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20亿,哈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折了?

2020-07-04 18:2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张霞 商业人物
作者:张霞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如果不是一则投资失败的新闻,哈药集团几近消失在公众视野。
上周,全球最大的保健品公司GNC申请破产保护——作为GNC背后持股40.1%的单一最大股东,哈药集团或巨亏20亿元。
哈药集团面临的困境远不止于此,它还存在研发体系薄弱、六年营收持续下滑、管理层人事频繁变动等问题。联手GNC,曾被其视为起死回生的救命稻草。
“烧”出来的哈药神话
虽然被保健品巨头GNC收割了“韭菜”,但论起医药营销,哈药集团在国内堪称鼻祖。
哈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集团)的前身为哈尔滨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1988年,在原哈尔滨市医药管理局所属的 31 家国有企业的基础上组建成立的。
1991年,公司改组,在哈尔滨医药集团股份公司之上成立了哈药集团;原哈尔滨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则更名为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制药厂、哈尔滨制药三厂、哈尔滨制药四厂、哈尔滨制药六厂等12个效益较好的企业被保留在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中,作为分公司,其国有资产折算为国有股,由哈药集团代表国家持有。
1993年6月,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600664 】,成为黑龙江省医药行业上市公司。2000年2月,哈尔滨医药股份公司更名为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药股份)。哈药集团目前拥有哈药股份、三精制药股份(即人民同泰 【600829】)两家上市公司和27家全资、控股及参股公司。
哈药股份上市之初,整个哈药集团的成绩平平,转机出现在1999年。当年11月,哈药六厂为旗下产品“泻痢停”争取到了央视黄金时间的广告时段。在赵本山“泻痢停,泻痢停,痢疾拉肚,一吃就停”的广告语中,哈药集团就此打开了知名度。
随后,哈药集团将目光投向了保健品市场,并把广告攻势蔓延至所有上星卫视。王刚代言的新盖中盖牌高钙片、江珊代言的哈药六牌钙加锌、陈小艺代言的三精牌葡萄糖酸锌口服液、刘嘉玲代言的朴雪口服液等,在电视广告的地毯式轰炸下家喻户晓。
吴晓波在《大败局》这样描述哈药集团的这一段往事:“1999年,哈药六厂的业绩开始往上猛窜:“营业额放大4倍多,达到10.7亿……这里的主要原因就是广告费用大大增加了。”
据媒体从哈药股份的财报中分析,1999年,整个哈药集团狂撒6.19亿元广告费,公司研发费用只有234万元;2000年,哈药集团撒出11亿广告费;2000年和2002年,央视春晚零点报时广告分别被哈药六厂盖中盖和哈药六厂护彤儿童感冒药包揽。
凭借明星代言叠加广告从而大卖特卖的商业模式,短短两年时间,哈药集团的产值由1998年的2.3亿快速增长到2000年到了20亿。2006年起,哈药集团连续六年工信部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榜首。2010年巅峰时期,集团营收达到180亿元,净利润高达11.3亿元。
但成也广告,败也广告。重营销,轻研发,最终成为哈药发展的桎梏。
据哈药股份相关财报显示,2010年广告费用为3.66亿元,2011年增长为4.14亿元,增幅超过其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其中,三精制药厂2010年广告费用占其营业收入的21.9%,2011年这一比例也高达14.1%。
2013年是一个哈药集团发展的分水岭。这一年,哈药股份营业收入达到最高值,当年实现营收180.92亿元,但净利润却已跌至历史最低点:1.69亿元。
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形象的滑坡。据新华网统计,从2005年到2011年间,哈药集团因为质量、虚假宣传问题曾十余次被食品药品监督部门曝光。
2011年,因被爆出“哈药六厂豪华赛皇宫”以及“纯中纯”弱碱性饮用水溴酸盐超标等问题,哈药的企业形象一落千丈。加之哈药集团董事长郝伟哲退休、总经理姜林奎调离、三精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坠楼身亡等一系列人事变动,哈药开始“焦头烂额”。
2012年,国家开始《广告法》实施,失去了广告加持,再加上限抗、医保控费、辅助用药等政策出台,哈药集团的发展急转直下。
混改自救
混改一度被认为是哈药集团提升经营效率,扭转颓势的标志。
哈药集团的困境可以从旗下市公司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的表现窥知一二。
哈药股份2019年一季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为26.47亿元,同比下降6.43%,净利润亏损1.45亿元,同比下降203.51%。此时已经不是哈药股份首次出现业绩颓靡了。
从2014年至2018年以来哈药股份已连续五年营收下降,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108.14亿元,同比减少8.75%、3.95%、10.91%、14.93%、10.02%;其中,2017年、2018年净利润也呈现出急速倒退之势,同比减少48.36%与14.95%。
