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动力翼装飞行第一人:失联女大学生或未在安全高度开伞

北京日报客户端

2020-05-17 12:52

字号
北京日报客户端5月17日消息,“这次意外中,运动员本来要进行的是一个高空翼装科目,但可能由于某种原因没有在高空安全高度开伞,从而飞入了低空翼装的领域,‘跨界飞行’。”
5月12日,一名北京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进行翼装飞行时失联,至今仍未找到。
据报道,这名女大学生小刘目前上大四,但同时已是一名资深翼装飞行运动员。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在通报中称:“该失联翼装飞行员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其朋友更称她的技术水平是圈内“大神级”。
张家界天门山景区进行翼装飞行的安全条件如何?小刘发生意外可能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翼装飞行如何保证安全?围绕相关问题,北京日报客户端专访了滑翔伞世界冠军、爱心飞翼世界杯中国队队长,有“亚洲动力翼装飞行第一人”之称的盛广强。
低空翼装飞行是与死亡擦肩
记者:你是在什么情况下知道这件事的?认识这名女选手吗?
盛广强:这两天我正在云南景谷筹建翼装飞行基地,张家界的事是从微信上看到的,因为圈子里的人都在转发。这名女选手我听说过,但还从来没见过。
记者:张家界天门山景区此前就有外国运动员发生翼装飞行事故遇难。你如何评价天门山景区的翼装飞行条件?你在那儿飞过吗?
盛广强:2015年我从国外学习翼装飞行回来,在天门山飞过。天门山景区是世界公认的难度系数很高的低空翼装飞行场地,如果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在保证距离地面有足够高度开伞的前提下,是相对安全的。
翼装飞行分为高空翼装飞行和低空翼装飞行。据我了解,国内目前有一些运动员能飞高空翼装,但是能飞低空翼装的,也就是“跳过悬崖”的,按我掌握的情况,目前仅有四个人,就是徐凯、张树鹏、杨晟和我。
低空翼装在训练过程中需要跨越死亡的考验,所以被称为极限运动之最,而高空翼装跟高空跳伞一样是非常安全的。在国外,很多跳伞高手有着上万次的高空飞行经验,都不敢轻易尝试低空翼装。但随着翼装装备的不断改进,近年来,高空翼装高手开始学习低空翼装飞行。
女大学生未在安全高度开伞
记者:根据你的分析,这次这名女选手发生意外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盛广强:我没有去现场,不能做太多的分析。从专业角度来讲,以我对高空翼装和低空翼装的界定,她这次进行的属于高空翼装飞行科目。
进行高空翼装飞行,运动员需要在高空起跳。起跳后,要求在900米以上的高度打开主降落伞。如果没有能力打开主降落伞,即使运动员失去意识,在距离地面300米左右的时候,自动开伞器会自动工作,打开降落伞,可以说是非常安全的。
但是从目前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我认为她没有在900米以上的安全高度开伞。
如果进行低空翼装飞行,就要佩戴低空伞。低空降落伞打开是很快的,但高空降落伞因为开伞、叠法、伞的方块布都不一样,在打开降落伞主伞的时候需要非常高的高度,才能使降落伞完全打开,和低空降落伞是完全不同的。
可以说在5月12日这次意外中,运动员本来要进行的是一个高空翼装科目,但可能由于某种原因没有在高空安全高度开伞,从而飞入了低空翼装的领域,“跨界飞行”。
中国翼装飞行正处起步阶段
记者:翼装飞行运动的魅力何在?
盛广强:人都希望能自由自在地像鸟一样在天上飞,翼装飞行就相当于给人穿上了一个翅膀,让人可以在空中滑翔,快速地飞行,穿越一些障碍物,但这样的尝试必定会带来较大的风险性。
如果经过了专门培训,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安全性是很高的,人真的可以在高空自由地翱翔。但低空翼装风险性还是很大的,全世界从事低空翼装的人也不多。
我个人认为,如果想体验像鸟一样自由翱翔的感觉,可以尝试高空翼装,低空翼装的风险远大于高空翼装。
记者:中国翼装飞行运动的发展状况如何?
盛广强:中国的跳伞运动正在普及,现在有高空跳伞中心了,跳伞的人多了,也有一些人开始往高空翼装发展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每项体育运动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中国翼装飞行刚刚处于一个初期起步阶段。
2013年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徐凯老师从国外归来成立了中国首家低空跳伞俱乐部,并从2015年开始引进国外翼装飞行赛事品牌。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国内共举办了六次爱心飞翼世界杯赛事,未出现任何伤亡事故。我们现在正在云南昭通的大山包、普洱景谷县和湖北巴东县筹建低空跳伞和翼装飞行基地,未来开展初、中、高级的培训,以更好地保证相关爱好者的飞行安全。
不带手机和GPS是失误
记者:据报道,这位女选手有几百次的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这样一位资深翼装飞行运动员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意外呢?
盛广强:按照高空翼装的要求,如果想学习高空翼装,必须有高空跳伞200跳以上的经验才能尝试高空翼装。高空翼装又分为高空小翼装、高空中翼装和高空大翼装。这位女选手的几百跳是高空跳伞还是高空翼装,我不了解,不做太多评价。
还是像我刚才说的,在正规场地进行高空跳伞和高空翼装,相对是很安全的。即使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或因为一些状况打不开主伞,降到300米的高度,自动开伞器也会把你救了,把你安全地放下来。
记者:她没有带手机和GPS,给搜救造成了困难。
盛广强:如果在野外场地进行飞行,从专业和安全角度是需要带通讯系统的。
翼装飞行训练一定要循序渐进
记者:张家界天门山这次事件产生了很高的关注度,很多人应该都是第一次知道翼装飞行项目。翼装飞行应该如何保证安全?
盛广强:我们要正确地看待什么是高空翼装,什么是低空翼装。高空翼装一定要先在合适的场地里,就是跳伞中心,进行高空翼装的学习和训练。低空跳伞和低空翼装需要在高空跳伞、高空翼装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系统学习,才是一个良性发展的途径和方法,而不是把它们都混在一起了。
现在国内很多人可能就是觉得都一样,觉得我学会了高空就可以跳低空了,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想从事这项运动,包括高空翼装和低空翼装,我建议还是去好的学校找好的教练,经过系统的培训,才能更好地更安全地享受这项飞行运动的魅力。
记者:你被称为“亚洲动力翼装飞行第一人”,取得过突出的成绩。你现在的主要兴趣是在涡喷飞翼方面,能否介绍一下这个科目?
盛广强:目前全世界掌握涡喷飞翼技术的只有美国、迪拜和中国的三个团队,我们是其中之一。通常说的翼装飞行的“翼”是软翼、充气的。飞行的时候从高空跳下来,然后充气。涡喷飞翼的“翼”是硬质的,相当于把一个小固定翼穿在身上,带有两个发动机。
普通的翼装跳下去以后只能往下飞,不可以平飞,往上飞,就是一个自由落体,还有一点滑翔的科目。我所说的“Jetman”,硬壳的翼装,跳下去以后可以平飞,爬升,翻转,人是可以完全自由地在高空飞翔的。
涡喷飞翼的飞行速度很快,能达到时速300公里左右,这是普通滑翔伞和翼装都达不到的。
(原题为《亚洲动力翼装飞行第一人:失联女大学生有可能“跨界飞行”》)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伍智超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翼装飞行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