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频发预警,非洲会成为下一个疫情“震中”吗?

澎湃新闻记者 陈良贤 王亚赛 张轶君

2020-04-20 20: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虽然目前非洲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2万多例,只是全球200多万例的一小部分,但关于非洲新冠肺炎疫情会暴发的警告声一直不绝于耳。4月1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非洲最终可能遭受新冠的最大冲击;4月16号,世卫组织专家说,非洲可能会在3到6个月内出现多达1000万确诊病例;4月17日,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称,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导致非洲至少30万人死亡。
当下,新冠肺炎正在席卷全球,欧美等医疗资源相对丰厚的国家都先后“中招”。中国平安的研究报告就指出,在欧美国家的第二波疫情过后,应尤为关注非洲、亚洲和南美洲等人口密集的发展中国家可能暴发的第三波疫情。
非洲能抵御住新冠病毒吗?
非洲当下疫情怎么样了?
根据世卫组织的新冠肺炎疫情通报,截至4月19日,非洲54个国家中,已有52个国家出现了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共报告20455例确诊、1046例死亡。现在,只有西印度洋岛国科摩罗和国土完全被南非包裹的莱索托没有报告发现确诊病例。
目前,非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是南非、埃及、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这些地方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都超过了2000例,其中阿尔及利亚病死人数远超其他非洲国家。
相比其他大洲惨痛的灾情,确诊数量两万多的非洲,在全球新冠肺炎病人已破两百万的总数中,已是很少的一部分。世卫组织也指出,当下还有29个非洲国家报告的病例数少于100个,如果措施适当,可以相信“遏制是可能的”。
但世卫组织也同时提醒,目前的统计数字可能与真实病例数量相差甚远。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4月17日的新冠疫情媒体通报会上表示:“鉴于当前获取检测试剂盒面临挑战,实际数字很可能比报道的更高。 ”
首先输入大城市,抗疫挑战不同以往
虽然疫情最初是在中国暴发,但到2月底时,欧洲已出现了病毒扩散的情况。彼时,非洲国家的检查重点仍只是针对从中国来的旅客,防疫措施的调整不及时导致各国没能及时阻挡病毒从欧洲输入。
在目前52个已报告确诊病例的非洲国家中,有50个国家的首例病例已查明是境外输入,其中多数有欧洲旅行史。
非洲最初的疫情主要出现在首都城市,这与近几年肆虐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截然不同。
埃博拉病毒首先出现在非洲农村,一旦某个村庄暴发就封闭外出道路、切断传播。而新冠病毒在非洲属于输入型病毒,首先出现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抗疫挑战不同于以往的本地疫情。考虑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更强更隐蔽,且这次世界各国自顾不暇,无法像应对埃博拉一样提供充分支援,非洲这次的抗击病毒的困难可能更大。
虽然现在各国都采取了封锁边境、关闭学校等一系列防疫政策防止疫情扩散,但这些措施通常是首例病例被发现十天到半个月后才实施的。目前,非洲已有多国出现了本地传播,病例遍布多个省区。
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主任莫提表示:“病毒传播到主要城市以外的地区,意味着抗疫斗争已进入新阶段。”
非洲多数国家可能无力招架
尽管目前非洲确诊病例总共才2万多例,但是随着本地传播的出现,它正沿着欧洲之前的疫情轨迹发展。根据非洲疾控中心预测,到四月底,许多国家的确诊数可能超过1万例。对于很多非洲国家而言,这样的结果是灾难性的。
而非洲许多国家的检测能力和力度也令人担忧他们能否及时发现新冠病毒的扩散。
目前,大部分非洲国家没有自行生产新冠病毒检测设备的能力,主要依靠世卫组织、非洲疾控中心等各方的捐赠。马云就曾在4月6日宣布对非洲捐赠100万套病毒采样设备和提取试剂。
