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八十八岁的流沙河走了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朱雷

2019-11-23 16: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著名诗人、作家、书法家流沙河的亲属处获悉,11月23日15时45分,流沙河先生在四川成都逝世,享年88岁。
流沙河生前在其作品上为读者签名  胥辉 澎湃资料

此前,15时许,流沙河的儿子余鲲告诉澎湃新闻,“现在父亲的血压非常低,心跳还有,人处于深度昏迷当中。”如果父亲心脏停止跳动的话,家人也同意放弃了。他说,父亲住院的原因是喉癌晚期,没来得及做手术,引起了并发症。
23日下午,四川省作家协会发讣告悼念称,著名学者、诗人、作家、书法家、星星诗刊资深编辑流沙河先生于2019年11月23日15时45分在成都逝世,享年88岁。对流沙河先生的逝世,我们深表哀悼。
流沙河(左)。  家属供图
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中国作家网显示,流沙河原名余勋坦,1931年出生,四川金堂人,大学毕业。他1950年参加工作,历任金堂县淮口镇女小教师,成都《川西农民报》编辑,四川省文联编辑,金堂县城厢镇北街木器社工人,金堂县文化馆馆员,四川省文联编辑,四川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理事、第七届全委会名誉委员。
1948年,流沙河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他著有诗集《农村夜曲》、《告别火星》、《流沙河诗集》、《游踪》、《故园别》、《独唱》,短篇小说集《窗》等,诗论《台湾诗人十二家》、《隔海说诗》、《写诗十二课》、《十二象》、《余光中100首》、《流沙河诗话》等,散文《锯齿啮痕录》、《南窗笑笑录》、《流沙河随笔》、《流沙河短文》、《书鱼知小》、《流沙河近作》等。
据四川日报报道,1982年夏,诗人余光中在寄给流沙河的信上,说起四川的蟋蟀和故园之思。随后,余光中又在《蟋蟀吟》中写下,“就是童年逃逸的那一只吗?一去四十年,又回头来叫我?”流沙河感慨之余,创作了诗作《就是那一只蟋蟀》。
附:
《就是那一只蟋蟀》
流沙河
台湾诗人Y先生(余光中)说:“在海外,夜间听到蟋蟀叫,就会以为那是在四川乡下听到的那一只。”

就是那一只蟋蟀
钢翅响拍着金风
一跳跳过了海峡
从台北上空悄悄降落
落在你的院子里
夜夜唱歌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豳风·七月》里唱过
在《唐风·蟋蟀》里唱过
在《古诗十九首》里唱过
在花木兰的织机旁唱过
在姜夔的词里唱过
劳人听过
思妇听过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深山的驿道边唱过
在长城的烽台上唱过
在旅馆的天井中唱过
在战场的野草间唱过
孤客听过
伤兵听过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记忆里唱歌
在我的记忆里唱歌
唱童年的惊喜
唱中年的寂寞
想起雕竹做笼
想起呼灯篱落
想起月饼
想起桂花
想起满腹珍珠的石榴果
想起故园飞黄叶
想起野塘剩残荷
想起雁南飞
想起田间一堆堆的草垛
想起妈妈唤我们回去加衣裳
想起岁月偷偷流去许多许多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海峡那边唱歌
在海峡这边唱歌
在台北的一条巷子里唱歌
在四川的一个巷子里唱歌
处处唱歌
比最单调的乐曲更单调
比最谐和的音响更谐和
凝成水
是露珠
燃成光
是萤火
变成鸟
是鹧鸪
啼叫在乡愁者的心窝

就是那一只蟋蟀
在你的窗外唱歌
在我的窗外唱歌
你在倾听
你在想念
我在倾听
我在吟哦
你该猜到我在吟些什么
我会猜到你在想些什么
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心态
中国人有中国人的耳朵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段彦超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流沙河,去世

相关推荐

评论(36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