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不输白领、试水前沿技术:该改变对快递员的既定印象了

澎湃新闻

2019-10-14 14: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月薪6000元的白领和月入近万的快递员之间,你会想选择哪一个职业?答案取决于你如何看待快递员这份职业。
在电商行业蓬勃发展的当下,消费者或许不会再像几年前一样,粗暴地将快递员划为低收入人群。即便许多快递员的月均收入并未高达网传的破万,但多劳多得的激励机制的确让一部分人收获颇丰。根据苏宁物流的数据,2018年该公司的快递员忙季时的月均收入可以达到7500元以上,而其中收入最高者可以收获2万元月薪。
那些在发达国家真实存在、一度让国民费解的“蓝领工资远超白领”现象,已在我们身边出现;从快递行业在互联网经济网络中的发展态势来看,这在未来或许会成为一种常态。
据国家邮政局数据,近9年时间,全国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均增长了10倍以上。7月22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分别达到277.6亿件和3396.7亿元,同比增长25.7%和23.7%;这个水平,甚至超过了2015年时的全年总量。
苏宁易购总裁侯恩龙将中国的快递员们称为“电商背后最大的功臣”,并在2017年设立了第一届快递员节,期望提升这个职业的福利待遇与社会认同。这个节日庆祝到第三年,改变的确在发生。
但人们对快递员的职业认同,并没有像电商改变快递行业一般,转变得同样迅速。在衡量一份职业究竟是好是坏时,人们仍会拿出通行于相亲市场的两把标尺——“出身”和“潜力”——进行判断。因而快递员尽管有不逊色于许多城市白领的“创收能力”,但似乎仍不足以扭转他们在城市中的地位。
消费者认可快递员的重要性,却并不看好这份职业的价值
科技公司推动了生活型服务业的快速崛起,并重塑了人们的生活。如今,消费者们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多样化的生活服务,快递员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消费者们对快递服务的依赖程度,被呈现在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8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中。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人均快件使用量达到了36件,较上一年增加了7件。快递企业日均服务人次高达2.8亿,这意味着每天5个人中就有1人在使用快递服务。
而从国家邮政局统计的消费者对主要快递企业的申诉数据来看,2019年6月,每百万件快递中消费者提起的申诉量在全国范围内的平均值不到8件,而消费者对主要快递企业有效申诉处理的满意度高达96.7%。由此不难得出消费者对快递员的服务满意度较高的结论。
但认可快递员的服务是否等同于认可这份职业的价值?很少有研究者探讨过这个问题。
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检索到的一份研究论文中,来自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和北京大学的两位学者曾在2017年对180名北京消费者展开过问卷调查,以了解他们对快递员的职业认同感。受调查的消费者包括学生、公务员、医生、教师和公司职员。
从调查结果来看,人们对快递员的职业评价有一种微妙的矛盾:一方面大部分人肯定这份职业对社会的贡献,也认可绝大部分快递员的辛勤付出;但另一方面,在判断这份职业是否“能够实现人生价值”时,人们的态度变得摇摆起来,超过半数的受访者选择了“不确定”这个姿态暧昧的答案。
之所以存在“双重标准”,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消费者对快递员的职业评价和发展前景的认知并不全面。
撇开他者认同,快递员拥有较高的职业价值感
被扣在上一代蓝领头上的帽子,如今很难完全转嫁到互联网时代的新蓝领身上。
他们中的很多人,的确难以摆脱前者的一些身份标签,比如“农村”;但他们不完全是“低学历”的,根据苏宁物流的数据,拥有高中、职校或中专学历及以上的人数占比以接近80%,而如果勤劳肯干,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也早已告别了“低收入”。
