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银行家钱新之,长袖善舞亦存真心不改

2020-01-03 13:3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彭晓亮 上海市银行博物馆

文│彭晓亮
事须妥贴操心苦,养到深沉见理圆。原籍浙江吴兴的钱新之(1885~1958),名永铭,字新之,生于上海,以大银行家的标签而著称于世。作为科班出身的金融巨擘,他为人处世外圆内方,才能出众,尤善审时度势,包括政、商、文教、慈善事业等在内的多个领域,都有其影响力,因而在近代中国社会舞台上长袖善舞,人脉极广,头衔众多,颇负盛名。那他为何会有如此魅力呢?让我们拂去历史的尘埃,通过梳理几段史料,来看看他的人品与风范是如何展现的。
履历表中的真名士
钱新之
《孙子·谋攻》曰:“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充分了解己方和他方情况,在外交方面尤显重要。1933年至1937年,国民政府外交部情报司即已编印《国外情报选编》内刊,出版《日本现代名人中英文姓名对照表》等书籍;
抗战后期的1943年,也曾编译过《美国国务院人物志》等内部资料。1944年1月,外交部情报司为扩大对外尤其对欧美国家的宣传,准备汇编《中国名人录》,于是致函各界名流,征集履历等资料信息,其中就包括交通银行董事长钱新之。钱新之收到征集函后,在来函上批示“请缪秘书代填”。其秘书缪黻平(字士衡,江苏溧阳人,1920年5月入交通银行,曾任总行储蓄信托部文书课课长)遵照指示和外交部情报司的栏目设置,拟具了一份钱新之履历稿,兹照录如下:
学历
北洋大学毕业,日本神户商科大学毕业,商学士,法学博士。
经历
交通银行上海分行经理,交通银行协理,交通银行董事长,浙江实业银行董事,金城银行董事,大陆银行董事长,四行储蓄会协理,中兴煤矿公司总经理,中央银行理事,中国银行董事,川康兴业公司副董事长,民生实业公司常务董事,太平洋保险公司总经理,国民政府财政部次长代理部务,浙江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长,驻法兰西国全权公使(未到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二等卿云章。
对于国家社会之贡献综核财政应付军需,维持金融救济艰困,开发实业振兴工矿,提倡学术扶助教育,抗战以来赞助国策不遗余力。
生活习惯
公余研读各部门书报或鉴赏字画。
钱新之核阅该稿后,在“对于国家社会之贡献”一栏上批示“此栏可不填”,并把“生活习惯”中“研读各部门书报”删去,改为“喜小饮”。虽仅几个字的批改,但在笔者看来,颇显出钱新之务实低调的为人处世风格,亦流露出其性情率真洒脱的一面。“对于国家社会之贡献”,不论是非成败,应是由他者评价的,若以本人名义填具,确实不便把握分寸,表述过头,会有自大之嫌,所以钱新之认为以不填为妥,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足以说明他的睿智;而“喜小饮”,则把不为外人知的私密嗜好公之于众,显出他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坦然心态。钱新之亲自改定后,才嘱托缪黻平于2月12日复函外交部情报司,把履历表作为附件发出。从这样一份看似简单的履历表改动,我们能感受到钱新之的名士风范。
黄炎培眼中的真君子
上海范园16号钱新之故居
1941年9月,钱新之的多年知交、长他七岁的黄炎培赋诗一首相赠,句句情真意切,淋漓尽致地刻画出钱新之的真性情与行事风格。兹照录于此:
赠钱新之
猛忆淞南四十年,菀枯短梦付云烟。
事须妥贴操心苦,养到深沉见理圆。
肯为处脂聊自润,宁因玉碎苟求全。
公私风义分今古,知我新怀鲍叔贤。
1944年,钱新之六十岁生日之际,黄炎培特地撰写《钱新之先生六十寿言》一文,从四十年交谊的老友角度,对钱新之的为人处世作了中肯评价。早在清末,钱新之与马相伯、李叔同在上海南市创办沪学会始,就与当时任教城东女学的黄炎培订交。当时,因钱新之夫人张芷香与黄炎培夫人王纠思都在城东女学就读,为同窗关系,两家往来甚密,黄炎培夫妇还曾登门拜见过钱新之的母亲曾氏。在黄炎培眼中,钱新之“寓沉潜于高明,善能自克”,其人品、性情、见识、修养卓尔不凡,深受友人敬重。
1909年,钱新之自日本留学归国,翌年赴南京任教于南洋高等商业学堂,培养了大批金融专门人才,其才干得到张謇的赏识与器重。民国初年,唐绍仪任国务总理,对钱新之也极为倚赖,当时金融、商业领域许多开创性的重要法规,都出自钱新之手笔。1915年,钱新之赴东北考察金融实业,形成一份考察报告,寄赠黄炎培一册。黄炎培读后,认为“事实详确,推论精当”,十分钦佩,在自己的小图书馆珍藏了数十年。1922年,张謇担任交通银行总理,钱新之任协理,苦心经营,使该行业务蒸蒸日上,而他“欿然不自居”,可见其沉稳低调的性格。1925年,张謇被免职后,钱新之也愤然辞职南下,由此可见其刚正不阿的秉性。1938年,他被任为第一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每次必认真与会,“或不言,言必中,其虑事也精,其操行也危,无厌无倦”,备受钦佩;继又担任交通银行董事长,日理万机,有一段时间患足疾,但仍兢兢业业,“无一日旷废”。
