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家廖炯模今晨辞世享年89岁,曾创作《五朵金花》等海报

澎湃新闻记者 陆斯嘉

2020-02-16 10: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廖炯模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筹建。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陆林汉 2017年11月采访(04:35)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今早获悉,知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今上海美术学院)第一届油画系系主任廖炯模教授于2月16日清晨4:30因病在上海华山医院辞世,享年89岁。
廖炯模除油画创作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创作大量电影海报,如《甲午风云》《五朵金花》《刘三姐》等,影响极广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毛时安说:“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这些电影海报嵌入了生命的深处,是我们成长路上的界碑!”
创作中的廖炯模
廖炯模创作的《五朵金花》电影海报
廖炯模,1932年生于福建厦门鼓浪屿,祖籍中国台北。1955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历任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油画教研组组长,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第一届油画系系主任。曾为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上海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代表作品有《童年走过的路》《延边秋色》《馨》《萌》《祖国的声音》等,出版有《水粉画范本个人专集》《廖炯模风景画作品选》《上美·足迹-廖炯模》等。2017年,“岁月的印记——廖炯模艺术作品展”曾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展出。廖炯模寄情山水,喜欢画风景和静物题材,《童年走过的路》画的是他小时候上学经常走的一条小径,湛蓝色的天空、干净的阡陌小道,浓密的色彩交织辉映。
廖炯模油画作品
《古道残垣》 布面油画 1978
《百年大树》 纸本水粉 1982
2月16日上午,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老教授协会副会长吴耀新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对廖炯模的辞世表示非常惋惜,“去年夏天,廖炯模因为急性胰腺炎住进华山医院,今年1月我最后一次去医院慰问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前。刚刚入院时,他还有力气讲话,握手也有力量。由于疾病原因,不能进食,长期采用输液方式,时间久了,只能躺在病床上,虽然看起来越来越不好,但我内心希望他可以度过这一关,可惜没能度过。”
吴耀新告诉记者,廖炯模教授生前参加的最后一次大型展览是2018年10月在上海图书馆举办的“燃点——上海美术学院老教授作品展”,此外在2018年上大美院老教授协会的迎春会等活动中,“他都做了很精彩的发言。”
对于廖炯模早期影响极广的电影海报创作,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毛时安说:“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这些电影海报嵌入了生命的深处,是我们成长路上的界碑!”
知名油画家、上海美术学院油画系原主任姜建忠对澎湃新闻说:“廖老师是我们油画系的第一位系主任,在学风,师德,教育上廖老师为油画系做出了表率,奠定了基石。他老人家无私、豁达、正直,上海美术学院油画系的今天是与廖老师的奉献与领导分不开的,在今天的学术领域与官场上正需要这样的人,德高望重,廖老师一路走好!”
“燃点——上海美术学院老教授作品展”海报
生前,廖炯模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曾笑言:“从读书,到鲁迅美术学院毕业留校任教,之后来沪执教一直到退休,我没有离开过校园。”
从参与筹备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到筹备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今上海美术学院),并担任油画系的第一任系主任,廖炯模为我国的油画教育事业默默耕耘几十年,亲历了很多历史性的时刻。廖炯模为人儒雅谦和,但在教育理念上却有着很强的原则。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成立初期,院方想让他担任绘画系主任。当时的绘画系分科不明确,包括了油画和国画,这种现象在新中国美术院校成立初期比较普遍。然而,廖炯模希望按专业分科,单独成立油画系和国画系。他的建议得到了学院的支持,而这种学科模式延用至今。
廖炯模在教学中
当年,刚刚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并留校任教的年轻教师廖炯模,是通过绘制一组电影海报而在中国的美术界崭露头角的,《五朵金花》《刘三姐》《自有后来人》《甲午风云》……这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影片海报,都是经廖炯模一笔一笔绘成的。
《刘三姐》和《甲午风云》海报
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王远是廖炯模的学生。“在我进大学之前,我在学画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廖老师的名声了,最有印象的是一幅电影海报《甲午风云》邓世昌,是李默然演的,他的两手放在胸前,廖老师的造型能力,那个时候我们一看都惊呆了。还有其他我们在学画的时候,他的一些作品范例印刷出版物,我们都经常会临摹的。”
除了画出脍炙人口的电影海报,廖炯模的水彩画、水粉画、油画创作都取得过令人瞩目的成就。
廖炯模曾回忆说:“大约在 20 世纪六七十年代,鲁迅美术学院图书馆进了一批印象派的画册。翻开画册,那响亮饱满的色彩立刻把我吸引住了,感到又震撼又惊喜。”他的“艺术的视野一下子被打开了,感觉色彩一下亮起来了,漂亮极了”。
“他对色彩的追求,对色彩微妙的感觉,用画笔的潇洒,和用画刀的老辣,是他的一个特点,都是一般艺术圈里面很难做到的。”王远说。
《五彩缤纷》布面油画 1994
《苗家女》油画 1977年
《层林尽染》
上海博物馆原馆长陈燮君说:“在廖炯模先生的绘画作品中,‘色彩的演绎’‘结构的把握’‘节奏的驾驭’和‘抒情的魅力’始终是他的视觉语言的艺术个性。”
廖炯模钟爱大自然。他将艺术趣味的重点放在恬静和壮阔之中,题材偏重于静物和风景,既寄情江南水乡,也描绘北国风光。他说自己一直在寻找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故乡鼓浪屿与江南古镇一直给予他灵感,给予他感动。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超在谈到廖炯模的绘画作品时曾说:“他画的景物趣味还在于对古道残垣的怀旧。时常想完成一个系列,把逝去的东西放入悠悠天地,前思古人,后示来者。”
《晌》 布面油画 1978年
《岁月的印记》
廖炯模先生的生活经历跨越南北,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他曾谈及这段生活对其艺术的影响:
“艺术是相通的,或许早年生活在鼓浪屿的原因,我比较喜欢西洋绘画,特别喜欢画风景,也喜欢色彩,鼓浪屿的蓝天、白云、红花,灿烂、鲜艳的色彩影响了我的作品。我也喜欢音乐,到了“鲁艺”后,跟着音乐部听贝多芬、德沃夏克、舒曼……我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画画,无形中把音乐的节奏和旋律融合到绘画中。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喜欢西洋古典音乐,但绘画上则更喜欢印象派前后。艺术本身是一种心灵的感悟,有时候不能用语言来表达,其中有种深刻的内涵,囊括了一个人的人生观、艺术观、艺术情趣。艺术不是用科学或语言来解释。”
《闽江船》
廖炯模在政协合唱团
2月16日上午,获知廖炯模教授逝世的消息后,上大美院老教授协会的成员和美术圈同仁都在网上表示了深切悼念,孙心华写道:
“在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廖炯模教授平静安详地走了。这应该是上天安排好了的。我为廖老师驾鹤西去深深的哀悼。他走时应该是平静安详的,这是他升华到生命至高境界的福报。上海美院成立之初,廖老师即任油画系主任 ,从无到有,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人才,受到师生的尊敬和爱戴。他的机智幽默和难得的不泯童心,他的歌声更带给人强大的感染力。虽然我没受到廖老师的亲授,但他经常对我的画作进行指正,且多是鼓励之语,使我受益匪浅。他的学生是我浙美的老师,他戏称我是他的徒孙。他的确是我心中无比敬佩的师长。廖老师走了,愿他的在天之灵仍然手持画笔,平安喜乐! ”
———————
延伸阅读

