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网络首播遭超20家院线联手抵制:将如何影响电影业

澎湃新闻记者 揭书宜

2020-01-27 10: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徐峥打开了一个电影行业的潘多拉魔盒:《囧妈》开了中国电影史上春节档电影在线首播的先河,但此举却遭到了各大院线的反对。
1月24日晚间,有名为“浙江省电影行业”的微信公号,发布关于电影《囧妈》网络首播的声明称,此次《囧妈》在互联网首播的行为是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该公号代表“浙江电影行业2万名从业人员”发声称,希望欢喜传媒停止电影《囧妈》互联网首播的行为,否则浙江电影行业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
不止于此。22家院线公司与贵州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也联合发布《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请示》)称,欢喜传媒出品的电影《囧妈》互联网免费首播是一种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是“对现行中国电影产业及发行机制的践踏和蓄意破坏,会起到破坏性的带头作用”。
影院投资人夏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直言,“七部春节档的撤档,对院线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囧妈》片方单方面提出撤档,是对院线的不负责,“徐峥方面损伤了院线的利益,不地道。”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囧妈》此举是特殊时期的一种选择,不是所有的电影都会像《囧妈》一样选择互联网平台,视频网站的主战场也并不会由电视剧转向电影。
《囧妈》6.3亿元“卖身”字节跳动后,粉丝叫好而院线反对
《囧妈》开了中国电影史上春节档电影在线首播的先例。1月24日,今日头条官方公众号称,1月25日0点起,在任意一款头条系APP均可免费观看《囧妈》全片。
1月24日,《囧妈》导演徐峥在微博上表示:“感谢欢喜传媒!感谢今日头条(字节跳动)!感谢之前所有的发行方,宣传方!感谢所有主创、演员以及所有幕后的制作人员!”
虽然徐峥微博下的粉丝都“一边倒”地对此表达欣喜和感谢,但此举却遭到了浙江省电影行业的抵制。
1月24日晚间,微信公号“浙江省电影行业”发布了关于电影《囧妈》网络首播的声明,称此次《囧妈》在互联网首播的行为是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给全国影院带来了重大损失。
有业内人士称,“浙江省电影行业”背后应该是横店影业的高管和浙江本土影院的人。
与此同时,22家院线公司与贵州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请示》),表示《囧妈》互联网免费首播的行为破坏行业基本规则。《请示》认为,《囧妈》的行为意味着现行的电影公映窗口期已被击碎,对于影院营收和行业多年来培养的付费模式相左,是对现行中国电影产业及发行机制的践踏和蓄意破坏,会起到破坏性的带头作用。《请示》还建议,“因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原因撤档,影片完全可选择适当时期上映,继续享有其经济益。”

