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嗲”歌姬黄龄,不站C位也在发光

2020-07-11 17:2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外滩君 外滩TheBund
和黄龄聊过之后
我意识到她确实是难能一见的佛系艺人
与之相对的
是她浑身从毛孔里散发出的娇嗲和自信
“不够有野心,歌红人不红,可我站在这里就是与众不同。”
昨天,最新一集的《乘风破浪的姐姐》里,黄龄这么唱自己。
的确,转音歌姬黄龄不少歌都是神曲,传唱度非常高,比如大家熟悉的《痒》、《High歌》、《风月》、《惊鸿一面》.....
论实力,她的唱功和魅力在内地绝对是独一份。
一把婉转的好嗓子,灵气逼人。加上撩人的身段和高级感的长相,她站在舞台上大方又脱俗。
但说起知名度,在30个姐姐里确实处于下游。连节目组也问她,“歌红人不红是什么体验?”
黄龄完全没被刺激到,“我光靠作品就可以说话,总比人红歌不红好吧。”
红不红真是个玄学。出道13年,黄龄坦然接受自己不红的事实,却没料到今天一档《姐姐》,跃到了大家眼前。
除了舞台醉人,节目里的黄龄完全不抢镜,除了狠命练习,其他时候完全是个佛系的摆件。
前几天,趁着黄龄“放风”,没住在姐姐宿舍,我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怎么不给自己争个C位。
对此黄龄的回答自信力爆棚,“原来C位要争的啊?那你要靠站在中间才能绽放光芒,那简直是自我侮辱啊。我站在角落都会发光的。”
01
好歌手很多,
黄龄的辨识度独一无二
从第一期节目开始,黄龄就用实力证明自己真的“站在角落都会发光”。
个人舞台,她穿着粉色亮片配羽毛裙装唱《芒种》,开口就带着一股无可替代的媚劲,慵懒中带几分沙哑。
配上她勾人眼神,轻而易举地“痒“到了观众心坎里。
当时大部分有音乐作品的姐姐,都唱了自己的歌,既安全又能起到打歌的效果。而有一水热门曲目的黄龄,偏偏选择了翻唱《芒种》。
听她唱,你会发现其中就有种魔力,赋予歌曲一种独属于黄龄的”灵魂“。
2007年发行第一张专辑,一首《痒》石破天惊,每个字都被她唱出了无限情肠,从此被称为“转音歌姬”。
再一首《High歌》,歌曲气质如名,黄龄九曲十八弯的唱腔,谁听了不要high起来?
之后的《特别》、《原谅》,还有这几年在网络上掀起风潮的《风月》、《惊鸿一面》,不论是现代曲风还是中国风,黄龄的歌永远带给人一种余音绕梁的盘旋感,一种掉进故事里的晕眩。
这些歌都是实力歌手的热门翻唱曲目。但要承认,唱得好是一回事,但唱出那种丝丝缕缕钻入你毛孔的挠人,还是要看黄龄。
这不,今年三月,黄龄开通了B站账号。在她上传的视频里,你会看到一个穿着各式睡衣的黄龄,抱着吉他、喝着自己调制的各种“神仙水“在浴室里唱歌。
转音歌姬摇身一变浴室歌姬,评论里的表白也是与众不同,不是怀疑黄龄“喝了假酒”,就是说黄龄“给自己喂了假酒”。
无他,实在是声音过于“有那味儿”,性感得让人忍不住交出膝盖。
别的歌手唱歌要钱,但黄龄唱歌,真的是要命。
B站弹幕
02
上海女孩黄龄,别具一格的“作”
《浪姐》里30位姐姐凑在一起,可以演30出大戏,观众对每个人期待的点都不同。
但落到黄龄身上,你想看的不仅是实力,还有她别具一格的“作”。
黄龄是个典型的上海人,言行里不自觉带出又作又可爱的娇嗲。
准备舞台,别的姐姐都是语气平淡的说声“ok”。唯有黄龄的那一句“好了”,“好“和”了“之间仿佛穿过了一整条波涛汹涌的黄浦江。
问她“对你来说音乐意味着什么”,她一边回答,一边还要摆出做法的手势——一看就不是刻意安排,那个手和眼神完全随心而动。
私底下的黄龄也是如此造作。说话时总带着一股“喝了假酒”的调调,让人怀疑她下一句就要唱起来。
我问她,“大家说你‘嗲作‘,你觉得自己‘作’吗?”
