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枪击案曝军中腐败“冰山一角”:利益盘根错节,改革艰难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虞群

2020-02-15 08: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年来,美国、德国、新西兰等国多次爆发以报复社会为目的、肆意杀害无辜平民的“无差别犯罪杀人案”。然而,2月8日,在素有“黄袍佛国”“微笑国度”美誉的泰国,竟然也爆发了一起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疯狂枪击案,案件共造成30人死亡,58人受伤。最具讽刺意味的有两点,一是凶手是一名现役军人,军人的天职本是捍卫国家主权和人民安全,然而,他却丧心病狂地将枪口对准了本应属于自己保护对象的平民;二是作为佛教徒的凶手选择在重要佛教节日“佛诞节”这一天制造杀人惨案,不仅仅是对传统伦理的公然挑衅,更是对生命尊严的严重亵渎。
泰国民众向来乐天知命、崇尚和平、排斥暴力,这次极端恶性杀人事件在泰国历史上尚属首次,对整个社会造成了极大恐慌,事发当日成功逃亡的民众至今仍心有余悸。
惨案发生至今已整整一周,惊魂甫定的人们仍在反思与拷问,究竟是什么,让一名军人变成了恶魔?作为对凶手负有管理教育责任的泰国陆军,立刻被推到风口浪尖,成为社会拷问的焦点。
随着媒体和公众对这一事件幕后的资料不断挖掘和剖析,被诟病已久的泰国军队内部腐弊问题也逐渐露出冰山一角,遭到广泛质疑与抨击。泰国陆军司令阿披叻·空颂蓬上将启动紧急危机公关,第一时间向公众宣布,将启动前所未有的军队内部反腐肃贪。倘真如此,这次事件或许能够成为泰国军队改革的一大契机。
军人为何变身恶魔?
2月8日是泰国传统宗教节日“佛诞节”,所有娱乐场所一律关门歇业,举国民众拜佛修心。谁也没有料到,就在如此圣洁祥和的佛教节日里,一起残暴无比的疯狂大屠杀即将上演。万佛之国顷刻之间堕为人间炼狱!
当天下午3时许,在泰国陆军第二军区司令部驻地——东北部呵叻府,一位名叫乍格潘·托玛的陆军上士开枪杀害自己的上司阿南达洛·加萨上校及其岳母阿侬·米占之后逃回军营,从军火库中劫夺大量枪支弹药。随后,乍格潘驾驶车前往呵叻市中心的一座大型商场,一路肆意击杀前来阻截的警员与路上行人,造成多人丧生。到达商场后,他先是引爆商场前的燃气罐,尔后进入商场大开杀戒,并利用商场内的顾客作为人质,与警方对峙。双方对峙一直持续了15个小时,第二天上午,凶手终于被警方击毙。
一名军人是如何成为恶魔的?
毋庸置疑,作为一名具有完全行为责任能力的成人,乍格潘本人应该负最大责任。目前尚不清楚他的成长经历和家庭环境。但是,从他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的内容以及行凶过程中的表现来分析,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以下两点结论:
第一,他本身具有很强的暴力倾向。这一点,可以从他的脸书记录中找到答案。他是枪械爱好者,更是一名神枪手,其个人脸书账号中不乏个人射击训练的动态展示。而且,他本人持有5支枪,每支枪价格都在10万铢(约2.38万元人民币)以上,这对于月薪仅1.8万铢(约4300元人民币)的乍格潘来说,绝对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可见他对枪械的喜爱。他在住所的院子里,专门堆放了不少沙包,用以训练射击。此外,他还热衷于有暴力内容的网络游戏。
第二,他非常关注媒体报道过的恶性杀人事件,同时也非常喜欢暴力复仇电影,这些都是具有强烈作案倾向的明显特征。在他的脸书记录里,可以看到他多次转发1月刚刚发生在泰国中部华富里府的“校长劫金杀人案”的相关报道,以及2019年上映的讲述社会边缘人复仇故事的好莱坞电影《小丑》(the Joker)的海报。乍格潘在行凶过程中仍持续不断地更新自己的脸书账号,不仅发一些诅咒性、挑衅性的文字,而且还上传自拍视频,神情淡然地表示“扣扳机扣到手抽筋”,直到泰国政府和脸书公司联系关闭他的账号。很明显他是在模仿2019年3月新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惨案和2019年10月德国犹太教堂惨案,这两起案件的凶手在行凶过程中均在网上直播。
可以说,具有暴力倾向的乍格潘本身是一枚“定时炸弹”,但引爆这枚炸弹的导火索又是什么呢?