22家院线公司与贵州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一致认为,将保留对此行为所造成损失的追诉权利。
就此,北京红鲤鱼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旗下一家影院的投资人夏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证实了上述文件的真实性,并表示:最早是片方通过电影局申请撤档的,并不是电影局或政府部门的通知,他认为,“片方缺少契约精神,如果是政府部门的勒令停业,我毫无疑问会遵守。”
夏杰认为,片方单方面提出撤档,是对院线的不负责。“为了准备春节档,我还增加了影厅,我们还准备了不少物资,爆米花、饮料都在仓库堆满了。此外,我们还和企业签订了映前广告。一方面,我们成本投入大,另一方面,我们又被迫和广告主违约,这都是我们影院的损失。每年春节档的收入占影院一年的三分之一左右。”
对于《囧妈》在头条系APP上线一事,作为院线投资人的夏杰直言:“徐峥方面损伤了院线的利益,不地道。若是在影院上映,需要约16亿的票房才能带来6.3亿元的收入,然而现在横店影业一分钱赚不到了。”不过,夏杰认为,在国家利益面前,还是得顾全大局。
可见的是,虽然《囧妈》开了先河,但春节档撤档却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下,各大影片出品发行方的一致行动。1月23日,7部春节档电影先后宣布退出春节档,包括《熊出没·狂野大陆》《姜子牙》《囧妈》《紧急救援》《唐人街探案3》《夺冠》《急先锋》。
对于是否担心其他春节档电影效仿《囧妈》的行为,夏杰表示:“实际上,圈内人对这个事情还是很敏感的,许多片方不敢冒险。各个片方实力也不一定,而徐峥这几年人气确实比较高。”
据中证网报道,1月24日,就《囧妈》在头条系平台上线播映,《唐人街探案3》的主控方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表示,《唐探3》会先登陆院线。“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除非是网络大电影。”
截至目前,《囧妈》依然是唯一一部在网络上播出的春节档电影。
律师:电影行业可请法院裁定,而不应采取私力救济
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律师认为:“‘浙江电影行业’的声明涉嫌违法,反垄断执法部门不能沉默。”
邱宝昌认为:“落款‘浙江电影行业2万余名从业人员’声明情绪激动,直言欢喜传媒背信弃义。声明称全国影院为电影《囧妈》放映投入相当大的费用,此次‘《囧妈》行为’,给全国影院带来重大损失。声明也表示希望欢喜传媒停止电影《囧妈》互联网首播的行为。浙江电影行业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这个声明无论是电影从业者发布的还是电影行业协会组织发布的,均是违法的。”
他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六条规定,行业协会不得组织本行业的经营者从事本章禁止的垄断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下列垄断协议:
(一)固定或者变更商品价格;
(二)限制商品的生产数量或者销售数量;
(三)分割销售市场或者原材料采购市场;
(四)限制购买新技术、新设备或者限制开发新技术、新产品;
(五)联合抵制交易;
(六)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
本法所称垄断协议,是指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者其他协同行为。
邱宝昌解释,浙江电影行业的声明涉嫌违反反垄断法规定,市场监管部门应对浙江电影行业的行为进行依法查处。
那么,对于损失惨重的院线来说,还有什么可以做的呢?邱宝昌律师认为:“如果欢喜传媒违约侵权,当事方可以向法院提出诉讼,诉前可申请禁令行为保全。请法院裁定欢喜传媒禁止将《囧妈》在网上传播,而不应采取违法的私力救济。”
将如何影响电影行业、视频行业
互联网分析师王辉(化名)认为,字节跳动会因此大幅提高APP的用户渗透率,但这件事并不代表字节跳动会大规模投入长视频。“长视频平台本身就是个壁垒很弱的行业,可以参考奈飞和迪士尼的竞争。其一,这件事情从公关的角度来说,赢得了公众好感,不然就得像快手一样捐钱;其二,电影还是公众的必备需求,可以大幅提高头条系APP的用户渗透率。”
那么,对于头条系来说,此次颠覆性地“购买”《囧妈》,能给它带来什么呢?
互联网分析师裴培、认为:“对于头条系来说,采购《囧妈》这一部电影的性价比也是不错的。这一事件引发的巨大话题效应,已经值得几个亿的广告费了,这一采购行为不但能给头条系APP带来流量,而且提高了头条系的整体声誉:人们纷纷夸奖它效率高、思路灵活、决策流程短。”
那么,《囧妈》在网络平台的播出,是否会为视频行业带来新一轮变化呢?然而,数位业内人士均持否定态度。
裴培认为:“头条系买下《囧妈》的首播权,只是一次成功的战术事件,可能有一点战略试探的意义;但它不构成对整个视频行业乃至泛娱乐行业的战略性影响。进一步说,它不是影视行业‘革新’的象征,它也没有改变过去几年的行业趋势。”
裴培解释:“过去五年,三大视频平台一直在采购、定制或自制头部内容,成本越来越高,从剧集、综艺到电影无不如此。‘平台独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三大视频平台早已不满足于与卫视平分天下。其次,视频平台对电影内容不是没有投入。当然,视频平台对电影的投入远低于对剧集和综艺的投入。为什么?因为电影内容对用户时长的占据偏少,而且是一次性观看,不符合三大视频平台在现阶段的战略目标。”
互联网传媒研究院刘风(化名)则认为,此举字节跳动来说是个好事,但是对于《囧妈》的出品方来说,是特殊时期的一种选择,不是所有的电影都会像《囧妈》一样选择互联网平台。”
影视评论人李星文同样认为,视频网站的主战场不会由电视剧转向电影。
李星文告诉澎湃新闻:“首先,现行的视频行业不是一个纯粹新生的行业,他已经有了大约十年的发展史。这十年就是在不断摸索商业模式,所谓的电影网络院线也尝试过好几次,冲击过好几次。最后呢,发展到了以剧为第一生产力,综艺为第二生产力,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共同组成第三生产力(的情况)。这个现状,它是经过比较长的时间,一步一步演化过来的,也可以说是历史选择了现有的一个模式。”
“第二点,如果网络院线成了电影首要的发行渠道的话,那就意味着现有的实体的院线要‘死菜’。网络院线和实体院线的博弈,在国际上也只是刚刚开始,以奈飞为代表。实体院线的反击的力量还非常强大,也就是说,世界范围内它也没能占得任何便宜,仅仅是刚刚破土,因为电影无论如何来说,都是带有视觉奇观属性的一种文艺产品,如果你不到大银幕上去看,一定程度上它的魅力就折损了,那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就没有区别了,而网络电影到目前为止来看它只是一个低端产品,不具有这个和剧分庭抗礼的真正的实力。”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圆桌
春节档影片全部撤档,如何看待《囧妈》免费?
2020-01-20 2.2k 进行中...
责任编辑:孙扶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囧妈,字节跳动

相关推荐

评论(20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