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节档,《我来自北京》为网络电影加了分

2020-02-08 11:2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网视互联编辑部 网视互联
作者 | 猫叔
春节档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但2020年的春节档却充满了“动荡”。不过,在院线电影纷纷撤档之后,人们欣喜地发现,网络电影的春节档,呈现出了跟往年不一样的样貌。
春节前后,由北京市广播电视局指导、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支持、北京长信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的《我来自北京》系列电影陆续上线,正式拉开了网络春节档的序幕。
其中,《我来自北京之扶兄弟一把》《我来自北京之过年好》分别于1月24日(大年三十)、1月29日(大年初五)登陆爱奇艺,而《我来自北京之铁锅炖大鹅》则于1月25日(大年初一)在优酷上线。
《我来自北京》系列以来自北京的青年扶贫干部为第一视角,将镜头对准了精准扶贫工作,紧跟社会步伐,记录时代变迁,通过基层小人物反映大时代风貌。这样的现实题材看似并非网络“主流”,但在这个春节档,却在一众古装、玄幻、怪兽等虚空题材中脱颖而出,释放出强大的市场影响力。
来自“扶贫工作档案”的贺岁喜剧
“扶贫”和“贺岁喜剧”,这两个看似不搭的元素,在《我来自北京》中得到了很好的融合和体现。
尤其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节点上,在春节这个大量青年返乡的喜庆节日里,《我来自北京》恰逢其时。
《我来自北京》系列包含多种类型的影视作品,目前已经上线的《扶兄弟一把》《过年好》《铁锅炖大鹅》只是《我来自北京》系列的一部分,第四部《我来自北京之我爸是警察》也将于3月份在视频网站上线。
《我来自北京》系列电影中的每个故事都分别对应一个扶贫工作档案,所有故事均根据真实扶贫案例改编。
虽然讲述的是首都青年干部驻村扶贫的主旋律故事,但《我来自北京》用符合年轻观众审美兴趣的视听语态、急缓搭配的故事节奏、恰到好处的悬念、轻松幽默的剧情和鲜活可爱接地气的人物,迅速拉近了和观众的距离,让观众始终保持“沉浸式”的体验,也让影片更加顺畅地传递内容和价值观。
《我来自北京》系列电影真正做到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使用平民视角,真实反映基层脱贫人员背后的欢笑与泪水,以及普通老百姓的成长和梦想,可以说是基层驻村干部深入农村精准扶贫的缩影。
《扶兄弟一把》中,刘智扬饰演的王晓石为推广“中华土蜂”吃遍闭门羹,但却依然不气不馁。
《铁锅炖大鹅》里岳丽娜饰演的梁田,为卖大鹅绞尽脑汁,困难重重,但也妙趣横生。
片中“武松打鹅”“黑鹅帝国”的搞笑桥段,更是充满了浓烈的乡土智慧,瞬间让人笑出鹅叫声。
《过年好》中,杨志刚饰演的姜大为有针对性地“对症下药”,终于让尖懒馋滑“四大天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通过影片,我们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扶贫工作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每个村的脱贫工作都有那么几块难啃的“硬骨头”。
《扶兄弟一把》里的“容奶奶”“刘老九”“周二憨”,《过年好》里的“尖懒馋滑”,《铁锅炖大鹅》里的“富贵”和“张英俊”……尽管他们境遇不同、问题各异,性格也千差万别,甚至提出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奇葩要求,但青年扶贫干部没有任何叫苦、畏难、厌战情绪,而是见招拆招,通过用心、用情、用力,甚至斗智斗勇,最终“啃”掉这些最后的硬骨头,确保全面小康路上没有一个人掉队。
从呈现出的效果来看,《我来自北京》系列乡土气息浓郁,但绝无浅薄寡趣,虽然是主旋律,但却采用轻喜剧的风格,平凡真实中蕴藏生活乐趣,矛盾冲突中伴随生活智慧,诙谐而不失庄重,雅俗共赏、老少皆宜。
影片播出后,不仅年轻观众很“买账”,影片口碑一路飙升,热度纷纷突破5000,就连众多基层第一书记都纷纷点赞,表达着认同和感动。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我来自北京》虽然对困难重重的扶贫工作进行了艺术化加工,让整个故事趣味无穷,但却并没有刻意对人物和事件进行极致化的处理,也没有太多悬浮的细节,所有的故事和情感都建立在“真实”之上。
