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首富李河君深陷欠薪门,汉能总部超百名员工讨薪

2019-10-14 14:2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作者:刘倩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10月11日晚7点半,汉能集团总部B栋三楼会议室外传出了激烈的叫喊声:“李河君出来!”“还我血汗钱!”在一楼大厅里等待的人群闻声全部跑向了三楼,这意味着长达四个半小时的第三轮谈判破裂。李河君是汉能集团董事局主席,曾两度蝉联中国首富宝座。
这场由员工代表、企业高管、朝阳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工作人员组成的三方会谈,最后的谈判结果是:汉能集团承诺于2019年10月31日前发放拖欠的5月工资,11月正常发薪并发放6月工资的50%,以此类推。
这一说法背离了9日人力资源高管杨靖所说的承诺,“即10月15日解决部分员工1至2个月工资”。
汉能集团已经无法取得员工的信任,“给时间点没意义,给了也没有见到钱”、“说了几次都不做,说了有什么用”,几乎所有接受“商业人物”采访的员工对汉能的评价都是“言而无信”、“霸王条款”。
三轮谈判,讨薪无果
10月8日起,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奥森公园附近的总部聚集了大量讨薪员工,最高峰时达到400人。更多的人活跃在微信群、QQ群里。赵群6月入职至今没有收到一分钱工资,10月8日离职后他建了一个QQ群,短短两三天时间群成员已经将近3000人。
此次欠薪涉及汉能集团旗下多家公司的数千名员工,除工资外还包括社保、公积金、报销款等,最长欠薪时长5个月,据员工自行统计,在场400人涉及金额约为3700万元。
《关于汉能集团欠薪非法断缴员工社保等问题的上访信》中称:2019年3月,汉能集团单方面,将劳动合同约定的“每月5日发放薪酬”的时间调整到“每月28日”发放薪酬;2019年5月28日,汉能集团并未准时发放薪酬,拖延至5月31日完成最后一笔薪酬发放;2019年6月,汉能集团各分子公司全面停薪,仅少数部门正常发放薪酬。
到2019年8月,不仅工资停发,社保、公积金也停缴。汉能高层曾承诺:“1.全员五六月份工资9月30日—10月15日补齐;2.在9月30日前主动离职的员工工资会于9月30日前优先发放;3.会与离职员工签署离职手续,并明确关于7/8/9月工资于11月30日结清的事项,其它报销费用在2020年1月30日前结清。”
  (上访信截图)
多名员工向“商业人物”证实了上述说法。但9月离职的钱夏,至今仍未收到拖欠的工资,他和其他十几位有同样遭遇的员工向怀柔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申请,案子将在11月14日开庭。不过钱夏对开庭结果并不抱太大希望,“之前有同事仲裁出结果了,但是一到执行时间,汉能就上诉,就是拖着你”。
员工称,在总部聚集讨薪是“走投无路”,有人身患癌症,因为社保停缴,只能自费化疗;有人家人生病手术急需用钱;有人因为没有工资、社保和生育津贴,想要打掉三个月大的孩子;有人刚刚买房,公积金断缴无法贷款要面临违约风险;有人不得不靠信用卡借款、消费贷等方式度日。
10月9日下午,汉能集团董事局办公室高级助理、人力资源高管杨靖与讨薪员工沟通时承诺,“10月15日解决部分员工1至2个月工资”,但这一承诺并未得到员工认可,双方沟通失败。
当晚,汉能集团发布《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信中称“极少部分员工不顾公司的积极努力解决的事实和正面的积极回应和劝阻,竟然在公司办公区聚众闹事……以上行为严重违反了公司管理规章制度……对以下已经确认违纪的员工做出立即开除的处理……同时,对于被开除的违纪员工,公司将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如实向新的应聘单位在背景调查时反映该员工的职业道德表现。”
被开除的员工有23名,孙德就是其中之一。他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到这封内部信,第二天上班时发现门卡刷不进去了,在办公室的同事告诉他,他工位上的电脑已经被收走。他向“商业人物”展示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上面写的是:您被证明存在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现根据员工违纪管理制度、汉能“高压线”(禁令50条)的规定,公司决定于2019年10月10日与您解除劳动合同,且不支付您任何补偿。
 (孙德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同一天拿到的离职证明上显示,孙德因“严重违纪”解除劳动合同。他不能接受,这将对他日后找工作产生很大影响。
 (孙德的《离职证明》)
