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被21岁昔日学生刺死,死者家属:嫌疑人曾威胁、跟踪

李文滔/红星新闻

2020-01-13 13:42

字号
2020年1月3日下午,海南澄迈县第二中学校园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事件。21岁男子蒙某在教师宿舍楼下,持尖刀将该校老师徐某刺伤,犯罪嫌疑人蒙某被当场控制,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日官方内部通报显示,经初步讯问,蒙某自称在澄迈二中就读时不服徐某管教心怀不满进而行凶。
1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蒙某家属处了解到,蒙某于2013年初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偏执型,最近一次出院时间为2019年9月11日。
一把尖刀,狠狠刺伤了两个家庭。事后,徐某一家人陷入巨大的悲痛当中。徐某妻子认为,从嫌疑人蒙某作案的情况来看,“根本不像是一个精神疾病患者能够做到的,一定要让他得到严惩。”
而蒙某家人也陷入深深自责当中,蒙某父亲说,“我宁愿被杀死的是我。”
教师徐某生前
案发现场:下午在宿舍楼下行凶
徐某出生于1983年4月,2006年大学毕业后即到澄迈二中工作,初任数学老师,2018年转教计算机,并担任班主任。该校公告栏显示,2019年春季学期,他还获得该校“初中优秀班主任”荣誉。
照片中的他阳光帅气,同事们称他乐于助人,学生们称他开朗爱笑。他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李某同为该校音乐老师,大的儿子7岁,上一年级,小的1岁两个月,正牙牙学语。
澄迈二中
2020年1月3日,周五,多云,气温25/19℃。上午,徐某上完课后,回家做了妻子最爱吃的牛肉炒尖椒和炒鸡肉。下午2点30多分,徐某照例骑着电动车带着大儿子去上学。因为忘记带头盔,他又折返到教师宿舍楼下。
“监控显示,下午2点不到10分的样子,凶手就出现在宿舍楼下,戴着安全帽和耳塞,一直等到徐老师骑车出去,他也跟着出去。徐老师回来,他也回来。”和徐老师同住一栋楼的A老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大概(下午)2点50分,看到那个时候,徐老师背对着凶手拿帽子。这时凶手下车,把车停好,从坐垫下面拿刀,就开始动手了。”A老师说。
“可能出于本能,徐老师把孩子抱上了4楼。”A老师称,“当时有人喊叫,凶手可能也害怕了,把刀一甩,帽子一扔,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后来就骑着摩托车走了。”
彼时,4楼的李某正准备出门上课。听到喊叫声后,她走到窗户边看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有人在吵架。”此时,敲门声响起,她一打开门,丈夫便倒在了地上,“头上全是血,看不清伤口在哪,儿子左手臂也被划伤了一刀。”
李某急忙呼救,并拨打了120和报警电话。听到呼救后,几位老师赶到徐某家中,帮忙将徐某抬下楼,用私家车将其送到医院。
红星新闻获得现场图片显示,一楼楼梯口有一大滩血。而1楼到4楼的54级台阶上,全都有血迹。3日下午3点50分,经抢救无效,徐某被宣布死亡。死亡证明显示,徐某系刀刺伤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知情人士称,蒙某行凶后曾跑到校长办公室“自首”。官方通报称,嫌疑人被当场控制。
嫌疑人蒙某(圈内)被当场控制。
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3日官方内部通报显示,经县公安部门初步讯问,犯罪嫌疑人蒙某自称其曾在澄迈二中就读,因不服就学时老师徐某对其进行的管教而心怀不满。
官方内部通报
曾与蒙某同班的C同学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蒙某确于2011年在澄迈二中就读,彼时徐某是其班主任,“印象中蒙某当时很高很瘦,没有现在这么胖,背有点驼,喜欢独来独往,成绩也不是很好。”
“知道徐老师被蒙某刺死后,同学们都很心痛、震惊,不明白蒙某为何多年之后行凶。”C同学说,徐老师当时对同学们很好,尽职敬业,经常辅导同学们写作业,“就算管教也是正常的管教,从来没有体罚或骂过哪个学生。”
