和阿汝洛日同样对这批孩子充满信心。
合唱团的孩子在音乐教室上课
梦想像“山鹰”一样飞翔
凉山州因地理条件的原因,农村孩子普遍上学比较晚,新学期新报名合唱团的学生中,苏史日、龙银春等好几名同学都已经16岁了。
苏史日的声音非常好,会唱许多凉山本地音乐人的歌曲,他说,最喜欢“山鹰组合”的歌。山鹰组合是1993年三个凉山彝族青年组成的中国第一支少数民族原创音乐组合,有《走出大凉山》、《七月火把节》等不少优秀音乐作品。他梦想像“山鹰”那样走出大凉山。
苏史日的哥哥喜欢唱歌,还会弹吉他,他唱歌是跟哥哥学的,但现在哥哥在外面打工,已经很久没听到哥哥弹吉他了,他到合唱团就是为了接受音乐老师的专业指导,他梦想将来成为一名专业歌手,现在和老师学唱歌、乐理,还准备学吉他。
作为同乡,龙银春喜欢唱歌,加入合唱团都是受苏史日的影响,两人从小学便是同班同学。他说:“苏史日四年级时候转到我们班,他唱歌太好听了,我就跟他学。”
卢芳今年也是16岁,比较活泼、自信,加入合唱团的时候,她主动要求站第一排,“老师说我唱的是流行歌曲”。她和合唱团的很多孩子一样,上初中才第一次上音乐课,因为很多中小学没有专业的音乐教师,基本上都是其他科任老师代课。实际上,所谓音乐课就是代课老师教大家唱歌。所以,在新加入合唱团很多孩子眼里,音乐可能就是弹琴、唱歌,不知道还有那么多讲究。
阿汝洛日说,合唱团的每一个孩子刚来的时候,他们都要反复试听,教他们如何发音,需要一个音一个音的帮他们纠正,如何调整气息。
虽然在音乐方面起步比较晚,但这里的孩子都很刻苦,他一个学生今年考上四川音乐学院了,这孩子最初也是基础很差,但每天早上,她很早就一个人到离寝室很远的地方练声,一直坚持。
 合唱团孩子在训练
一个音乐教师的艰难成长
十多年前,阿汝洛日和这些孩子一样,热爱音乐,但他小时候条件更艰苦。他说,他1990年出生在雷波县西宁乡的一个寨子里,距雷波县城的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出入却需要一整天。
他眼里,他们的寨子那时几乎与世隔绝,他从没看到外面的人进去过。寨子不通公路、不通电,没有娱乐。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晚上老人就教孩子唱歌。他喜欢唱歌则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母亲喜欢唱歌。
那时,家里都靠煤油灯照明,每天晚上,母亲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唱着“格格拉”伴他入睡。那是一首类似于摇篮曲,原汁原味的彝族民歌。2018年,已经成为音乐教师的他,就是带着合唱团的孩子们唱这首《格格拉》在全省的比赛中获奖。
从一个喜欢唱歌的孩子到走上音乐的道路,阿汝洛日经历也非常坎坷。他说,上学道路艰难,山高路远,每天四五个小时都在路上。四年级以后,他就是寨子里唯一还在上学的孩子了,但很快也面临辍学。
阿汝洛日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小学还没有毕业,妈妈希望他回家帮着家里劳动,每天晚上他都偷偷躲在被窝里哭,然后病了,爷爷带他去乡上看医生。医生对爷爷说,这样的孩子应该读书啊。
医生一句话改变了阿汝洛日的命运,爷爷偷偷带着他回学校报了名。那时,爷爷的想法也只是让他读完初中,他抓住了最后这根救命稻草。他是上高中才第一次接触正规的音乐课,知道学音乐还可以考大学。
在凉山有音乐天赋的孩子很多,但因为各种原因,能坚持下来的很少。阿汝洛日说,“在那种环境中,像我这样能坚持下来的是属于不正常的。”他高中的同桌,唱歌天赋比他好,跟他一样喜欢音乐,但是最终没有坚持下来,高中没有毕业,辍学打工去了。
2019年,他根据自己这段人生经历,创作了歌曲《教育之路》,并制作成MV,在当地引发关注。
合唱团成员合影
让喜欢音乐的孩子走出去
2008年,阿汝洛日考入乐山师范学院音乐学院,成为他们村寨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他说,上大学后再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所有的学费、生活费,都是他在酒吧里唱歌,参加各种比赛挣来的。
他先后是“六弦组合”、凉山知名乐队“老彝腔组合”成员,曾参加安徽卫视中国农民歌会西部歌王全国总决赛,获得季军,参加东南卫视《一唱百和》节目,获单期冠军,参加首届两岸四地校园金曲菁莺奖音乐大赛,获全国亚军。10年间,全国各类音乐比赛中获奖近10次。
2013年毕业的时候,阿汝洛日可以留在外面的学校做音乐老师,可以去歌舞团,成为专业歌手,也可以选择更自由的生活,去成都酒吧当驻唱歌手,但他回到雷波县,成为一名音乐教师。
阿汝洛日说,他考音乐学院不是为了远走高飞,而是为了回来,帮助更多像他那样热爱音乐的孩子走出大山,走上音乐道路。那是他上大学第一天就决定了的,从未动摇过。
如今,他出生的村寨早已通了公路,通了电,家家有了电视,虽然仍然需要翻山越岭,在大山里绕行100多公里才能到达县城。“这是自然环境决定了的,但大凉山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至少,孩子们可以通过电视、手机等现代通讯接触到音乐了。
阿汝洛日说,中央对凉山地区的精准扶贫政策正在改变凉山,很多单位、国有企业、爱心组织也开始关注这些孩子的成长,中建三局西部投资公司还特地在雷波民族中学设立了“音乐梦想基金”,希望不会再有孩子因经济原因而放弃音乐。
雷波县委副书记李大鹏告诉澎湃新闻,凉山的孩子在音乐和体育方面的天赋都非常高,特别是很多有音乐天赋的孩子,只要能接受正规的、系统的指导,他们的音乐才华会被更大地激发出来。目前,雷波县正在探索尝试分层分类培养,比如开设音乐“特色班”,为爱唱歌的孩子搭建起好的平台。
阿汝洛日表示,只是同外面相比,这里的孩子接受系统音乐教育仍然不容易,大凉山地区的孩子需要更多的“摆渡人”。
责任编辑:徐笛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音乐教师 大凉山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