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96

学者防疫调研|印度抗疫成功与否,未来一个月最关键

张文娟
2020-04-13 14:04
来源:澎湃新闻
全球智库 >
字号

客观一点说,印度疫情还没有到很多自媒体所描述的“大暴发”阶段。

印度是一个复杂多元的国家,这次疫情又具有高度不确定性,没有人可以对印度疫情给出总结性结论。本人已在印度工作和生活五年半,本文将根据自己在印度这段时间的生活和观察,就印度疫情应对中的一些举措作以介绍和分析。

目前为止,印度疫情应对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月底到2月底的中国疫情应对阶段;3月初到3月中应对多国疫情输入阶段;3月22日之后到目前的封城阶段。在应对措施上,包括境外输入病例阻断、病例检测、密切接触者追踪、密切接触者隔离、群体性感染事件应对、贫民窟感染事件应对、普通社交隔离及科普动员等几方面。

小成功:中国疫情输入应对阶段(1月底到2月底)

1月初中国跟世界卫生组织通报疫情后,印度是少数几个比较重视这个疫情的国家。医生出身的时任卫生部长哈什·瓦丹(Harsh Vardhan)在一次会上提到,在收到中国疫情消息后,他们1月8日就召开了专家研讨会,讨论疫情应对策略。

1月底到2月底,印度主要是防止中国疫情输入,并且将疫情控制在科拉拉邦,没有扩散,可以算是一个阶段性小成功。

1月28日,科拉拉邦发现三例疑似病例,这三人都是在武汉就读回印的学生,科拉拉邦及时追踪密切接触者,将806名密切接触者列入观察对象。1月30日科拉拉邦第一例病例确认,到2月3日,三例疑似全部确认,科拉拉邦宣布进入邦灾难状态,对到过中国或其他疫情国家的2239人进行密切观察。

有疑似病例后,科拉拉邦政府立刻向各医院和检验室发布科学检疫、救治的操作指南。同事的爱人是科拉拉邦的医生,她的医院接受了其中一位学生。她说,科拉拉邦要求医生和护士按最高标准防护,当时一些医生们感觉邦政府有点小题大做,那时医生们认为这个病比流感不会严重太多。同时,科拉拉邦将病毒的科普知识通知到村级层面,通过宣布“邦灾难”状态,也很大程度上调动了民众的重视。

事后证明,科拉拉邦被认为的“过激反应”是必要的,到目前为止,德里、孟买等都有医护人员感染,最早出现病例的科拉拉邦尚没有医护人员感染。另外,科拉拉邦的密切追踪机制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将病例严格控制在了本邦,直到2月底,在这三个病例之外,印度没有增新病例。

联邦政府层面,为防止新病例从中国输入,1月30日,印度政府要求对来自中国的入境人员采取严格措施,一些机场对来自武汉的入境人员进行血样检查和采取28天隔离措施。2月2日,印度联邦政府宣布所有中国人和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的赴印电子签证临时失效。2月6日,印度政府宣布给中国人的所有签证类型失效,后澄清外交签证例外。为防止抗疫物资短缺,1月31日,印度联邦政府发布禁止出口防护类医疗用品,包括口罩和防护服等,显示出印度政府的忧患意识。

这个阶段,印度政府的敏感性很高,对疫情的早期重视程度也是很多发达国家所没有的。为什么印度早期会如此重视和应对及时?以下三个方面视角有助于探寻答案。

首先,其幸运之处在于,疫情的首个输入邦是科拉拉邦,这是印度义务教育普及率最高的邦,也是医疗资源相对发达的邦,印度很多护士都来自科拉拉邦,另外,这个邦有比较强的治理能力。

其次,印度长期受瘟疫的影响,最近的如1992年霍乱暴发,1994年在苏拉特暴发的瘟疫,以及经常大规模暴发的基孔肯雅热和登革热,H5N1和 H1N1 流感也在印度大规模暴发过,这让印度保持着长期敏感性。

