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不只是找人生孩子这么简单

2020-05-28 08:0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编辑部 白熊 常笑健康
“我儿子和我先生几乎一模一样,走路的样子、说话的腔调甚至胃口都一样。”提到孩子,陈女士不免感慨。
2016年6月,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宣判,将一对代孕产下的双胞胎监护权判归其“养母”陈女士。这也是国内第一例由代孕引发的监护权纠纷案。
陈女士和丈夫花费九十余万元进行代孕,由丈夫提供精子,由一名女大学生提供卵子,通过代孕中介找到代孕母亲,最终抱回一对龙凤胎。
三年后,她的丈夫因病离世,孩子的祖父母以儿媳并非亲生母亲为由,想争回孙子孙女的监护权。经历数番波折,她才留住这两个孩子。
代孕,起初或许只因对于孩子和完整家庭的渴望,但从精子与卵子的结合,到十月怀胎后代孕婴儿呱呱坠地,一系列道德、伦理以及法律问题渐次浮现,而代孕的过程不仅险象环生,还始终伴有争议。
代孕,并不是找人生个孩子这样简单。
01 · 当前国内代孕市场的乱象
通过体外受精的卵子在形成胚胎后,移植到代孕母亲的子宫里,再由代孕母亲替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就称为代孕。
与试管婴儿等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不同,代孕的实质就是“借腹生子”,而在我国,代孕是一种非法行为,严格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从事代孕。
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刺激,代孕转入了深不见底的地下市场,各种私人的代孕中介机构不断滋生和繁盛。
当前,国内的代孕不仅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而且缺少法律和市场的监管,各种骗局盛行。
代孕机构肆意泛滥
根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国内的代孕中介机构数量多达400家,其中绝大多数隐藏在“地下交易”的灰色地带。
在代孕中介的安排下,花费数十万元就可以避开当前各部门相关规定,从取精取卵和胚胎移植,到代孕母亲怀胎和生产一手包办,甚至还可以选择孩子的性别与国籍。
由于代孕机构的泛滥,代孕行业呈现出了高度产业化的特征,形成了一条从委托方、代孕中介、代孕母亲,到实施代孕技术的医务人员或诊所、代孕的药品器械提供者、媒介发布宣传者的黑色产业链。
在这条产业链上,中国每年通过商业代孕诞生的婴儿数量超过一万个。
高昂费用成为牟利工具
代孕的具体价格根据不同档次定价,从40万到100万以上分门别类。
据中介客服介绍,代孕基本费用约为45万元,而包生男孩的代孕要筛选染色体,因而定价120万元,更有甚者可以安排代孕者飞往国外取精取卵,找美籍代孕母亲生产,从而获得美国国籍婴儿,费用高达180万元。
在令人咂舌的高价代孕费用背后,是盆满钵满的利润收益。单项代孕业务的利润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部分代孕中介的年收入高达数千万甚至上亿元,在商家逐利的驱动下,代孕行业乱定价、乱收费的现象层出不穷。
滋生违法犯罪行为
由于代孕在我国是不合法的,所以代孕委托人的正当权益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而代孕中介深知一旦发生纠纷,委托人难以诉诸法律途径,觉得客户就算受害也是“吃哑巴亏”,所以经常涉嫌欺诈勒索行为,甚至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比如,有些中介向委托人展示了“高品质”的捐卵者资料,这些容貌仪态良好、学历较高的年轻女性,成为中介机构招揽生意的“头牌”。
如果委托人选择这类“高品质”卵子,就需要多付5倍以上的费用。中介在收钱之后,可能并不会真正使用这类卵子,“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不在少数。
还有中介以流产作为威胁,要求委托人源源不断地打入孕母的营养费和检查费,以诈骗的方式来获利。
诱发社会不良风气
