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谭卓:很高兴可以适应不同表演的宽度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9-12-14 15: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本周末新上映的两部电影《误杀》和《被光抓走的人》,是各有风格又非常不同的两部电影,而电影里有同一张面孔,女演员谭卓。演了多年文艺片,去年凭借《我不是药神》中的钢管舞辣妈和《延禧攻略》中的高贵妃打开国民度的谭卓,如今挺得意于多年扎实的积累,让自己能够拥有适应不同角色的“宽度”。
演员谭卓
得知两部影片定档于同一天时,谭卓表示自己有些“哭笑不得”。她希望两部电影都被看见,“两部都是非常有诚意的作品,各有巧思,我很高兴有人一直在为中国电影向前走进行积极的开拓。”
《误杀》是成熟的类型片 演绎“小透明”的爆发
《误杀》中的谭卓是一位母亲。在一起全家人联合被迫“作案”的事件中,她甚至是气场最弱的那一个。这位母亲与陈冲所饰演的另一位母亲拉韫形成鲜明的对比。而随着影片情节的递进,在高潮戏的对峙中,谭卓一场为了维护女儿的爆发段落,和陈冲“正面刚”起来,全然颠覆之前弱者的形象,令观看的人印象深刻。
《误杀》剧照
这样的“反转”,谭卓有意为之。“我希望把她塑造成一个小透明,平常不太喜欢表现,是那种躲在男人背后默默任劳任怨的角色。就是大家在看的时候可能会忽略你,不那么留意,甚至我希望能演得像身边的群演一样,但是当有事情爆发的时候,她会有一种人性和母性这种本能的爆发。”得益于多年现实主义题材表演的经验,谭卓善于收敛的表演,而《如梦之梦》7年的舞台时光,也让她能够凝聚起戏剧冲突强烈的抓人气场。“这是我理解的这个人物,并不一定在所有表演、每一个镜头中都处在最亮眼的状态,我每次表演是以理解人物、性格关系、故事背景为出发点的。”
《如梦之梦》剧照
一开始拿到剧本,谭卓是有些心仪拉韫这个角色的。显然那个角色更加“有得演”——张扬跋扈、聪明睿利,也有作为母亲的柔软与慈爱,面对丈夫的失望和牺牲。而陈冲,是谭卓一直欣赏的华人女演员,“她有很强的个人魅力,同时我觉得她是非常性感的女性,这种性感是由内而外,而不是谄媚、迎合、低级的性感。陈老师散发的是一种浑然一体的、与生俱来的特有的魅力。拉韫那个角色无疑是非常精彩的,但是对于整个电影来说,陈老师演拉韫,我饰演阿玉会是对整个电影更理想的安排。”于是谭卓从大局出发,演起了电影里陈冲的对立面。
而对峙的那场戏,是她的高光时刻,有人说这是两位实力派女演员的飙戏,谭卓表示,“那场戏的时候并没有想着一较高下,是完全从角色本身出发。平常非常柔弱的小透明的妈妈,为了保护女儿,不顾一切地冲出来,任你怎样像猛兽一样撕碎我,我也要挡在孩子面前,这就是母亲的本能,这也是最后大家被感动和震撼的原因,她是真实、本能、原始,充满了力量的。”
《误杀》之于谭卓,还有另一重渊源。谭卓的出道之作,娄烨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中,她和陈思诚演了一对恋人。时间推到10年后,陈思诚以《误杀》监制的身份再度和她合作,两个新人在10年里收获各自的成长,也拥有了各自的成绩。谭卓挺感慨这份成长,“我觉得是很奇妙、很巧合的相遇。我在这次《误杀》的合作过程中亲见了他的成长、成熟。他成了一个非常优秀、合格的类型片导演,非常清楚这样的类型片应该如何制作、镜头语言、演员节奏、表演方式等等,大家看到音乐、剪辑以及最后呈现出来的抓心节奏和让人一直想紧紧跟随的剧情,都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我觉得有这样非常成熟的类型片导演是整个行业进步的标志之一。”
《被光抓走的人》:展现生活中琐碎的隐形杀手
同天上映的《被光抓走的人》中,谭卓饰演的也是一位母亲。而整部电影的质感,和风格化极强的《误杀》对照来看,完全是另一种类型。
“张燕是银行的大堂经理,就像是我们身边万万千千平凡的人,是通过日常的琐碎、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来表现生活里面感情的隐形杀手,往往这种东西在表演上是不如强烈的戏剧性的事件那么利于展现的,所以对演员是比较考验的。“