“导火索”牵出军中腐败
根据知情人的爆料和媒体的发掘,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乍格潘之所以失去理智,最终做出报复社会的残忍举动,是因购地建房一事与上司阿南达洛·加萨上校交恶,长期受到后者的讹诈与欺凌,心中愤恨不已,便一直谋划着复仇泄愤。
由此事牵出了军中的腐败弊端——泰国军队中普遍存在着的既不合法、又不合理的购房潜规则,以及这种潜规则中隐藏着的巨大的经济利益链条。
一般来说,泰国军营中均建有公寓房,提供给现役军官与军士免费居住。而营区公寓房不是私产,按规定退役后必须搬离。所以,军官和军士们基本上都会在营区外再购置土地建房。军官因为收入较高,会选择在城区购买或自建私宅。但低阶军士收入不高,更倾向于在营区周围(大部分是郊区)购地建房。很多营区本身有大量军用闲置土地,私人承包商打通关节,以低廉价格大量购买这些土地,同时与部队长官达成默契,打着为士兵谋福利的幌子,吸引收入不高的士兵们购买属于军队的土地以修建住宅。
因为私人承包商本身就是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得土地,所以出售价格相对不高。因此,尽管知道自己并没有土地所有权,不少士兵仍然乐意通过这个途径购地建房。私人承包商为了吸引顾客,还推出一项听上去极其诱人的服务,即帮助士兵向陆军福利厅申请高于实际建房支出的住房贷款,承诺一旦申请贷款成功,便立即将虚领套现的那部分贷款返还给贷款士兵。一些急于用钱周转或者无钱装修住宅的士兵,自忖凭借自身力量无法顺利申请贷款,便趋之若鹜。
而部队长官则“两家通吃”,坐等敛财。申请贷款的士兵需要“孝敬”部队长官,才可获得贷款资格。同时,私人承包商也会给部队长官数目可观的分成。也就是说,私人承包商、部队长官和贷款士兵之间,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共同侵吞军队利益。在这根利益链条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陆军福利厅负责房地产评估的军官和私人承包商之间,也存在默契。
回到乍格潘杀人案的导火索事件。阿南达洛上校系陆军第二军区第23步兵团军械营营长,乍格潘上士则是他麾下士兵。阿南达洛的岳母阿侬·米占凭借女婿的关系,承接为低阶军士们办理申请陆军福利厅住房贷款的业务。阿南达洛的妻子,也就是阿侬的女儿,则是建筑承建商。也就是说,阿南达洛上校一家完全垄断了军士们贷款建房的业务。
2019年,乍格潘上士经过阿南达洛上校的批准,得以通过阿侬向陆军福利厅提出住房贷款申请,并成功获批112.5万泰铢(约26.78万人民币)贷款用以建造住宅。阿南达洛的妻子承建工程,购地款与房屋造价约定为75万泰铢(约17.85万人民币)。按照陆军福利厅的规定,贷款发放至代理申请贷款公司,而非申请贷款者本人。于是,所有贷款分三次进入了阿侬·米占的账户。
超过实际购地与建房成本部分的贷款本应全额返还乍格潘。然而,阿侬·米占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另外,乍格潘介绍自己战友去购地建房,阿侬·米占承诺支付他5万泰铢(约1.2万元人民币)作为佣金,却也是口惠而实不至。这两项迟迟未返还的款额合计42.5万泰铢,乍格潘十分焦急,每月1.8万铢左右的收入还贷之后所剩无几。
乍格潘曾两次当面向阿南达洛上校索要欠款,均被拒绝。据乍格潘的战友爆料,第二次索款未成时,乍格潘当着阿南达洛上校的面问他:“如果死了你还能拿钱去花吗?”(案发当日乍格潘也把这句话发到了自己的脸书动态上)他的态度立刻遭到了阿南达洛上校的报复性惩罚。乍格潘不仅被关禁闭,而且原本240铢每天的外出出勤补助也被削减为100铢,令乍格潘更是怀恨在心。
2月8日当天,乍格潘携带枪支,在阿侬·米占家中再次索要欠款,发生争吵,拔枪射杀阿侬和阿南达洛后,开始疯狂滥杀,酿成悲剧。
陆军司令誓言改革
这一事件被媒体报道后,陆军内部其他问题也都纷纷被曝光。据说,乍格潘的经历仅是数千名军士中的一例,仅呵叻府就有400名士兵有着同样的遭遇,这一事件所暴露的泰国陆军腐败仅是“冰山一角”而已。