漫话廖炯模的电影海报:创作手法多样,过目难以忘怀
廖炯模创作的电影海报大多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和六十年代初期,也就是他在鲁迅美术学院任教时期受邀创作的,作品有《蝴蝶杯》《芦笙恋歌》《边寨烽火》《甲午风云》《五朵金花》《刘三姐》《自有后来人》《花逢春雨》(后改《笑逐颜开》)等电影宣传画。他前期海报都有落款和印章,后期有的只盖印或写拼音。创作的最大特点是能根据电影的剧情和人物来设计海报,且手法多样,有的采用版画格调,有的采用剪纸风格,有的人物刻画细腻,有的人物造型夸张,即便写片名,廖也是十分讲究,像《蝴蝶杯》用的是黑色隶书,中规中矩,非常耐看;《甲午风云》采用红色美术字,非常醒目;《五朵金花》采用金黄色美术字,与片名很配;《刘三姐》采用的是黑色篆书,与画面相当的协调;《边寨烽火》《笑逐颜开》则采用蓝色行书,流畅潇洒。可以说,廖所作海报没有一张风格是一样的,且张张精彩,让人过目难忘,记忆犹新。在我熟知的国内美术师中,对廖炯模顶礼膜拜不在少数。对廖的海报,笔者挑选几幅作如下解读。
廖炯模《边寨烽火》海报 
1957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蝴蝶杯》《芦笙恋歌》《边寨烽火》三部影片海报都是请廖炯模创作,其中《边寨烽火》影响最大,该片由著名导演林农执导,著名演员达奇、王晓棠、田烈、庞学勤等明星联袂主演。此片描述了边防军为团结景颇族搞经济建设,粉碎敌特破坏兴修高山湖水闸的故事。影片故事情节紧张感人,在观众中有一定的影响。该片达奇、王晓棠在1958年捷克斯洛伐克第十一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上荣获“青年演员奖”。据悉,该片上映之前,长影并没有请本厂美术师创作,而是邀请了刚从鲁迅美术学院留校任教不久的廖炯模来创作。说明廖炯模在当时已经有一定影响。结果,经过廖炯模精心构思和精心刻画,海报画面营造了紧张、惊险的气氛,所画让观者一看就知是反特片,进而就会萌发看此片的欲望,这张海报是艺术和广告的完美结合。海报张贴后,不仅受到观者赞誉,而且受到制片厂专业人士好评。由于廖炯模创作的《边寨烽火》海报非常成功,1959年他又受邀创作了《五朵金花》海报,此海报经廖炯模的苦心经营,画面极其人物生动、喜庆,民族特色鲜明,让观者一目了然、记忆深刻。1960年《五朵金花》在埃及第二届亚非电影节上“最佳导演银鹰奖”(王家乙)和“最佳女演员银鹰奖”(杨丽坤)。
廖炯模《蝴蝶杯》海报
廖炯模《芦笙恋歌》海报

