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纪|武汉人爱吃什么?反正不是野味

匪我思存

2020-01-27 20: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本文作者匪我思存出生于湖北省,是我国著名作家、编剧,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湖北省政协委员。在为病毒疫情积极发声的同时,身在武汉的她也写下《武汉战纪》系列文章,向外界传递武汉的情况与当地人的生活,鼓励人们携手抗击疫情。本文发表于匪我思存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网经授权转载。
今天是武汉封城的第五天了,也仍旧是完全宅在家里的一天。
前两天有人骂我,你们武汉人要是还吃野味,下次还会出这种事。一瞬间气血冲头,哪个地方都有个别人非要吃些奇怪的东西,外地的朋友也不了解情况,今天就来跟大家说说武汉人爱吃什么吧,反正不是野味。
武汉位于千湖之省的湖北,而整个湖北是传统的鱼米之乡,“湖广熟,天下足”。盛产稻米及水产,想想我们拥有无数湖泊,连武汉市区里面大小湖泊都随处可见。所以武汉人爱吃的东西,基本都跟湖泊的产出有关。
比如家家户户最寻常的拿手菜,排骨煨藕。湖北出得上好的九孔藕,炖出来绵软糯,拉丝长,是每个家家(外婆)都能煨出的一罐好汤。暴露年龄的说一句,我这代人的童年记忆,是小时候家属楼楼道里煤炉子上坐着的砂铫子,里面炖着藕汤。这几年,在某些传统菜场,你还可以付钱拿走一砂铫炖好的排骨煨藕,只要吃完把砂铫子还去给老板就行了。可见这道菜有多么深入人心,多么受到武汉人的喜爱。
武昌鱼是名菜,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外地朋友来了我们都要招待吃这鱼,一般来说给他们点红烧武昌鱼,如果是江浙沪的朋友则点清蒸武昌鱼,如果是本地人吃饭,我们就不点武昌鱼了,通常会点一条大白叼。
叼子鱼多好吃啊,虽然刺多但是肉鲜,家里一般做小叼子鱼,好入味,把叼子鱼煎得皮酥肉软,再用醋一烹,啊,配上大米饭我能吃好几条。
还有喜头,我爱吃的烤喜头鱼,跟外地烤鱼都不一样。六七两的喜头鱼,活蹦乱跳,现杀现烤,肉味鲜甜。
作为一个湖北佬,吃鱼,尤其是淡水鱼,我已经被养得嘴叼,一筷子下去就知道这鱼是不是现杀下锅。
还有小龙虾,武汉人民热爱的小龙虾,跟外地的餐厅不一样,本地名店的主流做法是清蒸,只有新鲜的小龙虾,也只有清水虾,才能做蒸虾,因为清蒸对食材的要求高,如果是死虾,清蒸没有大量佐料的掩饰,马上就能吃出来。
夏天是武汉吃虾子最好的季节,像靓靓、巴厘这种吃虾名店都是营业到凌晨三点。有次我给外地的一位朋友接风吃虾,我先过去取号,朋友直接从机场奔店。结果这位朋友拖着箱子到现场一看,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扩音器正报等位还有80多桌,这位朋友惊呆了问我们是还要等80多桌吗?我说还好还好,我早已经取号,大概还有十几桌。
武汉的宵夜文化发达,宵夜摊子上吃的最多的就是烤鱼,烤小龙虾(烤小龙虾可好吃了,比蒸出来的还好吃)烤各种肉串,烤豆筋烤笳子等等……小砂罐煨的鸡汤,里面可以下粉丝,也可以煮面。
通常过年之前,武汉家庭一般都会去排队买各种老字号的炸藕圆,炸肉圆,还有鱼圆。鱼圆是本地特色,菜市场里常见,一个个雪白的鱼圆漂浮在巨大的水盆里,现做现卖。鱼头炖鱼圆也是常见的名菜,清炖,只放姜片,肉质鲜甜。这种做法都要求鱼足够新鲜,不然就腥了。
在过年前,还要去冷记买卤牛肉,去德华楼买热腾腾的新鲜年糕,还有人会买很多严记的烧卖,德华楼的鲜肉包子,用于春节期间过早。
传统一点的本地人家过年自己会灌香肠,做卤菜,腌腊肉和腊鱼。
腌鱼是最常见的,阳台上一晒晒一排,风干之后蒸出来,咸浸浸的好下粥。
现在物质丰沛,超市里什么都有,所以这些腊货备的也越来越少。我妈去年还打起精神晒了点香肠,今年就没怎么弄这些。因为吃新鲜的更好。
冬天里武汉最常见的主流小菜是著名的洪山菜苔,家家吃天天吃顿顿吃也不腻,这菜不要在餐馆吃,只有自己家做的好吃,细嫩鲜甜。
哦对了,过年还有荠菜春卷和蛋饺,自己家做的最好吃了。
传统年夜饭桌上有一碗八宝饭,那是甜的,祝福新年甜甜蜜蜜。
我们家除了八宝饭,还有一大碗甜汤,一般是酒酿小汤圆。
湖北物产丰富,春天的时候吃笋,细细笔直的小笋,清炒可好吃了。春末的时候我们要吃藕簪,那是莲藕的婴儿时期,脆嫩甜。夏天的时候要吃新鲜莲子,我已经跟外地人解释过一万遍,新鲜莲子不苦,因为莲芯嫩黄更甜,苦只说明莲子老了,莲子稍老我们就不吃。嫩莲子像水果一样,水份充足细嫩,清晨三四点摘完早晨运进城应市,我一口气可以吃两斤。秋天不用说了,菱角,嫩的像水果,老的煮了吃,跟栗子差不多,但比板栗吃口要更清雅。冬天,冬天是吃各种小菜的好季节啊,菜苔不说了,黄心菜、塌苦菜、各种水灵灵的小青菜,连最普通的大白菜,经霜后也更甜。
一般人家里真不吃野味,也不会做。
对我这代人来说,我能炒出青椒肉丝算我厉害会做饭,给我什么刺猬穿山甲还有蛇(打出这字来我都一激灵),别说我和我妈了,我认识的人里面,没一个会料理。
严格意义上我不算正宗的老武汉人,但我认识五六代都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所谓正宗的老武汉人,日常他们热情洋溢,也不过叫我去喝汤,或者给我一兜炸好的肉圆子,从来没说搞了一点野味你快来吃。
就这样吧,我要去吃我妈妈炒的菜苔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相关推荐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