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贝特:美国大麻合法化的问题、代价与对策

赵河英(上海大学毒品与国家安全研究中心)整理

2020-01-12 13: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9年12月18日上午,在上海大学举行了一场关于美国大麻合法化问题的讲座。此次讲座由文学院院长张勇安教授主持,凯文·A·萨贝特(Kevin A. Sabet)博士主讲。萨贝特博士结合自身在毒品政策领域20多年的研究经验,将诙谐与科学、睿智与理性、务实与灵感融为一体,以《美国大麻合法化:问题、代价与对策》为题进行演讲,中国公安大学、云南师范大学及上海大学众师生参加了此次讲座。此次活动系上海大学马斯托禁毒政策研究中心高端系列演讲之一。
凯文 A. 萨贝特(Kelvin A. Sabet)博士在上海大学的演讲现场。凯文·A·萨贝特博士被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称为“毒品政治界的‘神童’”,目前担任SAM(Smart Approaches to Marijuana)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AM是一个致力于解决大麻问题的非盈利性组织,由他与前国会议员帕特里克·肯尼迪(Patrick Kennedy)和大卫·弗罗姆(David Frum)共同创立。萨贝特博士在开展具体禁毒实践的同时还致力于学术研究工作,他于2013年出版了著作《大麻的理性:关于大麻的七个伟大神话》。另外,他还是《大麻与当代健康》杂志的合编者,耶鲁大学的助理副教授以及佛罗里达大学的一所研究机构的主任。
讲座伊始,萨贝特博士抛砖引玉,提出了三个在日常生活中经常被混淆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有关如何对待毒品使用者?第二个问题涉及大麻的药用成分是什么?第三个问题关于大麻及其他毒品的非医用合法化?
随后,萨贝特博士围绕以上三个问题,详细阐述了美国大麻使用的现状、大麻合法化的问题以及解决大麻问题的对策。
一、美国大麻使用的现状
1.1新兴大麻产品的出现
萨贝特博士指出:近年来,美国吸烟的人数呈现下降趋势,大多数美国民众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吸烟。因此,为了迎合多样的市场需求以谋取巨大的商业利益,美国大麻产业的巨头正在竭力生产出能够吸引青少年使用的大麻新产品例如饼干、小点心和糖果等。现如今,这些产品已充斥于美国公众的日常生活中。
在考察新兴大麻产业发展的因由时,萨贝特博士将大麻产业的兴起与美国各州及联邦权力的关系相结合进行了分析。他指出:美国特殊的政治体制结构赋予了各州相对独立且充分的权力,由于各州有权制定本州的法律,因此关于大麻的合法化在地方、州和联邦三个层面便出现了不同的情形。在地方层面和联邦层面大麻的使用是非法的,而在州层面却是合法的。因此就导致了各州法律与联邦法律关于大麻实施的合法性与非法性之间的矛盾,而这种州与联邦在大麻管制上的不一致性甚至冲突给大麻公司借此发展大麻产业,推销大麻新兴产品提供了契机。
1.2大麻中THC比例的剧增
大麻中的活性成分是四氢大麻酚(THC),这种成分可以让大麻使用者在获得愉悦感的同时吸食成瘾。Mehmedic et. al.的调查报告显示: 自1960-2011年,大麻中的THC比例已经从0.2%上升到11%。可见,近年来大麻产品的效力显著增强。
根据Caulkins的研究: 大麻合法化各州所销售的大麻产品较其他实行大麻非合法化政策的州效力更强。例如在华盛顿州其所销售的大麻产品中的THC比例高达20%以上,而其他州所销售的大麻产品中的THC比例均在10%以下。
大麻的合法化使市场上充斥了越来越多的高效力大麻产品。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医学界目前缺乏对这些高效力大麻产品的有效研究,因此尚不清楚使用这些产品会产生何种影响。
1.3大麻使用量的增加
目前,美国大麻使用者的人数较1992年增长了10倍,已经从1992年的90万增长到900万。根据全国药物使用和健康调查(NSDUH)的研究:美国大麻的日均使用量从1990年的约15%上升到2015年的近40%,而酒精日均使用量基本维持在10%-15%之间。
MTF(monitoring the future survey)的研究显示:自1993至2018年,美国18岁的青少年使用大麻的比例从10%增长到14.6%,而使用烟草的比例从约24%下降到4.6%。2018年,美国18岁的青少年使用大麻的比例是其使用烟草的三倍。可见,与已经取得合法地位的烟草相比,尚未完全取得合法地位的大麻在美国青少年中的使用量更高。
二、美国大麻合法化的问题
