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肖战粉丝事件”看饭圈文化如何影响文学与日常?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20-04-15 11: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2月,肖战粉丝大规模举报了一篇肖战同人文,导致全球最大同人文网站AO3被墙,从而引起整个同人圈的抗议和反击。
海报
4月15日,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助理研究员、同人文“资深玩家”郑熙青和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吴畅畅来到“跳岛FM”第三期,从这一次事件谈到在中国已有二十几年历史的同人圈、耽美圈,谈到越来越在主流文化中显现的饭圈文化,并思考它们对文学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有何影响?
同人圈何以存在?
“AO3在几年前做过一个问卷调查,了解参与者的性向,结果选择纯异性恋的只有大约30%。”郑熙青说,这并不是说性向认同相对复杂的人才喜欢创作或阅读同人文,而是同人文的阅读与创作使我们对性别的观念变得复杂了。
“现在大家对于异性恋的认知是什么?就是一个人跟一个异性谈恋爱,或者他跟一个异性结婚,然后这个人在社会层面就是异性恋。但是你跟一个异性结婚,或者有爱情关系,为什么就证明你一定是一个异性恋?你为什么不可以是一个双性恋或泛性恋呢?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异性和同性二元对立的叙事中间往往没有其他可能性,但在同人文中,更多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她提到,尤其在21世纪初,很多女性此前从不在公开场合说过自己的性幻想,但同人圈能给女性一个安全、包容、友善的幻想空间,能在这里表述自己对性的态度。
吴畅畅也表示,同人圈、耽美圈平台让平时不太可见的人群找到了一个表达的权利空间,或者可以这么理解,它们对某些人群起到了一定的性别和性存在意义上的启蒙。
他说:“我国的女权主义的发展、性别理论其实很少得到系统性的梳理。官方也不会提女权主义这样的话语,更多讲的是妇女工作。实际上,我们关于性别、婚姻、家庭、性存在的学说,与实际工作成果,一直没有一个系统化的呈现。”
郑熙青
CP粉在饭圈最没话语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与同性有关的内容还是被污名化的。
郑熙青表示,很多演耽改剧的演员后来都要洗脱这一标签,因为他们认为耽美仍然是“不入流”、“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一旦演红了,一定要解绑。“现在整个社会不允许一个红了的明星带上了性少数人群的标签,所以他要极力洗脱这方面的形象。这时你再拿明星写耽美同人文,粉丝就会认为你这是侵害了明星的利益。”
“粉圈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粉丝眼中的微博就是全世界。”郑熙青说,粉丝对微博机制的了解和应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们知道热搜的第几位和第几位是买的;知道热搜是被压了还是被买上去了;知道什么时候给哪个地方投票是有效的。
“肖战粉丝事件升级后,战场已经在往外推了,但粉丝们认为只要还是在微博这个圈子里,他们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即使是给网信办举报微博上的文字,也是‘圈地自萌’。”
弗洛伊德说过这样一句话,民族主义是对微小不同的自恋。郑熙青认为,现在饭圈的很多细分化实际上也是对这种微小不同的自恋。“我不是像你一样地爱他,那我们就是敌人。有一点点的不同,就可以形成不同的社群。”
她分析道,目前国内饭圈里唯粉是最有话语权的,CP粉最没有。“在西方和日韩,正主(明星)通常不会阻止粉丝进行CP想象,CP想象对他的人气也有好处。但在中国不行,因为有被封杀的风险。”
饭圈文化如何深入日常?
总体说来,吴畅畅对“肖战粉丝事件”有三个认知:一是饭圈或粉圈文化并不是从小众走到了大众,而是变得可见——让主流社会看到了他们的存在;二是在“举报”背后,粉丝往往标榜自己是从公共性的角度出发,声称这个事是符合公共利益的,但背后的根本动力还是出于维护正主的一己私利;三是饭圈平时的控评、反黑等集体性行动背后的根本逻辑是一个很典型的敌我政治逻辑。
吴畅畅
“我在考虑的一个问题是,‘举报’是怎么成为饭圈内部,以及不同饭圈之间的成员日常沟通的一种主要方式?大家一言不合,以前是开撕,现在是‘举报’。‘举报’是如何一步步渗透到日常沟通,甚至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在吴畅畅看来,社交媒体平台基本上是资本的运营,资本本身要顺应一定的审查规则和机制。“一方面有自我审查,另一个方面,这几年引入了 ‘举报’的机制,利用网民自身的力量,由下至上的来形成一种监督模式,实际上也转嫁了治理成本。平台把 ‘举报’例常化了。换言之,资本为了寻求一种自我持存,把一种政治化的方式吸纳进来。”
“现在有这样一种机制,你一旦想查什么东西,就一定能查出毛病来。那自然有越来越多的人会把自己看不顺眼的东西全部‘举报’。”郑熙青感慨。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