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接龙⑭|离开方舱,离开隔离点,我回到了家里

王子安/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

2020-03-23 06: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12日,崔泽熙离开武汉软件学院的隔离点回到家里(00:14)
【编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下,每个人的悲欢离合,无奈与抗争,都是一份独特的命运体验。
《@武汉——抗疫故事接龙》是澎湃新闻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联合推出的特别策划,以新闻人物报道接龙的方式,记录正在武汉与疫情搏斗的人们,呈现出相互联系的他们在疫情之中的经历、心情与感悟,以及面对生命考验的自我重建。

3月22日,这是崔泽熙自新冠肺炎隔离点回家后,居家隔离的第11天。回家后的崔泽熙让父亲给自己理了个发,还时不时在跑步机上走走,锻炼一下身体。
此时,距离武汉市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已过去了12天。
公司开始线上办公了,但是崔泽熙的工作目前并不多。崔泽熙便利用这段时间,看看平时感兴趣但没时间看的内容,也关注着有关武汉的各种新闻。
看着新闻上,武汉新增的确诊数字降为0,来自各地的医疗队陆续返程,崔泽熙也愈发期待着武汉的一切恢复原样。
崔泽熙在朋友圈最近的一条视频,记录的是自己3月12日,离开武汉软件学院的隔离点回家的过程,视频从他走出武汉软件学院隔离点的宿舍门开始,到在家的父母为他开门结束,配上轻松的配乐,这或许就是崔泽熙给他自己在方舱医院的“西哥vlog”,写下的最好的句号。
和江汉方舱医院的陆俊奕相似,崔泽熙也用手机记录下了自己的康复历程。
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带领患者们做八段锦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方舱医院里,焦虑少得多
1月29日晚,崔泽熙低烧,38℃。在此之前,崔泽熙的父亲在居家隔离时,也出现过发烧症状,当时被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疑似新冠肺炎患者。1月30日,崔泽熙也前往该院接受诊断,拍了肺部CT并做核酸检测。
2月1日,检测结果为双阳性,崔泽熙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并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始了14天住院治疗。
崔泽熙说,其实父亲在家发烧的那几天是他最担心的时刻,但是父亲住进医院,他就渐渐放心了下来,“我觉得进了医院,就有保障了”。
对于自己确诊,崔泽说,“当时还是有一些紧张的”,但是由于自己的症状较轻,再加上当时新闻上说年轻人不易感、轻症比较容易康复,“我对自己的康复还是很有信心的”。 
“进行了十来天的输液和口服药治疗后,自己基本已经没有什么症状了。”在留院观察了一段时间后,2月14日,崔泽熙作为首批患者转入位于江夏方舱医院进行后续的治疗。
在住院时,虽然对自己的病情较为乐观,但看到同病房的病友病情严重,崔泽熙的心里还是不好受。“当时同病房就有重症患者,有上呼吸机的,也有需要24小时吸氧的。”
“相比于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方舱医院中,焦虑少得多。”崔泽熙说。
方舱医院收治的都是轻症患者。看着周围的病友,崔泽熙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大家在方舱医院情绪都还挺好的,包括平时也会一起唱歌跳舞聊聊天,医护人员还会带着大家做一做八段锦。”起初是医生护士说他们有蓝牙音响,发动大家唱歌跳舞,后来就是大家自发的了。
得知崔泽熙住进方舱医院,不少亲朋好友都发来关心。有很多人都问崔泽熙在方舱医院冷不冷啊?饮食怎么样?崔泽熙说,“在方舱医院的环境都蛮好的,舱内也很暖和,虽然医院还准备了羽绒服,但其实穿秋衣就可以。吃得也好,一日三餐荤素搭配,再加上水果或酸奶,比在家吃得都健康。”
因为来问的人多了,崔泽熙就萌生了想拍视频记录方舱医院的想法。“当时有好多人问,有些问题我都回答了好多次。”
“没想到,发出来一下就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从第一条视频开始,崔泽熙开始陆陆续续拍下了自己在方舱医院的日常,而这其中有不少视频登上了新闻媒体,这也使得众多网友们能够零距离地认识方舱医院。
护士为崔泽熙手绘的奖状 
完全由中医医疗队接管
江夏方舱医院是唯一一家完全由中医医疗队接管的方舱医院,因此在网上备受关注。崔泽熙表示,“医生护士们都非常专业,也很负责。”
崔泽熙对医护人员也都十分信任,“来的都是正规大医院的医生,甚至是院士都在这给我们治疗,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据崔泽熙介绍,通常医护人员会在清晨、中午、下午、晚上,每天为患者进行4次体温和血氧检测,还会在早上8点、下午2点半查房问诊,对于有慢性病的患者会监测血压等。
“照顾我们医疗队都是来自全国各大中医院的。”因此,除了中药汤剂外,医生还会采用还有耳穴埋豆、艾灸等中医疗法来辅助治疗,“医护人员还会在饭后带领我们大家一起做八段锦。
崔泽熙所在“天一”病区由天津医疗队负责。
“可能知道我们这物资紧缺,他们过来的时候自己采购了苹果橘子,都发给了我们。”崔泽熙说。出院后,崔泽熙还在群里看到,天津医疗队还给病友们发了从天津空运过来的包子饺子。“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关爱。”
2月份的时候,崔泽熙所在病区有6个人过生日,天津医疗队在医院内办了一场“特别”的集体生日会,还给过生日的患者准备了小礼物,“没什么东西可买,他们就叠了千纸鹤,还串了好多。”在生日会上,有病友写了一段天津快板。“医生护士用天津话念出来还挺有趣的。”
“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医护人员不同方式的问候和鼓励。”崔泽熙说,像生日会那样的小惊喜还有很多,“我有天早上起床,突然发现医院一角出现了心愿墙。”
在出院的前一天,护士为包括崔泽熙在内的即将出院患者们,举行了颁奖典礼,还给每个人绘制了不同的奖状。“我们是要出院了,但他们还要坚守岗位,为其他病友战斗,当时心里真的是很感动。”
“大家其实都会自发地帮医护人员做一些事情。”崔泽熙补充道,“我经常看到有病友主动去把饮水机前的水擦干。”
由于崔泽熙的床位比较靠近护理站,平时就会和医生护士聊聊天,再加上崔泽熙能和各个年龄的患者都打成一片,医护人员都他称是医患之间的润滑剂。
2月26日,崔泽熙成为江夏方舱的首批出院者,曾治疗过崔泽熙的医护人员,虽然由于轮班当时并不在方舱医院,但是她们也专门赶到门口为他送行。崔泽熙激动不已,也一直对着医护人员说,“谢谢你们,谢谢大家,也希望你们早点回家!”
12天相处让崔泽熙和很多天津医疗队的队员成了朋友。即使是在出院后,大家仍跟踪着崔泽熙的各方面情况,经常关心他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得知我在隔离点,他们时常陪我聊天疏解我的情绪,还提出要给我寄送生活物资。”崔泽熙说,“这让我在枯燥的隔离生活中,继续感受着来自医护人员的关爱。”
崔泽熙和医护人员、病友的合影,左二为崔泽熙

