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重症|患者抵触治疗,援鄂男护士长学说武汉话让他打开心房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2020-03-21 13: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进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病房的第一天,来自山东省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长高西旺就遇到了难题:一名68岁的老年重症患者排斥医护人员,对治疗护理有强烈的抵触情绪。
为了消除患者的抵触心理,高西旺成立专科护理小组,针对患者的基础病搭配营养餐。
最重要的,是心理护理。高西旺时常在工作间隙陪伴这名患者,并特别学了武汉话,对方渐渐放下心理戒备,打开了话匣子,积极配合治疗。
3月20日,高西旺向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讲述了他与这名重症患者的故事。他认为,心理护理和疾病治愈同样重要,有时甚至高于疾病治愈。
高西旺为患者递上早饭和水果。
以下是高西旺的口述:
护士被患者说是“小偷”

2月20日,我作为山东省第十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成员,出发前往武汉。
3月5日,在结束武汉三院首义院区的“战斗”后,根据工作安排,我们52名医护人员整建制接管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发热重症病房,并由我担任病房护士长。病房设有隔离病室9间、开放床位18张。
我是第二天(3月6日)上午首次与患者见面的。按照常规我参与了每位患者的早交班,并主持了护理查房。当我来到15床的时候,就碰到了难题。
15床的患者叫徐正洪(化名),今年68岁,2月3日因发热、咳嗽来到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后被确认为新冠肺炎。另外徐大爷还合并有高血压和糖尿病,3年前因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期开始血液透析治疗。2月12日,徐大爷病情加重转入重症病房,经过3天的治疗转至普通病房。2月28日,徐大爷病情再次加重二次转至重症病房。
我第一次见到徐大爷的时候,他正在跟护士要他的胰岛素笔(患者自助注射胰岛素的医疗器械),说那是他的私人物品,说我们的护士是”小偷”,要护士把东西还他。但是,让危重患者自行管理胰岛素笔不但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也不符合病房管理规定。
除此之外,徐大爷非常排斥医护人员,对治疗护理有强烈的抵触心理,拒绝我们为其进行任何护理操作。
得知这一情况后,我主动了解了徐大爷的治疗经历。徐大爷从2月3日入院以来就没有见过家属,并且病情时有反复,且重症病房里的仪器报警声和频繁的诊疗护理操作让大爷烦躁不已。
高西旺为患者准备的早餐。受访者供图
学说武汉话,消除患者抗拒心理
为了消除徐大爷的抵触情绪,护理查房结束后,我在团队中成立营养护理、呼吸治疗、伤口造口、心理护理、CRRT五个专科护理小组,并于当天开始为徐大爷配低糖饮食。
渐渐地,大爷情绪有了很大的好转,并开始接受我们对其进行护理操作。
有了这次护理查房的经历,我就开始特别关注他。徐大爷是武汉本地人,如果他说话快了我是一句都听不懂。为了更好地跟他沟通,我找到梁文护士长向她请教了些简单的武汉话,比如“您好”这些日常用语,还有“呼吸机有没有戴好”等病房护理话语。这一切徐大爷看在眼里暖在心里,慢慢也就不再抗拒治疗及护理了。
从3月7日开始,我们团队每天都会给徐大爷带些玉米粗粮、豆奶和米粥,还有切好的水果。有一天我去申领物资耗材,没有参与交班查房。老人还专门问饭是谁带的,高护士长怎么没来。
随后的几天,在完成常规工作后,我总会到徐大爷床边待一会,慢慢他开始向我聊起了自己家里的情况,以及自己子女的工作情况,我能体会到他谈及子女时的那种自豪。每次谈话结束他都会邀请我一定再来武汉,他说冬天过后的武汉很美。我觉得,这才是老人最真实的样子。我们团队从成立那天起就秉承一个理念:心理治愈和疾病治愈同样重要,有时甚至高于疾病治愈。
随着病情好转,徐大爷再一次转到普通病房。在为他高兴的同时,我有一丝丝遗憾,那就是没跟他好好地、正式地道个别。现在惟愿他早日走出医院,回家与家人团聚。
跟徐大爷老人相处的这些天,让我想起了美国医生爱德华·特鲁多的墓志铭: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医学对我而言除了是一份职业外,更是一项使命,一种人性光芒的传递。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绪厚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疫情;医护;武汉话

相关推荐

评论(2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