所以在10月10日的第二轮谈判中,除了结算工资的要求外,还加了一条,为这23名员工“正名”。近四个小时的谈判后,双方再次谈崩,汉能方面表示“公司今明两天解决不了员工工资”,可以开具离职证明,但理由仍然是“严重违纪”。
11日聚集在汉能总部的人已经明显减少。“商业人物”在现场看到,下午四五点时只有寥寥十几人等在谈判所在的办公楼前,最多时候不过百人。有人对政府相关部门介入的第三次谈判充满信心,有人则比较悲观,“听说代表们都要上交手机”、“办公楼的信号都被屏蔽了”、“能谈出什么”。
李新是参与这次三方谈判的五名员工代表之一,她向“商业人物”证实了谈判开始前汉能方要求上交手机的要求,但被代表们拒绝了。据她反映,谈判地点所在的会议室内没有信号,不过在赵群的QQ群里,谈判期间偶有零星的消息传出,引起最激烈反应的一条是“崩了,没有钱,谈了半天给了5万块钱,现场有位得癌症的同事,我们给了这位同事给她治病”。
 (赵群的QQ群截图)
消息发出的几分钟后,谈判结束,员工代表证实了这一消息,瞬间群情激愤,大量员工堵在会议室门口高喊“李河君出来”、“还我血汗钱”。据悉,汉能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没有参与谈判,总裁袁亚彬和人力资源高管杨靖在谈判结束后一直没有露面,出来安抚员工和宣布结果的是一名始终不肯透露姓名的工会领导。
这位工会领导说,汉能集团将在10月底发放全员5月份工资,11月正常发薪并补发6月工资的50%,12月及之后以此类推;10月底前补缴社保、公积金;报销款最晚明年6月结清;对于开除的23名员工考虑在离职证明上撤销“严重违纪”一说。
朝阳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称,人力社保部门将联合市总工会继续跟进,监督公司银行账户中的款项首先用于支付工资,但现在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没有进款。
昔日首富,跌下神坛
汉能集团,全称是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民营企业中规模最大、专业化程度最高的清洁能源发电企业。广义的汉能集团,还包括汉能水力发电集团和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集团。
2009年开始,汉能投资100多亿美元进军薄膜太阳能行业。这个新兴的朝阳产业让汉能一飞冲天,2011年成功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并在2014年8月26日正式更名为汉能薄膜发电。
2011-2014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净利润分别为7.2亿港元、13.2亿港元、20.2亿港元、33.1亿港元,发展势头强劲,被资本市场热捧。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由2014年5月的不到2港元,飙升至2015年3月5日的最高点9.07港元,涨幅近5倍,市值最高达到3000亿港元。
白手起家的汉能创始人李河君凭借1600亿身家力压王健林、马云等人,于2014年登上胡润百富榜榜首,并在2015年继续蝉联。
汉能的成功得益于李河君独到的战略眼光,“在水电投资大获成功后杀入太阳能产业,剑走偏锋看好薄膜发电,极富创意地推出全太阳能汽车和汉瓦产品”,这是华夏能源曾经给出的评价。
但汉能的落没也和李河君对大趋势的误判有关。汉能曾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布局“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目前已经在四川绵阳、泸州,山西太原、大同、孝义,辽宁营口,贵州铜仁,湖南邵阳,云南昆明等地落地。光是营口一地的一期工程投资就高达68亿元,总投资超过340亿元,仅一个产业园的投资金额就已经超过汉能薄膜发电收益最好一年的全年净利润。
薄膜太阳能产业已经过了孵化阶段,到达高速增长时期,这也是李河君大胆押注的原因,但一个真正的产业落地,从研发到真正市场化,大概需要25到35年时间。
汉能的巅峰时刻停留在2015年3月5日。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突遭做空,短短20分钟股价跌幅将近47%,市值蒸发超过1400亿港元,当日被紧急停牌,接受香港证监会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之间存在关联交易,存在“自买自卖”嫌疑。
汉能遭受重创,2015年财报显示,汉能薄膜发电当年亏损122.33亿港元,相当于前四年盈利总和的近两倍,上万名员工也被多次裁员,总数高达数千人。
停牌近四年后,汉能薄膜发电于2019年6月以私有化回A股为由,主动从港交所退市。当时的退市方案有两种,一是现金收购,二是股票置换,但在今年2月底,现金方案被放弃,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汉能流动资金紧张的问题。