C某还称,彼时所在班级流动性大,大多数同学成绩较差,经常有同学失学或转进来,“我还记得初一时有蒙某这个人,到初二时就没有印象了。有一位同学称初二到我们班时蒙某还在,但是初三毕业时蒙某不在我们毕业照里面。”
嫌疑人:小时候常被欺凌 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
1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曾走访蒙某家。据了解,蒙某出生于1998年6月,家中排行老二,上有一个23岁的姐姐,目前就读于某医学院;下有一个5岁的弟弟,在上幼儿园。
蒙某的父亲蒙甲(化名)称,蒙某自上小学起就表现有一些低智行为,“考试经常考几分,曾留级转校”,还经常被别的孩子欺凌,有一次蒙甲甚至找到了对方的家属。
蒙某父亲
蒙某姐姐蒙乙也称,小时候曾与蒙某一起上学,就她所知,被欺凌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他从来不会跟我们说,甚至帮着欺负他的人隐瞒。”
及至初中,蒙某先被送往澄迈二中就读,后又转到另一所学校就读,但还是读不下去。
蒙甲夫妇记不得儿子具体是哪一年开始发病的,“突然就开始胡言乱语,乱摔东西,嚷嚷着有人要害他。”后来,夫妇俩见儿子状态没有好转,于是将儿子送到海南省安宁医院检查。
据蒙甲提供的病历材料显示,蒙某最早初诊日期2013年2月,主诉无明显原因下,出现精神异常,表现为失眠自语,常在家听到有人议论自己,时称有人做事针对自己,常无故发脾气,拿着不满意的东西时要打坏,要求父母买,上学时成绩较差,常受到同学欺负,看到数学老师时称老师开车搞自己,有打老师的冲动,病程中无发热抽搐史。
经诊断,蒙某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存在幻听、妄想。2014年2月至2019年9月曾10余次住院治疗,其中2018年4月1日到2018年12月20日连续住院,周期最长。
“经常都是这样的情况,孩子发病了我们将他送到医院治疗。情况好转后,我们将他接回来,犯病了再送过去。”蒙甲说。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一份日期为2018年9月1日的某医院出院小结中,蒙某入院情况称:患者于5年余前无明显诱因出现精神异常、行为紊乱,主要表现为自言自语、胡言乱语,说有人看他,看他是为了让他害怕,说班主任让他害怕,说那个老师喜欢他,有时叫父亲不要观察他,无故摔手机,无故打自己东西,乱花钱,易激怒、毁物,喜欢独处,不与人交流,性格孤僻。曾在安宁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给予抗精神药物治疗,出院后未规律服药,症状反复并加重,今由家属送入该院治疗……住院期间,给予心理矫正行为矫正治疗,患者病情较前好转。出院情况:意识清楚,情感淡漠,思维贫乏,意志减退,生活能自理,现病情尚稳定。
2018年9月1日蒙某的出院小结
蒙某最近一次出院时间为2019年9月11日,其中出院小结“意志与行为”一项中写明“有冲动伤人行为”。蒙甲称,自己并未仔细看诊断书上的内容,“我们也经常叫他不要出去乱跑,不要惹事生非,主要是怕他受欺负,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杀人。”
蒙某最近一次出院时间为2019年9月11日
蒙甲夫妻俩很少知道儿子在外的活动情况。他们在县城内经营着一家夜宵店,每天下午4点多出门,凌晨5点才收工回家收拾睡觉。在他们熟睡之时,蒙某已经骑着他的摩托车出门了,穿行在澄迈县的大街小巷。
有消息称,蒙某之前在金江中心市场一带跑摩的。金江中心市场一位水果店老板称,此次事发半个月前,蒙某曾到她店里买水果,“他很爱吃,经常买一两个菠萝蜜和芒果,吃完就走。”
金江中心市场
一位摩的司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蒙某很壮,看起来有150多斤,身高1米6左右,经常跟他们抢生意,“那人最冷的时候都穿着短裤、短袖和拖鞋,看起来脑子有些问题。”
该摩的司机还称,蒙某并不固定在某一地点拉生意,而是到处跑。
同样见到过蒙某身影的还有澄江二中附近的商铺老板们。一位商铺老板称,时常看到蒙某在二中附近逗留,跑客拉货,“两元三元他也跑。有时别人跟他争生意,他还会拿刀威胁人家。他坐垫下面有把刀。”
