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志愿者感染新冠离世,曾称“有一份力量就出一份力量”

澎湃新闻记者 黄霁洁 葛明宁 实习生 沈青青 刘昱秀 陈媛媛

2020-02-04 18: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月3日起,武汉一志愿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在网上流传。澎湃新闻4日核实到,该志愿者叫何辉,今年54岁,是武汉志愿者车队的一员。
武汉某慈善组织招募志愿者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何辉曾是一家医护人员志愿者车队成员。公开资料显示,医护人员志愿者车队职责是义务接送医护人员下班。
4日,何辉的家人告诉澎湃新闻,何辉是武汉本地人,除夕前后,他提到要加入志愿者车队,“有一份力量就出一份力量”,后来发现自己身体不适,就中断了志愿者工作。
何辉居住的社区工作人员回忆,1月31日,何辉家人曾向社区反映何辉身有发热症状,想要住院。后来社区定期联络他,但只能断断续续地联系上。2月3号上午10点左右,工作人员拨通了何辉儿子的电话,电话那头说何辉住在医院。
据何辉家人介绍,何辉于2月3日下午4时许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离世。家人见他的最后一面是在同济医院的门诊,何辉上了救护车准备转院,朝家人挥手,那时候他很冷静,看上去也很坚强。
武汉市蔡甸区玉笋山殡仪馆4日确认,3日晚,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送来一名叫“何辉”的男子,1965年生,死亡证明写着“呼吸系统衰竭”。
【对话何辉家人】
澎湃新闻:您是什么时候知道何辉离世的消息?
何辉家人:昨天(2月3日)开的死亡证明,上面写了新冠病毒肺炎(感染),他走的时候54岁。下午3点,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给我打电话,说他的血氧饱和度只有20%。最后,他在下午4点左右去世了,医院工作人员把他的手机、没有打开过的生活用品包裹和遗书留给了我。
澎湃新闻:他是什么时候感染的?
何辉家人:我记不清是1月29日还是30日的时候,他告诉我自己(可能)感染了,说不舒服,开始咳嗽、发烧,他在家里一个房间把自己隔离起来,我们做好饭给他送进去。
我们不停找医院,各个医院里面排队就诊的人都很多,最后在新华医院拍了胸片,显示双肺发白。但新华医院检测不了新冠病毒肺炎,要在其他指定的医院去检测。我们跑了中心医院等几家都排不上队(检测)。
澎湃新闻:后来得到检测了吗?
何辉家人:在同济医院检测,结果为双阳,等待花了近5天,期间在家里隔离,我每天把他送去发热门诊打针,自己买了白蛋白,希望他能抵抗(病毒)。打完针后,他烧退了,也不咳了,但是呼吸变得困难,不停喘气,也没有力量走路。
在同济医院,他躺在发热门诊的留观床,插个氧气管,自己吸氧,那时候血氧饱和度还有89%。我们在身边看护他,可以感觉到他还有很强的自我意识要跟病毒做抗争,他还跟我们说,转了院就好了。那时候他可以和我们正常交流,说话意识很清晰,坚持自己去厕所。
前天(2月2日),医院安排他转院,去了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晚上10点半住进医院。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见到他最后一面?
何辉家人:我见到他的最后一面是在同济门诊,送他上救护车转院的时候。他跟我挥手,说要我们在家里隔离几天,那时候他很冷静,看上去也很坚强。
转院后,他还给我发消息告诉我在哪个地方、多少号,说手机马上就会收进去,然后我再打电话,就没有人接了。后来都是医院给我打的电话,我就去送过一次生活用品,也看不到他。
澎湃新闻:何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何辉家人:他很关心社会、很开朗、很善良,不管是什么人找他帮忙,他都会不顾自己去帮别人。我们都是武汉本地人,除夕前几天,他得到消息,就说要加入志愿者车队,他跟我说,我有一份力量就出一份力量,后来感染以后就不做了。我们是大家族,有40多人,他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脊梁。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黄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武汉 志愿者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相关推荐

评论(452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