《被光抓走的人》剧照
《被光抓走的人》是国产片中少见的类型,包裹着“软科幻”外衣的高概念设定,让一道白光带走了世界上相爱的人,谭卓和丈夫黄渤却一起留下了。他们生活安稳平淡,作为妻子在影片开头就一边履行“夫妻义务”一边语重心长关心丈夫评职称的进度,像全然被柴米油盐淹没的样子。一起被留下,像一道审判,告诉他们,有人已经不爱了。而从否认、猜忌、生出嫌隙,甚至报复,两人没有过于激烈的大爆发,不甘与不安都藏在生活的细枝末节里。
“董润年是个非常优秀的编剧,我之前还私下开玩笑说,哎呀,这个著名的大编剧,水准就是不一样。我们应该珍惜优秀的青年人才,中国电影才能往前走。”谭卓很喜欢这样的设定和新鲜的电影类型。
《被光抓走的人》剧照
而最终影片让这段夫妻重新找到定义爱的底气,谭卓也表达了自己的理解。“我觉得爱情实际是很难定义的,它就是一种冲动、无法克制,爱情来了就来了,爱情走了就走了,走了也没有办法挽留,听起来有点悲观的感觉,但是爱情无疑是存在的。”
影片结束于一场夫妇二人在厨房做饭的长镜头,全景远远的固定着,是冷静旁观的角度。“对于这个电影来说特别精准,爱就在我们平凡生活中,不是一个英雄梦想,就是一蔬一饭。其实爱是一个容易遇见,但是生活很难的事情。”
不存在中年焦虑 不会放弃拍文艺片
不止在眼下上映的两部电影中,在过往的演绎经历中,谭卓扮演母亲角色的比例是很高的,比如《我不是药神》《烈火英雄》《暴裂无声》《西小河的夏天》等。在大多数三字头的女明星还在奋力抓着青春的尾巴尽量延长些演出爱情戏码档期的年龄段,谭卓显得有些“早熟”,以至于最近面对采访时,她被不止一次地问到关于中年女演员的“职业危机”话题。
对此,她挺不服气,“我不认为我到了中年女演员的界限里面,我觉得我还挺年轻的呀!“谭卓说,“我刚30多,不要自己把自己定义得那么老。”
近年来处于职业上升期的谭卓,的确和大多数女演员成名于青春年华的发展轨迹有所不同,没有经历小花的阶段,以真实的年纪演绎着更像生活里平凡同龄人所经历的世事。在“行业寒冬”的大环境下,演员们缺戏拍成了隔三差五的热议话题,谭卓反倒越来越忙,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所以她也并不觉得“中年“就会成为一个要面对职业危机的年纪,“中年女演员看起来是一个博眼球的话题,但其实是有点贬低或者过于自嘲了,如果都把方向、舆论引导成这样,我觉得有点无趣和悲哀。”
但她也不否认这种焦虑的存在,“我觉得所谓的集体焦虑,其实不只是这个行业,任何行业都有。但是演员是相对有点特殊性的,我觉得也都正常,但是每个个体如何正视自己的焦虑,以及如何去排解这种焦虑,是我们自己一生都要学习和解决的问题。作为人,一生会不断面对各种问题,不光是职业的焦虑,情感、家庭方方面面都会有,所以我觉得我们每个人要抛弃那个小圈子,要去面对更宽视野的思考。”
有人说谭卓这些年资源好,总是能接到好项目。但事实上,谭卓依然处在一个戏比人红的阶段,观众们越来越多的在电影里看到这张面孔,觉得熟悉但未必都叫得上名。《被光抓走的人》放映时,有观众在席间小声议论这位演员,突然意识到,她演过“药神”,旁边的人又提醒,“还有高贵妃”。
《误杀》剧照
如今谭卓已经不是早年贴着文艺片标签的女演员,这些年演绎的角色类型越来越多样。谈到如今的“转型”,谭卓说,“我觉得我很幸运、也很开心的就是我可以适应这个宽度,不仅是文艺片,商业片也可以去理解和表达。”
谭卓谈到这些年自己演出过的类型,各有心得。“像文艺青年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或是像《误杀》《追凶者也》这种有极强的类型片风格的,比如像话剧有话剧的表演,娄烨的电影,就要像路人一样的表演,表演风格、表演尺度都是不同的,但最终都是要服务于承载这个本体的类型。”同时,谭卓也表示,“即便现在有了很多商业片的选择,我依然不会放弃文艺片。形式是死的,只有内容才是有血有肉,让人会血脉偾张、兴奋、具有很强烈创作欲望的。而只有在创作里面是活着的时候,对我自己来说这个事情才是有意义,我才有可能做出一个对大众来说也是好的东西。”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谭卓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