南非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卫生系统最发达的国家,该国约有5700万人口,已进行了73000多次检测,但其卫生部长兹维里·麦凯赫兹表示检测数量还是太少了。而人口将近2亿的尼日利亚,目前每天最多检测1500人。
不过,英国爱丁堡大学流行病学家马克·伍尔豪斯不觉得检测能力不足会导致疫情暴发会被忽视:“如果有像意大利或伊朗一样的大规模疫情,不管出现在非洲哪里,我相信现在都已经有足够引人注意的死亡病例数字了。”
此外,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情况也提醒着非洲疫情的不容乐观。4月初,南非一家私人医院就有66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至少48人是工作人员。
鉴于非洲多数国家目前薄弱的医疗卫生体系,一旦暴发可能很难像其他地区的国家那样靠本国就控制住疫情。根据路透社的报道,为了应对新冠疫情,非洲当地的卫生系统将不得不从现有的应对疟疾、艾滋病、麻疹等疾病中转移注意力,分散资源。在2014—2016年的埃博拉疫情期间,非洲上万例死亡都是由于医疗资源有限被牵制而导致的。
2019年时,《柳叶刀》发布了2016年的全球医疗质量排行榜,通过医疗可及性和医疗质量指数(Healthcare Access and Quality Index,HAQ)来评估和比较各个国家的医疗质量情况。该指数范围为0-100分,分数越高代表医疗可及性和医疗质量越好。而指数不满30分的国家基本集中在非洲。
非洲医疗资源的匮乏,从呼吸机的数量上就可窥一斑。布基纳法索有1900万人口,却只有11个呼吸机;南苏丹的人口数量也达千万以上,但呼吸机仅有4个;塞拉利昂和中非共和国人口分别达到750万和500万,呼吸机分数量分别为3个和1个。
肯尼亚流行病学家耐里·亚特齐说:“你要怎样才能让水资源匮乏地区的人常洗手?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根据统计,目前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约有2.58亿人没有自来水可以洗手。
这样的条件下,很难想象可以抵御新冠疫情的暴发。就如贝宁总统帕特里斯·塔隆所说:当“富裕国家斥巨资”刺激本国经济,但贝宁和“大多数非洲国家”连抗击疫情的钱都没有。
经济全面衰退的风险难以被忽视
除了新冠肺炎带来的病死,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对非洲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害。非洲多国日前大幅下调2020年经济增长预期,主要经济体更是发出经济衰退风险预警。
一直以来,非洲各国主要依赖大宗商品(工业原材料)出口、侨汇收入、旅游业和国际援助来获取外汇。而疫情期间,世界各国的防疫措施直接冲击了非洲国家的外汇收入,这很可能动摇他们的财政和金融系统。
4月4日,麦肯锡针对非洲日渐严峻的新冠疫情发布了分析报告。该报告分析了四种假设情况,在最优的情况下,即非洲和世界都控制住了疫情,非洲的GDP增长率也会由2019年的3.9%降到0.4%,损失超过900亿美金;而在最糟的情况下,非洲的GDP将会收缩3.9%,损失超过2000亿美金。
经济衰退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失业率的攀升。非盟近日的调查数据显示,2000万名左右的非洲劳动力将面临失业,这对很多家庭而言是致命的打击。因为非洲很多职业,如服务员、建筑工人等,都是周薪甚至日薪结算。既没有存款又没有工作将会带来灾难性后果,很多人不工作就可能在感染病毒之前饿死。也因此,非洲各国政府执行封锁政策来控制疫情的难度也更加大,执法部门得拿着喷水枪驱赶大家回家。
这也是为什么非洲等贫困地区的疫情更令人担忧。比尔·盖茨在4月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谈到了对非洲疫情的担忧,他觉得“大多数死亡和最极端的经济痛苦将发生在那些国家中”。
而在全球化和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任何国家和地区的疫情状况都有可能对全球抗疫局面产生影响,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吕妍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冠肺炎,非洲,疫情,大流行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