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细节和作案动机披露:嫌犯将邓世平迷晕后锤杀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2019-12-17 20: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2月17日,“操场埋尸案”的旁听人员陆续走入法庭。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湖南怀化市新晃县一中教师邓世平遇害16年11个月后,被指控为杀人凶手的两名被告人,终于被押上法庭接受审判。
12月17日,怀化市中院开庭审理当年发生在新晃县的“操场埋尸案”。被告人杜少平、罗光忠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均为同案主犯。在庭审中,杜少平、罗光忠承认杀害邓世平的事实,对检方出示的证据均表示无异议。
据检方指控,16年前,由于对邓世平监督工程质量不满,杜少平、罗光忠采用下迷药、套塑料袋、用胶带捆绑、锤击头部等手段,将邓世平残忍杀害,并将其尸体抛至新晃县一中的操场深坑内填埋。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当年案发第二个月的中旬,杜少平的舅舅、时任新晃县一中校长黄炳松,曾向时任新晃县公安局政委杨军介绍了杜少平杀人实情,请其帮忙“解决”。
此次一审中,除了故意杀人罪,杜少平还被指控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聚众斗殴和强迫交易,其团伙被指控为恶势力,共有14名被告人出庭受审。截至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稿时,此案仍在审理中。
12月17日早上,押解杜少平、罗光忠等14名被告人的警车驶入法院。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
杀人动机:被反映工程质量有问题,“断了财路”
这次庭审的地点位于怀化市鹤城区法院最大的审判庭,有200多人参加旁听。
庭审从上午九点开始。14名被告人被依次押上法庭。身材较高、穿着蓝色外套的杜少平第一个被法警押上来。他身后的罗光忠有些矮胖,穿着灰色外衣,一头白发。
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和出示的证据,详细披露了杜少平、罗光忠杀害邓世平的动机:2001年杜少平以他人名义违规承揽了新晃县一中的400米田径跑道开挖工程,让罗光忠具体负责施工管理。在建设过程中,新晃县一中总务处职工邓世平负责监督工程质量和安全,曾向校长黄炳松反映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引起杜少平不满,认为其“挡了财路”。此外,在一人死亡的意外事故、施工引发的纠纷等问题的处理上,杜少平认为邓世平没有对其袒护,“胳膊肘往外拐”,遂产生矛盾。
多名证人的证言显示,案发之前的一段时间,杜少平向罗光忠等几名手下人员称,想“搞死”邓世平,让手下人想办法,但不要声张,“谁说出去杀了谁全家”。
据指控,罗光忠曾按杜少平的要求,找人给邓世平“放蛊”——一种所谓的诅咒巫术,但没起到效果。罗光忠也当庭承认这一事实,据其交待,杜少平后来要他找“迷药”,并安排“小姐”去试验药效。
在案发之前,杜少平从外地获得一种药力强劲的“迷药”,“能让人睡十多个小时”。2019年警方侦查此案后查实,杜少平当时获得的“迷药”,是能使人晕迷的三唑仑片。
6月19日,在新晃一中操场的跑道上被挖出的深坑。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邓世平遇害前被迷昏,头部遭锤击系致命死因
弄到“迷药”后,杜少平便着手实施对邓世平的谋害。据怀化市检察院指控,作案前,杜少平与罗光忠进行了商议谋划。
那是2003年1月22日,还有十来天就过春节了。杜少平承揽的新晃一中跑道开挖工程完成了大部分主体施工。邓世平老师和往常一样,来到操场附近的宿舍楼——工程项目指挥部就设在这里。临近中午12点的时候,邓世平和学校监督工程的另一名老师姚本英,在项目部办公室下象棋,杜少平在一旁观看。
据杜少平交待,他当时给姚本英和邓世平分别递了一瓶饮料——在邓世平那瓶饮料中,他暗中放了“迷药”。看到邓世平喝下饮料后,他马上打电话给罗光忠。
当时,罗光忠来到项目部办公室楼下,以“有人找”为由叫走了姚本英,又说为姚本英买水果,但姚本英不同意。后来杜少平下楼来“稳”住姚本英。此后姚本英回家吃饭,杜少平、罗光忠则先后返回项目部办公室。
罗光忠说,当时他进入项目部办公室后,发现邓世平卧在长板凳上,一动不动。杜少平也交待,他重返办公室后,发现邓世平在打鼾,喊也没反应,他心里觉得“药效果然好”。