一位饭店老板称,1月3日中午1点半左右,蒙某骑着摩托车在她店门口问“有饭没,我说没了,他就走了”。之前,蒙某曾多次到她家饭店吃饭,“饭量很大。”
死者家属:嫌疑人曾威胁、跟踪
在蒙乙的记忆中,弟弟的病情时好时坏,“他平时对我特别好,在我上高中的时候还会主动送我去上学,上大学时偶尔还给我发红包。但一发病就像变了一个人,经常摔坏东西。如果叫你你不应的话,他就会生气。有时他还会朝奶奶大吼大叫,但一冷静下来又会积极地向奶奶道歉,说我做错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蒙某的病症给整个家庭蒙上了阴影。蒙甲称,“在别人谈论儿子的时候,自己从不搭话。”蒙乙曾想,自己毕业后,或许能认识一些精神疾病方面的专家,能找到治疗方法。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1月3日下午,蒙某在学校杀死了他曾经的班主任老师。
当天接到警方电话时,蒙甲夫妻俩还在家里睡觉。“打电话给他,一直不接,隐约觉得发生了什么事,但警方没有没有透露具体情况,只说到派出所去一趟。”蒙甲说,到了晚上,在微信群里看到事发现场图片才知道儿子杀了人。
“如果没有发生这事,我可能连那位老师姓什么都不知道。”蒙甲称。当记者问到蒙某就学时,家长未跟班主任沟通过吗?蒙甲夫妇称没有沟通过。
之后,蒙甲夫妇又陆续得知徐某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我们知道给他们家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但是现在似乎道歉也没有什么用,我宁愿被杀死的是我。”
1月4日,徐某在澄迈县一处陵园安葬,澄迈二中百余名老师自发送行。按照当地风俗,李某未能送丈夫最后一程,“不能让他走得有牵挂。”
“他最爱的就是我们母子仨,胜过爱自己千百倍。”李某回忆,“天气冷,他手都裂开了,还要洗菜洗碗,从不让我做。刮风下雨也是他送孩子,每天一回到家就喊我的名字,看我在哪个房间。生两个孩子,他在医院日夜陪着我……”
徐某妻子李某
李某不明白蒙某为何要下此狠手。在她眼里,丈夫对学生们非常关心,“有一次中午饭做好了,等到1点多他都还没回家,打电话才知道他是在教室辅导学生们写作业。我说那孩子们也要吃饭啊,他说已经叫家长送来了。”
事发后,李某也得知蒙某患有精神疾病,但她认为,凶手的作案过程并不像一个是精神疾病患者应该有的状态。
她回忆,2019年春节期间,家人就受到过一次威胁。“当时丈夫母亲出门做头发,就碰到这个凶手,他问我婆婆知不知道丈夫住哪,婆婆说不知道,凶手就骑着车走了。后来因为也没有实际的威胁也就没有报警。”
而这一次,“事发前就在校门外踩点、跟踪,后来不知道怎么跑到校园里行凶。”
事后,该校多位老师和商铺老板在表达对徐某的遭遇感到痛心、惋惜,同时也对学校的安全保卫措施提出了质疑,“学校大门10多年来都形同虚设,除了规定时间小车通行受限之外,平时各类人员出入都没有问题。”
他们还称,“去年凶手就意图对另一位曾在澄迈二中教过他的老师行凶。这位老师彼时已到另外一所学校教书,由于该校保卫措施严格,凶手没有得逞。”
1月11日中午12点,红星新闻记者再次来到澄迈二中,不少家长骑着电动车在校门外等待孩子,校门旁伫立着一块红色的牌子,“根据校园安全管理条例,一切外来人员未经允许,不得进入校园内,多谢合作。”校门口几位安全值日老师和保安人员注视着走进走出的学生,一些试图进入校园的人员被要求进行登记。
当天学校在进行期末考试,下午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后,学生们将回到家中,迎来自己的假期,而徐某的儿子再也等不到他的爸爸回家。
“前天晚上大娃还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出院啊,我说等你长大了爸爸就出院了,孩子问那爸爸在医院谁给他喂饭啊,我说有医护人员,我不能告诉他的是,爸爸已经没了。”李某说。
(原题为:《21岁男子刺死曾经的班主任,自称读书时受到管教心怀不满》)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敏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刺死 故意伤害 班主任 行凶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