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数据下的武汉:普通人的“封城”十日生活

2020-02-06 20: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DT财经
原创 定闹钟抢菜的DT君 DT财经
下楼倒完垃圾,冯先生取下身上的全副武装:帽子、眼镜、手套和口罩。紧接着,他将外套换下、好好洗了个手、再给衣物喷上消毒液准备洗掉。
农历正月十一,武汉宣布封城的第13天。而这一套从武装到彻底消毒的全过程,哪怕只是推开家门下个楼的空档,冯先生一家人也严格遵守执行了13天。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2020年1月23日上午10时,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宣布:武汉全市公交、地铁、轮渡和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全部关闭。
从那时起,关于武汉的故事就变得有些微妙。“500万人逃离武汉”“凭什么是我们”……施加在这座城市之上的压力,也正随着疫情数字的上升而蓬发。
尽管我们通过一些短视频、vlog以及武汉人的疫情日记,可以从小切口看到一些细碎的城市拼图,但这毕竟不是全部的900万人。
剩下的人过得怎么样?日常生活能够正常运转吗?漫天的舆论席卷这座城市的时候,他们的心情如何?他们在关心什么?
我们将通过线上搜索数据以及饿了么外卖数据,带你走进这座城市,看看最近的武汉。
1
关键词:焦灼、焦虑

曾经繁华的江汉路商业街一片萧瑟,没有车的道路和空荡荡的广场,武汉的一切像极了电影《我是传奇》里“K病毒”造成的末世情节。
这是2020年1月24日,农历腊月三十,除夕。但对于冯先生来说,这是焦虑情绪与日俱增的封城第二天。
常年在北京工作的冯先生回武汉没几天,就收到了封城的通知。取消了春节出行计划的同时,他也和家人商量取消了各种家庭聚会。
“除夕那天,武汉所有医院缺床位、缺物资的消息刷屏了我的朋友圈。一瞬间所有人都处在一个很焦虑的状态。大年三十那一天,可以说是最崩溃的一天。”冯先生告诉DT财经。
当时武汉身处疫情中心,但他获取信息最多的渠道却是朋友圈和一些新闻报道,缺少官方的声音。不确定性与未知,不断加深他的焦虑情绪。
权威信息的缺席,让武汉人把大量的信息焦虑都诉诸搜索引擎。百度的搜索数据显示,武汉人民对疫情信息的搜索热度相比全国人民都要“快半拍”。在春晚的黄金时段,武汉人搜索“疫情”信息的热度也迎来了一个高峰。
(图片来源:百度APP)
封城的前五天,武汉人对医疗救助力量和防护物资的关注度最高,在所有搜索内容分布中分别占到22%和20%。
冯先生告诉我们,22号那天口罩在线下药店就处于缺货状态。而他在22号在网上下单的口罩目前仍未送到。口罩难求,武汉人民搜索“防护口罩”的热度也在23号宣布封城的那一天达到顶峰。
口罩之后,市民对药物的需求也开始攀升。根据饿了么的数据,武汉市12月以来的医药订单的日均下单量持续上涨。1月份以来的医药订单日均下单量环比12月上涨14%, 医用护理口罩是人们选购的热门商品。