一时间,泰国军队自身的经商问题、以裙带关系攫取不当利益、军队内部不健康的官兵关系、武器管理松散、士兵心理健康、军官克扣军饷以及吃空饷、退役军官长期占用军队公寓甚至出租牟利等等问题,以及其他种种沉疴旧弊,都引发泰国各界对军队的口诛笔伐,倒逼着军队以此为契机,迅速推动从严治军,进行刮骨疗毒。
案件爆发后第二天,陆军司令阿披叻上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此案细节,并回答记者提问。其间,他数度落泪,表示在自己于2020年9月30日退休之前,一定要让泰国陆军风清气正。他当场宣布,要开设陆军投诉中心,让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中下层士兵们有机会直接向他本人申诉。在今年2月之内,所有退役军官必须搬出军队公寓,将公寓留给真正有需要的现役军人。同时,保证在4月的将官人事调整以及随后的校官调整期间,会有一大批少校到中将级别的军官因涉嫌违规经商攫取不当利益而被撤职查办。
次日,阿披叻再度接受采访时表示,投诉中心将于2月17日正式运营,而清理退役军官占用公寓之事也正加紧推进。现任总理兼国防部长巴育上将也支持他的做法,他表示已经到了开启陆军真正改革的时机,自己作为陆军司令首先要做好表率。
根据笔者的理解,阿披叻上将启动的这轮紧急改革核心要义便是“从严治军”“依法治军”,针对陆军长期存在的各种不良风气和违法乱纪现象重拳出击,惩治腐弊,以保障中下层官兵利益,维护纯洁军营生态。军队本身经商、军官亲属从事涉军生意、军官侵占士兵利益等问题将是重点整治领域。
客观地说,阿披叻上将担任陆军司令以来,高度重视中下层官兵利益保障。他本人经常亲自对基层部队进行突袭,检查士兵伙食标准落实与否,与士兵们进行面对面交流,倾听他们的呼声。所以,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这样的不良风气应该可以得到改善。
此外,阿披叻本人对于陆军经商也极为不满。陆军是泰国军中老大,冷战时期得到美国大量军援,除用以发展军事装备以外,陆军还涉足各商业领域。经过数十年的经营,泰国军方拥有诸如银行、酒店、高尔夫球场等产业,此外还拥有报社、电台和电视台等大众传媒。管理这些产业耗费了陆军大量人力物力,同时也滋生了许多腐败领域。阿披叻表示要和财政部签订备忘录,将所有产业收入上缴国库,然后按照比例返还陆军,作为将士们的福利。如果真的可以做到,将使军队职能分散、不聚焦使命的现状大为改善。
一人之力难撼积弊
然而,阿披叻想凭借一己之力,撼动泰国军队中因循已久的等级文化和官僚主义,难度着实很大。等级观念经过数百年的传承,已经深入到泰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泰国社会对服从和恭敬这两项行为特别强调。“长幼有序、等级分明”的传统文化更是时时处处都在规范泰国人的言行举止。
在泰国,人们的官职、年龄、出身、地位、财富、资格等都是享有尊严的依据。这在政治等级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任何一级官员要绝对尊敬和服从上级。这种等级观念在1932年革命后遭到了来自西方的民主价值观念的冲击,但并没有从根本上动摇它在泰国社会观念中的地位。随着王权在泰国政治生活中的强化,等级观念自然也会随之强化。所以,阿披叻希望在他仅剩的7个月任期内,完全做到军队生态风清气正,官兵平等,恐怕只是美好的愿望。
另外,规模庞大且盘根错节的陆军自营商业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包括军队中已经见怪不怪的“官商利益共同体”,即使在阿披叻任内会暂时收敛以避锋芒,待阿披叻退休后,恐怕又会卷土重来。
乍格潘上士一手制造的惨案,既是他个人的问题,但畸形扭曲的军营生态也绝对难辞其咎。希望在这一事件中死去的30条生命,能够成为泰国军队从严治军的新契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泰国,枪击案,军队,腐败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