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故事》和《金智英》拼起来,就是婚姻

菠萝·硬猫

2019-12-22 09: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婚姻是消耗,我们为什么还要结婚?看完《婚姻故事》和《82年生的金智英》,自然浮现这个问题。
《婚姻故事》、《82年生的金智英》海报
两部影片讲的都是婚姻,但婚姻通往不同的结局。斯嘉丽·约翰逊与亚当·德赖弗出演的一对美国演艺圈夫妻最终分道扬镳,郑有美和孔侑这对韩国中产阶级夫妻的婚姻触礁后继续存在。
斯嘉丽扮演的女演员与郑有美的前广告公司女职员(现役家庭主妇)同为一个幼童的母亲,在婚姻和家庭生活中感到被消耗殆尽。故事围绕她们无力的下滑与挣扎展开。
客观来讲,她们的境遇不同。斯嘉丽饰演的女演员妮可深爱丈夫查理,但在他身边,妮可恐惧地发现她的“自我”在缩小。她想当导演,想花更多时间居住在故乡洛杉矶,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现在的样子,她只是查理的御用女演员,倚赖查理的指点。
《婚姻故事》
金智英的天地比妮可小得多。她初次登场的“舞台”是一套位于首尔的公寓,金智英一身柔软的燕麦色/烟灰色衣裤,正洗衣、吸尘、整理玩具。接下来的整部影片中,金智英的主要活动场景都在这套公寓内。观众会发现,他们的公寓阳台面对另一栋高楼,远眺的视线受阻。但换一个角度,远处露出一片青色群山。
《82年生的金智英》
主妇金智英身处的大环境比妮可糟糕得多。她受过高等教育,想工作,工作能力较强,但周围所有人都反对。金智英是东方女性中常见的类型,沉默而坚定,独自面对“回归职场”路上的拦路虎们——婆家反对,韩国职场对女员工极不友好,招不到照顾孩子的保姆,自己的病……
两部影片发展到高潮(也是女主角们最崩溃的时刻),各有一场夫妻坐下摊牌的戏。
《婚姻故事》的这场戏发生在查理的临时公寓中。他们先是友好地交谈,然后鼓起勇气决定揭开婚姻溃烂的创口,继而爆发争吵,以哭泣着互诉“对不起”而终结。在这个过程中,镜头扮演在场的旁观者角色,随二人情绪的起伏敏捷地移动。它对二人一视同仁,允许他们在固定的框内进进出出,均匀分配对切镜头,以他们的视角注视对方。说出“我每天早晨起床都巴不得你死掉”的恶毒话时,原本凑近他们的镜头不由自主地后退,仿佛是两个人情绪起伏的强烈气流推开了这个见证心碎场景的“第三者”。
《婚姻故事》
《82年生的金智英》中也有这样一场夫妻开诚布公交谈的戏,但交谈发生在昏冥的夜晚,气氛与明亮的沙漠阳光截然不同。这里的镜头更像一个保持距离的窥视者,经常躲在一个人的背后注视另一个人的面庞。“金智英”的情绪比“婚姻故事”内敛得多。丈夫郑大贤在欲言又止中告诉她,你生病了,“你有时会变成另一个人”。这时镜头不再躲闪,在夫妻二人含泪的面孔之间对切。与《婚姻故事》里风中火苗般剧烈抖动的摊牌戏相反,这里特写镜头的核心是金智英漆黑的双眼,像深渊,吞没二人所有的情感波动。
《82年生的金智英》
两场戏,一场外向,一场内向,很明显地指向背后不同的社会现实。妮可和查理的世界中,妮可感到消耗而作出反击时,所受阻力主要来自离婚官司的复杂难缠,以及斩断情丝的艰难。但是在这场肮脏泥泞的战争中,离婚律师的话没有错:“一切都会结束的。”
而在金智英与郑大贤的世界中,她早已预感自己将打的这场仗将永无结束之时,因此甚至还未开始战斗就已罹患精神疾病。即使她可以说服婆家,为幼女找到临时照顾者,顺利踏入职场,仍将面对职场中严重的性别不平等现状,前路艰难。相比之下,离开婚姻投入事业后的妮可顺利得像神话。仅仅到第二年的万圣节,她导演的电视剧已获艾美奖垂青。
但不管社会现实如何不同,妮可与金智英感觉到被消耗的原因都是同一个——自我价值的损耗。非常善于表达自我的妮可(别忘了她是一个优秀的女演员),和总是隐藏和压抑自我的金智英(典型的传统东方教育下的女性),都在漫长而烦琐的家庭生活中失去了声音。她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也不知道想做什么。妮可想当导演,金智英想上班,但很可能她们真正的潜力不在于此。只是情急之下,她们想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是病急乱投医也好。
有一个巧合不应该被忽视。同样是这两场摊牌戏中,查理怒骂妮可像她的母亲,像所有二人糟糕的长辈们。是这句话真正激怒了妮可,使他们的感情彻底失去挽回余地(本来是有的,他们仍然相爱)。郑大贤向金智英展示视频,证实其精神问题时,视频里的金智英以其母的身份说话。郑大贤起初以为是玩笑,笑着问她:“你怎么说话那么像岳母大人?”
这两段寻常夫妻争吵中极容易出现的戳心话,道出婚姻的部分实质。每个人都是祖先们的延续与重叠,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许多别人的影子。和一个人结婚,不仅是与另一个家族产生联系,亦是与一长串鬼魂们的联姻。这桩承诺绝非轻松,鬼魂们使人恐惧、厌恶,产生深深疲倦。
但婚姻毕竟还有另一种现实。这两场戏恰好都以夫妻二人的拥抱/握手结束。不管婚姻的“结果”如何,他们和解,承认不易的婚姻过程,在这个暴风过后的时刻,仍然是孤独的并肩而立的一对璧人。
《婚姻故事》(上)、《82年生的金智英》(下)
最后一个问题:两位做丈夫的真的理解妻子了吗?没有。
查理仍然认为和他在一起时的妮可是幸福的(从爱情的角度来说的确是的),对她的导演梦和女明星的过往不屑一顾。郑大贤让妻子“先休息一阵,孩子大了再去工作”,言下之意主妇的工作只是休息。当妻子提出想工作时,他表示支持,说出口的却是“你开心就好”,好像妻子的工作与任何心血来潮的玩乐并无二致。
把两部电影的结局拼在一起,倒是有点哲学意味。金智英仍然没去工作,她还是待在家里,但不是在做家务,而是面朝窗外写下自己的人生经历。她成了一个作家。妮可留在了洛杉矶,实现了导演梦,但她仍然出自本能地跑过马路,蹲下身子为查理系鞋带,羁绊犹在。
两幅画面拼在一起,更接近婚姻的真实。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婚姻故事,82年生的金智英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