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柳叶刀-精神病学 | 应考虑COVID-19对心理健康的长期影响

2020-05-27 08:0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柳叶刀 柳叶刀TheLancet 

《柳叶刀-精神病学》(The Lancet Psychiatry)近日发表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研究结果显示,如果SARS-CoV-2感染的病程与2002年的SARS和2012年MERS的冠状病毒流行过程相似,大多数因严重COVID-19感染入院治疗的患者在不经历心理疾病的情况下即可康复。但是,SARS和MERS幸存者可能在出院后的几个月和几年中面临精神疾病的风险,如抑郁、焦虑、疲劳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大多数患有严重冠状病毒感染,即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患者在不经历心理疾病的情况下即可恢复。

谵妄可能出现在COVID-19的急性阶段,临床医生应该意识到COVID-19大流行后潜在的对心理健康的长期影响,如抑郁、焦虑、疲劳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只有12项低至中等质量的COVID-19研究(包括7项未经同行评审的预印本文章)可供参考,且无患者康复后的数据,因此尚需继续进行研究。

专家指出,以往冠状病毒爆发的研究成果是有参考意义的,但可能无法完全预测当前大流行下精神疾病并发症的流行状况。

《柳叶刀-精神病学》(The Lancet Psychiatry)近日发表了第一个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研究了3550多名SARS、MERS和COVID-19住院患者冠状病毒感染的精神症状后果,其结果显示,如果SARS-CoV-2感染的病程与2002年的SARS和2012年MERS的冠状病毒流行过程相似,那么大多数因严重COVID-19感染入院治疗的患者在不经历心理疾病的情况下即可康复。

然而,这些发现也表明,谵妄(一种以意识变化、行为紊乱和有时出现幻觉为特征的精神状态)在SARS、MERS和COVID-19疾病急性阶段的住院患者中很常见。

这项研究主要关注在医院接受治疗的严重病例,不适用于较轻的病例或无症状的病例。

从长期来看,该分析表明,SARS和MERS幸存者可能在出院后的几个月和几年中面临精神疾病的风险,如抑郁、焦虑、疲劳和创伤后应激障碍。虽然目前尚没有关于COVID-19患者上述相应精神疾病诊断的可用数据,但该文作者指出,医学界应该意识到,在当前大流行之后,这些常见精神问题的发生率可能很高。

作者还慎重指出,鉴于系统回顾中包含的大多数(68/72)研究为低或中等质量,且其数据主要来自于SARS和MERS住院患者,因此 COVID-19感染对患者心理健康造成的实际影响无法准确预测,尚需不断的研究。

共同主持这项研究的来自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K)的Dr Jonathan Rogers指出:“我们对超过3550例冠状病毒病例进行的分析表明,大多数人在冠状病毒感染后不会出现心理健康问题。”尽管证据表明除短期谵妄外常见的精神疾病并不是COVID-19感染的一个特征,但临床医生应该对常见的精神症状或疾病如抑郁、焦虑、疲劳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进行检测,因为这些症状可能在严重感染恢复后的几个星期和几个月中出现,正如在SARS和MERS中所看到的那样。[1]

他还说,“由于关于COVID-19的数据还很少,因此需要对感染SARS-CoV-2患者的精神症状进行高质量的经由同行评审的研究和调查,以便减轻感染所致的潜在不良后果。对相关精神症状的发展进行监测应该成为医疗服务中的一个常规部分。”[1]

严重的冠状病毒感染可能产生精神症状的原因有如下几个:病毒感染造成的直接影响(包括对中枢神经系统的影响)、生理代偿的程度(如低氧血症)、免疫反应和医疗干预。其他原因则涉及到更广泛的社会影响,包括由于社交隔离、前所未见的严重致命性疾病造成的心理影响,或者因为担心感染他人而带来的心理负担以及疾病带来的耻辱感等。

尽管COVID-19大流行影响了世界很大一部分人口,但人们对其对心理健康的潜在影响知之甚少。

为了提供更多的证据,这项新研究的作者对所有既往研究和预印本文章进行了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报告疑似或实验室确认的冠状病毒感染者(SARS、MERS或SARS-CoV-2)的精神病学和神经精神学特征的数据[2]。

该项分析纳入了报告住院患者治疗结局的研究,共涉及了到2020年3月18日为止的65项经同行评审后发表的研究以及2020年1月1日至4月10日期间的7篇预印本文章。其中7篇文章纳入到荟萃分析中,计算合并时点患病率(pooled point prevalence)(特定时间感染人数的比例)。

