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全球确诊500万之际的“完美风暴”:新冠病毒在巴西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刘栋

2020-05-21 14: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50岁的巴西人鲁本斯(Rubens)记忆中,巴西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浩劫”。
“太惨了。”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哀叹道,“把寨卡病毒、登革热、 H1N1、流感、艾滋病这些流行病加在一起,也没有这次的新冠疫情严重。大概只有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和70年前的二战可以相提并论。”
5月21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新冠疫情统计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突破500万。24小时前,世卫组织收到了自疫情发生以来单日全球最高新增纪录——106000例新增病例。
“新冠大流行还没有结束。病毒正在转向较贫穷的国家。”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发出严厉警告。
眼下,美洲已经成为了全球疫情的中心,而南美洲的巴西正在成为新的震中。
过去10天,巴西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增加了50%,达到近2万人,累计确诊病例近30万,超过了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等重灾区,目前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
5月18日,新上任仅三天的代理卫生部长——陆军将军帕祖洛(Pazuello)在世卫大会上向全世界介绍巴西的疫情。帕祖洛将军是巴西一个月来迎来的第三位卫生部长。三天前,他的前上司纳尔逊·泰希(Nelson Teich)突然宣布辞职。此时距离上一任卫生部长去职还未满一个月。
如走马灯般更替的卫生部长和每日不断攀升的疫情数字凸显出这个拉美第一大国眼下面临的严峻挑战。
专家警告,新冠疫情在拉美大流行的速度和广度可能与亚洲、欧洲和北美洲的情况完全不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有着超过 6.66 亿人口。这里也是世界上贫富最悬殊的地区。除了巴西,墨西哥、秘鲁、智利等国的疫情也在不但升温。
大量的贫民窟让人倍感担忧——当疫情在人口密集和公卫医疗设施薄弱的地区大面积爆发,没有有效的隔离措施,医疗资源遭到挤兑,政府内部又充满矛盾,应对失调,所有这一切凑在一起,新冠病毒将在巴西掀起一场“完美风暴”(编注:“完美风暴”指1991年强烈冲击美国东海岸的风暴,因多种天气条件汇聚在一起,为这个风暴的形成创造了“完美”的条件而得名)。
风暴来袭
当席卷全球的新冠病毒终于登陆南美大陆,人们发现,在巴西暴发的疫情不仅有着此前所有重灾区共有的特征,还证实了人们一些最坏的担心。
巴西疫情蔓延显示新冠病毒对于温度似乎并不敏感,疫情反而在“最热的地方情况最不好。”鲁本斯说。
在鲁本斯认识的人当中,至少已经有两人死于新冠肺炎。他母亲的妹妹上个月确诊,现已不幸过世。
在圣保罗——这座有着1200万人口的南半球最大城市中,新冠病毒已经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与里约一起,这两座巴西最大、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有着巴西三分之一的确诊病例,正经历着和意大利伦巴第、马德里和纽约相似的遭遇。
圣保罗市长布鲁诺·科瓦斯(Bruno Covas)5月17日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该市的公立医院已达到90%的容量,将在两周内饱和。随着疫情继续发展,其卫生系统可能随时崩溃。
“新冠病毒在巴西找到了一个形成‘完美风暴’的环境——这里缺乏政府的明确应对策略;到处是没有采取保护措施的人们;大部分城市都有着密集的人口;许多人生活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没有干净的水源,也不可能保持社交距离。”美国智库“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中拉项目主任玛格丽特·迈尔斯(Margaret Myers)对澎湃新闻说。
与欧美疫情重灾区国家不同的是,作为南美洲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巴西有着超过1300万贫穷人口住在4000多个设施简陋、卫生条件差、人口密度极高的贫民窟里。这些地方是病毒传播的“天堂”,却是遏制疫情的噩梦。
