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俄罗斯居民的灵魂发问:你有灰色收入吗?

2019-10-28 20:1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俄罗斯将于2020年进行新一轮人口普查。除了进行人口统计的工作之外,这次人口普查的另外一个任务是确定每个家庭的收入来源。俄罗斯国家统计局承诺,他们不会质疑受访者是否靠合法工资为生,但是,人口普查志愿者将调查公民是否靠劳动收入、福利或以红利为生。近年来,俄罗斯多地出现了居民逃避交税,财政入不敷出的情况。公民的灰色收入是俄罗斯近乎所有地区都面临的现实问题,“你有灰色收入吗”,这一灵魂发问或许会在俄罗斯居民中掀起不小的波澜。
笔者曾在莫斯科留学一年,在和俄罗斯学生聊天时谈到,塞钱获得便利已经变成俄罗斯社会普遍且默许的现象,这可能会引起很多留学生的共鸣。临近期末考试,一些大学生会给任课教师塞钱,希望以此通过考试,甚至获得更好的成绩;有求于人的俄罗斯居民会给办事部门的工作人员塞钱,希望手续尽快解决;病人家属会给医护人员发红包,希望病人能够享受更好的服务。就连到俄罗斯留学的外国留学生都在适应这种潜规则:不少留学生都会给大学的外事办塞钱,以便挑选更好的宿舍;如果给宿管大妈送礼,大妈就不会刻意为难;而上述这些现象只是居民灰色收入问题的一小部分。
在俄罗斯萨拉托夫州最近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与会官员讨论了将某些灰色收入合法化的联邦计划。调查数据表明,萨拉托夫州的居民月收入不仅低于俄罗斯的最低工资水平11280卢布(现约合人民币1251.90元);而且还降低了俄罗斯联邦对萨拉托夫州生活水平的判定(萨拉托夫州——每月8727卢布),很大一部分公民的收入都位于灰色地带,因而对地区的税收起到了负面作用。俄罗斯联邦国家统计局和联邦税务局的数据反映出,即使考虑到人口的债务负担因素,对该地区的支出也严重超过公民的收入。不仅是萨拉托夫州,在俄罗斯许多地区,公民的灰色收入问题都很普遍。
目前很难对“灰色收入”进行定义,大众理解的“灰色收入”是介于“合法收入”与“非法收入”之间的一种隐性经济收入,基本上通过“制度外”的手段实现。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薛澜认为,“灰色收入”应该分为两种:一种是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收入,是间接或变相获得的某种贿赂,应予以杜绝;一种是合理但不规范的收入,应加以规范和管理。灰色收入最大的特点是非公开性,通过种种手段逃避政府和社会公众的监督,以此跳过正常纳税的过程。
税收是政府进行再分配过程的重要要素之一,如果地区的税收减少,就会对政府的整个再分配过程产生负面影响。众所周知,俄罗斯从苏联时期,到现在的普京政府,都很重视居民的社会保障。为了保持民众较高的支持率,普京政府一再保证要增加社会保障投入。社会保障也是政府进行再分配过程的重要要素之一,如果取之于民的税收减少,想要保证继续用之于民的社会保障不变甚至提高,难免会发生地区经济入不敷出的情况。图一:俄罗斯拒绝不明收入的宣传广告,标语上明确写到:您未来的养老金只能来自您的合法收入。

图一:俄罗斯拒绝不明收入的宣传广告,标语上明确写到:您未来的养老金只能来自您的合法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休克疗法时期,俄罗斯曾大规模照搬西方制度进行税收改革。叶利钦为了获得地方支持,扩大了地方政府的征税权限。名目繁多、规模过重的税收使企业对政府极其不信任,多数企业为了逃避税负,将大部分产业藏匿于灰色经济之下,严重阻碍了国家税收的流入和联邦中央宏观调控的能力。因而普京总统上台之后,对税制结构和税收制度进行了公平合理的改革,引导企业和民众进行依法纳税。虽然普京总统进行税收改革之后,大规模偷税漏税的情况有所好转,但从目前的新闻来看,民众的灰色收入问题依然存在,这也说明要素性质的的改变并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性质改变的周期往往比我们预想的要长很多。
多数俄罗斯居民:我们的工资真的不高
俄罗斯居民到底在担忧什么?纳税本应是他们的义务,但他们为何如此没有安全感,以至于钻灰色收入的空子逃避纳税?最根本的原因或许还是俄罗斯居民觉得自己的工资不够多。俄罗斯居民的平均月工资收入有多少呢?不妨来看一下统计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俄罗斯居民税前的月收入为44000卢布,现约合人民币4883.26元,而与2018至2019年其他国家居民的月收入相比,就能发现一些端倪:美国的平均月收入约合人民币22639.36元;中国约5659.84元;法国约合人民币29714.16元;芬兰约合人民币32544.08元。图二:俄罗斯2017年的平均月工资约为39167卢布,对比世界几个国家的平均工资的相对数量示意图,从上至下依次为瑞士、美国、日本、以色列、卡塔尔、俄罗斯、塔吉克斯坦、马达加斯加。