2.1大麻合法化增加大麻使用量
美国州政府试图通过施行大麻合法化政策来降低大麻的使用率。目前,已经有九个州(科罗拉多州、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加利福尼亚州、阿拉斯加、伊利诺伊州、马萨诸撒州、缅因州以及密歇根州)实行了这一政策。然而,事与愿违,大麻的使用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根据全国药物使用和健康调查(NSDUH)的研究: 2016-2017年,实行大麻合法化政策各州的青少年大麻使用率从8.9%增长到9.1%,而那些实行大麻非合法化各州的青少年大麻使用率却呈现下降趋势从6.75%下降到6.46%。
根据《成瘾》(Addiction)杂志的报道:住在大麻药店附近会增加年轻人使用大麻的几率。在对1887名居住在洛杉矶的大麻使用者进行调查发现,他们中84%的人在其家不足四英里的地方就有不少于十家的大麻药房。因此,大部分大麻合法州地区的居民都向当地政府官员表明他们不希望大麻药店开在他们家附近。以科罗拉多州为例,大多数当地人都反对大麻药店开在他们家附近。然而,在科罗拉多州为大麻产业制定法规的人同时也是从事大麻产业的人,他们制定决策时是以对大麻产业是否有利为标准而不是以对社区以及公众健康有利为标准。大麻产业的巨头所产生的影响力远超于美国公众的利益。
此外,大麻合法化尤其是娱乐用大麻合法化也极大地增加了青少年吸食大麻的几率。Stormshake et. al.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实行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各州,以俄勒冈州为例,成年人在24岁时吸食大麻的几率是其他人的2.12倍。
2.2大麻合法化威胁美国下一代
早在1919年,美国的烟草产业巨头通过平面广告的宣传、雇佣名人吸食烟草等手段来鼓动大众吸食香烟。如今大麻产业巨头正在重复同样的策略来推销大麻,他们投资数十亿美元在广告宣传上来瞄准下一代。
根据国家毒瘾及药物滥用中心(CASA)的研究:在大麻合法化各州,5岁及以下的儿童接触大麻的比例增加了147.5%。其中三岁以下的儿童占了意外接触大麻事件的78%。儿童意外接触大麻事件的增加主要归因于医用和娱乐用大麻已经合法化的州,在这些州大麻产业巨头制造各种形式的高效力大麻产品如糖果、饼干和巧克力来吸引儿童。然而,当儿童使用THC含量很高的大麻产品时,他们的大脑和健康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2.3大麻合法化提高大麻电子烟使用量
根据MTF(monitering the future survey)的研究:2017-2018年,吸食大麻电子烟的青少年显著增加。其中,八年级学生吸食大麻电子烟的比例从2017年的3.0%增长到2018年的4.4%,十年级学生吸食大麻电子烟的比例从2017年的8.1%增长到2018年的12.4%,十二年级学生吸食大麻电子烟的比例从2017年的9.5%增长到2018年的13.1%。
萨贝特博士指出:在美国吸食电子烟造成了及其严重的后果。在大烟草公司强大的营销手段下,每年都有很大一部分人因为吸食大麻电子烟而住院甚至死亡。萨贝特博士称这些公司是为利润而生的(addiction-for-profit)的公司,他们所制作的吸食大麻的新产品极大地危害了美国公众的健康。
2.4大麻合法化造成巨额社会成本
萨贝特教授指出:目前,美国大麻产业巨头已经和烟草产业巨头联姻来推动大麻产业的合法化,他们宣称大麻合法化可以带来税收,实行大麻合法化政策的各州可以用大麻税来建造学校、提高医疗水平和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等。然而,根据调查:大麻税收占大麻合法化州的财政预算不到1%。例如,科罗拉多州的大麻税占该州财政预算的0.78%,华盛顿州占0.3%,俄勒冈州占0.24%,阿拉斯加占0.12%以及加利福尼亚州占0.2%。可见,实行大麻合法化的各州从大麻中所得到的税款微乎其微。大麻合法化为大麻行业巨头的蓬勃发展提供契机而且代表他们的利益与意志。
Han et. al.的研究显示:自首次使用大麻以来,青少年和年轻人患大麻使用障碍症(CUD)的几率增加。其中,吸食大麻的时间越长,患大麻使用障碍症的风险就越大。
频繁的大麻使用会加大患精神病的几率。布里斯托大学于2016年12月9日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麻使用与精神分裂症有因果关系,大麻的使用会加大患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此外,频繁使用大麻还增大了患抑郁症和自杀的几率。
