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卸任“黑马”上台:马来西亚“权力游戏”迎来终局?

澎湃新闻记者 许振华

2020-03-03 09: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1日,时年94岁的马来西亚过渡总理马哈蒂尔在其脸书(Facebook)主页上传了一段配以“谢谢大家(Thank you everyone)”文字的视频。视频中,马哈蒂尔的妻子西蒂(Siti Hasmah)当众拥抱马哈蒂尔,马哈蒂尔虽显羞涩,最后还是与其妻子依偎在了一起。
就在当天,由马哈蒂尔创办的土著团结党(以下简称土团党)主席毛希丁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八任总理,曾担任马来西亚第四任(1981-2003年)、第七任总理(2018-2020年)的马哈蒂尔就此卸任,离开了权力中心。
自2月23日“喜来登行动”以来,马来西亚混乱政局已持续一周。毛希丁就任总理,似乎为这一场“权力游戏”画上了句号。而离任的马哈蒂尔与其妻子当众“秀恩爱”的画面,则让人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马来西亚政坛里多少感到一点温馨。
突然爆发的“喜来登政变”
一如马哈蒂尔在前年以九旬高龄复出第二次担任总理,“老马”此次显得不情不愿的卸任同样引人注目。
执政联盟“希望联盟”(以下简称希盟),尤其是联盟内最大政党人民公正党的矛盾在2月23日突然爆发,其根源可追溯至2018年马来西亚国会选举。在选举中,曾经反目的马哈蒂尔与安瓦尔重新结盟,实现了马来西亚建国以来首次政党轮替。根据希盟协议,马哈蒂尔会在任职总理两年后(2020年5月)辞职,让安瓦尔出任总理,多次强调“交棒”的马哈蒂尔却一直不肯透露其辞职的具体时间。
此后,向马哈蒂尔“劝进”与“逼宫”的戏码愈演愈烈,希盟因是否支持安瓦尔如期“接棒”出现了分裂倾向,希盟下属的人民公正党安瓦尔派系、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均希望马哈蒂尔如期“交棒”,而人民公正党内亲马哈蒂尔的阿兹明派系则希望马哈蒂尔任满五年。
2月23日晚,人民公正党阿兹明派系、土团党,以及反对党联盟中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和伊斯兰党等各派人马突然聚集在八打灵再也喜来登酒店召开会议。传闻称这几个团体将组成“国民联盟”,以取代希望联盟执政,并推举马哈蒂尔为总理,让马哈蒂尔能做满五年任期。
这一事件被当地媒体称为“喜来登行动”或“喜来登政变”。据马来西亚《光华日报》2月24日报道,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形容马来西亚政局已陷入“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
如果传闻中的计划成真,马来西亚将出现一个以马来族群政党为主的右翼政府,形成“马来人大团结”的政治局面。尽管如此,事件主人公马哈蒂尔却未如传闻般配合这一计划。
2月24日,在土团党退出希盟、阿兹明派系11名下议员脱离人民公正党的同时,马哈蒂尔宣布辞去总理职位,随后被最高元首委任为过渡总理。在2月26日发表电视公开讲话之前,马哈蒂尔一直就政治事态保持沉默。
自2月24日马哈蒂尔辞职、内阁“集体下课”后,希盟的执政地位已瓦解,国会下院形成了国民阵线-伊斯兰党联盟、希盟、土团党(阿兹明派28日加入该党)三大阵营,各阵营几乎每日都有新的政治表态,来自东马的两大地区性政党联盟则态度暧昧。
马哈蒂尔辞职后,一度出现了几乎所有政治派别都支持他担任总理的局面。但到了2月26日,马哈蒂尔又先后失去了朝野两大阵营的支持。
据“当今大马”报道,2月25日下午,原反对党国民阵线(主要成员为巫统)与伊斯兰党以马哈蒂尔企图撇开政党架构建立“大团结政府”为缘由,拒绝继续支持马哈蒂尔任总理。
2月26日,希盟同样宣布不再支持马哈蒂尔,转而支持安瓦尔担任总理,因为他们认为马哈蒂尔已违背2018年国会选举时在希盟内部许下的两年内“交棒”给安瓦尔的诺言。
混乱中,前马来西亚副总理、土团党主席毛希丁成为“黑马”。据马来西亚星洲网28日报道,国民阵线-伊斯兰党联盟当日宣布支持毛希丁任总理,土团党则陷入分裂,支持毛希丁者占上风,这使得马来西亚最高元首相信毛希丁获得了最多下议员的支持。在获得最高元首认可后,毛希丁于3月1日宣誓就职马来西亚总理。
权术大师“老马”失了前蹄
在此次“政变”中,坐拥36名下议员(含阿兹明派11人)的土团党摇摆于希盟与国阵-伊党联盟两大阵营间,角色最为关键。
2月26日,土团党名誉主席马哈蒂尔发表了辞职后的首次电视讲话。据星洲网26日报道,马哈蒂尔在电视演讲中强调,无法接受巫统以政党形式加入执政联盟是他辞职的原因。
马哈蒂尔曾长期为巫统党员,并以此身份在1981年至2003年期间担任马来西亚总理。2016年,公开斥责纳吉布政府为“盗贼政权”的马哈蒂尔退出了巫统,创立土团党。
“如果土著团结党支持伊斯兰党和巫统,那么(在2018年选举中)输了的政党将组成政府,这个政府还会被巫统所支配。”马哈蒂尔说。