对于生活在贫民窟的穷人而言,保持社会距离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了生计,他们也无法待在家中,必须外出上班挣钱。对于他们而言,吃饭显然是更迫切的需求。
联邦政府给予这些因为疫情没有收入的穷人每人每月600 巴西雷亚尔(约等于100美元)的补助,持续三个月,然而这只是杯水车薪。
不仅在大城市,在偏远乡村、甚至是原始森林里,新冠病毒也没有放过。
迈尔斯指出,在亚马孙河流域,沿岸有很多土著居民,他们原本与外界很少接触。但这也使得他们特别容易受到外来病毒的侵害。
近年来,由于非法伐木和采矿导致的环境破坏,以及盗采工人入侵雨林深处,导致了病毒在原住民部落中的扩散。而这些原住民几乎没有任何医疗保健措施。当病毒在当地蔓延,几乎等同于一场人道主义灾难。
在网上流传甚广的一组照片显示出了这种悲惨景况的冰山一角:大型挖掘机在位于亚马孙心脏地带的巴西亚马孙州首府马瑙斯市挖掘一排又一排的深坑,掩埋大量遗体。
马瑙斯市的医生告诉巴西有线电视新闻网,新冠疫情使该市许多公立医院人满为患,病人无处可治。由于缺乏检测,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大大低于实际情况。当地死亡人口记录显示,仅4月份,就有2435人被埋葬,而去年同期仅有871人被埋葬。
据法新社报道,巴西原住民联合会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目前已经扩散至巴西38个原住民部落,至少446名原住民确诊,92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53岁的柯卡马部落酋长。
这样的悲剧唤醒了人们的回忆。早在16世纪初,西班牙殖民者把包括天花病毒在内的众多传染病带到了美洲,成了美洲大陆土著居民噩梦的开始。到16世纪末,当地土著人口锐减,整个社会体系几乎处于崩溃的状态。
“总统带领我们与一个不认识的敌人进行战斗。”马瑙斯市长亚瑟·维吉里奥·内托(Arthur Virgílio Neto)说道,“他必须承认自己错了,为了减轻医院负担和恢复社会运转,我们必须进行隔离。”
内托的话暴露出了巴西疫情中另一个更致命的问题——政府领导人之间以及与卫生专家之间对待疫情的分歧。
对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而言,保持经济显然比防控疫情更重要。疫情开始以来,他与提倡严格社交隔离措施的卫生专家发生了多次冲突。4月初,他甚至解雇了自己任命的卫生部部长。继任部长也在一个月不到就宣布辞职。
“总统与专家的分歧必然导致政府抗疫力量削弱。我们在美国也看到了这种情况,这是美国疫情下降很缓慢的原因之一。如果巴西也这样,同样会导致疫情防控效果不佳。”现居纽约的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说道。
总统和卫生官员、地方政府和联邦政府不一致甚至相互矛盾的信息使得巴西人陷入混乱的境地,无所适从。一些人被催促着出门上班,另一些人则大声抗议。在一片吵闹声中,更多的人在感染和死亡,得益的或许只有新冠病毒。
风暴如何形成
作为全世界最晚受到新冠病毒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巴西与南美洲本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准备。
据鲁本斯的回忆,巴西的疫情是从2月末开始的。2月26日,里约著名的嘉年华游行结束后次日,圣保罗确诊了首例病例。
巴西联邦政府虽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可是各州州长都没有取消嘉年华,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巴西参与狂欢节,这导致很多巴西人感染病毒并扩散至全国。
在首例病例出现后的近一个月里,巴西疫情增长缓慢。3月28日,全国仅仅有不到4000例。之后疫情开始爆发性增长,到4月28日,已骤升至7万多例。截至5月21日,累计确诊病例已经接近30万,死亡近2万人。。
以巴西2亿多人口的体量而言,其每百万人口感染和死亡率相对美国和欧洲国家来说,并不算高。不过许多专家指出,由于漏报和缺乏检测,巴西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目前公布数字的10到15倍。巴西目前的测试规模仅为美国的二十分之一,而美国的检测水平还没有达到一些欧洲重灾区国家的水平。
从亚马孙的土著村庄到巴西城市的贫民窟,尽管许多州长和市长都采取了社会隔离措施。但是,将近一半的巴西人并没有遵守这些规定。顶级医学刊物《柳叶刀》在5月的一篇社论中直言不讳地指出——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疫情轻视的态度是这背后最重要的原因。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告诉澎湃新闻,在应对疫情上,巴西和美国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有一个对疫情大意轻视的总统;更偏爱民粹主义;与疫情最严重地区的地方政府领导人不合;对专家的建议和策略不感兴趣;坚持经济第一等。
