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提尼(Quarantini)”——那些适合独酌的鸡尾酒

2020-04-25 16:3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PUP China 普林斯顿读书汇
Editor's Note:
随着朝阳群众们十脸迷茫地发现自己的所在地突然成了全国唯一一个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区”,那些被即将到来的五一长假挑动起来蠢蠢欲动的出游之心被迫再次回落。
世界读书日已至,刚刚清空了满满一购物车折扣书籍的你可能意识到,这个五一依然只能“家里蹲”了。有书有酒的日子才称得上是“放松的假期”。书已ready,那么问题来了——配着喝点什么呢?快来查收我们特别奉上的这份“隔离提尼(Quarantini)”制作清单吧!
注:如果你连配酒的书都还没买好,那就快点这里——世界读书日,与普林斯顿一起守护纸书
你听过这款最近特别流行的鸡尾酒——隔离提尼(Quarantini)吗?
其实它就是一杯普通的马提尼,只是无人与你共饮(因为要隔离嘛!)。
当你被隔离在家时,喝酒听起来不像是个好主意,但其实,在家隔离的时期也可以是尝试新“饮料”的好时机。
500年前,德国的一位葡萄酒爱好者写了一篇名为 The Art of Drinking(饮酒的艺术)的论文。作者 Vincent Obsopoeus 向我们介绍了他特殊的饮酒秘诀,能让人持续并且加以分辨地享受酒精饮料之美味。
他的第一条建议就非常适合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在家喝酒是最好的选择。在家喝酒比去酒吧夜店喝要更好,因为这是一个与另一半增进感情的好机会。他在文中反复强调这一点。
秉持“在家喝酒最好”的理念,以下是康奈尔大学古典文学教授 Michael Fontaine 在研究 Obsopoeus 的这篇论文、并将其编辑为 How to Drink 这本小书时,为我们总结的六款独家鸡尾酒制作方法。
1
萨泽拉克
Sazerac
一款老派但永不过时的鸡尾酒,我的心头好。我最喜欢新奥尔良官方版本(还有人说这是美国第一款鸡尾酒)。
根据IBA手册,配方如下:
白兰地 50ml 苦艾酒 10ml 方糖 1块 苦精 少许(调酒计量单位 2 dashes)
1.用苦艾酒冲洗一个冰镇过的老式玻璃杯,加入碎冰,放置一旁待用。
2.将剩下的配料放进调酒杯加冰块摇匀。
3.倒掉步骤1里杯中多余的冰与苦艾酒,把步骤2里混合好的饮料滤入玻璃杯。
4.用柠檬皮做装饰。
2
拉莫斯金菲士
The Ramos Gin Fizz
这款鸡尾酒在新奥尔良当地也备受认可。非常适合早午餐时饮用,非常美味,但是制作这款酒可得花费一番功夫,所以比较适合一次性制作多杯。
高能预警:这款酒要用到生鸡蛋。(也很容易发胖,不过大概所有美味的东西都是会令人发胖的吧?)配方如下:杜松子酒 1.5盎司 青柠汁 1.5盎司 柠檬汁 0.5盎司 单糖浆 1.25盎司 淡奶油 2盎司 鸡蛋蛋白 1个 桔花水 少许(调酒计量单位 2 dashes) 苏打水 1盎司(可随自己的口味增减)
1.在鸡尾酒调制器中加入冰块,倒入杜松子酒、青柠汁、柠檬汁、单糖浆、奶油、蛋白和桔花水。
2.无冰干摇(Dry shake without ice)。
3.加满冰,继续大力摇(为了让蛋清和奶油充分融合,口感丝滑)。
4.滤入冰镇的高玻璃杯。
5.倒入苏打水。
3
飘仙杯
Pimm’s Cup
这款也是新奥尔良的大热鸡尾酒,那里总是又闷又热。这款是美味的杜松子酒基的餐前开胃酒,与柠檬水混合,跟薄荷冰酒很像,能驱散一整天的疲惫。很适合天热还隔离在家的人。新奥尔良拿破仑大厦的皮姆杯最受欢迎。
配方如下:
1.在一个12盎司的高玻璃杯中加入加入冰块、1.25盎司飘仙一号力娇酒和3盎司柠檬水。
2.加入七喜。
3.用黄瓜片装饰。
4
爆爆鸡尾酒
Boom Boom
这款鸡尾酒常出现在狂欢节派对上,是一种用勺子吃的冷饮。配方如下:解冻的冰橙汁 1 小罐 雪碧或激浪(或类似柠檬汽水的东西)2升装 菠萝汁 1 大罐 伏特加 1-2 杯(伏特加越便宜越好)
在一个大碗中加入以上配料搅拌,然后冷冻24小时。
5
热带岛屿手榴弹
Tropical Isle Hand Grenade
如果你去过新奥尔良的波旁街,你会看到聚会的人手里拿着荧光绿的手榴弹形状的烧瓶。这种形状代表着炽热的内核。这款鸡尾酒在当地被誉为新奥尔良最有力量的饮料,名副其实。不过甜瓜的味道掩盖了所有的酒精。
这款酒的配方是机密。
6
牛奶宾治
Milk Punch
宿醉可不是件好事儿。我从来不信有什么可以醒酒的酒,但是很多人号称这款鸡尾酒是最佳的解救饮品。新奥尔良的老牌餐厅 Brennan’s restaurant 有一个不错的配方,如下:牛奶 2盎司 奶油 2盎司 波旁威士忌或白兰地 1.5盎司 浸泡在单糖浆中的香草豆荚 1.5盎司 新鲜磨碎的肉豆蔻,用于装饰
1.加冰,加前四种原料,用力摇匀。
2.滤入不加冰的高脚杯或红酒杯中。
3.用肉豆蔻装饰。
PUP 内容速递:
点击下图直达本书购买页
喝酒也是一门艺术?甚至是美德吗?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和新古典主义诗人Vincent Obsopoeus(约1498-1539)认为是这样的。
在16世纪德国的葡萄酒之乡,他见证了一种有毒的新文化的兴起:狂饮、迷醉、同侪压力和竞争性饮酒。他受到罗马诗人 Ovid 的 Art of Love 所启发,写下了The Art of Drinking (De Arte Bibendi) (1536),一本关于酒的辨别方法及快乐饮酒指南。
在How to Drink 一书中,Michael Fontaine 首次将 Obsopoeus 的诗篇翻译成了英文版本,将他的诗歌翻译成充满活力的现代散文,由此揭开了一部被遗忘的经典之作,吸引着所有(适龄)饮酒爱好者。
Obsopoeus 认为,成过戒酒的关键是节制而非完全禁酒,有规则和限度饮酒是一种美德,他教我们如何管控自己的饮酒方式,如何在社交聚会上通过饮酒赢得朋友,以及如何恰当地祝酒。但他也表示,偶尔过量饮酒是可以的,他甚至以丰富的个人经验告诉我们如何才能在对饮游戏中获胜。
这部闪闪发光的作品配上正版的拉丁文原著,读来可谓令人沉醉其中。
原标题:《“隔离提尼(Quarantini)”——那些适合独酌的鸡尾酒》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