因为真实,所以更容易引起观众共鸣,这或许就是《我来自北京》的魅力所在,也是所有现实题材的生命力所在。
记录时代者,才可能被时代所记录
如果说一部优秀的文艺作品,就是一个时代的一种“表情”。那么毫无疑问,《我来自北京》系列电影让网络电影行业的这种“表情”,变得生动丰富了起来。
事实上,自2019年以来,网络电影里的现实题材就一直在挣扎中进步,但直到《我来自北京》系列电影的出现,似乎才让我们看到了网络电影现实题材崛起的信号。
广电总局一直在倡导“小正大”,也一直在号召文艺创作要以人民为中心、以现实题材为主体,把人民群众作为艺术表现最重要的“主角”,做新时代的记录者、讴歌者、建设者。
但是像《我来自北京》这样记录时代风貌、彰显主流价值的作品,在网络电影里极其稀缺,甚至是个“异类”。
《我来自北京》已经用三部作品证明,主旋律题材与网络视听受众并不相悖,现实题材在网络上同样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关键在于怎么找到艺术性和商业性的平衡。
《我来自北京》系列每一部电影都瞄准了精准扶贫,主题一脉相承,但现实中的扶贫案例为创作带来了庞大的灵感源泉,这也让每一部作品都视觉新颖、人物鲜活、风格独具。
目前网络电影行业普遍面临着题材扎堆内容趋同的困境,而《我来自北京》却选择了融入时代发展大潮,通过观察、体验、记录时代的巨变,让影片成为这个时代真实的记录者,真正做到了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
这正是网络电影所缺少的,毕竟,只有去记录这个时代,才有可能被这个时代所记录。
行业变革需要更多《我来自北京》
必须承认,近两年网络电影在题材及叙事手法上,已经进行了诸多的创新和有益的尝试。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网络电影看似热闹的表面之下,呈现出的依然是一片贫瘠和荒凉。拍摄出来的东西没有触动人心的力量,缺少记录时代的价值,更别说启迪人心了。
值得一提的是,《扶兄弟一把》的导演柏杉,曾经执导《大秧歌》《勇敢的心》《神医喜来乐传奇》等众多热播剧。
而《过年好》《铁锅炖大鹅》的导演,则是《灵魂摆渡·黄泉》《最美的青春》的导演巨兴茂。
网络电影《灵魂摆渡·黄泉》在2018年上线后,以4700万+票房分账成为了爱奇艺网络电影票房冠军,而且豆瓣评分7.1,评价人数超过了8万人,成为了女性向网络电影的标杆之作,也是网络电影里少有的出圈力作。
从《灵魂摆渡·黄泉》到如今的《我来自北京》系列,作为出品公司的长信传媒,虽然不是一家网络电影公司,但每一部作品都在推动着网络电影行业的进步。
而这一切,跟著名导演、编剧、监制郭靖宇是分不开的。
作为《我来自北京》系列监制、长信传媒创始人,长信传媒的作品跟郭靖宇导演的过往作品在创作理念上,几乎是一脉相承的。
不管是热播剧《铁梨花》《将·军》《我的娜塔莎》《打狗棍》《勇敢的心》所表现的家国忠义,还是“在南洋”系列《小娘惹》《南洋女儿情》《南洋英雄泪》反映的南洋华侨艰辛创业历程,再到现在的《我来自北京》系列网络电影聚焦的首都干部驻村扶贫工作……不管任何形式的创作,长信传媒都始终保持着一种创作的“使命感”,保持着一部影视剧该有的神韵和灵魂。
尤其《我来自北京》系列,为网络电影行业加分不少。这些网络电影更加亲民、更接地气、更有烟火味,对现实有价值、对文化有传承,这也让网络电影不仅仅只是消遣的娱乐快餐,也不只是为了迎合观众、赚取票房,而是具有了观照当下、记录时代的价值和触动人心的力量。
长信传媒已经做出了很好的表率,但是行业变革还需要更多的《我来自北京》。
目前现实题材网络电影还处于艰难的探索和过渡期,但在《我来自北京》系列的带动之下,相信会有更多的网络电影试图摆脱行业发展过程中的产业喧嚣、资本躁动和价值游离,开始扎根生活、关照现实,最终让这种创作的“使命感”和担当意识,成为行业内普遍的一种“创作自觉”,而这,或许就是一个市场逐渐回归、融入主流的过程。
·END·
近期热文
“网剧二轮上星”成常态
按下暂停键的影视行业
2020春节档最大的危机
网络电影2020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13752255077
转载 | 加入社群 | 投稿
请联系微信 netwdj
原标题:《这个春节档,《我来自北京》为网络电影加了分》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