3月1日,马哈蒂尔再次强调,土团党不应与弊案缠身的巫统合作,毛希丁“苟合”的行为令他失望。
据“当今大马”3月1日报道,马哈蒂尔当日表示,毛希丁的政治秘书曾告知他安瓦尔企图在2月21日的希盟主席理事会上施压以获得副总理职位,马哈蒂尔因此生气,但此事却并未发生,安瓦尔反而同意让马哈蒂尔决定交棒时间。马哈蒂尔在土团党闭门会议上据此斥责毛希丁利用安瓦尔制造政治危机,是趁机爬上总理职位的“叛徒”,同时也批评安瓦尔一方过于急切地想要夺取权力。
马哈蒂尔被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乔纳森·黑德(Jonathan Head)称为权术大师,自其从政以来几乎总能在党内与国内的政治斗争中获取胜利,此次却未能如愿实现朝野团结政府,甚至丢失了总理职位,恐怕还将失去对土团党的控制权。
这场因马哈蒂尔与安瓦尔之争引发的分裂和乱局,却是以土团党在毛希丁领导下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共同组建新政府而暂告一段落。
对土团党而言,退出希盟的考虑除了马哈蒂尔与安瓦尔之争,还有着更为现实的利益。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透露,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的落败是压垮希盟团结的最后一根稻草。消息人士坦言,土团党是希盟原有四个成员党中实力最弱的政党,土团党高层担心继续留在希盟将无法应对巫统挑起的马来族群情绪,进而在下届大选中惨败,甚至在巫统重新执政后遭遇报复。
另据彭博社报道,各成员党的政策分歧是希盟丢失政权的原因。以马来西亚南北大道股权转让交易为例,马哈蒂尔本已同意让马驹控股(Maju Holdings)以70亿美元价格收购南北大道有限公司,却遭遇民主行动党的强烈反对。
“屠龙手”毛希丁能否稳定政局?
3月1日毛希丁就任总理后,马来西亚执政联盟的主要成员有巫统、伊斯兰党与土团党,均为以马来穆斯林为主要支持者的政党。传闻中的“马来人大团结”政府得以成立。
尽管如此,马来西亚政治局势仍不明朗,毛希丁究竟掌握国会中多少名议员支持仍不得而知。据新华社1日报道,马来西亚国家皇宫2月29日表示,最高元首阿卜杜拉认为有可能在国会下议院获得过半数议员支持的候选人是毛希丁。换句话说,由于议员不断转换阵营,哪些议员支持马哈蒂尔、哪些议员支持毛希丁无法得到核查。“当今大马”称,支持毛希丁的议员数目只有等待国会下院复会才能得到检验。
2月29日重新结盟的马哈蒂尔与安瓦尔均表态称,3月9日国会复会后要提呈对总理毛希丁的不信任动议。换言之,接下来一星期双方阵营将进入争取多数支持的关键时刻。除此之外,据马媒报道,“净选盟”等公民团体已发起多项示威抗议活动,提出拒绝“后门政府”、要求毛希丁下台或解散国会等诉求。
据路透社29日报道,在权力斗争中脱颖而出的毛希丁来自马来西亚南部柔佛州,其父亲是一位在家乡具有影响力的宗教人员,其本人则于1970年毕业于该国名校马来亚大学经济学与马来语专业。路透社报道称,毛希丁为人低调。
“当今大马”将毛希丁称为“总理屠龙手”。2008年毛希丁担任巫统副主席时即参与了对时任总理阿卜杜拉·巴达维的“逼宫”,在阿卜杜拉下台后,毛希丁升任副总理。2015年,毛希丁则以“1MDB弊案”猛烈抨击时任总理纳吉布,遭纳吉布开除出巫统。纳吉布下台后,毛希丁加入马哈蒂尔内阁担任内政部长。“当今大马”称,毛希丁取代马哈蒂尔是他第三次对总理“拔刀”。
目前,马来西亚经济形势陷入疲软,其旅游、航空、贸易等行业更因新冠肺炎疫情遭受重创。曾为人民公正党助选的小杨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马来西亚作为国际交通枢纽,经济形势受国际影响巨大。希盟政府尝试颁布新的经济政策,却财力有限。我家庭对市场疲软感受明显。”小杨是一名来自马来西亚槟城的华裔,曾在中国留学,其父亲从事制造业,开办工厂。
2月27日,仍为过渡总理的马哈蒂尔公布了经济振兴配套政策,拨款200亿林吉特(约331.9亿元人民币)资金。马来西亚科技与工艺大学交通物流硕士、彭亨州关丹士满慕区州议员李健聪在评论文章中认为,这一政策践行了凯恩斯学派理念,对经济复苏有所帮助。毛希丁上台后是否将延续该政策,仍不得而知。
据马新社3月2日报道,马来西亚学术协会主席穆罕默德·伊鲁斯说,毛希丁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让3300万马来西亚人支持他的领导。另据彭博社报道,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职高级研究员佐翰(Johan Saravanamuttu)认为,新政府“国民联盟”似乎没有明确的意识形态和方向感,令人担忧该联盟能存续多久。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来西亚,马哈蒂尔,安瓦尔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