代孕市场的乱象,也加重了“生男生女”的性别选择。许多家庭寻求代孕,都是为了延续香火,一些中介机构推出包生男孩服务,实际上就是不断反复地堕胎,直到将男婴交给委托人为止,不仅加重了社会重男轻女的思想偏见,也危害着代孕母亲的健康安全。
此外,代孕逐利的市场乱象也引诱着一些不涉世事的年轻女性,为了快速赚钱,她们向地下代孕中介“捐卵”,说是“捐卵”实际上就是“卖卵”,将身体器官组织明码标价进行售卖,拿着卖卵赚的“快钱”而食髓知味,赔上了健康甚至是生命。
02 · 为何代孕现状如此混乱
当婴儿成为一种商品,而子宫成为赚钱的工具,代孕行为在产业化的影响下,陷入了愈发混乱的处境。
代孕受到庞大的市场需求和疯狂利润的刺激,在法律监管的空缺领域中野蛮生长,在这种乱象的背后,有着市场供需、技术条件、法律缺位和逐利心理的影响因素。
迫切的生育需求,遭遇生育障碍
代孕现象的泛滥,与国内现存的生育需求密切相关。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数据显示,我国不孕不育者数量达到5000万,近年来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在12%-15%之间,并受到环境污染、生育年龄推迟和生育压力等影响,不孕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
在现有的不孕不育者中,有一部分人或患有不适宜怀孕的疾病,或存在子宫发育不良、习惯性流产或已错过生育年龄的情况,只能通过代孕来解决问题。
一些渴望延续血脉的失独家庭,也不惜一掷千金寻求代孕,对于生男孩的愿望愈发迫切,而代孕似乎成了唯一的曙光。
辅助生殖技术成为双刃剑
在强烈的代孕需求驱动之下,与代孕相关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也日趋成熟,为代孕的实现提供了必要条件,代孕技术的成熟就像一把双刃剑,如果合理运用就能为人类繁衍谋求福祉,但如果操作失范,也会酿成无尽的祸患。
目前,运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不仅可以顺利完成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让一个子宫功能良好的代孕母亲成功怀胎,还可以运用多胎术和减胎术来控制胎儿数量,甚至精准检测孩子的基因缺陷,这也就意味着,在理论上代孕者可以谋求一个“绝对完美”的新生儿,而技术福音似乎也成为代孕机构坐地起价的“资本”。
现有法律难以监管代孕行业
在十多年前,我国陆续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等法规,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代孕技术,也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
然而这些法规约束的是医院和医生,而商业代孕处于法律法规无明文禁止的状态。
在代孕产业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主导作用的是数量庞大的代孕中介和提供代孕的女性,而目前政府只能处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从事代孕的行为,但无权处罚代孕中介和代孕女性,因此现有法律法规在处理代孕乱象问题时显得乏力,这也姑息了代孕行业内部的混乱。
祸乱的根源,皆为逐利
代孕滋生的高额利润,不仅让代孕中介乐此不疲,也吸引着以赚钱为根本目标的代孕母亲。
对于她们来说,每个月可以获得数千元的生活补助,而代孕完成交付孩子后还可以拿到高额报酬,尽管这笔报酬经过代孕中介的层层盘剥后已经大量缩水,但仍是一笔较寻常工作更可观的数目。
在湖北潜江的一些村庄里,许多年轻妇女为了15-25万不等的佣金,纷纷到武汉、上海等大城市去做代孕母亲,甚至家家户户都做代孕,提到代孕则表示“农村种田挣不到钱,只有靠代孕来钱多,还来钱快。”
在村民们眼中,代孕母亲身处于一个打擦边球的灰色地带,当地妇女代孕成风,用代孕的钱盖了新房,换了新车,甚至成为家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然而,尽管带有强烈的商品交换意味,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血肉,当一个新生命降临到这个世界,代孕问题的复杂程度也随之升级。
03 · 代孕面临的争议与挑战
代孕是一个时时刻刻伴有争议的话题,当代孕母亲完成生产,将孩子交付给委托家庭并获得酬劳后,她就不能再与孩子有任何联系,这种直接而粗暴的商品交易行为,一旦交换对象是一个活生生的性命,就会面临来自伦理、道德和社会等多重的挑战。