对两项系统评估SARS和MERS住院患者常见症状的研究数据进行分析发现,28%(36/129)的患者出现意识模糊,表明谵妄是急性期的常见症状(参见原文表2)。在急性期也经常会报告情绪低落(42/129;33%)、焦虑(46/129;36%)、记忆受损(44/129;34%)和失眠(34/208;12%)等症状。

12项针对COVID-19的研究显示了相似的情况,在急性期患者中常有谵妄迹象(26/40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中出现意识模糊,占比65%;40/58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中出现激越,占比69%;17/82患者中出现意识改变并于随后死亡,占比21%)。

有6项研究聚焦SARS和MERS患者从最初感染中康复后的这一阶段,在为期6周至39个月的随访期间发现,患者经常报告情绪低落(35/332,11%)、失眠(34/208,12%)、焦虑(21/171,12%)、易激惹(28/218,13%)、记忆受损(44/233,19%)、疲劳(61/316,19%)和经常性回忆创伤记忆(55/181,30%)

研究人员估计,在SARS和MERS幸存者中,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患病率在急性期后的平均34个月为33%(4项研究中共计有121/402例),急性期后平均23个月时抑郁障碍的患病率(5项研究中的77/517例)和急性期后平均1年时焦虑障碍的患病率(3项研究中的42/284例)约为15%(Figure1)。

 

Figure 1:Forest plots of pooled prevalence of anxiety (A), depression (B), an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C) in individuals who recovered from coronavirus infection

MERS-CoV=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SARS-CoV=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然而,该文作者提醒,上述研究结果可能高估了流行病爆发所造成的实际的精神健康负担。

该文共同第一作者,来自英国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 UK)的Dr Edward Chesney提到:“在SARS和MERS患者身上所发现的显著高比例的焦虑障碍、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可能高估了(流行病爆发所造成的)实际负担。”(此类研究)缺乏足够的对照组以及对患者以往精神疾病病史的评估,这意味着很难分清是冠状病毒感染的影响还是先前就有的精神症状,或者是流行病对整个人群的影响,或者也可能由于选择偏倚(有可能患者被招募到研究中的一些因素与其后来出现精神疾病是有相关性的)导致患病率数值偏高。”[1]

该文作者注意到此项分析中的研究方法和报告有一些不足之处,包括使用了未经同行审查的预印本文章,排除了非英语文章,一些研究的样本量很小。此外,对精神症状的系统评估少见,研究中多使用自我报告的数据(可能不准确),很少有研究是基于客观的生物学指标,如遗传、炎症和免疫功能的血液标记或脑成像等。此外,病后研究的随访时间在60天到12年之间不等,这使得各项研究之间的直接比较变得十分困难。

 

在一篇相关评论文章中,来自荷兰格罗宁根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Medical Centre Groningen)的通讯作者Dr Iris Sommer(他没有参与上述研究)写道:“既往冠状病毒爆发的研究成果是有参考意义的,但可能不构成COVID-19患者精神性并发症发生率的准确预测因素。Rogers和他的同事提醒我们应该准备好去治疗大量出现谵妄、创伤后应激障碍、焦虑和抑郁的COVID-19患者,这对精神病学界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讯息。”

她接着解释说:“因SARS-CoV-2感染患者与之前因SARS-CoV和MERS-CoV感染而入院患者接受的治疗可能有所不同。此外,COVID-19幸存者回归时的社会状况与SARS和MERS幸存者完全不同。这些差异与精神疾病在急性期和病后阶段的患病率息息相关。”END

NOTES TO EDITORS

The study was funded by Wellcome Trust, UK 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Research (NIHR), UK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NIHR Biomedical Research Centre at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Hospitals NHS Foundation Trust and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It was conducted by researchers from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South London and Maudsley NHS Foundation Trust, UK; King’s College London, UK; University of Pavia, Italy; and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Hospitals NHS Foundation Trust.

[1] Quotes direct from authors and cannot be found in the text of the Article.

[2] The authors excluded studies of neurological complications without specified neuropsychiatric presentations and those investigating the indirect effects of coronavirus infections on the mental health of people who are not infected, such as those mediated through physical distancing measures such as self-isolation or quarantine

*中文翻译仅供参考,所有内容以新闻稿英文原文为准。

相关阅读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