不过,在廖炯模日后创作的海报中,最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当推《甲午风云》和《刘三姐》。《甲午风云》是1962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故事片,由著名导演林农执导,大明星李默然、浦克主演。该片在处理这一历史题材时,追求凝炼、明快、浓烈、深沉的艺术风格,使之充溢着令人感奋的浩然正气与悲壮力量。然而,此片放映不久即遭批判,曾有《毒草及有严重错误影片五百例》指出:美化帝王将相,丑化劳动人民。把满青官吏邓世昌写成是反帝斗争的“英雄”和“主体”,人民只是跟着他们的“群氓”和陪衬。“文革”后,此片重映,广受观者的好评。影片曾于1983年在葡萄牙第12届菲格拉达福兹国际电影节上获评委奖。廖炯模在创作《甲午风云》海报时,可谓别出心裁,他采用版画的创作手法,画面上,舰长邓世昌在咆哮的大海上,硝烟弥漫的战火中,威武不屈,紧握双拳,双眼炯炯有神,怒视前方,成功地再现了邓世昌死与日寇共存亡的英雄气概,彰显了中华民族的脊梁。此幅海报立体感强,艺术冲击力、感染力大。所以,国内不少画册都将《甲午风云》海报作为范本之一刊载。据有关资料显示,《甲午风云》海报还曾于1986年代表我国参加了法国巴黎展览,受到海外观者好评。在笔者看来,廖炯模的《甲午风云》《刘三姐》是六十年代的电影海报中最经典代表作品之一,故受到了国内众多海报爱好者的青睐和追捧。可惜,由于此片曾被批判,当时发行海报大多散失,能保存至今十分有限,加上海报发行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收藏者若能收藏此作想必一定十分幸运。
廖炯模《甲午风云》海报

《刘三姐》是1960年由长影拍摄的歌剧舞台艺术片,也是我国第一部风光音乐故事片。《刘三姐》描写的是我国少数民族中僮族的一个传说故事。由于刘三姐的歌传遍千家万户,特别在港、澳、东南亚放映后被誉为“山歌片王”,故当时影响甚大。本片还在1963年荣获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摄影奖、最佳音乐奖、最佳美工奖;在马来西亚被评为世界十部最佳影片之一。廖炯模在创作此海报中,也采用工笔手绘创作形式和中国传统剪纸的格调,画面突出了主人翁刘三姐,她身着红色民族僮族服装,背景是美丽的青绿山水,云雾飘绕,线条优美,让观者一看就知此部影片是一个传说故事。海报发行后很受观者和收藏者的喜爱。
廖炯模《刘三姐》海报
即使今天重温《甲午风云》《刘三姐》海报,仍具有强大的艺术感染力。目前,《甲午风云》《刘三姐》海报每幅一般要数千元,价格十分可观。七十年代,由于画家廖炯模调往上海,故再也没有受邀创作电影海报,成为电影界的一件憾事。
廖炯模《花逢春雨》(后改《笑逐颜开》)海报
廖炯模《笑逐颜开》(由《花逢春雨》修改)海报
(注:延伸阅读节选自腾讯自媒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廖炯模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