而在为人津津乐道的电商机遇和个人创收能力之外,快递员们还有更深层次的职业诉求,只是很少为人倾听。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在2017年时曾联合顺丰速运、苏宁物流等企业共同发起“中国电商物流与快递从业人员问卷调查”,并收到4363位一线快递员的有效回复。在问及为何选择快递员这一职业时,尽管经济回报率仍是最受重视的因素,但快递员们还看重“团队氛围”和“职业感”等形而上的需求。
大多数受访者并没有将所在职业视为重复执行简单劳动、地位低下的工种,而认为它需要“责任和担当”,也需要“勤奋和智慧”。
快递员工作并不简单,还是一个前沿技术试验场
流行于互联网技术世界的高端词汇,例如云计算与存储、机器人与自动化、可穿戴移动技术、3D打印技术、无人驾驶汽车与无人机,早已渗透进物流行业,并优化了快递员的工作内容。
在“APP+前置仓”的即时响应模式的运作下,苏宁物流可以实现过去无法想象的分钟级配送,苏宁小店中的商品,经用户下单、仓管人员拣选货物、即时配快递员上门扫码取货和配货等流程,可以在30分钟内送达3公里范围内的用户。
刘世丹是上海虹口区广中路区域的苏宁即时配快递员,相比传统快递员,他的工作内容因为“秒达”APP的辅助和前置仓仓管人员的配合,高效了很多:“简化了工作流程,取货不会出错。”
“即时配”的高效服务得以实现,是近两年的事。快递员的角色也在服务升级的过程中发生了转变,除了“快”,他们还得实现“准”,而为了给消费者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在单纯的派件任务之外,他们需要掌握退换货、送装一体、包装回收等业务。
在苏宁物流重庆站工作了五年的杨德顺,对物流行业的发展有自己的观察,他认为当下物流行业的发展需要结合互联网时代消费者的服务需求,开拓类似“准时达”、“即时配”的新型服务产品,而新业务的开发也会需要对应的物流人才。
杨德顺曾在快递站点第一线工作一年,因工作出色,他从快递站长升职至物流中心负责数据追踪,现在又成为了重庆地区快递经营中心网络规划部的运营经理。在物流中心工作时,杨德顺发现传统的仓库盘点流程较为低效、繁琐且不环保——所有的商品和仓位都被打印在A4纸上,由工作人员拿着纸质单据一一进行货品核对,一旦有数据对不上,就可能要推倒重来,再次核对商品的型号及数量。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没有编程基础的他,花费了两个月自学了PHP编程语言,最后开发出了手机端仓库盘点系统。仓库工作人员只需要拿着手机,将数据输入到系统中,最后将数据导出并与存储在苏宁物流系统中的原数据进行比对,即可完成商品的盘点工作。
和杨德顺一样,身处技术变革洪流之中的许多快递员也已意识到,如果要有更长远的职业发展,他们需要掌握更多的技能。
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017年发布的《中国电商物流与快递从业人员调查报告》中,快递员们在肯定当前企业培训的同时,传达出希望企业增加培训的强烈欲望,并希望能获得“专业技能”、“管理能力”、“业务拓展”等多方面的学习培训机会。
以最被看重的“专业技能”为例,近年来全国各地举办了各种类型的职业技能大赛,快递员们在快件收寄、快件派送、快件接收、快件分拣等专业能力上大显身手。
2019年8月6日,国家邮政局和人社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快递从业人员职业技能培训的通知》,提出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大规模开展快递从业人员职业技能培训,提升快递技能人才队伍素质。
快递员职业2.0:可能有多少个版本?
一个可以预见的未来是,面对人工服务越来越昂贵的现实,快递员的收入水平很可能进一步提高。他们有希望像西方蓝领一样通过辛勤的付出完成个人资本的原始积累,最终成为“蓝领中产”,拥有和白领一样的社会地位。顺丰和苏宁物流都在推行的快递点合伙人制度,在推动快递员向创业者转变的过程中,或许将加速“蓝领中产”的形成。
而当技术发展进一步推动配送效率提高,快递行业可能也会像其他服务业一样拥抱“零工经济”:配送快递的任务可以依赖互联网技术的信息分发和流程化管理,以“众包”的方式被分配到各个兼职快递员的手中;就像开通顺风车业务的私家车所有者一样,对快递员工作有兴趣的人们都可以参与这份工作,而过去的专职快递员则可以更自由地支配个人时间,在继续从事快递业的同时,去追寻更多的人生可能。
而如果无人配送技术进一步完善,快递员们则有潜力成为智能配送系统的监测者,负责分析数据、报告和处理配送异常情况。这部分岗位在目前已经开始浮现,即时配快递员刘世丹表示,如果表现出色并有意转岗,他和同事们将有希望负责即时配系统的监控工作,从一线转入幕后,在监控台关注配送人员的动态。
无论是哪一种未来更早到来,快递员们的职业价值都将远超如今我们对他们的设定。
责任编辑:吕妍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快递员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