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惹》:又一部《娘道》?

曾于里

2020-07-03 15: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由郭靖宇担任总导演和监制,洪荣狄编剧,肖燕、寇家瑞、岳丽娜、戴向宇等联袂主演的年代剧《小娘惹》,翻拍自新加坡2008年播出的爆款剧《小娘惹》。当年《小娘惹》在新加坡创下多个收视记录,在整个东南亚地区有空前的影响力;后来《小娘惹》引进国内,在多个地面频道播出,同样创下收视佳绩,给不少观众留下深刻的记忆。
《小娘惹》海报
因此《小娘惹》被国内翻拍的消息传出后,关注度一直不低。何况导演郭靖宇一向很拿手传奇剧,此前他执导的《娘道》口碑是一回事,但在中老年观众群体收视一骑绝尘也是事实。新版《小娘惹》采取了最稳妥的翻拍策略,郭靖宇只是把控全局,新版仍由原版编剧执笔,原版主导演谢敏洋执导筒:这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观众对于“魔改”的质疑。
《小娘惹》是一部年代戏,也是一部女人戏。故事背景发生在南洋,时间从30年代展开横跨70年至今,其主要讲述了三代华人女性的传奇故事。
第一代主要是作为背景存在的。天兰是黄家老爷的姨太太,地位与仆人差不多,受到不少凌辱,但她一辈子勤勤恳恳、逆来顺受,认为女人的命运只能由夫家安排。
第一代天兰
第二代是天兰的女儿菊香。她温柔敦厚、勤劳能干,但因为庶出的身份且是聋哑人,没少吃苦头。与妈妈不同的是,菊香认为女人的命可自己掌握,因此她敢于为爱情私奔。时值日本入侵南洋,菊香与丈夫双双在战乱中殒命。
第二代菊香
第三代是菊香的女儿月娘,她的故事才是剧集的重头戏。月娘继承了菊香的善良、勤劳、能干,她也知道女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同时她的个性有着母亲所没有的倔强、洒脱、率性,月娘更接近于一个现代女性。
肖燕一人饰演菊香和月娘
无论新旧版《小娘惹》,都有两个核心特色。首先是,《小娘惹》带有强烈的地域文化色彩。
比如,何谓“娘惹”?早年大量华人从中国南方漂洋过海到南洋一带,在那里落地生根,和当地土著通婚以后繁衍后代,他们的后裔男性称为峇峇,女性称为娘惹。这些土生华人既保留着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也受到马来文化、印度文化、欧洲文化的影响,形成独具一格的土生华人文化,也称娘惹文化。
《小娘惹》的故事就发生在马六甲最有名望的峇峇娘惹家族内部,它对娘惹文化进行了浓墨重彩的展示,从语言、风俗、礼仪、穿着到食物,巨细靡遗。其中娘惹美食占据最多篇幅,因此有人称该剧是新加坡版《大长今》。
因为娘惹文化与中华文化有着强烈的亲缘性,二者之间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国内观众基本没有什么接受门槛。这是原版火爆并被翻拍的重要原因。像娘惹文化延续着中国传统的家族观念,讲究爱国爱家、认祖归宗、长幼有序,认为女性就应贤良淑德、传宗接代。而娘惹文化与中华文化不同的地方,比如娘惹菜,又能给观众带来陌生化效应,具有新鲜感。
《小娘惹》的另外一个核心魅力是,它的传奇性。
如果回顾起来,中国古代通俗文学的核心特征,就是传奇性。清代戏曲家李渔主张“非奇不传”,强调“情事不奇不传,文词不警拔不传”;老百姓也热爱那些奇人、奇事、奇遇、奇情,坊间说书人讲述的总是生动曲折、扣人心弦的故事。
从戏剧特征看,传奇剧往往具有以下几个特征:其一,情节波澜横生、跌宕起伏、意外不断。像《小娘惹》中的菊香,逃婚——与心爱的人成亲——怀孕——爱人杳无音信——菊香独自生女——孤儿寡母在困苦中生活,这些具有强烈冲突性的情节,在一两集内就都交待清楚了。
其二,传奇剧以激发观众情绪为己任,它的情节要扣人心弦,更要虐得观众百爪挠心,层层堆叠的虐心只有在大结局时才迎来真正的翻盘。因此,“好人受难”“有情人难成眷属”是大多数传奇剧最核心的桥段。在《小娘惹》中,菊香与月娘在黄家备受凌辱和虐待;月娘与陈锡情投意合,但他们一生都在错过……
经典的传奇剧“既出寻常视听之外,又在人情物理之中,奇莫奇于此矣”。但大多数传奇剧都无法成为经典,它们只有各种高能的情节,逻辑却经不起推敲。“传奇”的这一特征在许多当代题材的影视剧中得到继承,它们有了另一个称呼——“狗血”。《小娘惹》的传奇也接近于狗血。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剧中的人物都高度脸谱化,女主角是真善美的化身,几个恶毒女配的坏全部写在脸上,她们只剩纯粹的坏。
传奇剧从来都是中老年观众的刚需,但年轻观众往往看不上。此前的《娘道》是一例,这一回的《小娘惹》很可能也是如此。比如剧中所歌颂的娘惹文化,其中包涵的坚强不屈、吃苦耐劳、乐观豁达、敢闯敢冲等精神在当下仍有重要价值;只不过因为历史局限性,剧中歌颂的仍旧是娘惹作为“母性”“妻性”的那一面,女性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人性”常常要做出让位与牺牲,这种牺牲在剧集中是以美化的方式呈现的。
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郭靖宇明显也吸取了《娘道》的“教训”。新版《小娘惹》对于娘惹文化中的“糟粕”,在客观展示的同时,也会通过台词补上批判。这是原版中所没有的。
新版《小娘惹》增加了不少批判男权的台词
对于新版《小娘惹》中“不彻底”的地方,年轻观众也不妨批评性接受,哪怕不认同剧中某些观念,也不必急于否定整部剧。当前的影视创作主要是讨好年轻人,中老年观众的审美需求一直被忽略,郭靖宇曾在采访中说,“坚持每年都做传奇剧的,只有我一个了”。年轻人的选择更多元,影视创作何妨在摒弃思想糟粕的同时,偶尔在审美上讨好一下中老年观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娘惹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