据检方指控,杜少平、罗光忠用胶带贴紧邓世平的嘴部、面部,绑住手脚,用塑料袋套住头部。此后,杜少平用橡胶的锤子击打邓世平的头部。
杜少平称,他用锤子打了邓世平头部时,邓世平的身体还抽搐了一下,他后来让罗光忠也用锤子去敲打了。但罗光忠称,在用胶布封脸、打击邓世平的过程中,他只是配合杜少平,“我头都扭开,不敢看邓老师的脸。”
杜少平、罗光忠交待,当天晚上11点钟后,趁着夜色,他俩抬着邓世平的尸体,拖至还在施工的跑道边,“最大最深的坑那里”,将邓世平的尸体拖下坑内,翻滚大石头掩盖。
案发第二天,尽管天下着雨,杜少平、罗光忠仍指挥铲车,将跑道上埋尸部分的深坑填平。当年53岁的邓世平,从此被掩埋在学校的操场下,直到16年后的2019年6月19日,他的遗骸才被挖了出来。
此次庭审,公诉人出示的现场勘查、鉴定材料等证据显示,邓世平的遗骸挖出来时,已无法辨认。尚未完全腐烂的衣物下有骸骨,衣服内发现印有“新晃县一中通讯录”字样的塑料壳。民警在现场还发现41根长短不一的胶带和一个塑料袋。后来鉴定机构根据颅骨下的两颗牙齿,通过DAN比对等手段的鉴定,确定死者身份为邓世平。
此外,鉴定结果表明,邓世平颅骨右部出现骨折,是被钝器打击而成。邓世平的死因,被确定为因重度颅脑损伤所致。他的骸骨中还检测出三唑仑成分,这也证实,遇害前他被杜少平“下药”。
杜少平被抓获之后。警方资料图
“我有罪,对不起邓老师”
在12月17日下午的庭审中,公诉人出示一组现场证据——邓世平的遗骸被挖出,后来拼接成一个人形的轮廓。公诉人的声音停了一下。旁听席坐着的人都神情肃穆,宽敞的法庭内沉寂得几乎令人窒息。
后来,辩护律师询问杜少平,是否对当年杀害邓世平感到悔恨?“那是肯定的。”杜少平回答。他低头对着话筒,语速保持着不快不慢。对检方指控的杀人事实和出示的证据,他均表示“无异议”,但对作案前后的部分细节有不同看法。于是法官仔细问他,他回答:“等辩论的时候再说吧。”
有一次被押下庭,快到门口的时候,杜少平侧脸望了望被告人亲属所在的旁听席。他突然双掌合在胸前,微微低头,然后在法警的催促下离开。
罗光忠和杜少平今年都是57岁,但看起来罗光忠更显苍老。在法庭回答提问时,罗光忠操一口浓厚的地方口音,声音不大,语速较快。
被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周兆成问罗光忠,是否为杀害邓世平感到内疚?“我不但感到内疚,我还伤心。”罗光忠说,邓老师是一个讲原则、负责任的好人,“我有罪,我对不起邓老师,还有邓老师的家人。”
罗光忠说,当年案发后,他内心不安,此后每年都在春节和“鬼节”的时候,悄悄给邓世平烧香、烧钱纸。
可命案的悲剧已然酿成。事实上,案发后很长一时间,杜少平、罗光忠都在设法隐瞒犯罪事实。
此次公诉人出示的黄炳松、杨军两份供词证实,2003年2月中旬,也就是邓世平“失踪”20来天后,杜少平的舅舅黄炳松听到一些风声,便质问杜少平是否杀害了邓世平。杜少平默认了,并求黄炳松帮助隐瞒。此后,在当地人脉深厚的黄炳松找到了时任新晃县公安局政委的杨军——杜少平的同学,告诉了他杜少平杀人一事,托其帮忙“解决”。
证据资料显示,当年警方已在案发现场的墙壁上发现了血迹。不过,邓世平的遇害一案如同其遗骸被掩埋一样,整整“潜伏”了16年。2019年3月,杜少平在新晃县扫黑除恶行动中被查获,此后罗光忠也落网,被掩盖16年的命案真相才逐渐浮出水面。
杜少平团伙被指控为恶势力,曾向人泼硫酸还拘禁4人
除故意杀人罪,杜少平还被指控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5项罪名。
他所涉及的故意伤害案,是一起泼硫酸伤人事件。据检方指控,曾在杜少平经营的夜郎谷KTV上班的服务员曹娟(化名),2006年因跳槽得罪杜少平。后来,杜少平便指使手下一名“马仔”,朝她脸部泼硫酸,致其轻伤。
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被指控寻衅滋事7起,先后非法拘禁4人,此外还被指控聚众斗殴、强迫交易。
杜少平被控的强迫交易罪,是指2013年左右,他借了8万元“高利贷”给新晃县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的一名股东。后来,杜少平以讨债为由,强制性获得该股东在汽车客运公司的股权。
根据检方的指控,杜少平团伙被定性为恶势力。从12月17日起,该案14名被告人陆续出庭受审。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谢寅宗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埋尸 质量问题 财路

相关推荐

评论(32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