崔泽熙和医护人员、病友的合影,左二为崔泽熙

武汉的春天已经来了
3月12日,离家42天的崔泽熙,离开隔离点,返回家中,并在医生的建议下,继续居家隔离。
崔泽熙的父亲也在2月6日治疗康复后就返回了家中。崔泽熙和家人团聚了,他也终于吃到,曾在方舱医院时想念的家里的“武汉味道”。
“我对武汉还是比较有感情的。”崔泽熙从小在武汉长大,大学也是在武汉大学就读。出国深造后,崔泽熙仍决定回武汉发展,“武汉这几年其实发展还是挺好的,而且,父母年龄也大了。”
“这次疫情对武汉人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不少企业遇到困难,也对不少家庭造成了创伤。”不过,日前武汉无疫情的小区也日益增加,无疫情小区的居民已经可以在小区内活动。
经历了这次疫情,崔泽熙表示自己今后一定要积极锻炼,健身减肥,增强免疫力。前几年,崔泽熙都没有抽中武汉马拉松的参赛资格。“我还会继续抽的,我想跑在长江大桥中间的大道上,感觉会蛮有意思的。”
3月15日,崔泽熙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他转发了一篇题为“来武大看樱花”推文。
樱花开了,武汉的春天已经来了。
(指导老师: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师 周婷婷;澎湃新闻记者 崔烜)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蒋立冬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武汉,故事接龙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