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给邬达克建筑年谱中的两处神秘大宅补点史料

2019-11-11 18:35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本地老洋房 外滩以西

像我们这种业余上海老房子史料挖掘者的最大优势可能就是可以大胆说出自己的考证和猜测,不怕错。所谓“大胆假设、小心考证(胡适提出)”的事情会想得比较少一些,一句话,没有顾虑。

邬达克对于上海近代建筑的贡献有目共睹,但也由于历史资料“缺失”(其实是躲藏在某个角落),其建筑年谱有些仅有一个名字一个路名,很多历史学家做过仔细梳理已经慢慢建立起完整的权威的一张作品表单。其中有五张表单值得关注,其一《近代哲匠录》(赖德霖、王浩娱等编著)、其二上海城市规划馆城市主题展《符号上海:当艺术遇见邬达克》,其三同济大学副教授华霞虹《上海邬达克建筑地图》,其四来自《邬达克 László Hudec》论文,由意大利学者卢卡·彭切里尼 LucaPoncellini和匈牙利学者尤利娅·切伊迪 JuliaCsejdy合作完成,中文翻译是华虹霞和乔争月。我们还找到了第五张,来自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图书馆的一份邬达克资料PPT。

邬达克建筑年谱里优秀的上海近代建筑很多很多,年谱分独立开设打样间之前和之后两个阶段,也有分中国业主和外国业主的,反正都是有钱的企业和个人来委托设计。在被整理出来的邬达克资料中,最可信赖的是1933年和1935年中国名人录里关于邬达克的那些字句,这些应该都是经过当事人认可的或者本就是自己撰写的。

我们再看意大利学者和匈牙利学者写的论文分标题,写得有点意思的:

邬达克与罗兰·克利

(1919年-1925年)

为不同品位与追求量身定制

邬达克与外国业主

(1925年-1932年)

远离一切生硬老套的旧样式

邬达克与中国业主

(1926年-1933年)

在折衷主义与表现主义之间

我们采用了赖德霖、王浩娱等编著《近代哲匠录》里邬达克建筑年谱,因为它有个英文版,这十分便利于我们在英语世界做检索,但看似明白的关键词真遇到了不少的麻烦,英文不能少一个字母,中文同音不同字有不同结果。

霍肯多夫是谁?Rebort Lang是中国人吗?

赖德霖、王浩娱等编著《近代哲匠录》里邬达克建筑年谱写道:1918-1919 I. S. S. Housing Development, Rtes. Ratard, Pottier, Mayen, Lafayette, and Avenue Joffre;1920 Residence of I. S. S. Managers (M. Beudin, later M. Speelman), Rt. Pichon;1920-1921 Heuckendorf's Residence, Avenue Joffre;1921 McTyeire School, Edinburgh Road;1922 M. Madier's Residence, Rt. Pichon;1918-1919 Sir Robert Hotung's Residence (formerly Wm. Katz), Seymour;1923 Du Pac de Marsonlies' Res, Rt. Delastre····

邬达克自己创业之前给美国建筑师却里(R.A.Curry)打工当助理的,链接点进去看看:《邬达克在上海打工的那几年996 从1924年中国百业领袖人物小传第118页发现邬达克老板叫却里(R.A.Curry)》,却里现在一般被翻译为克利。这期间他和老板一起为大麦田(也翻译为麦地,H. Madier,赖著作写成了M. Madie,笔误)设计豪宅,链接点进去看看:《汾阳路79号曾住过一个法国丝绸巨商大麦田Henry Madier 也叫麦地和万地 如今大宅开放收门票8元钱》;陕西北路上的何东大宅和太原路上的逖百克大宅也归到了邬达克建筑年谱内,我们今天只关心Heuckendorf's Residence, Avenue Joffre。

Heuckendorf=霍肯多夫?