她否认的倒是快,“当然不,我就是在做自己。”
我又问她,“那你觉得身上这种‘嗲’气,和家乡的风土人情有什么关系吗?”
这次黄龄思考了几秒钟,“那不晓得,我们那个地方的女生都会这一面吧。嗯,我说话的那个腔,上海人嘛,就是上海腔啊对不对?”(请用《痒》的感觉想象这句话)
1987年的冬天,黄龄出生在上海,小时候住在林荫路的弄堂里。
她记得黄梅雨天大家会把桌子搬到门口一起吃饭,记得邻居间画好的“三八线”,也记得自己贪玩爬到屋顶上窜来窜去,还有奶奶给她洗澡时,冲楼上喊,“我们要洗澡啦,二楼的人别下来啊!“
虽然和父母一起听着邓丽君、周璇长大,兴起时也会跟着模仿,但那时候黄龄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歌手。
父母是她的第一批观众。唱的是范晓萱的《雪人》,“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虽然当时得到的反馈只是一句淡淡的“蛮好“,却带给了黄龄莫大的鼓励,让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蛮好”。
转眼到了2004年,黄龄17岁。上海的夏天蝉鸣阵阵,她坐在电视前挖着西瓜,眼风一扫看到屏幕右下角飘出来一行字,几月几号下午在某个地方有唱歌比赛,欢迎报名。
参加比赛的裙子是专程去买的,在人民广场地下的上海迪美,黄龄形容它,“米色的娃娃裙,袖子有点泡泡的。那时候就装淑女,装小仙女的样子。“
这次不是范晓萱,而是李玟的《往日情》。也就在那个比赛上,她被一个评委看中,选去参加声乐培训班,并很快和经纪公司签了约。
我问她,“参赛的时候,有没有抱什么成名的期待?“
她说:“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做事风格,我做任何事都不问结果的。我就是觉得去试试蛮好玩的,比赛是怎么一回事,想体验看看。”
虽说不觉得自己作,但上海人的小资黄龄倒是相当认可,她身上就有着十足的仪式感。这也是她常被说作的原因之一。
她曾和妈妈把家里的墙纸整体上色,把上面的花一瓣瓣涂成喜欢的颜色,还在自己房间的墙上画了彩虹和太阳,这样即便是雨天也有阳光照耀。
这种“作”劲也被她带到了《乘风破浪的姐姐》。
入住宿舍,黄龄发现其他姐姐的箱子里都是有用的生活用品,她不一样。
黄龄家里养了四只狗、一只猫,爱宠的照片带了一沓贴在床头。第一轮公演结束,白冰给她写了暖心小卡片,也要贴贴好。她说,“我要把这些情谊包围在我最舒服的床的周围。”
不止于此,心爱的吉他、尤克里里、彩色的灯、蜡烛、树懒娃娃都不能落下。
黄龄最喜欢的动物就是树懒,图为黄龄画的树懒
在黄龄心里,生活绝不只能只有工作,“我觉得这样才有感觉了,不然就真的是在住宿舍了。”
03
观众缘是玄学?
