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公益组织是如何对抗“月经贫困” 与“月经耻辱”的

2020-02-26 10:2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中南屋调研团队 中南屋世界公民教育
小南有话说
如果你是一个女性,当你看到“疫区医生护士为了节约防护服,数小时都不进食、尽量不去厕所”的新闻时,可能会想到:“那遇到生理期的女性医护人员怎么办?”
意识到这一点的梁钰与无锡灵山基金会发起了“姐妹战役安心行动”公开募集。截至2月20日,他们向一线女性医护募捐及协调捐赠的物资共计:安心裤338317条、一次性内裤202209条、卫生巾2880片、护手霜700支,覆盖79家(支)医院和医疗队、超6万人。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面临生理期困境的女性还有很多。而她们的“日常”,有如我们的“疫情期”。
全球公益组织如何与“月经贫困”
“月经耻辱”斗争?

文 | 中南屋调研团队(张玉丹 黄泓翔等)
你知道什么是“月经贫困”和“月经耻辱”吗?
月经贫困(Period Poverty)是指:受落后观念、月经税和贫穷等因素的制约,女性无法在生理期获得用于生理期卫生管理(Menstrual Hygiene Management,或简称“MHM”)的基本物资。
月经耻辱(Period Shame/Stigma)是指将月经这一女性正常生理现象视作羞耻不洁之物的思想观念。
而“月经税”(Tampon Tax),是指有关卫生棉条及其他女性生理用品的售价中包括的增值税或营业税部分。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女性生理用品没有像其他基本生活用品一样享有较低的税率。
虽然已经是2020了,在许多发达国家,许多女性仍然面临月经贫困和月经耻辱的困扰。而在广阔的发展中国家,这种状况就更加常见。
当然,女性与帮助她们的NGO工作者、社会创新者们没有停止过斗争。他们也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海报 From Period Poverty To Period Positivity 图源: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School of Nursing
01
尼泊尔:“推翻月经小屋”
如果你去往尼泊尔中西部地区,也许还能看得到这样的小棚子:它们由泥土、石头、稻草和木头搭成,面积只有两平方米左右,没有窗户、门和锁,非常狭窄、黑暗和拥挤,只有冰冷和肮脏的地板。
这不是鸡圈鸭舍,而是“月经小屋”。
▲由泥土、石头和木头搭成的“月经小屋” 图源:The Women's Foundation Nepal
“月经小屋”的存在是因为“Chhaupadi”风俗——妇女在处于生理期时必须与家人隔离,住在“月经小屋”中;不允许触碰别人;不得食用牛奶、酸奶、黄油和肉类等食物;不得与村里其他人共用同一水源......
▲生理期时居住在“月经小屋”中的尼泊尔女性 图源:Pacific Standard
这种你可能觉得匪夷所思的习俗与宗教有关,特别是在尼泊尔有着很高地位的印度教。
在古印度神话中,月经被视作因陀罗(印度教神明)传播诅咒的产物。
处于生理期的女性被认为是“不纯洁”的:如果她们喝了牛奶,那么奶牛就会生病无法产奶;如果她们触碰到水果,这些水果便会在成熟之前脱落;如果这些妇女不小心碰到了某个人,那么他就会生病......
▲古印度教主神因陀罗 图源:知乎专栏
“如果有人生病了,是我的错;如果一只牛被老虎杀死,是我的错。有那么一些时间,我觉得我活在地狱。”
——尼泊尔妇女Ganga Kunwar
这一风俗存在许多卫生和安全隐患 ——“月经小屋”通常搭建得甚为简陋,不会有暖气空调,而如果在冬天想生火取暖,有中毒、窒息的危险;与家人和社会的隔绝可能导致压抑、自尊心受损等心理问题;除此以外,住在这里的女性还可能遭受动物袭击或者性侵。居住在“月经小屋”中的妇女饱受身心煎熬。
▲2019年2月3日的一则报道说道,尼泊尔一名妇女在“月经小屋”中由于窒息去世;而就在这一事故发生的几周前,另一名妇女和她的两个孩子死于类似原因 图源:The Independent
2005年,尼泊尔最高法院出台法律禁止了“Chhaupadi”;2017年,尼泊尔进一步将其有罪化 —— 任何强迫经期妇女进入“月经小屋”之人将面临最长达三个月的监禁以及折合约两百人民币的罚款;2019年12月,第一例此类逮捕调查案件引发了人们的激烈讨论。
▲21岁的Parwati Budha Rawat被发现死于“月经小屋”内,这是2019年第三起(至少)与“Chhaupadi”有关的意外事故。随后,死者丈夫的兄弟被捕 图源:The Guardian
为了助力“推翻月经小屋”,NGO ActionAid已经在尼泊尔西部工作了十多年。他们组织妇女讨论“Chhaupadi”对生活的影响和其非法性,鼓励她们共同寻求解决方案。在过去五年内,ActionAid和地方合作者一同帮助建立了至少11个无“Chhaupadi”的社区。
▲图源:ActionAid官网
"
(在生理期时)我必须在(山羊棚)下睡觉,每当山羊小便时,就会尿到我的身上,那让我感到非常不好……这促使我去反对“Chhaupadi”。
——26岁女性Gauri
向ActionAid说出她的心声
"
02
印度:发明高性价比卫生巾制造机
在印度,“月经贫困”与“月经耻辱”问题同样存在。2018年的电影《印度合伙人》(Pad Man;也被译作护垫侠)讲述了一名印度社会创新家为此努力的故事。这个故事的真实版本,可能比电影还要动人。
▲电影《印度合伙人》剧照 图源:The Economic Times
直到2011年,全印度3.55亿适龄女性中,仅有12%的人能够用上卫生巾。近九成女性无法使用卫生巾,无力消费这种“奢侈品”。
社会活动家阿鲁纳恰拉姆·穆鲁根南特姆的妻子也曾是其中之一。
震惊于包括妻子在内的许多女性用破布或者报纸解决生理期出血问题,他决心扭转这一困境,制造出更多便宜好用的卫生巾。
▲穆鲁根南特姆与妻子的合影 图源:印度中国经济文化促进会
挑战传统必然困境重重。最开始的时候,穆鲁根南特姆既无法获知制作卫生巾的有效原材料,也受到了来自家人和社区的诸多阻碍。

