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焦作幼师投毒案庭审:被告人痛哭道歉,检方建议严惩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2020-07-15 17: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5日上午9点半,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幼儿园教师王云投放危险物质、故意伤害案。历经三个半小时的庭审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2019年3月27日,焦作市解放区“萌萌学前教育”幼儿园教师王云将亚硝酸钠投入中班学生加餐饭盆中,致25名幼儿中毒。其中1人死亡,21人轻伤,2人轻微伤。
公诉机关指控王云两起犯罪事实。故意伤害:三年前因家庭生活矛盾,对丈夫投毒,致其轻伤;投放危险物质:因学生管理问题与中班教师产生矛盾,投毒中班学生。
在最后陈述中,王云当庭痛哭道歉、认罪,称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但其辩称,“不是故意想伤害小朋友们的”,“没有想到小朋友吃了会怎么样”。
澎湃新闻注意到,公诉机关强调,王云的犯罪属恶性犯罪,手段特别卑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建议对其从严从重惩处;王云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
三年前曾对丈夫投毒,称因生活不和谐
王云37岁,初中文化,在“萌萌学前教育”幼儿园断断续续已工作十多年。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2月19日,因丈夫冯某某经常骂她,酒后找事,王云将从网上购买的亚硝酸钠投入丈夫的水杯中,致后者中毒住院。
据公开资料,亚硝酸钠是一种工业盐,是食品添加剂中毒性最强的物质之一。
王云母亲的证词称,她发现时,冯某某昏迷在床,嘴唇发紫、口吐白沫。王云供述称,她投完毒就去上班了,后来接到母亲电话通知,赶到医院,看到丈夫躺在病床上,很虚弱。
公诉人指出,当时,医生诊断冯某某疑似亚硝酸钠中毒,建议进一步鉴定,但家属没同意。
最初,王云供述,对丈夫投毒是因为夫妻生活不和谐,丈夫脾气大,喝酒后常找事,就想惩治一下丈夫。而购买亚硝酸钠,是在网上无意中了解到,就“随便买了一些”。
在后来的供述及庭审中,王云又称,买亚硝酸钠是为了给父亲煮肉用,因为可以让肉更烂。还称,自己和儿子吃排骨火锅时,用了一次。庭审中,王云说,那次吃了火锅后,头晕、拉肚子。
公诉人当庭指出,王云是在翻供。王云购买亚硝酸钠的时间是2017年2月17日,仅两天后,就对丈夫投毒。王云父亲的证词也显示,家里没用过亚硝酸钠。此外,王云前期供述称,其是在网上查询“头孢和什么一起吃会中毒”时,无意中了解到亚硝酸钠的作用:少量服用可以使人头晕、上吐下泻,服多了会造成人死亡。
经鉴定,冯某某构成轻伤。王云的辩护人指出,该故意伤害犯罪事实是王云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主动交代的,应认定自首。对此,公诉人无异议,但强调,仅该犯罪事实构成自首。
自称为报复同事投毒,“没考虑到小朋友”
“萌萌学前教育”幼儿园有三个班,分别为大班、中班(3-5岁)和小班。案发时,每个班二三十名学生。中班由教师孙某某负责,在幼儿园二楼。大班由幼儿园经营者杨某某负责,小班由王云负责。大班和小班在一楼,平时合在一起管理。
案发后,因没有合法手续,该幼儿园被叫停。
庭审中,王云说,2019年3月26日,她因孩子打架的学生管理问题,与中班教师孙某某发生口角。因认为孙某某向园长告了状,遂产生报复想法。3月27日上午9点多,她用卫生纸包了些亚硝酸钠放在包里带进幼儿园。趁厨房无人时,倒进中班学生的加餐饭盆里,没有搅拌。随后,将包亚硝酸钠的卫生纸,丢进了厕所的垃圾篓里。
幼儿园经营者杨某某的丈夫负责做饭。其证词称,他做好加餐,因为饭比较热,就将大班和小班的八宝粥盛在大不锈钢盆里,中班的盛在小不锈钢盆里,凉着。他回厨房时,看到王云在厨房里接了一杯热水。
庭审中,王云称,和孙某某发生矛盾后,自己“越想越生气”,想着让孙某某“难过两天”,就想到投毒,因为“有时孙某某也会尝那个饭”。她称,自己是“针对孙某某”,被投毒的饭盆里的饭是给幼儿园中班学生吃的,但自己“当时没考虑到小朋友”。其称,孩子们出现症状后,她被喊到二楼,还帮助拍背、喂水,后跟随幼儿园经营者将4名幼儿送到医院。
在最后陈述中,王云当庭痛哭道歉、认罪,称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但其辩称,“不是故意想伤害小朋友们的”,“没有想到小朋友吃了会怎么样”。
无精神病史,曾申请精神鉴定被驳回
澎湃新闻注意到,审判员介绍,在7月10日的庭前会议中,王云的辩护人提出,王云性格孤僻、不善言谈,申请对王云进行司法精神鉴定。对此,公诉机关指出,王云言辞正常,情感反应无异样,有畏罪自我保护意识,其家属和个人均无精神病史,作案时具有完全法律责任能力,不需要进行司法精神鉴定。最终,法院驳回了对王云司法精神鉴定的申请。
除死亡幼儿家属提起单独民事诉讼外,其他受害学生家长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诉求主要是:依法从严追究王云的刑事责任;要求赔偿医疗费、营养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精神抚慰金多为5万元;要求幼儿园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后续治疗费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
庭审中,多名受害学生家长指出,案发后,幼儿园虽然送4名孩子去了医院,但未报警和拨打120,而是通知家长们到幼儿园接孩子到医院,是家长报警并拨打的120。许多家长说,到幼儿园时,孩子已经昏迷、抽搐,医生说再晚些送过来,孩子就没救了。
王云当庭表示,其愿意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赔偿。幼儿园经营者范某某、杨某某未出庭。其代理人表示,愿意承担法律范围内的赔偿责任,已赔付死亡幼儿家属10多万元。各方同意庭下调解。
死亡幼儿的家属告诉澎湃新闻,她们提起的民事诉讼将于7月21日开庭,向幼儿园索赔80万元。案发后,抢救孩子的100多万医疗费,是当地政府垫付的。
庭审中,多名受害学生家长表示,中毒给孩子留下后遗症,很容易咳嗽。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幼师在学生粥里投毒,幼师投毒案

相关推荐

评论(47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