图二:俄罗斯2017年的平均月工资约为39167卢布,对比世界几个国家的平均工资的相对数量示意图,从上至下依次为瑞士、美国、日本、以色列、卡塔尔、俄罗斯、塔吉克斯坦、马达加斯加。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44000卢布这个数据并非完全真实,一方面,它只是税前收入,扣除掉13%的个人所得税后,俄罗斯居民的月收入约为38280卢布(约合人民币4248.44元);另一方面,工资收入会因地区和职业工种产生差异,因而这个数据在某种程度上缺乏大众代表性。实际上,在俄罗斯很多居民的月收入甚至比44000卢布更低,大城市工资普遍高于小城市,只有20个地区(包括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平均工资高于4万卢布,在30多个地区的月工资甚至低于3万卢布,有些小城市居民的工资甚至位于“最低工资水平”及以下。
2018年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约有400万公民失业,占总人口的5.2%,这些人或许没有收入,或许会有至多8 000卢布的救济金;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约有490万居民处于“最低收入”阶层;而俄罗斯的中产阶级约占7-8%,他们的月收入约为5万卢布(约合人民币5549.16元),有一套购买或按揭的住房,有买车养车的经济条件;约有590万公民的月收入超过1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11098.32元),占俄罗斯人口总数4.1%。所以事实上,在俄罗斯只有11%-12%的居民月收入在5万卢布以上。处于不同收入水平的俄罗斯居民想要活地体面并非易事:在大城市生活要受到高物价、高生活成本的制约;在小城市生活或许连最低工资都无法保障。所以可以理解,为何大多居民会隐匿灰色收入以此逃避交税。
如何增加纳税人的安全感?
如何才能增加纳税人的安全感,使他们能够依法纳税不再逃避呢?最重要的是保障劳动者手里有足够的钱。调查显示,不少无良雇主违反了最低工资劳动法规,通过各种方式克扣劳动者工资,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小型企业出现,而且在员工超过2500人以上的大公司,也有同样的情况发生。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是劳动力成本不够明晰,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的规定,劳动力成本包括劳动者所有报酬之和,劳动力成本的范围应大于工资,不仅包括以货币形式表现的工资和薪金,还包括以物质或非物质形式表现的福利,如实物发放、社会保障、技术培训等。
所以保障劳动者应有的工资收入十分重要,而想要实现这个目标,一方面需要政府进行立法确认,另一方面也需要企业配合,确保将工资如数下发,除此之外,还应保证劳动者物质与非物质形式的福利。在优化劳动力成本的同时,相关监管部门也应完善监督机制,例如税务机关可以将劳动法规的信息提交至劳动监察局,劳动监察局应监督企业是否违反最低工资劳动法规,令不符合要求的企业承担行政责任。
在保证劳动者获得应有工资及福利待遇的基础上,还要提高收入较低劳动者的工资,税务部门可以讨论哪些范畴的“灰色收入”可以在何种程度上合法化,以此增加居民的实物工资收入;而哪些灰色收入应该予以坚决预防和抵制。如果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多,纳税积极性会提高,缴税情况可能会好转。但如果一些灰色收入合法化之后,贪婪的本性会驱使人想要更多的钱,这可能会造成越来越多的人钻法律空子,制造更多的灰色收入;所以需要进一步加大法律规定的明晰度,和不合法灰色收入的监管力度。图三:俄罗斯2017年平均工资约为每月39167卢布(现约合人民币4346.88元),后续的柱状图显示了2018年1月至9月的平均工资。

图三:俄罗斯2017年平均工资约为每月39167卢布(现约合人民币4346.88元),后续的柱状图显示了2018年1月至9月的平均工资。

俄罗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长托皮林在曾公开场合提议,应该取消俄罗斯失业者享受免费医疗的权利。他认为,这有助于打击所谓的“阴影工作”和“灰色收入”。托皮林解释说,一些失业者有隐性工作,有灰色收入,然而不纳税,也不缴纳社保,所以提议,禁止他们与正常纳税的公民同样享受免费医疗服务。俄罗斯居民通过灰色收入逃避纳税已经成为严重的问题,税收数量大幅减少已然影响到了国家养老保障体系的正常运行,然而灰色收入问题的解决并非短期能实现。政府立法、企业执行、居民遵守,多利益相关三方如何更好配合,新闻媒体如何引导社会舆论发挥作用,培养提高公民的纳税意识,增进公民对政府决策的认知和理解,还需进一步探索。
(作者:宋佳欣,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2019级博士生,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燕南66优创团队出品)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