不过,黄严忠认为,博索纳罗的政策应该还是有一定的民意支持基础。“巴西有很大的贫民群体和非正式的就业人口。对于他们来说,疫情还是生存下去更重要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没有经济的话,饭都吃不了。”他说。
而博索纳罗与地方政府的角力更是将疫情危机进一步复杂化。
巴西最富有的州圣保罗采取了最严厉的措施来对抗大流行。州长若昂·多里亚(João Doria)公开批评了博索纳罗号召巴西人重新去上班的呼吁。他还表示,博索纳罗解雇卫生部长是一场灾难。
“政府领导力的缺失以及联邦和州之间缺乏协调是巴西面对疫情危机的一大障碍。当下巴西政府迫切需要向大型公司与家庭提供经济援助并采取社会隔离的措施, 但是到目前为止,政府所采取的措施都是不稳定的。”巴西坎皮纳斯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佩德罗·罗西(Pedro Rossi)对澎湃新闻说。
据罗西介绍,博索纳罗的主要权力基础部分来自于军队和民兵组织支持。就在5月20日,代理卫生部长的将军一口气任命了20名军人担任卫生部门的高级职务。而博索纳罗本人则表示,他不急于短时间内任命第三位卫生部长,以避免“重蹈覆辙”。
在罗西看来,巴西正面临一场政治危机,这场政治危机正在助长疫情的危机。“因为我们有一位总统,他的主要策略是反对政府,反对自己的卫生部长。”他说。
巴西此前有着曾被世卫组织称赞的全民医保体系。但罗西表示,医疗系统因为长期财政紧缩政策的影响,在如今的疫情下显得远远不够。
“关键问题是我们无法了解疫情的发展趋势。现在巴西的疫情波动非常剧烈,我们不能确定我们到底处于什么阶段。”他说道。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预测,巴西新增死亡人数将快速上升至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的规模。病毒的传染指数R,即每个患者平均感染的人数为2。而美国和其他主要疫情国家R值已经接近1。这意味着,在其他主要疫情国进入平缓和下降期之际,巴西疫情甚至还未达到最高峰。
黄严忠表示,巴西面临最大的威胁在于,无论是防控疫情还是保持经济,当博索纳罗选择了一个极端,结果可能反而两个都抓得不好,被困在疫情中的时间只会拖得越来越长。面临疫情和经济的双重打击。
被称为“热带特朗普”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此前在被记者问及对巴西疫情日趋严重的看法时,他回应称:“那又怎么样?我很抱歉,但你还要我怎么样?”这一冷漠和傲慢的态度引起了民众的极大不满。
风暴的影响
这场疫情对于巴西和整个南美地区带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和深远的。巴西经济部近日发布的预测认为,今年巴西GDP将下降5%到10%。
“像所有国家一样,服务业受到的影响最大。巴西经济的重要支柱大宗物品出口国际价格暴跌,对经济影响很大。我们将面临一个巨大的经济衰退,因为人们不愿意走出家门,不消费,就没有需求。人们不工作,所以没有供应。”罗西说。
他继续说道,“2008年的危机来自金融系统,冲击了实体经济。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一场来自实体经济的危机,我们还不知道金融系统和公司会受到多大程度损害。”
在疫情来袭之前,巴西经济已经面临了巨大的压力。
2015年到2016年间,巴西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这场巨大的危机使得巴西经济两年间萎缩了 4%。2017 年勉强反弹了1%。而今年,当新冠大流行袭来之际,虚弱异常的巴西经济又将陷入“绝望的深渊”。
罗西认为,目前博索纳罗的政策只是单纯呼吁人们工作,但是情况并不会变得更好。“GDP会更糟,因为人们外出将进一步传播病毒,而疫情加重将使得人们害怕外出。他的策略没有基于科学的论点,只是一种政治策略。”
而罗西担心的是,巴西的情况会变得更糟。“最坏的情况是,病毒的传播率很高,死亡率也很高,加上政治和社会政策的不稳定。我们会开始看到暴力问题在巴西出现。它可以动摇政治制度,引发军事政变。我们已经看到这样的迹象。”他说。
尽管前景不容乐观,罗西仍有着大多数巴西人骨子里的乐观精神。
“虽然困难重重,然是我依然乐观,努力看到好的东西。我认为情况会变得更糟,许多穷人会死,但是人们必须明白,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有效的社会体制与疾病斗争。不仅仅是在大流行时期,如果有人遭受贫穷和其他疾病的痛苦,我们必须帮助这些人。如果我们能够动员国家和人民战胜这次的疫情,我们就能够动员国家和人民团结起来,克服诸如巴西的贫困等社会问题。它可以向人们表明,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好是可能的。我认为这是这种疾病会带给我们的好处。”他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球疫情,观察,巴西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