最后,印度的基础医疗设施薄弱,人口密度大,很清楚逆境抗疫的难度,所以,从1997年开始着手早期发现机制。这个机制建立后,每周都发布报告。这种疫情监测机制的常规运转,有助于培养医护人员和决策人员对疫情的敏感性。要了解这个机制,请参考我在印中智慧桥上发表的“印度疫情早期发现机制有哪些可借鉴的”一文。

小教训:应对多国疫情输入阶段(3月初到3月中)

从3月初开始,印度的疫情进入第二阶段,应对来自意大利、中东、韩国、日本等国的疫情输入。这个阶段,输入国多元,感染病例的邦更加分散。3月2日,一位从意大利回来的德里商人和一位到拉贾斯坦邦的意大利人被确诊。3月3日一位去迪拜开会回到海得拉巴的工程师也被确诊。到3月4日,印度确诊病例迅速达到28例,这包括一个在拉贾斯坦邦旅行的意大利旅行团(包括14名意大利人和1名印度司机)全部确诊,德里商人还感染了6位在安哥拉的亲戚。

这个阶段的疫情应对,显然比第一阶段更加复杂。典型挑战有两个:一是疫情扩散到了多个邦,不同于学生,这些感染者社交圈很大,比如德里的商人回国之后给孩子举办生日派对,还到安哥拉走访亲戚等,海得拉巴的工程师也坐巴士穿越几个邦,旅行团的就更不用说了;其二,3月10日是印度最大的节日之一——撒红节,大型聚会的几率大大增加,还有很多国际旅行团为撒红节来到印度。

在这个阶段,印度政府的应对措施包括:增加入境限制、对密切接触者进行追踪、关闭学校、倡导避免大型聚会、公布检测点、向国外采购检测试剂同时鼓励本土生产等。

3月4日,莫迪发推说,他本人今年不参加撒红节,因为全世界的专家都建议避免大型聚会。后印人民党各地负责人都宣布不参加撒红节。莫迪本人通过这种方式以引导民众尽量避免聚会,但没有强制规定。3月5日开始,德里和其他几个邦开始陆续宣布小学停课到3月31日。

到3月6日,印度已经对3404位疑似病例进行检测,从武汉撤回的654人每人两次检验。为了更规范检测,3月7日,在官方宣布31个确诊病例后,印度政府宣布了52个指定的实验室,做新冠状病毒的检测。这时检测人群主要限于有国外旅行史且表现出明显症状的。

在限制入境方面,3月11日,印度政府宣布,从3月13日开始,所有进入印度的签证,除外交签证、联合国签证、工作签和项目签外,全部临时失效,而且要求所有从中国、意大利、伊朗、韩国、法国、西班牙和德国入境的,都要隔离至少14天。

在普及疫情知识方面,这个阶段,印度手机的铃声被调成了新冠状病毒的防疫知识。意识到疫情可能的快速发展,3月19日,莫迪全国讲话,普及疫情知识,也为接下来的封城做群众动员。莫迪在演讲中,让大家放弃印度会幸免的侥幸心理,建议10岁以下65岁以上的要居家;企业要尽量居家办公等。

这个阶段的应对,印度有点追着疫情走,有些被动。有两个小教训可以总结。

其一,这些人基本上都是2月中下旬入境的,如果印度在2月中旬开始对新疫情国家进行入境限制,也许到目前为止,印度可能病例还处于非常少的阶段。限制入境措施有点缓慢,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第一阶段防疫的成功,让政府放松了警惕;二是西方对疫情应对过于自信,影响了印度的判断;三是当时联邦政府忙着迎接特朗普访印可能分散了部分注意力。

