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建忠:临港新片区税制和金融改革要迈出异于老片区的新突破

澎湃新闻记者 张静

2020-01-03 21: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临港新片区的税制改革和金融改革一定要迈出不同于老片区的新突破。”1月2日,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委会与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联合召开的“五个重要”课题招标发布暨专家研讨会上,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国际经贸学院院长黄建忠就临港新片区建设提出意见。
研讨会现场
自去年8月20日临港新片区揭牌以来,截至当年12月31日,已有108个项目签约,涉及总投资超过510亿元,目前新片区洽谈项目已超过2200个。
“临港新片区在最初建设阶段,突出招商引资是没错的,如果连招商引资这种基本的载体都没有形成,制度就没有突破,下一步对接国际、拉动长三角一体化也就根本没有动能。”黄建忠表示,招商引资作为清晰的阶段任务非常关键。
他认为,如今在国家间围绕高科技含量的资本投入越来越激烈之时,推进临港新片区不是为临港争,而是为国家争,是中国在国际市场竞争的重要拳头和抓手。这既是为自贸区的发展提供长远动能,也为国家下一轮产业革命的基础竞争环节发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片区的税制改革和金融改革一定要迈出不同于老片区的新突破。
“在税制方面,当前强调的不是政策洼地,而是制度高地,因此闭着眼睛避讳去讲税收优惠不现实。”黄建忠表示,世界所有的自由区域、所有的开发区都有税收优惠,“凭什么你没有税收优惠人家就会来呢?请人家到家里吃饭没准备两个硬菜人家能来吗?在国际资本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我们要搞差异化的探索。”
另一方面,金融改革是所有自贸区的难题。他提到,在新片区的金融改革方面,在软性约束条件下打破硬性的额度限制,拥有较大弹性,这与以往的自贸区相比,意味着临港新片区又迈出了一步。
“我们在新片区要防范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但对于单个金融产品的开放,对于单一产品的离岸业务为什么不能做呢?”黄建忠认为,大宗商品期货、各种金融衍生品的开放,不必看成金融风险,而是当成避险工具,看作金融市场发育和发展的工具体系中的基本环节。
“单一产品一个接一个去摸索推进,风险是可控的。同时对于入驻自贸区新片区的国际企业而言,这也是他们在开展各种国际业务时非常重要的对冲风险工具和避险工具。”黄建忠表示。
他认为,做好临港新片区的大文章,要打破一系列瓶颈,将新片区从地理属性转变成制度属性,增加企业实际获得感。但黄建忠提到,以往自贸区建设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碎片化,“政策的出台在很大程度上是避难就易、避实就虚的,有些自贸区的制度创新根本没有依据,它没有对应的产业,也没有对应的载体,所以一看就是在做字面文章。”
而如此制度创新难以落地,也意味着碎片化。黄建忠表示,碎片化造成制度与制度之间、政策与政策相矛盾,因此在新片区“五个重要”及总体规划下,新片区的一系列创新必须落地、成体系,必须反映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建设要求。
在微观主体改革上,黄建忠建议,要利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利用自贸区压力测试,真正向竞争中立推进,将竞争中立作为政策制度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命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