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第一剪”傅正义逝世,一生都在和蒙太奇打交道

澎湃新闻记者 王诤

2019-11-15 21: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原北京电影制片厂(1999年并入中国电影集团公司)总剪辑师,国家一级电影剪辑师傅正义先生,因病于2019年11月15日在京去世,享年95岁。作为中国电影工业起步之初便介入其间的见证人和亲历者,傅正义15岁入行,上世纪90年代依旧操持不少知名电视剧的剪辑工作。从事影视剪辑半个多世纪以来,由他剪辑的影视作品有600多部(集)之多。其剪辑功力在业界有口皆碑,被誉为“神州第一剪”。

傅正义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图

傅正义1925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县的傅家湾。三岁丧父,靠母亲纺纱织布度日。后辗转武汉、重庆等地求学,曾自道是“歌乐山儿童保育院难童起家”。1940年,傅正义考入中国电影制片厂做练习生,后任剪辑助理。1946年任上海昆仑影业公司剪辑和管理。昆仑公司背后的领导人是左翼电影运动领袖夏衍,“从一开始我就在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领导下,合作的都是名导、名制片、名演员,接触的都是名人名家。这对我有极大的好处,因为跟名家在一起,学习了不少,了解了不少,知道了电影界的一些故事和整个电影生产的发展过程,收获不少。”2015年,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之际,他在接受《影博·影响》采访时回忆说。
傅正义曾拜明星公司著名剪辑师邬廷芳为师,曾言“可以算作这家上海颇具名望的私营公司的后代”。谈及剪辑这门手艺的习得,他认为学东西要相信有水平、有经验的老人,“(你要)事先把所有的工作准备好,老师坐上来就剪片,老师剪完一推便走了,你得清理,你拿他剪完的影片看,看他怎么找剪辑点。从中看出学问,要动脑筋,死看是不行的,不灵活是学不到东西的。” 1949年之前问世的许多电影作品,如《八千里路云和月》《万家灯火》《丽人行》《新闺怨》《乌鸦与麻雀》中,经他手剪辑的电影《一江水春向东流》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谈及此,傅正义对该片导演蔡楚生的为人处世大加赞赏,说到自己只是一句“跟着他一道,是我沾光”带过。
《一江春水向东流》
剧照
《八千里路云和月》
剧照
《三毛流浪记》
剧照
1949年年底公映的《三毛流浪记》是傅正义主理剪辑的第一部影片。解放后,他于1952年担任上海电影制片厂剪辑科副科长兼副剪辑师,1953年调长春电影制片厂任剪辑师,1956年调北京电影制片厂任剪辑师,并任厂技术委员会委员,上世纪80年代中期离休。这期间,《鸡毛信》《青春之歌》《暴风骤雨》《小兵张嘎》《以革命的名义》等著名影片一部接一部地在他“手下”诞生。值得一提的是,提及当年几次单位调动,傅正义笑言自己每每都把上海的剪辑方式带到了新东家,“原来长影人是从日本人那里学剪辑办法,比较落后,上海人灵光啊,想办法变出花样。我学习了上海人的方法,剪片都要跟别人不一样,所以很多当地做剪辑的学生都愿意跟我剪片。到了北京电影制片厂后,我改变了整个剪辑方式,采用上海的方式。”