社区认为我是个变态。他们想要驱魔,因为他们以为我被魔鬼所拥有。

在某些地区,人们相信,女孩如果使用卫生巾被狗闻到味道就永远不会结婚。我们工作的一个村庄里的村民相信:如果生理期妇女在日落之后出去,她们就会失明。
坚持多年后,他终于研制出低成本卫生巾制作设备,将卫生巾单个价格降至过去市场上价格的一半左右,折合人民币约两角(2014年BBC报道中的数据)。
▲穆鲁根南特姆指导印度女性如何使用他发明的卫生巾制造机 图源:BBCNews
穆鲁根南特姆也与“月经耻辱”持续做着斗争:2018年2月2日,他在推特上发起了一项“卫生巾大挑战”,希望人们能po出自己坦荡荡手持卫生巾的样子,来声援那些仍在经期“羞耻感”中煎熬的女性。
▲《三傻大闹宝莱坞》主角阿米尔·汗也对这一线上宣传进行了响应 图源:知乎
在印度,有不少NGO都致力于此。本地NGO Goonj通过其“不仅仅只是一块布(Not Just A Piece of Cloth)”的倡议,已在印度各地分发了超过500万个布垫卫生巾。(Goonj的发起人Anshu Gupta被称作“Clothing Man”,大家取绰号都好这口?)
▲Goonj在印度落后社区中举办有关生理期知识的讲座 图源:Goonj官网
03
非洲:推广月亮杯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资源贫乏地区的妇女使用旧衣服、纸,棉或羊毛片,甚至用树叶来处理月经出血。而对于那些有能力负担和获得充足生理用品的人而言,处置废弃后的生理用品仍然是一个挑战。
在非洲,一些国家已经取消了针对生理用品的增值税。肯尼亚是这方面的全球先驱者,2004年便取消了“月经税”。
但是,非洲发展和赋权基金会负责人Victoria Feyikemi曾表示:“取消生理用品的增值税是一善举,但这不会使其价格下降到每个人都可以在没有政府或捐助者支持的情况下负担得起的程度。”
那么还有什么是可以做的呢?
在非洲,不少当地的NGO在分发免费的生理用品,包括尼日利亚的the Mentor Missy Project,加纳的Day for Girls,肯尼亚的Zana Africa等。
Mentor Missy的创建者Ibukun Babarinde所说的没错:“分发免费生理用品的组织将始终需要更多的资金和捐款;一旦资金链断裂,这个项目也将不复存在。”
长期来看,生理用品必须在商品意义上成为可获得的资源。
▲MentorMissy的LOGO 图源:推特@metormissy
“循环使用”也是解决方案之一,MINA基金会致力于向女性传播生理知识,并推广月亮杯的使用。
小知识
月亮杯通常由硅胶、乳胶或者热塑性塑料制成,是与卫生棉条一样可以置放在阴道内使用的生理用品,柔软、富有弹性。一般多为钟形,下方为短柄状(或者也有环状、球状柄)。钟形部分收集由子宫内流出到阴道的经血,短柄则保持月亮杯在阴道中的平衡,也方便使用者取出。
▲MINA的工作人员正在讲解女性生理知识 图源:https://minacup.org/media/
MINA所分发的月亮杯单次使用可长达12个小时,与经常更换卫生棉条或卫生巾相比,更方便经期管理。此外,一个月亮杯的寿命为5年,大幅度降低了女性或NGO的成本。且这种月亮杯由100%的硅胶制成,柔软而有弹性,易于置入,比传统的产品也更加环保。(注:这里出现的数据均来自MINA官网,不同的月亮杯相关参数也不尽相同。)
▲MINA FOUNDATION向年轻女孩推广的月亮杯 图源:https://minacup.org/media/
但是,尽管月亮杯与其他可以循环使用的产品在解决“月经贫困”问题时有许多优势,不足仍旧存在:妇女或NGO一次性投入购买月亮杯的成本更高;对于位于水源不充足地区的女性而言,做到定期清洗生理用品并非易事;落后保守的观念也许让部分地区女性不愿将生理用品晾晒出来,因此也达不到杀菌的效果;月亮杯并非适合每一位女性使用……
因而,与“月经贫穷”和“月经耻辱”的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
原标题:《不只疫区急需卫生巾!这些女性正饱受“月经贫困与耻辱”》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