其二,关闭了中小学却没有限制大型聚会。尼扎穆丁宗教集会就是发生在这一时期 ,印度3月底到4月上旬确诊病例的近三分之一来自这次聚会。

及时纠正和调整:封国阶段的复杂疫情应对

面对多国输入和多邦暴发状态,3月中,莫迪政府开始酝酿封国措施。在很多人看来这有点激进,但却帮助印度抢回了部分第二阶段耽误的部分时间。

不过,看到欧美封国的各种挑战,莫迪对封国心里没底,所以,采取了三步走策略。第一步先倡议大家3月22日自愿居家一天(人民宵禁)以做观察,没想到民众是如此配合。这让莫迪有了信心,他于3月22日当天便召开了各邦首席部长会议,很多邦的首席部长当天下午宣布对重点区域进行强制封城,从3月22日下午开始,先后有75个重点市县宣布进入封城三天。3月24日晚,莫迪再次演讲,宣布从3月25日开始封国21天,与重点区域的三天封城政策予以衔接。

封国的目的是通过阻断传播降低感染数,为政府应对复杂疫情节约出时间。封国期间,有很多问题急需解决:1、检测能力急需提升;2、消化2月中到3月中发生的感染存量,主要是追踪密切接触者;3、重大疫情波动的紧急应对,如尼扎穆丁宗教聚会出现大规模感染,孟买贫民窟开始出现感染和死亡事件等;4、处理好封国带来的负面效应,即贫困和流动人口的生存危机。

检测对于疫情的应对非常重要。首先要准备必要数量的检测试剂,毕竟人口数量大。印度在等待本土开发试剂出来之前,加大了进口力度,3月26日开始本土公司My Lab的试剂进入市场后,其他几个本土公司的试剂也陆续进入市场。仅Mylab一家公司就表示,如果需要,他们一周可提供10万到20万个试剂包。因此,印度目前试剂不算缺乏。

此外,还得有足够的检验室。到3月23日,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批准可做检验的实验室扩展到114个,包括极少数被认可的私立检验机构。到3月29日,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又批准了44个私立检验室加入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检测是否应该免费。印度最高法院接受律师公益诉讼请求,裁决检测应该全免费,包括私立检测机构,但并没有提及谁应该对检测的成本买单。这一司法要求对正在扩展的检测不算是个好消息。印度试剂生产公司认为,他们的试剂成本已经比进口的低一半,但他们不可能免费提供。私立实验机构测算,每项检测成本至少4000-4500卢比,这个钱政府得支付,否则,他们无法开展检测。但政府目前财政压力也很大。其中一种建议是用企业社会责任基金支付私人检验机构。印度《公司法》要求利润达到一定数量的企业拿出2%做企业社会责任。但这只是一种民间建议,直到4月12日,还没看到明确的解决方案。

另据媒体报道,4月5日,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还批准了可15分钟出结果的血清抗体快速检验,并购买了50万个测试包,这有助于对潜在病人进行快速筛查。但该理事会同时要求所有接受抗体检验为阳性的,必须再经过RT-PCR检验。

根据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数据,到4月12日,印度已为181028人做了195748次测试。目前印度的日检测能力约11500到15000。印度医学会和各邦政府还在努力想办法扩展检测能力。

从检测策略上看,印度疫情检测无法大面积普及,主要用人海战术追踪密切接触者后予以隔离,并配之必要检测。这种模式在印度前期的HIN1流感病毒和麻疹传染病的干预中被认为比较有效。在印度,追踪密切接触者的能力,与检测能力扩展同等重要。

追踪包括三部分:一是对多国输入的分散在各邦的密切接触者的追踪;二是对尼扎穆丁大型宗教聚会感染者的追踪;三是对贫民窟感染者的追踪。目前,前两类人群的追踪分散在各邦,受影响较大的是德里、马哈拉施特拉邦、泰米尔纳都邦、拉贾斯坦邦、古吉拉特邦、科拉拉邦等。以德里为例,到4月9日,在确诊的669例中,426例与尼扎穆丁聚会有关,占到德里确诊病例的一大半。全印4月3-4日确诊的病例中,95%都是与尼扎穆丁聚会有关。各邦都还在紧急追踪密切接触者,不过存在能力差异。

