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木培训以疫情为由撤并线下教学点,学员要求退费陷维权尴尬

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2020-07-17 13: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厦门上班的沈君(化名)心情很不好,她和多位学员一直四处讨要自己在山木培训的培训费,却犹如无头苍蝇。
“我们根本找不到人。”沈君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她此前想学习日语,因此到厦门集美学村附近山木培训教学点报名,准备学习日语。
山木培训的官方网站介绍称,山木终身教育集团(Sunmoon Education Group),1991年创立于深圳,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等30多座大中城市设有分支机构。
山木培训一直争议不断。2011年10月14日,山木培训总裁宋山木涉强奸罪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入狱4年,赔偿被害人4205.87元,此案引发了社会的广泛热议。近年来,全国多家媒体也陆续报道该机构在师资、教学质量和收费方面所存在的纠纷和投诉。
线下授课转为线上授课,不予退费
2019年4月23日,沈君到位于集美学村附近一家名为“山木培训”的机构报名参加日语培训班,共花6000元买了N2直通车课程。同年5月,正式上课。
“起初老师比较负责任,只教入门,一个月就换了第二位老师,教了一两个月也没教了,说是身体不舒服。”沈君说,这已引起她的警觉,直至第三位老师教完一段时间,她才发现这个教学点的校长、老师很多都离职了。
9月,沈君因工作缘故从集美区到思明,她要求换到厦门培训中心继续学习,这时她发现厦门市区很多山木培训教学点都撤掉了,她只能到厦门市区仅剩的一个教学点上课,同班的仅有两名学员。
由于老师不停换,因此教学质量也无法保证。
“5个线下老师都没教完我一本书。”沈君说,直至今年2月份,全国疫情暴发,山木培训的工作人员通知学员,学习方式从线下授课转为线上授课,至于线下授课何时恢复无所得知。
没多久,厦门已有消息传出山木培训准备撤并厦门的教学点,这让所有学员内心忐忑。
山木培训的学员贾晋婷和沈君情况一样。
2019年4月24日,她也在厦门集美学村附近的山木培训机构报名日语N2直通车系列学习,报名费为7099元。上课过程也不顺利,教师队伍不稳定,不停换老师,造成重复学习。
今年3月份,山木培训开了线上课程,她又被通知“换老师了”。
在疫情期间,贾晋婷和沈君情况一样转为线上课程,从第一课开始学习。
“这是我第三次上从第一课开始学习,该班起初是小班教学,一个月又停班,后来把厦门所有学员拉到全国群里,几百个人一起上课。”贾晋婷对澎湃新闻称,她感觉山木培训此举只为尽快走完流程,而无法保证教学质量。
“课程很快,感觉上完你就走人。”贾晋婷称,此前的线下面授课程,通常是8个人以上开班,现在线上课程是300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一起上课,无论是时间安排还是课程安排都极为不合理。她多次向山木培训的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无法跟上课程,希望尽快安排线下授课和老师给厦门地区的同学授课,但对方均不回消息。
直至2020年6月4日,厦门当地学员去山木培训设在杏林区的教学点才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教室所有东西都清空了。
“要不是山木培训一直不给安排上课,打他们校区电话(也是)空号,最后去校区实地查看,估计都没人发现这事。”张春梅对澎湃新闻称。
山木培训和学员签订的协议书。
2019年4月1日,她和丈夫一起到山木培训位于厦门杏林区的教学点,给孩子报名参加了“日语三级直通车”的培训课程,双方签订了一份《学生报名协议》书,山木培训一方的合同主体为“厦门市思明区山木语言培训中心”。
澎湃新闻通过“天眼查”查询获悉,厦门市思明区山木语言培训中心成立登记日期为2008年10月16日,注册资本10万元,登记状态为正常,法定代表人名叫宋山木。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教育机构也会骗人。”张春梅说。
“完全找不到一个真实的人”
最初,在山木培训的学员想在微信群向老师讨要说法,未成想在微信群里三位山木培训的负责人无一人回复。
“我在群里提出自己的诉求,希望山木培训最起码可以延期,其他学员也提出了相关诉求,没想到负责人把群直接解散了。”贾晋婷说,她通过多种渠道来山木培训的人沟通,维护自身权益,却发觉身陷尴尬。
“我联系山木培训厦门负责人,他答复说已不归他管,厦门校区被陕西校区接管了,让我们去找陕西那边的人,陕西只是说帮我们申请,但在电话里发了很大脾气,没多久又有总部的人和我联系,答应给予申请,但强调难度特别大,总之推来推去,有点像踢皮球一样。”贾晋婷说,她还试图去联系给她上课的老师,得到答复纷纷是已离职,声称该机构还拖欠工资。
“我现在根本找不到人,也不知道找谁。”贾晋婷说,她报名时就发现该机构工作人员均身穿制服,取艺名,工作方式极为神秘。
“每个老师都取‘黄金俊俏’‘黄金贺勋’这样的艺名,不愿提供任何电话号码,因此当真正碰到事情时,我们才发现完全找不到一个‘真实的人’。”贾晋婷说,目前能联系的只有微信。
“我们厦门校区已撤销了,全部已改为线上授课。”深圳一家山木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如今该机构仅在部分城市保留线下授课,其余全部改为线上授课。
针对如何解决已缴纳线下授课费用的学员,山木培训并未给出解决方案。
“我们交的是线下的钱,不愿意线上学习,应该告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线下上课,我们愿意等,即使愿意线上学习是否应该补一下线下的差价呢?”山木培训学员闻雨田称,她能感受到对方在一直拖延。
为维护自身权益,厦门的学员纷纷向当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教育局和信访部门求助。
“这个不归教育局管,中小学学科类培训才归教育局管。”厦门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经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培训机构,不属于教育机构管辖的范围,而属于市场监督管理局所规制对象。
“我建议学员应该向山木培训总部所在地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去投诉,其次在履约地的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赔偿违约责任。”福建信恩行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主任律师邓庆高对澎湃新闻称,针对山木培训情况,他建议应采取法律措施维护权益。
根据双方合同第二项总则部分第四条规定,山木培训根据教学需要或特殊原因等调整学习时间、地点,改进教学服务,将至少提前一天通知学员。
“但这一点并不包括由实际地点改为线上教学这种没实际地点的上课方式,因此山木培训去将合同里约定有地点培训方式改为没地点的线上培训方式,肯定是违反双方的合同约定,应当要承担违约责任的。”邓庆高称,上述情况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的情势变更及合同履行的问题,即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形式在现阶段已发生重大变更,导致继续履行合同已无法实现,所以应该是要恢复至合同订立前的状态,就是培训机构扣除线下培训的部分费用,来退还学生已收的费用。
疫情暴发后,线下培训受到极大冲击,由此引发多起纠纷和矛盾。
7月12日,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发布《深圳市2020年上半年消费投诉情况分析》称,2020年上半年,深圳市消委会共收到99095宗投诉,同比上涨9.43%。其中,互联网服务、家用电子电器类和教育培训服务投诉量排名前三;预付式消费问题突出,而教育培训行业在预付式消费投诉中占比近六成。
“山木培训的工作人员还在朋友圈发培训广告。”闻雨田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晨锐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山木培训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