1918年中华职业教育社第一届年会合影
在黄炎培看来,钱新之的性情特点和为人做事风格有六个方面:一是“生平行事唯一标准,为其所考虑必熟必精者,厥惟国与民所蒙利害,而己之得失不与焉。”抗战期间,作为金融界大佬,他从不肯因币值降低而以国币兑换外币牟私利,可见其“私人操守之清且纯”。钱新之早年留日,有众多日本友人,但九一八事变后,他与日友一概断绝往来,“其辨之严”,令黄炎培钦佩不已。二是“凡信为于国于民有利者,必助成之。”北伐战争时,钱新之暗中出力,对国民革命军资助甚多。在之后的一二八抗战、八一三抗战中,他“发于正气,激于忠诚”,在民族危难之际勇于出手。三是“爱国心甚浓,而其政治兴趣甚淡”。他曾被任命为浙江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厅长,任职不久即辞;后又被任命为驻法国大使,坚辞未就。“盖世俗所夸为荣利者,泊焉无所萦也”。四是“以其处脂不润故,未有多金,然且岁以所入助公益。”黄炎培发起的中华职业教育社等文化教育事业,几乎全部是钱新之予以大力资助的,1929年起钱新之还担任了中华职业教育社董事会主席。五是“于人从无疾言遽色,盖和与厚两字可以括之。”他设身处地为前来求助者施以援手,乃至转求多方,不厌其烦,“务求行之通,处之安”。黄炎培赠他的诗句“事须妥贴操心苦,养到深沉见理圆”,可以说尤为贴切。若遇极为机密的麻烦事件,他也努力向高层进言,但谨守秘密,绝不向旁人透露。其“察之精,虑之周”的性格,可用一个“慎”字概括。六是“生活至整饬”。处于北洋时期、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纷繁复杂的社会环境中,他秉承和而不同的原则,“皭然自全其风骨格”。最后,黄炎培总结钱新之的为人:“见理而朗激圆通,介以律己,而于人有容,义之所在,勇于负责,而不居名与功。”可见,在近代大名人黄炎培的眼中,钱新之的确称得上是一位“达则兼济天下”的真君子。
人际网络中的真性情
早期复旦大学校门
笔者曾与同事董婷婷合作编注《钱新之往来函电集》,精选上海市档案馆藏关于钱新之与各界人物往来的书信、电报等一千余件,共计30余万字,收入吴景平、邢建榕先生主编的《上海市档案馆藏近代中国金融变迁档案史料汇编》系列,2015年由上海远东出版社付梓。这些函电档案,是近代中国许多重大事件的真实记录,揭示了近代史上诸多重要人物的活动背景和心路历程,其中也包括钱新之与黄炎培的往来函。在整理编纂过程中,我们对钱新之在百忙之中,面对每天纷至沓来的各种业务、请托来函等件,无论识与不识,或急或缓,有来必复,甚至辗转多方而尽力促成,其急公好义、热诚相助的品格令人深有感触,叹服不已。
钱新之的旧学根底深厚,文采斐然,又十分重情重义,爱才惜才。1931年11月,徐志摩因飞机失事遽逝。钱新之心情极为沉痛,惋惜不已,写下了《挽新诗人徐志摩》:“豪情跌宕,文采风流,新月新诗广陵散;逸兴遄飞,黄泉碧落,奇人奇死破天荒。”
《钱新之往来函电集》
性情使然,钱新之也有其率真洒脱的一面。1936年8月,钱新之以复旦大学主席董事身份兼任代理校长。翌年5月,在首届复旦校友节丰富多彩的仪式、展览会及各种活动之外,还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足球比赛。对垒双方为校友队和教职员队,而教职员队的守门员,即是52岁的钱新之。只见他脱下长袍马褂,立门前候战,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结果开场不久,就被校友队攻破球门。之后,校友队为留情面起见,故意漏个破绽,让教职员队追回一球,双方平局。这场友谊赛的结果,自然是欢笑而散,也成为全面抗战爆发前复旦大学校史上的一件乐事。而这位随和率真的代理校长,在运动场上的活跃表现,必定给当年的复旦师生和校友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晚年的钱新之曾对身边人谈起,有三副对联足以概括他的平生:一是“种竹养鱼安乐法,读书织布吉祥声”。
这反映了钱家的家风,并且其母亲曾氏当年亲笔书写过此联,对他影响深远;二是“事须妥贴操心苦,养到深沉见理圆”。这是挚友黄炎培的赠句,也是他毕生为人处事的准则;三是“能饮真吾友,成名愧尔曹”。这是他晚年自陆游诗句中集来,可见其豪放不羁,性情至真。
以上种种,都显示出钱新之仁恕信义、克己持躬、博施济世、功成不居、义不苟取的人格魅力与风范。这样一位近代银行家,其言其行,堪称有着真性情的真名士、真君子,应值得记取。

原标题:《真名士·真君子·真性情:近代银行家钱新之长袖善舞金融圈亦存真心不改》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上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