1月24日前后,包括武汉协和医院在内的机构提供了诸如《疫情防治:协和解决方案》等办法,这让武汉留守市民开始定向购买某些药品。
2
关键词:有序、乐观

从极度焦虑到情绪逐渐稳定,冯先生这几天的情绪起伏代表了大部分待在家里的普通武汉市民的心路历程。
武汉封城、疫情信息全面公开后,冯先生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家里度过,最远可能就去过家里的阳台。
与冯先生一样,绝大部分的武汉市民在过年期间选择待在家里,就算出门,目的也多在于购买生活物资。百度地图数据显示,武汉在大年初一的驾车出行大幅下降,相较去年同期下降约76%。偶有市民出门,出行的高频目的地也都集中在医院和超市。
疫情爆发的特殊时期,城市的公共卫生和医疗资源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每一个新增的确诊病例背后都像埋下了一个个不安稳的定时炸弹。
处在疫情风眼的普通武汉人,在尽力做好隔离自己的工作。从代表市内实时人口密度的百度热力地图来看,武汉市近日除医院以外,人流密度最大的区域大多集中在住宅区和商超附近。
(图片说明:1月26日的武汉实时人流密度情况。)
其中,长江两岸的江汉区、江岸区和武昌区等中心城区分布着最高的人流密度。沿着武汉地铁的1号线,人流密度在崇仁路、循礼门和大智路一带由于分布了多个医院和密集的住宅区而呈现出飘红的点状分布。
(图片说明:1月30日的武汉市实时人流密度情况)
疫情短时间内无法控制,市民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但考虑到前往商超便利购买物资需要消耗所剩无几的防护用品,外卖平台仍在运营的情况下,武汉网友也学会在社交媒体上互相安利外卖代购等在线储备方式。
(图片说明:微博网友在网上有条不紊地记录着和分享着储备物资的方法。)
我们通过外卖平台的数据也看到了武汉市民们宅家10天、积极防控疫情的行为图谱 。
1月以来,武汉人民在外卖平台上下单的商超便利订单的笔单价环比上涨了29%。武汉洪山区,是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光谷商圈所在的行政区。这里聚集了最多武汉市民在线下单的需求。而被动成为“懒人”的武汉人还大量集中在人流密度最高的江汉区、武昌区以及江岸区等中心城区。
除此之外,在线求助外卖小哥跑腿的外卖订单也在封城前后持续上涨。在跑腿需求中,订单量最大的来自食品的购买,其次则是日用品、其他和药品。
据饿了么统计,2月以来外卖小哥单日的跑腿距离总和是过去的3倍多,但每单距离却缩短了18%。人们对疫情的防控意识更加高涨,如有需要购买食材和日用品,也会求助小哥来帮忙就近购买。
尽量不出门,这也是整个城市对每个普通人的求助。从这些数据里,你可以看到武汉的普通市民们正在默默地帮助这座城市尽快恢复元气。即使生活局限在了从玄关到阳台的一小段距离,但许多武汉人通过拍视频让外面的世界了解:他们正通过最朴素也最有效的方式争取疫情的拐点——就是呆在家里严格做好疫情的防控。
(图片来源:快手APP)
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将坐标定位到武汉,你会看到许多武汉人成为了vlogger,不时分享着自己宅家的生活。我们也看到了特殊时期通过文字、视频的载体记录下的每个平凡人的思考、 表达和乐观向上的力量。
(图片来源:微博)
看似苦中作乐的景象和冷静表达背后,或许正如武汉vlogger林晨同学说的那句话一样:“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力量让这个城市正常运转,大家都想做对的事。”
3
关键词:守望相助

在疫情之中,我们看到了武汉乃至全国人民的自救方式和对这座城市的责任感。而在此之外,我们还通过数据看到了人们在疫情之中的相互扶持。
疫情的扩散,让我们意识到自我保护之外,也有一部分人意识到要保护他人——特别是在武汉的亲朋好友们。饿了么数据显示,从1月21日(腊月二十七)伊始到1月28日(正月初四),短短一周时间内,全国各地累计给武汉人民下单了1.8万个口罩、 2700多份消毒液以及1200多份感冒药。
从1月23日封城开始,以外地给武汉用户的下单品类来分析,大量的订单集中在便利店、水果和大型超市。换句话说,大家仍然希望武汉的亲人好友们能够有充足的物资,撑过运输物流条件比较吃紧的春节假期。
虽然在这个春节,疫情蔓延导致亲人无法团聚、相隔千里,但是人们仍然无法割舍挂念,希望身处风暴中心的武汉亲友吃好喝好,保护好自己。
在这些外卖订单的备注留言中,“谢谢”、“门口”和“小哥”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为了减少可能的传染,武汉市民和外卖小哥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外卖小哥将需要送达的物品送到门口后再到楼下致电下单的顾客。而人们也对仍然坚持工作的小哥致以由衷的感谢。
此外,“医护人员”和“白衣天使”等关键词也被人们常常提起。备注中标注“武汉加油“、“注意疫情”等字样的订单分别达到了5504条和 4563条。
除了直接为留守的武汉人远程购买,还有更多的人在关注武汉的物资问题。
我们发现,围绕关键词“武汉捐款”的搜索热度在封城后的第4天达到顶峰。在湖北红十字会物资分配风波之后,许多网友出离愤怒,人们对捐赠物资流向的讨论也达到了白热化。
(图片说明:关键词“武汉捐赠”在1月26日达到搜索热度高峰。图片来源:百度指数)
在武汉900万普通市民从焦虑、崩溃到寻求自救的身后,还有身处武汉之外的普通人,监督物资流向时的焦灼。
疫情数字仍在增长。
截至目前,全国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均超过2万,其中湖北省就有超过13500的确诊病例,而来自武汉的病例数又占据整个湖北省的将近一半。
新建的雷神山、火神山医院和由几个会展中心、体育中心改造而成的“方舱医院”将为武汉增加更多床位。但是对于疫情能否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控制住尚无定论。在这个关键时刻,每一个普通人对公民义务的坚决履行将会成为阻断传染源的关键点。
在最后,借用武汉网友乐祁的一段分享,希望大家获得些许坚守下去的积极情绪:“除了一线的医护人员,为了这个城市的正常运转,今天看到交警环卫仍在岗工作,社区物业在协调,甚至还有像我这样涉及民生公共例如水电的员工也身在其中,觉得辛苦害怕的同时,又有一点骄傲了。”
作者 | 何书瑶
编辑 | 阿 米、小 唐
设计 | 赵 芸、邹 磊
· 合作、交流请关注微信公号DT财经(ID:DTcaijing),转载请添加微信dtcaijing005
原标题:《外卖数据下的武汉:普通人的封城十日生活 | DT数说》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外卖,新冠肺炎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