根据科罗拉多州的公共卫生与环境部的调查:2012-2018年,在科罗拉多州,由吸食大麻而引起的住院率增长了147%,从2012年的6720人上升到2018年的16614人。
微小的大麻税款与用于支付大麻所衍生的巨额社会成本相形见绌。大麻合法化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它不仅增大了美国青少年和年轻人吸食大麻的可能性以及患大麻使用障碍症的几率,而且增加了年轻人患精神病的风险。另外,大麻合法化还会导致员工旷工几率的增加、生产效率的下降、刑事司法案件的增多等等社会问题。
2.5大麻合法化加剧类阿片危机
萨贝特博士指出:医用大麻的使用并不能成为类阿片药物的替代者,相反,大麻使用的合法化会增加类阿片药物的使用进而加剧类阿片危机。
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2018年的研究显示:在大麻合法化各州,类阿片危机似乎正在恶化。例如非合法化州的阿片类药物死亡率直到2014年才有所上升。在非合法化州,阿片类药物死亡率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有所上升,但比合法化州的死亡率要低。2010年至2013年期间,合法化州的月死亡率以每年4.5%的速度稳步上升,主要由于在此期间有5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批准医用大麻合法化,还有2个州批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截止2015年10月,阿片类药物死亡率以每年16.4%的速度增长,之后更以每年33.5%的速度增长,原因是又有12个州批准医用大麻合法化,还有2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批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
根据美国医学会杂志关于2019年类阿片药物的研究:医用大麻的使用导致类阿片药物死亡率增加23%。可见,大麻合法化各州非但没有达到减少大麻使用的目标,而且还导致了类阿片药物使用率的上升并且似乎恶化了类阿片危机。
三、解决大麻问题的对策
美国大麻合法化并没有朝美国政府所预期的那样发展,相反其衍生出一系列严峻的社会问题:例如青少年吸食大麻现象的增多、“麻驾”事故率的增加、类阿片危机的加剧以及员工生产效率的下降等等。可见,美国目前正处在大麻政策的十字路口,单纯的二分法即合法化或非合法化大麻政策并不能有效地解决大麻问题,因此应当跳出固有的思维,寻找介于合法化与非法化大麻之间的第三条道路。
萨贝特博士指出:大麻的全面合法化和商业化将为大麻产业巨头的蓬勃发展发展提供契机,并将催生2.0版大烟草行业的诞生。因此,解决大麻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是避免让大麻的供应合法化,如果大麻的供应全面合法化,那么情况将会变得很难控制。萨贝特博士一方面坚决反对大麻供应的合法化,另一方面也不赞成把吸毒者定为“犯罪者”而把其边缘化。由此,他认为大麻问题的解决关键之处在于采取一种更加明智的方法,即抛弃关于解决大麻问题的旧观念,积极寻找介于合法化与非合法化之间的第三条道路。萨贝特及其所创立的SAM正在致力于寻找一种解决大麻问题更加明智的方法以避免让大麻问题成为2.0版的大烟草行业。
在讲座最后,萨贝特教授引用了诺拉·沃尔科夫(Nora Volkow)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JM)上的话作为总结。诺拉·沃尔科夫教授认为:在青春期反复吸食大麻可能导致大脑功能的长期变化从而危及青少年在各个方面的表现。毒品(合法或非法)对个人健康的影响不仅取决于其药理特性,还取决于其可得性和社会可接受性。在这方面,合法毒品(酒精和烟草)提供了一个发人深省的结论:大麻合法化的最大威胁并不是因为它们比非法药物更危险,而是因为一旦它们取得合法的法律地位将会有更加广泛的群体受到它们的影响。
撒贝特博士的演讲向我们说明了大麻合法化政策并不是解决大麻问题的一剂良方,相反,大麻的全面合法化和商业化将催生2.0版大烟草行业的诞生。实行大麻合法化政策的各州所泛滥的高效力大麻产品以及急剧增加的大麻吸食率表明:大麻合法化非但没有为其他各州树立解决大麻问题值得借鉴的先例反而加剧了大麻问题的严重性。可见,大麻合法化并不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韩少华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毒品 大麻 合法化 美国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