代孕婴儿遭遇的伦理挑战
代孕,让生儿育女成为一种经济交换行为。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认为,代孕的伦理争议在于“人”变成了“人”的工具。
代孕所生的孩子或许会遭到社会的歧视,如果在成长过程中出现疾病或行为偏差,也可能遭到虐待及遗弃,这都是更加现实的问题。
南方日报曾经报道,有位代孕妈妈在广州生下双胞胎后,经过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孩子与委托代孕的夫妻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最终这对双胞胎无人认领,只能留在中介手中,陷入无家可归的悲惨境地。由于操作过程混乱,重要信息丢失,两个孩子的真正父母也无从查明。
从伦理上说,对于代孕产下的孩子,尤其是通过有偿借精、借卵生育的孩子,最严峻的问题就是血缘关系的错乱,由此导致了各种婚姻家庭乃至社会纠纷,还有涉及户籍、财产的法律难题。
代孕双方的权益常受侵害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德博拉·斯帕尔认为,在她所接触过的众多行业里,代孕是第一个很明显存在买卖双方,而且有金钱交易,但是却没有人承认他们正在从事商业交易的行业。这个行业的混乱,经常侵犯代孕双方的权益。
对于代孕母亲来说,每次做试管代孕都要打七十多天的黄体酮来保胎,对于身体健康是一种极大的消耗,而代孕过程操作者的专业水平和手术环境无从保证,经常发生各种医疗事故,有些代孕母亲接受多次流产手术以及子宫切除等,导致不能再生育甚至死亡,而中介机构一般赔钱了事,这无异于草菅人命。
此外,代孕双方与代孕中介签署的合同是否具有合法性,也存有争议。
合同内容上明显违反了民法通则,也违反了合同法中对于公序良俗原则的规定,因此属于无效合同,而一旦契约面临破裂,代孕被迫中止,也会面临人财两空的风险。
04
如何为合理代孕需求提供一个避风港
七年前,江苏宜兴的一对夫妇不幸在一场车祸中离世,他们留下了一枚体外受精胚胎。为了给两家人“留一个后”,4位失独老人寻遍各种代孕机构,求律师打官司,终于在代孕合法化的老挝找到了医院和代孕妈妈。2017年,孩子“甜甜”顺利出生。这是目前代孕市场里的真实需求。
尽管从我国的现状来看,目前还不具备放开代孕的条件,但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繁衍后代对于个体和家庭而言意义深远,对于一些确实有着生育障碍的夫妻以及失独家庭,如果提出合理的代孕需求,应该提供辅助生殖技术的支持和制度保障。
辅助生殖技术的支持
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全国具有资质开展试管婴儿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服务的医疗机构已经超过450家,这些正规专业的服务机构,可以为不孕夫妻和失独家庭等人群提供帮助。
对于无法受孕的情况,可以考虑发展亲属代孕、征集志愿者代孕等非商业代孕的形式,发挥辅助生殖技术中心的合规作用,让更多有着生育需求的家庭,不必无奈转向地下代孕黑市。
提供制度保障
对于需要寻求商业代孕帮助的家庭,也要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比如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规范代孕双方签署协议,完善代孕中介机构管理,建立亲权转移及协议终止制度,以保障代孕双方和婴儿的合法权益。
此外,也可以考虑引入第三方监督机构,对代孕流程进行全面审查和规范,对于代孕中引发的法律等纠纷,及时提供公允的仲裁。
代孕,不只是找人生孩子这样简单,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推动之下,数以千万计的不孕不育者和失独家庭看到了延续后代、重返天伦之乐的希望。
然而,如果不进行规范,代孕行业也会成为滋生罪恶的土壤,其愈演愈烈的社会乱象和争执不休的伦理道德困境,都意味着代孕从地下到地上,从非法到规范,都有着相当漫长的道路要走。
这关乎生命,关乎血亲,也关乎人最基本的尊严。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代孕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