走红不是黄龄的目标
黄龄没预料到《乘风破浪的姐姐》会这么火。
节目播出后,合作邀约纷至沓来,但能推的她都推掉了。她告诉经济团队,“能不排通告就不排,我要训练的。”
第二次公演舞台《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虽然总是网传“姐姐们早上起不来”,但随着节目步入正轨,黄龄每天8点多就起床作准备,10点开始训练,照安排应该在晚上10点结束,但她一般会练到12点甚至凌晨一点。
黄龄忍不住倒苦水,“每天都睡不够,掉了好多头发。”
虽然实力受到认可,人气水涨船高,可在第一次公演的现场投票中,她的观众喜爱度却排在倒数第二。
对于这一点,黄龄说自己不觉得惊讶。
“我觉得观众对我的歌比较熟,对人其实不太了解。可能他们就会投给更熟悉的演员或者是歌手。而且第一期录的时候,这个节目也还没播,所以不觉得惊讶。”
虽然本尊不觉得惊讶,但观众都纷纷喊起了“黑幕”。节目播出后,“黄龄喜爱度倒数”上了热搜,大家为她打抱不平。
她的回应是发了一条微博:
事实上黄龄把红不红看得很淡,“如果可以受到很多关注,我很开心。但是如果只有一小部分人喜欢我,那我也很满足。”
她是少有的活在娱乐圈却没有压力的人,甚至反问我“哪里来的压力”。
“我觉得自己每天都很幸福。我在浴室唱歌就很开心。所以我没有压力。”
虽然没有想要成名的欲望,但黄龄纠正了我说她“不努力”,“我很努力啊,我一直在练歌练琴,也在上课。但我努力的目的不是为了成为一线,而是充实自己、唱自己喜欢的歌,这样就很开心。”
04
30岁就不能乘风破浪?不存在的
黄龄第一次哭是在第一次公演考核的现场。
当时评委赵兆提出伊能静“表现得有些过了”,伊能静在解释的时候忍不住哭了,带动全场很多姐姐都开始流泪。
虽然镜头没照到,但黄龄也是其中一个。不是因为委屈,只是感动——她没有预想到,每个姐姐都这么重视这个舞台。
入组前,她猜测这是个“合家欢”的节目,大家唱歌跳舞、组对PK,比赛什么的只是个幌子。
没想到第一次录制就是个人舞台打分,“我们真的没彩排过,没一个姐姐知道。”
第一次公演,黄龄选择了《得不到的爱情》组,搭档是郑希怡、白冰、钟丽缇和蓝盈莹。她们是练到最晚的,如果一天下来进度不错,大家会感动到流泪。
不过泪水中也有欢笑。
《得不到的爱情》是上海滩“银嗓子”姚莉的歌曲,风情万种,婀娜多姿。黄龄觉得大家都穿一样的队服很无聊,就针对表演的风格进行了再创作。
“我们这首歌比较女人,我觉得腰身的部分要显一显,我就把这里剪一剪。肩膀、臂线条看起来也要有趣一些,也剪一剪。“
黄龄给钟丽缇剪衣服
我问黄龄,有没有“客户”不满意。
她说:“有啊。郑希怡就说可不可以不要在她腋下开洞,就很搞笑。捉弄了一下师姐。“
《乘风破浪的姐姐》聚集了一群30岁以上的姐姐,事实上平均年龄远不止30岁。即便对于传统女团而言,这个年纪多少有些不合时宜,但黄龄觉得这绝不是个问题。
小时候受身边人的影响,觉得女性到了30岁就应该结婚生子,继而步入人生下一个阶段。随着年龄增长,黄龄意识女性不管到了多少岁,都可以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黄龄曾在微博上晒自己穿Lolita裙子的照片。她第一次把Lolita小裙子买回家的时候,妈妈不仅没说“你年纪大了不该这么穿”,反而夸赞道,“哎呀,你就该穿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这种衣服以前不买的。”
穿LO裙的黄龄
第二天,黄龄妈妈就在淘宝上给自己买了一套,虽然拿到手发现尺寸买错了,穿不上。
后来,两母女还买过姐妹装出街。
黄龄说,“我觉得洛丽塔不是只有二十岁左右小妹妹可以穿。你有一颗少女心,年轻的心态,随便几岁都可以穿的。“
黄龄和妈妈
“什么传统的定义,我不需要复制别人的生活。什么年纪该做什么事的说法,就等于说你不能跟别人不一样,这是不对的。我觉得只要考虑好,你可以想干嘛就干嘛。30岁完全不是问题,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开始。“
“我哪怕到50岁、60岁都可以活得像少女一样。我心态也是非常年轻的。至于称呼,你叫姐姐、奶奶、妈妈都可以,我只是觉得自己内心里面的东西非常重要,不要盲从别人的话。“
挂断电话时已到夜晚,但黄龄还是要继续为第四次公演排练。工作了一整天,她的声音里没有疲惫,反而透露出跃跃欲试的兴奋。
最后我问她,“你觉得自己能不能成团?”
她的回答很轻快,“我具备这个能力,结果我不能控制。我能做的就是享受每一次的舞台。”
文/siri110
图片来自黄龄,部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

原标题:《上海最“嗲”歌姬黄龄,不站C位也在发光》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黄龄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