检索中文没有必要,只是告诉我们此宅如今地址是淮海中路1893号。但用英文检索时发现资料也不多,仅仅有一条密勒氏评论报(The China Monthly Review)1923年的短消息指出有个叫Heuckendorf的人是英美烟草公司的(第25卷第406页)。是他吗?他在英美烟草担任什么职位?应该是上海大班吧,要不然怎么能住这么大的豪宅?我们走访过美孚行大班住宅,淮海中路1893号绝对是又上了一个新台阶。链接点进去看看:《岳阳路1号:原美孚洋行大班阿特金森(C.W.Atkinson)大宅走访记》。

霍肯多夫会从历史故纸堆里自动走出来吗?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Company再加上Heuckendorf,没有出来,但就在快气馁放弃检索的时候,我们用了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Company+Avenue Joffre,哈哈,跳出来的信息很让我们兴奋,原来人家的姓名采用的是Heuckendorff。

A.T.Heuckendorff :Director

British American Tobacco

Company(China),Ltd

r.add.705Avenue Joffre

o.add. 22Museum Road

1922年至1924年霍大班居住在霞飞路705号,我们尚不能确定这个门牌号是不是与今天的门牌号一致指向一栋洋房,1925年和1927年的中国名人录里他没有登记住址。

有了A.T.Heuckendorff,再加上一些如Shanghai 或者Avenue Joffre等等特定词组合出的信息就开始丰富起来,还是要表扬一下在中国呆了50年的新闻记者J.W. Powell,他主持的密勒氏评论报记录下了很多大事,也保留下来很多小事,1929年一则地产消息带出了霍大班:The handsome residence property of A. T. Heuckendorff, located at No. 1415 Avenue Joffre in the French Concession, Shanghai, was sold on June 18 for Tls. 140,000. The property consisted of an English-type residence and some 13 mow of land

(The China Monthly Review, 第 49 卷)。霍肯多夫大宅1929年的地址是霞飞路1415号,当年6月18日挂牌卖出,这个英式大宅子占地13亩地,这完全可以入选我们编制的1949年前上海花园洋房花园占地面积排行榜。过一阵子再去实地走访一圈,链接点进去看看:《新发现南京西路479弄同益里海关俱乐部和淮海中路796号姜忠汾双子别墅数据 1949年前的上海洋房花园占地面积排行榜》。下图是著名画家张安朴笔下的霍肯多夫大宅。

霍肯多夫的故事还没完呢,他和霞飞路结缘,我们查到1918年的小红书《字林西报行名录》(The North-China Desk Hong List),霍大班住在霞飞路610号,A. T. Heuckendorff has retired from the British-American Tobacco Company, (China) Limited after 28 years service——鲍威尔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一定有点小伤感,1933年霍大班从服务了28年的英美烟草(中国)公司退休。

邬达克1925年自己创业当老板兼建筑设计师,次年他接到了一个霞飞路大宅单,他的委托人名叫Robert Lang。1925-1926 Robert Lang's Residence, Avenue Joffre,邬达克建筑年谱上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地址,不像霍肯多夫老宅还在,Robert Lang's Residence在城市更新过程中拆除了吗?学者们也不知道他曾在上海干什么,靠什么发财。

Robert Lang是不是中国人?

这曾是我们问自己的问题,这个Lang太拼音了,姓“郎”吗?如果说霍肯多夫是在标音上缺字母引起检索不便,这个“罗伯特·郎”一开始是不会想到他是个正宗的外国人,聪明的犹太人。对Robert Lang人名检索多亏了外国大学图书馆所做的数字化处理,要是翻阅中文书的话,大概我还在上海图书馆里挑灯夜战呢。

《老上海行名辭典》的编写者马长林来自上海市档案馆,2005年此工具书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但数字化工作由美国加州大学图书馆完成,于是我们知道了Robert Lang=蓝乐壁(蓝乐壁洋行)。另一本工具书《外國在華工商企業辭典》刊载:(美商)蓝壁洋行 = Lang & Co.,Inc.,R.。在编写者黄光域笔下,一个洋行大班形象呼之欲出:1905年原香港裁縫店主人藍樂壁(Robert Lang)發起開辦。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注冊。先后在漢口路、新康路、四川路及北京路營業。出口生絲及紡織品,進口紡織機器。1930年代后期尚見于記載。往來銀行為“大通”。莫觴清嘗充是行買辦。