《青春之歌》
剧照
《暴风骤雨》海报
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傅正义、蓝为洁作为上世纪80年代一北一南两位剪辑大师,且都曾在青少年时代加入重庆中国电影制片厂学剪辑,可谓中国影史一段佳话,“解放前,傅正义在《一江春水向东流》和《八千里路云和月》中一出手,其实就有大师范儿了。可追根溯源,他们日后成名成家并不是学校教育的结果,包括像秦怡、张瑞芳那一批演员,都是在源源不断的舞台、片场实践中造就出来的。”石川回忆说自己上世纪90年代在北京和老爷子相识,谈到当年的用功,傅正义告诉他解放前自己在上海也是个“小年轻”,没事的时候买个烧饼,带壶热水就能在电影院泡上一天。“他知道自己底子薄,在蔡楚生这样的大师面前非常有紧迫感。那个时候也没有教材,一是靠片场看老师傅们动手比葫芦画瓢,再一个就是靠观摩好莱坞电影,包括看美国电影杂志学东西。当时在好莱坞很流行的‘透明剪辑’技巧,比如前一个镜头关门,后一个镜头进屋,那么剪辑点一定会落在门‘咣当’关上的一瞬间,在这里下剪刀观众是发觉不了的。这些窍门都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石川说。
尽管剪辑是电影的幕后工作,之于成片的重要性却毋庸置疑。一部电影多大程度上可以算作是某位导演的作品,也要看最终剪辑权是否在他手中。某种意义而言,电影就是剪辑的艺术。在剪辑生涯后期,傅正义在影视剪辑理论与实践上大胆探索,提出“剪出戏来”的主张以及影视片剪辑的三大因素理论,即要将动作因素、造型因素、时空因素有机地结合起来。在处理影视片的节奏上,他既作“加法”,也作“减法”,因而他剪辑的影视片在节奏上不仅准确流畅,更富有创造性和艺术表现力,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剪辑风格。1982年,由他剪辑的电影《伤逝》《知音》获得了中国电影剪辑行业的最高荣誉——金鸡奖最佳剪辑奖,评委给他的评价是,“傅正义同志在《伤逝》《知音》中的剪辑创作,准确流畅,有创造性,尤其是《伤逝》旁白画面的剪辑更见功力。”
在石川看来,之所以说傅正义是电影胶片时代的剪辑大师,也在于彼时的剪辑师要在拍摄完成后弥补片场拍摄时出现的种种瑕疵甚至是不足,而这背后仰赖的除了技术娴熟,更要真正“懂戏”。“比如照明、摄影、表演甚至导演现场调度出现了问题,可能这些在数码时代很简单的事儿,在胶片时代只有洗印出来之后才能看出效果。发现了问题,当时不是你想补拍就能补拍的,还要到厂里重新申领胶片。所以当时如果现场拍摄出现了什么瑕疵,剪辑师就要在后期想办法弥补。他们一般是从废片中找素材,看怎么重新采用声画对位的办法,一方面要把情绪、情感烘托出来,另外又要把现场拍摄的不足给掩盖下去。现在的剪辑师可能不会再干这些事儿了,但傅正义那代人凭借手上的剪子把本来很单薄的一场戏变得很饱满,甚至有余味儿,实属难能可贵。”
《红楼梦》剧照
《三国演义》剧照
1983年起,傅正义开始兼任电视剧剪辑工作,作品有《四世同堂》《诸葛亮》《郑和下西洋》《红楼梦》《王昭君》《三国演义》等400多部(集)。其中,《四世同堂》使他先后获得了中央广播电视部和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颁发的特别奖荣誉证书;而《红楼梦》荣获广电部第七届全国优秀电视剧“飞天”奖优秀剪辑奖。
除了剪辑实践,傅正义在影视剪辑艺术理论的研究和教学方面也成绩卓越,他执笔撰写的《实用影视剪辑技巧》和《电影电视剪辑学》两部专著,计七十多万字。“有很强的实操性,很多高校也都拿来做教材。可以说是他把自己一生的实践经验进行总结,并作了理论化的提升。”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石川说。
傅正义所著《实用影视剪辑技巧》,业内评价颇高
2011年10月22日,傅正义在合肥获得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颁奖环节前,演员刘晓庆登台讲述,“每一个刚刚入门的电影人,总会听到一个神秘的名词:蒙太奇。蒙太奇是法文音译,应用到电影上就是剪辑、组接的意思。我就认识这么一位剪辑大师,他的工作一生都在和蒙太奇打交道。我所主演的电影的《神秘的大佛》就是他剪辑的,在他神奇的剪刀下,我的功夫变得非常高强。那个时候的剪辑,是用双手把胶片一格一格地撸,看到一格剪辑点,就用剪片机‘咔嚓’一下子剪下去,所以剪辑师既是脑力活儿也是体力活儿……”刘晓庆说到的剪辑师正是傅正义。获奖人登台领奖,手捧奖杯还不忘颤颤巍巍地拿出一页发言稿来,“老汉今年八十六,有幸荣获中国电影事业终身成就奖。真是应验了民间的智慧,所谓高官不如高薪,高薪不如高寿。我的人生感言是天道酬勤,事在人为。借今天大会的喜庆,祝愿中国电影事业迎来新的大发展、大繁荣,让更多的老百姓高寿,让更多的老百姓高兴!”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产剧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