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RIC报告:新冠住院患者病死率达27%

赵继国

2020-05-29 10: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20年5月27日,国际严重急性呼吸系统和新发感染联盟(International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and Emerging Infections Consortium,ISARIC)发布了第七份新冠病毒临床数据报告。
自新冠疫情暴发,ISARIC持续对全球各站点上报的住院病例进行研究。第七份报告统计了ISARIC数据库中25849例新冠病毒住院患者的数据,发现其病死率(case fatality rate, CFR)为27%。
利物浦大学教授森普尔(Calum Semple)是ISARIC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合作的临床特征指南项目(Clinical Characterisation Protocol,CCP)的负责人,他认为,从住院患者的病死率看,新冠病毒和被称为“非洲死神”的埃博拉病毒一样危险。
27%意味着什么?ISARIC报告中的数据是如何测算的?面对病毒,哪些人群的感染和死亡风险更高?目前各国都采取了哪些有效的治疗方法?
新冠住院患者病死率高
报告的数据来自ISARIC新冠病毒数据库。截至5月19日,该数据库已收集到46929例新冠病例数据,它们来自全球36个国家的355个站点(其中英国站点占多数,为191个)。
ISARIC的研究对象是超过14天的确诊患者,符合这一标准的有25849例(其中英国有21566例)。由于西方国家医院主要收治的是重症患者,该报告没有考虑一些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
这两万多例患者中,19983例已结束治疗,其中12903例康复,7080例死亡。共有4752例(18%)患者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ICU)或高依赖性病房(HDU),1567例死亡,1106例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591例已康复出院。这意味着,每3名病情较为严重的新冠入院患者中,就有1人死亡。
ISARIC报告数据来自全球36个国家的355各站点。无特殊标明,本文图片均来自ISARIC报告
埃博拉病毒的生物安全等级为4级,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是3级。1976年到2018年历次埃博拉疫情中,其病死率从25%到90%不等
单从数字上看,ISARIC的报告显示,新冠住院患者的病死率较高,但主要统计的是重症患者。如果就全球确诊病例的病死率来看,新冠比起埃博拉,还是小巫见大巫。
但新冠的传染性更大。埃博拉病毒主要通过直接接触传播的,传播途径很容易通过防护阻断。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更多样,实际感染人数也更多。
埃博拉病毒(左)和新冠病毒示意图。Science Photo Library、WHO 图 
ISARIC的研究还比较了不同性别和年龄的患者分布。报告统计的25849例病例中,15271例为男性(59%),10493例为女性(41%),85例未报告性别。从性别来看,男性风险高于女性。最小和最大年龄分别为0岁和104岁,中位数是72岁,大多数需要住院治疗的患者年龄在50岁到89岁之间。
不同年龄和性别患者分布图。Males为男性。绿色为治愈出院、橘黄色为继续治疗,蓝紫色为死亡。
患者从出现症状到住院的平均天数为13天,中位数为5天。从住院到结束治疗(死亡或出院),平均10.5天,中位数为8天。患者从住院到进入ICU/HDU,平均2.8天。在ICU/HDU的停留时间平均9.7天,中位数为7天。
疫情初期,专家们普遍认为,孕妇等弱势群体感染新冠的风险更高。但ISARIC的研究却发现,住院患者中孕妇很少。牛津大学的相关研究也认为,孕妇的风险性并未呈现明显差异。有潜在健康问题的患者中,最常见的并发症是心脏病(28%)、糖尿病(19%)、慢性阻塞性肺病(16%)、慢性肾病(15%),以及哮喘(13%)。
新冠住院患者常见的并发症
新冠住院患者常见的症状主要有三种。第一种体现在呼吸系统,比如发烧(66%)、气短(63%)和咳嗽(50%),其他症状还包括喉咙痛、流鼻涕、耳痛、气喘和胸痛。第二种症状则出现在胃和肠道,患者出现腹泻(17%)、呕吐(16%)和腹部绞痛。第三种症状则出现在肌肉和骨骼方面,比如肌肉(16%)和关节疼痛,以及疲劳感(36%)。

新冠入院患者的常见症状。
由于目前还没有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住院患者的治疗方法主要采用的是各类氧气疗法(65%)和抗生素治疗(65%)。

目前主要的治疗方法还是通过供氧和抗生素。
“时至今日,人们还会误认为新冠只是一种糟糕的流感”,森普尔教授表示,“但它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病情较严重的住院患者,粗略估计其病死率能达到35%到40%,这不亚于埃博拉住院患者的病死率。”
潜在流行的呼吸道传染病频繁出现
近20年出现了一些新兴的、潜在流行的病毒性呼吸道传染病。2003年,SARS在世界范围内的迅速传播,造成30个国家超过8000人发病、近800人死亡。
此后,包括流感病毒(H1N1大流行,禽流感H5N1、H7N9和H10N8、变型流感H3N2)、人腺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以及本次新冠病毒。这些传染病频繁出现,难以控制。
世卫组织将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SARI)定义为近期发作(在10天内)需要住院的急性呼吸道感染,表现为发热(腋下体温≥38 °C)或伴有咳嗽或咽痛。对SARI患者进行观察研究是流行病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兴的及卷土重来的疫病全球图示。红色:新出现病毒,蓝色:重新出现的病毒,黑色:故意释放的病毒。图源: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GPMB)报告《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全球突发卫生事件防范工作年度报告》(A World At Risk: Annual report on global preparedness for health emergencies
传染病暴发地点、时间和规模很不确定,往往出现在资源匮乏地区,进行诊断工具、药物和疫苗的临床试验相当困难,迫切需要全球临床协作研究支持。包括ISARIC在内,许多机构的任务就是在传染病暴发或出现威胁时,为临床研究提供支持和应对措施。
全球临床协作研究加速应对传染病
ISARIC由法国国立医学研究所(INSERM)、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MRC UK)、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和惠康基金会于2011年联合资助成立,旨在早期介入确保对流行病进行快速临床研究。
ISARIC认为,基于患者的研究需要建立一个基层临床研究者联盟,以产生改善临床护理和公共卫生应对的证据,并支持开发和评估新的诊断、药物和疫苗。他们推出了一系列资源,以加快对新冠病毒的研究和应对,其中包括数据收集、分析和演示工具。所有工具都旨在解决最关键的公共卫生问题,经过国际临床专家的广泛审查后免费供所有人使用。
2月3日,在世卫组织的指导下,ISARIC针对新冠病毒发布了临床特征指南CCP。森普尔教授负责该项目的研究,收集新冠病毒感染疑似或确诊病例的标准化临床数据和样本,为国际医疗从业者,提供疫情应对和患者护理的信息。
目前,有9个国家/地区批准了该临床特征指南。
中国肺炎研究(CAP-China)是一个全国多中心以社区获得性肺炎(CAP)为重点的临床研究网络,也是ISARIC的研究网络之一。新冠疫情暴发后,中国的ISARIC成员联系了该机构的全球支持中心,向从事MERS研究的沙特阿拉伯科研人员以及从事埃博拉和瑞德西韦研究的科研人员寻求建议。
如今,全球多个研究机构已经联合起来,用最快速度免费公开所有研究,让人类全面了解病毒。不断变化的国际格局,不断增强的协调与合作,要求国际临床研究界给予同等的回应。
(作者赵继国系社会企业Diinsider的项目总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麑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冠,ISARIC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