雪上加霜的是,贫民窟感染和死亡病例的发生。截至4月12日,孟买达拉维贫民窟已经有43例感染病例和4例死亡,达拉维贫民窟不是孟买唯一的贫民窟,在孟买,贫民窟居住人数占到该城市的41.8%,达拉维贫民窟也已经不是孟买唯一有感染病例的贫民窟。马哈拉斯特拉邦连续近一周是印度感染人数最多的邦,仅孟买一个城市就已经超过1000人感染,成为了印度疫情中心。

更关键的是,对于人口密度如此之大的贫民窟感染,靠对密切接触者追踪并隔离的措施几乎不起作用。孟买市政府正在将贫民窟周边的公共设施如体育馆等改成隔离设施,并购买了10万检测试剂。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力度还不够大,大面积检测应该在这些贫民窟尽快铺开,尽快识别感染者和无感染者,在感染者人数尚少时将感染者进行指定地点隔离。如果孟买市政府不尽快跟病毒抢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封国之后,有些流动人口开启了徒步回家之旅,后政府意识到这样不人道,也安排车就近运输,但大部分还是通过设置临时救助点,将他们暂时留在城市。这些人的检测和感染,尚没看到媒体报道,但笔者预测这也是一个隐患。

另外,21天封国政策到4月14日结束。根据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的测算,如果没有前面这21天的封国措施,到4月15日,印度的感染人数应该已经达到82万人。因此,封国措施是否要继续,对印度下一步的防疫非常关键。莫迪已经提前召开了与各邦首席部长和反对党派的会议,这一两天就会宣布最终方案。从媒体报道看,各方基本达成共识:不能立即完全解禁。预计全国性限制流动和重点区域的严格封锁会成为下阶段的主要封国策略。

印度防疫奇迹可能出现吗?

根据印度本土医学专家和在海外印度裔研究人员基于印度人口、经济、社会等特点建立的模型预测,我们似乎可从以下两个角度去预测印度防疫的成功度。

如果印度能在各邦都出现明显拐点时感染人数控制在2万到3万人,死亡在1000人以内,并且保持感染人数两周内持续下行,印度的防疫算是出现了奇迹。

如果印度能在各邦都出现明显拐点时感染人数控制在3万到5万人,死亡在1000-3000之间,并且保持感染人数两周内持续下行,印度的防疫也算是取得了巨大成功。

但要实现这样的成功,印度可能还需要在以下方面做出不同寻常的努力:

一是全国性流动限制伴随着多数邦的封邦,要一直持续到5月中旬,然后再缓慢根据疫情严重程度来分阶段取消限制。

二是印度政府要对贫民窟感染足够重视,这将成为印度防疫的最大难点。对于尚未出现贫民窟感染病例的邦,要严防死守;孟买要及时探索出贫民窟感染的有效应对策略,以尽快遏制疫情,也为其他邦提供参考。对贫民窟采取大规模检测恐怕是一项必要措施。

三是受封城或封国影响的流动和贫困人口,在解决他们生存危机的同时,还要对他们可能的感染保持足够敏感性。流动人口的大规模检测也是非常必要的措施,另外,可将印度立法中为农民提供100天就业或按最低工资支付现金的政策用于疫情封国期间对这些人口的救助方式。

四是各邦政府要对城乡结合部的可能感染保持足够重视。很多人担心印度农村感染,其实,农村人口居住分散,且熟人社会,社区完整,追踪和隔离都比较容易,不应该是大问题,反而城乡结合部,人员流动性大,社区管理杂乱,防疫条件比农村还弱,一旦发生感染,不易发现,也不好追踪。

印度防疫能否取得成功, 4月中旬到5月中旬,将会是印度疫情控制关键中的关键,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张文娟系金德尔全球法学副教授,金德尔全球大学印中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田春玲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96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