李河君曾定下过几个“小目标”:到2019年底,汉能要实现400亿元的盈利,2000亿元的销售收入,10000亿元的市值;到2022年底,实现400亿美元的盈利,20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10000亿美元的市值。
现在看来李河君的“小目标”恐怕难以实现了。
负债累累,员工“输血”
汉能的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的建设规模,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要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
政策的转变打得汉能措手不及,光伏补贴的叫停,意味着汉能最核心的光伏产业受到重创,各地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难以为继。
而汉能薄膜发电自身的盈利能力也并不强,遭受重创后的2016年净利润为2.52亿港元,2017年为2.61亿港元,2018年营收212.5亿港元,净利润51.93亿港元,同比增长18.9倍,业绩看似好看,但全年现金流失18.73亿元,其中经营现金流出6.97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出8.12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出3.77亿元。
2018年底,汉能集团总负债148.28亿元,流动负债126.59亿元,占比85.37%;账面现金3.14亿元,应收账款119.88亿元,但由于无法判断应收账款能否如期回款,审计年报的最终结果是“保留意见”。
汉能不足以“自救”,只能依靠员工“输血”。
2018年7月,有爆料称,汉能集团强制15级以上的员工购买金融产品,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会被辞退,高于50%但不到100%则可能被降薪。汉能集团内部级别从1-30,数字越大级别越高,认购最低20万元起,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
认购活动从2018年6月初持续到8月10日,总金额约为6亿元,年化回报率预期10%。有消息称,这6亿元的金融产品将用于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的建设。
何时赎回员工投资的金融产品,也是这次讨薪谈判的诉求之一,第三轮谈判后,汉能方面给出的时间节点是2020年2月20日定融到期。
但汉能方面一直否认强制购买行为,称近三年来从未通过任何方式发行公司债券及其他金融产品,有与汉能合作、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移动能源项目公司发行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从未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
也是在2018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发布“358条款”,大客户事业部的业务人员集体降薪。员工周南向“商业人物”详细解释了“358条款”,即18级总裁,每个月只发8000元薪水,16级总监每个月只发5000元薪水,14级以下每个月只发3000元薪水,不签“358协议”的每个月只发放最低工资标准的2120元,三个月之内不签字的直接解除劳动合同。
周南没有签字,在2019年3月8日被强制解除了劳动合同,那时候他已经确诊结肠癌三个多月了,因为没有社保,之后的看病化疗全部需要自费。7月15日,周南拿到了仲裁结果,汉能应该支付他工资差额共计31814元,及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7128.98元,但截止到目前,周南一分钱都没有收到。
 (周南的劳动仲裁书)
 不管是“输血”还是“节流”,都没能挽回汉能的颓势,李河君也从昔日首富,变为如今人人追着讨债的“首负”。讨薪事件发生以来,李河君和一众高管始终没有露面,11日晚谈判结束后,人群直到深夜11点还不愿散去,站在汉能总部的场院内高喊:“汉能还钱!”
(文中赵群、钱夏、孙德、李新、周南皆为化名)
参考资料:
《汉能“大败局”启示录:从“首富”到“首负”,误判大趋势酿苦果》,蓝鲸财经,2019.10.11.
《深陷欠薪窘境,汉能拿什么过冬?》,钛媒体,2019.10.10.
《汉能员工总部维权:被欠5个月工资,社保断缴,创始人曾为首富》,三言财经,2019.10.09.
《昔日中国首富被爆欠薪:员工5个月未发工资,有人讨薪遭开除》,AI财经社,2019.10.11.
《汉能总部遭400员工讨薪“首富”李河君成“首负”?》,债市观察,2019.10.10. 
题图购自虫图,文内图片皆来源于“商业人物”拍摄及受访者提供
关键词 >> 汉能,李河君,讨薪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