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750

学者防疫调研 | 宜昌农业生产已恢复,农村出现新变化

望超凡
2020-03-19 13:25
来源:澎湃新闻
全球智库 >
字号

疫情在我国已经得到了初步控制。笔者家乡位于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截至3月14日24时,夷陵区报告确诊病例54例,已经治愈53例,且连续29天没有新增病例,防疫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县域范围内的各项社会经济活动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笔者发现,这次疫情给农民的生产、生活习惯,农村基层治理和农民的国家观都带了一系列深刻而长远的改变。

一、农村开始恢复正常运转

3月12日,湖北省对境内的103个县(市、区)进行第三轮风险评级,宜昌市全境都被评为低风险地区,这意味着本地防疫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政府的工作重心已逐渐从疫情防控转变到恢复生产上,一方面,各项管制措施开始放松,并大力普及“健康码”,推动群众自由流动,农民逐渐被松绑;另一方面,出台了一系列经济促进政策,帮助农村经济发展解决资金、原材料、销售等多方面难题,推动农村恢复生产,农村的各项社会经济活动都开始逐渐恢复。笔者所在的乡镇主要生产茶叶,随着政府放开交通管制,增加对于茶叶加工企业的扶持,茶叶经济快速复苏,从3月6日开始,就陆续有茶叶加工企业开始营业生产,茶农也开始上山采茶,村里的生产生活逐渐恢复正常运转。

二、农民的生产生活习惯发生改变

疫情过后,农民生产生活习惯得到了很大的转变。

这次的疫情彻底颠覆了村民的认知,在看过大量的防疫宣传内容之后,很多村民都转变了以前落后的卫生观念,农民的生产生活习惯由此也发生了剧变。

首先是生活方式的剧变,在我们村里,很多村民都已经形成了饭前用洗手液或香皂洗手的习惯,有外人在一起吃饭时必须要用公筷,外出一定要戴上口罩,相互交流的时候也尽可能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密切接触。其次是生产方式的变化,由于现金会传播病毒,因此,现在村民的经济往来都是依靠移动支付来完成。现在是茶叶生产销售旺季,村民每天都要采茶叶卖给加工企业,以前都是现金交易,现在都用起了移动支付。最后,村民对于野生的动物保护意识得到了空前提高,并非是村民认为要保护物种多样性,而是因为大家深刻地认识到了吃野味的风险太大了。由于本地是山区,且植被茂密,因而以前常有村民上山打野味,甚至还有村民以此为业,这次疫情过后,村民对野味有了“谈之色变”的感觉。

三、农村基层治理能力得到了一定提升

改革开放之后,人民公社解体,国家在乡镇一级建立基层政权,行使国家行政管理职能,在村一级建立村民委员会和党支部委员会(合称村两委,以下称村级组织),行使村民自治职能,村级组织在农村治理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取消农业税费之后,村级组织的自治能力却不断下滑,这主要是因为村民和村级组织之间的关系发生了转变。

村级组织最为重要的治理能力就是群众工作能力。取消税费以前,村干部要找农民收取农业税费,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因而村干部必须要和农民打成一片,做群众工作的能力就比较强;但取消农业税费之后,村级组织不需要向农民收取税费,农民计划生育越来越自觉,村干部就没有必要再和农民打成一片了。同时,进入新世纪以来,农村的打工经济和城市化进程逐渐进入高潮,农民的心思都放在城里,对于村里的事情越来越不关心,没事自然也不会再找村干部,于是村级组织和村民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薄。笔者调研时发现,很多村民几年都不会和村干部打一次交道。这种情况下,村干部有事情根本动员不了农民,例如我们村2013年修了一条通组路,本来小组的村民已经商量好了一家出3000元自己把路修好,但是后来村级组织向政府申请了一个项目,可以补贴一部分钱,村里用补贴的钱雇了一个挖掘机帮忙村民修路,结果村民不仅不表示感谢,反而认为村干部存在贪污嫌疑,于是都不愿再出钱,要求村级组织承担全部成本。

这次疫情中,村级组织在防疫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村的村级组织做了大量工作,包括:1、村级组织紧急调动党员、民兵参与防疫,充实组织队伍。2、出动全部力量,对村庄内的主要公路进行了封锁。3、对全部返乡人员进行登记,通知每日测体温,在门口贴告示,要求其自我隔离。4、禁止群众性集会,成立专门工作队,对打麻将等聚会的村民进行突击。5、安排好救治与隔离方案,将镇卫生院住院部安排成为隔离病房,疫情期间隔离过一家人,但是后来对方被证实只是普通感冒。6、在疫情高峰期,每天上门给村民家里消毒。

当村民看到村干部为了大家的安全,不过年、不放假,守在村口、到处消毒、给村民做宣传,内心也很感动。防疫工作是取消农业税费以来,村干部最大规模的一次群众工作实践。通过这次实践,农民对村干部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村干部有了再次和农民打成一片的机会,这直接提升了村干部对村民的动员能力。2月8日,我们本地县城蔬菜短缺,于是我们村的村干部动员大家一起将吃不完的蔬菜捐给县城居民,立刻得到了村民的广泛支持,仅半天村级组织就从村民家里收集到了三货车蔬菜。

四、农民国家观发生转变

近年来,笔者在全国农村调研发现,农民对于自己和国家之间关联的感知越来越弱。取消农业税费之后,国家开始向农村输入资源,但全国农村有60余万个,农民有7亿多人,无论国家投入多么庞大的资源,在进入农村之后,分到每个农民身上的资源都是极其有限的,且很多资源都是以农民看不到的形式投入的,例如新农保、新农合的补贴部分,农民对此的感知度并不高,因而很难据此建立起自己与国家的关联。在打工经济下,农民越来越依靠市场和自己的劳动力,农民与国家的关联越来越弱。

本次“防疫战”是国家在农村社会中的一次重要的“在场”过程,农民无论是在实际的生活实践中,还是从新闻媒体的报道中,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国家的力量,以及国家对于自己的责任感。对于农民而言,防疫战既是国家力量的一次展示,也是党对“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一次宏大实践,这让农民重新感知到国家和自己的血肉联系。在我们村里,村民谈起疫情的时候无不赞叹“国家还真是厉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这么多人都控制下来,说不能动就不能动”,同时也感叹“还好费用都是国家负担,国家在这些事情上还是蛮为老百姓考虑的”,农民对国家的向心力得到了显著的强化。

同时,疫情在农村中也起到了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疫情期间,我们村支书没有动员村民,而是自己代表本村捐款500元,其他村民获知这一消息后都觉得书记这件事情做得不对,丢了我们村的脸,很多村民都想为国家捐款,支援前线,不少农民向村干部要求发起捐款,但是由于村干部也没有渠道将款项送抵有关部门,此事方才作罢。实际上,疫情期间,本地的经济活动已经趋近停滞,农民的经济收入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能有这种意愿难能可贵。

(作者望超凡系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田春玲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750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