与此同时,主营医药批发业务和医药零售业务的人民同泰也出现了业务规模收缩现象。2017年至2018年,人民同泰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0.09亿元、70.55亿元,同比减少11.07%、11.91%。
2019年,工信部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的座次中,哈药集团已下滑到第71名。
图表数据来自哈药集团年度财报
为摁下企业发展加速键,2017年底,已入股哈药集团超十年的中信资本宣布参与哈药集团新一轮混改,拟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并取得控股股东地位,但在筹划近10个月后,哈药集团的混改事项因政策变动而终止。
沉寂大半年后,哈药集团混改再迎转机。2019年,哈药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镇平因工作原因辞去总经理职务,保留董事长职务。同时,宣布聘任曾担任诺华中国区总裁徐海瑛为总经理。此外,哈药的管理层基本全换成了海归,MNC背景的资深人士。
在徐海瑛上任的第5个月后,哈药一波三折的混改之路终于落下帷幕。
2019年4月份,哈药集团突然决定增资扩股引入不超过三家投资者(包含一名战略投资者)以推进混改事宜。同年8月,重庆哈珀与黑马祺航分别以现金8.05亿元、4.03亿元对哈药集团进行增资,分别认缴哈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4.35亿元、2.18亿元,股权占比为10%、5%。两笔增资金额合计达到12.08亿元。哈药集团的控制权将发生变更,哈药股份及人民同泰实际控制人将由哈尔滨市国资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在解释本次增资扩股的原由时,哈药集团提到:哈药集团急需引入资金,丰富产品线,优化自身产品结构,不断提升市场竞争力,走出困境实现更好更快地发展。
但一切并没如其所愿。
最后一根稻草
和GNC的合作,被混改成功后的哈药集团视为一根自救稻草。
据媒体报道,混改之后的哈药集团已经认识到,在业务层面“重营销轻研发”弊病,明确指出在产品结构上与竞品企业相比,公司产品开发力度不够,缺乏新产品上市。由此,除加大研发投入以外,哈药集团还在通过外部资源寻求突破的机会。联手GNC的计划,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产生。
GNC,中文名称“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1935年,总部位于美国匹兹堡,2011年4月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曾是全球最大的健康营养产品专业生产零售商、美国最知名保健品品牌之一。
但受2015年股灾,及自2016年以来北美市场饱和、电商冲击的影响,GNC业绩不甚理想,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2.86亿美元、1.49亿美元。截至2017年末负债近16.79亿美元,负债率超过110%。至2018年2月哈药启动并购时,GNC的市值已从最高点300亿下降至最低约20亿人民币,暴跌超过了90%。
2018年2月,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拟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认购金额为3亿美元,根据此次交易条款,转股完成后,哈药股份将持有GNC公司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同时,优先股股息为6.5%。
哈药集团称,投资GNC能够丰富公司的产品线,提升品牌形象。此外,由于优先股股息稳定,公司一方面能参与GNC的经营,同时也能获取固定收益。
不幸的是,还没看到收购的效果,GNC就破产了。
6月29日,受此影响,哈药股份跌幅8.11%,成交量61万手,远高于过去两个月日均20万手成交量。遭遇大规模抛售后,6月30日哈药股份紧急发布澄清公告,强调参与重整计划的主体是哈药股份的控股股东哈药集团,并且强调出售计划在形式、金额等方面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投资失利之外,人事频繁变动,也是哈药身上挥之不去的阴霾。
今年6月份,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副总经理高磊的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高磊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
除了高磊,半年内,企业已连续有三名副总经理辞职。3月31日,副总经理魏双莹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而在2019年底,另一位副总经理周行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参考资料:
《靠破产新闻上热搜,盘点“网红”哈药这些年》,CBNdate消费站
《成也营销败也营销 “哈药模式”兴亡史》,中国投资咨询网
《哈药集团控制权生变:百亿老牌药企的“不认命》,新浪医药
《三年白干了!哈药股份投资损失逾11亿,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界面新闻
《数十亿投资失败,哈药迈入死局?》,元气资本
《投资踩雷20亿!哈药股份高息投资失算陷入业绩泥潭》,华夏时报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内文部分配图为网络截图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