关键词尤其是中文关键词出现了,要知道的是“蓝乐壁”和“蓝乐璧”有一点区别的,一个“土”一个“玉”,中文搜索里仅仅显现出“蓝乐璧”,很一致地采用了《浙江省志人物卷之莫觞清》条目:(莫觞清)兼任美商蓝乐璧洋行买办。1917年,同汪辅卿及美国人蓝乐璧合资开设美亚织绸厂,2年后停办····晚年辞蓝乐璧洋行买办职务,过寓公生活。我们仅仅从莫觞清的武康路2号大宅规模就可以大概揣摩出蓝乐璧(壁)的霞飞路大宅的基本面,不会小于自己洋行的买办住宅的,且我们初步断定蓝乐璧(壁)应该在瑞金路到汾阳路一线,老外扎堆的,蓝乐璧(壁)和大麦地属于一个行业的,做丝绸出口生意的,一个出口到欧洲,一个出口美国,都是大洋行。

关于莫觞清可以看看我们写的另类报道:《武康路安福路Y型路口的大宅壮观毗连 莫家祖屋回购 家有香港名媛 基金会下手早笑不动》。

我们对蓝乐璧(壁)的另外一个大胆猜测来自一则消息:Lang, Robert. — (a) Seizure on three different occasions,July 29, September and November 2, 1940, of the ship Estelle L.,owned by Mr. Robert Lang, by the Japanese Navy en route from Shanghai to Kuao Tow near Wenchow. 请注意一下蓝乐璧(壁)洋行麾下的一条名叫 Estelle L.号的船,其实这是蓝乐璧(壁)太太的名字,于是我们瞎想淮海中路、瑞金一路口的爱司公寓和蓝乐璧(壁)有没有关系呢?开发商?或蓝乐璧(壁)的住宅就是爱司公寓?看看Estelle和Estrelle(爱司公寓的名字)仅仅差一个字母r,这种可能性存在的但还需要找到相关史料。

再说个蓝乐璧(壁)的小故事,犹太人善于抓住一丝机会。徐新吾在《中国近代缫丝工业史》 写到:随着纬成公司业务的发展与资力的日臻雄厚,朱谋先乃注意到向为洋商廉价购去的丝茧 ... 当该公司筹办绢纺厂之际,二届丝绸展览会期间,经上海美商蓝乐璧( Robert Lang)介绍,购买了美商一家4000 锭绢纺厂的全套设备。... 因此,1925 年纬成公司在上海成立出口部( 1928 年改为国外贸易部),以摆脱洋行而与国外厂商直接贸易。没想到中国商人还要精明啊。

同样一件事情,1960年代的回忆录的画风如下:当该公司筹办绢纺厂之际,朱谋先亲自赴美订购绢纺机械,其经过如下:朱谋先于1922 年赴美国参加纽约的第二届丝绸展览会时,在船上碰到上海蓝乐壁洋行行主蓝乐壁,由蓝介绍一家美国的绢纺厂,朱向之购买了全套现成旧机器。蓝乐壁是美籍犹太人,是帝国主义的冒险家,在上海开设蓝乐壁洋行,规模甚小,名义上做进出口生意,实际上只要有钱可赚就无所不为。

在邬达克建筑年谱里我们还将检索“Hoehnke's Residence, Tunsin Road,1926年”(近代哲匠录)和“House on Jungjao Road Proerty of V.Meyer”(维多利亚大学图书馆邬达克资料PPT,虹桥路579号住宅),这两位也是当年上海滩商界重量级人物。那一条博物院路(如今虎丘路)也值得说说,当年邬达克没少在这条路上接单。

文章已于修改

原标题:《霍肯多夫是谁? Rebort Lang是中国人吗?给邬达克建筑年谱中的两处神秘大宅补点史料》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